由於有何夢姬這個最強大腦在,公司的事情他基本上不能去管。

每天,他遊走於各個美女之間,好不快活。

杜月華那裡,他去過好幾次,不過都是在辦公室里體會華姐的風情,從來沒去她那裡過夜,因為他晚上要回去陪老婆。

至於唐寧,好像真乖了很多,每天上下課回來,沒那麼吱吱喳喳的。

獸組織那邊,沒再派人過來了,估計覺得,江南不好對付吧!

在何夢姬的經營下,公司進入正軌,開始接到百萬以上薪金的訂單了,陳蕭、朱雀,杜風這些核心成員,也開始出任務了。

這天,葉雄接到龍在天的電話,在電話里,龍在天跟他說一件重要的事情。

「我們抓到一名獸組織的人,他接受過鬼先生的醫治,根據他的描述,鬼先生幫他施展活血的針法,很有可能是傳聞之中,嶺南一派的九脈神針。」

嶺南一派?

葉雄很快就想到了嶺南醫神,這名在南方醫道最出名的人物。

上次,楊心怡中了蠱毒,陳蕭通過關係,找嶺南醫神出手救治,結果來的不是嶺南醫神,而是他的一名女弟子,叫做慕容如音。

難道這鬼先生,還跟嶺南醫神一脈,慕容家有關係?

「古蒼山說,龍天涯的傷,短時間內沒辦法痊癒,如果想治好他,很有可能會用九脈神針,每天通過施計之法,將他全內的淤血排出。所以,極有可能,鬼先生就是嶺南一派的人物。如果這樣的話,那龍天涯,很有可能就躲在他那裡救治。」龍在天說道。

「你想讓我去嶺南一派,查出鬼先生的下落,找到幽靈?」

「你不是龍組的人,不受我管,我已經派人過去了,但是如果你能過去,那更好。」龍天涯說道。

「好吧,我先安排一下,找時間過去。你先將嶺南一派的資料發給我,我先詳細研究一下。」

葉雄說完,掛了電話。

沒多久,電腦就傳來一分資料。

看到上面幾萬字的資料,葉雄頭都大了。

他原本以為,所謂的嶺南一派,也就是慕容家而已,哪知道,足足有七大家,七家一起,合稱嶺南一派。

這七大家之中,都會用九竅神針,會這一門醫術的人,加起來有好幾十人。

在幾十人之中,查出哪一個是鬼先生,怎麼查?

葉雄傻眼了,這次任務可不是上次查李春鵬那麼簡單,時間可能更長。

「心怡知道我又要出任務,肯定要傷心了!」

「這兩天,辛苦一點,餵飽她再說了。」

葉雄嘆了口氣。

PS:這次行動,想帶安家姐妹去,有意見嗎?新的征程,為了寫好一點,構思時間要比較長,如果出現三更,不是我懶了,而是我想把故事寫得更好。

(本章完) 胡慧娘聞聽此言心中不免生憐,「胖子別胡說,一會雲舒就來了咱們還有機會!」

黃三郎一邊揮動著自己的白色光劍,一邊點頭說道:「慧娘說得對,雲舒那小子馬上就能到了,到時候咱們還得一起反擊那!」

「胖子你快閃開吧,姐姐和老黃能扛得住!」

「是呀,我和慧娘都有真氣護體,都能扛得住,小胖你別堅持了,小心自己受傷!」

胡慧娘與黃三郎兩個人說了半天卻始終聽不見胖子回話,胡慧娘心中起疑,急忙扭頭觀瞧。

卻見黑莽碩大的頭顱垂在地上,雙眼緊閉,蛇信吐出半米長,鋪在地上。而那巨大的身軀此時卻已經結成一座冰山!

且隨著「冰晶利箭」的不斷射來,黑莽身上的冰霜正在不斷的向著莽頭襲來!

胡慧娘驚呼一聲,左臂上的「赤焰鐲」射出一道火柱向著正在襲來的冰霜射去,熊熊的烈火絲毫不能阻攔寒冰襲來的速度。

「胖子,你快醒醒呀!」

黃三郎聽到胡慧娘的呼喊也轉過身來,見此情形不免神傷,然而面對「寒冬女帝」的極寒之氣卻也絲毫沒有辦法,唯有垂眉束手!

轉瞬之間,冰霜便已蔓延過了黑莽巨大的頭顱,將胖子整個冰封了起來。

然而既便如此陣陣「冰晶利箭」仍然雨點似的射來,落在胖子龐大的身軀之上「噼啪」作響!

此時胡慧娘早已哭紅了雙眼,她實在不忍心看著自己的兩個夥伴就此被封凍在寒冰之中,這樣下去的話,等待他們的必將是道消魂散,萬劫不復!

「回夢禁地」的女祭司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懸身而起,於半空中化作一道紅光,想去與「寒冬女帝」生死一搏。

然而胡慧娘剛剛躍過已經化為一座冰山的「胖子」的巨大身軀便覺得一陣寒風迎面撲來,無數的「冰晶利箭」射向自己。

縱使胡慧娘早有防備,身上已然現出一團赤紅色的烈焰護體,然而面對「寒冬女帝」如此迅猛的攻勢卻依然難以向前半步。

只得落在胖子身前三四米的地方,憑著那團赤焰真氣護住自己的身體!

與此同時黃三郎也已經越過胖子到在胡慧娘身旁,卻也只能現出一團白光,將自己護在其中卻也只能被動挨打,難以向前移動半步。

「寒冬女帝」冷冷的說道:「如果你們兩個還是不肯將『昊天石』交於本尊,那麼等待你們兩個將是同樣的下場!」

胡慧娘冷「哼」一聲「縱使身死然又如何?我等職責所在,死亦無憾!」

「看來你們兩個是只能做亡命鴛鴦了!」

黃三郎呲牙一笑,「我二人縱使做了亡命鴛鴦那又如何?也是死而同穴,總比哪些恆古真神獨活萬年更加舒服愜意的多那!」

「寒冬女帝」仍是微微一笑,並沒有在說什麼,只是胡慧娘與黃三郎身前的寒風頓時又更加犀利幾分。

胡慧娘身上的那團赤焰紅光早已不復剛才的火紅顏色,且那雙火紅的小皮靴上也已經結上一層薄薄的冰霜!

黃三郎也是如此,白色光團越瘦越小,稀疏的鬍鬚之上也已經結上冰碴。他向胡慧娘看了一眼,微微一笑,「慧娘今天能夠和你這小美人一併道消魂散,也是我老黃的福氣呀!」

胡慧娘向他白了一眼「都什麼時候了還說廢話?」

「這怎麼是廢話呀,此時此刻卻是老黃我最最想說的真心話呀!」

胡慧娘沒有理他,黃三郎接著道:「慧娘你可真是個美人呀!」

「哼,還廢話什麼?有這力氣不如多扛一會,撐到雲舒來,也許還有轉機!」

「呵呵,雲舒這小子來了也是白費,老黃怕是支撐不下去了,所以我一定要把想說的話全部說完、、、、、、」

胡慧娘心中煩悶,高聲叫到「雲舒你在哪呀,再不來的話老娘不被凍死也要被老黃絮叨死了!」

黃三郎冷笑一聲「別指望那個臭小子了,他指不定又偷偷摸摸的到人間快活去了,如若不然,怎麼這麼長時間還不現身?他若是身在人間又豈還能聽得到你的呼喚?」

胡慧娘聞聽此言心中最後的那點希望也破滅了:是呀,「無憂原」的守護天官黃三郎在這裡,正與自己並肩而戰。

「無憂林」的「青龍真君」「青龍世子」小強在這裡,已經被封於冰牆之中。

「落花流金河」、「忘憂池」的水系總管小胖在這裡,用他的身軀擋下了無數射向自己的寒冰利箭。

「回夢禁地」的女祭司自己也在這裡,正在用自己所有的力量進行著最後的抵抗!

金、木、水、火俱在,「五行」唯獨卻土,「回夢禁地」的「仙境神君」雲舒你究竟在那?

自從「寒冬女帝」冰封「無憂原」以來,我們四個都已經與她爭鬥了這麼長時間,為什麼雲舒你還不出現?

黃三郎似乎猜出了胡慧娘的心思嘿嘿一笑:「好了慧娘別再惦念他了,雲舒這小子要是不回來沒準還是件好事那,至少還能為在們『回夢禁地』留個種那!」

胡慧娘杏眼圓睜,「老黃你說什麼哪?留什麼種?」

黃三郎呲著板牙微微笑意,沒有說什麼,只是身上的那團白光卻是越來越暗淡。

胡慧娘當然發現了這個情況,「老黃堅持住呀,也許雲舒馬上就到了,再堅持一下!」

然而還未等胡慧娘把話說完,卻見黃三郎身上的那團白光在寒風的肆虐之下,「唰」的一聲不見了蹤影。

萬千支「冰晶利箭」矢射而來,「啪啪啪」的射在了黃三郎身上,這位「無憂原」的「守護天官」立時化做一尊冰雕立在自己身旁!

胡慧娘有心相助卻無力回天,眼看著身邊的故交好友一個個的被冰封起來,心中又是擔心又是憤恨,但更多的卻是無助。

誰能幫幫我們呀?雲舒,身為「回夢禁地」的「仙境神君」,在「回夢禁地」最最需要你的時候你卻不在,你究竟去哪?

但是這些念頭在胡慧娘的腦中不過一閃而過,因為她知道以此時此刻情形來看,即便是雲舒到在當場也是於事無補,絲毫不能扭轉戰局。

倒不如想黃三郎所說的:為「回夢禁地」留下種子與希望!

想到此處心中的戰意頓失,身上的那團本就已經十分微弱的「赤焰真氣」顏色便又弱了幾分,眼看著就要散去無形!

然而作為「回夢禁地」最後的一道防線,自己必須盡最大的努力阻止敵人向三界至寶「昊天石」靠近半步,縱使明知自己乃螳臂當車,縱使自己拼得道消魂散亦在所不惜! 腦海之中,葉雄的節操碎了一地。

果然每個男人心裡都藏著一個魔鬼,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還是偏偏往那方面想去。

「唐寧,你也喝多。」

為了掩飾尷尬,葉雄給唐寧也倒了一碗湯,然後給楊心怡也倒了湯。

楊月如只是尷尬了片刻,似乎也想通了,然後又開始跟葉雄胡侃起來。

估計她也覺得,剛才那只是個意外,就像上次在自己房間那個意外一樣。

唉,怎麼就這麼多意外呢?

接下來,四人隨便聊著,聊唐寧的學校生活,跟生意上的一些事情。

得知葉雄開了一間保鏢公司,楊月如豎起了拇指,道像葉雄這樣的高手,早就應該做自己的生意,開保鏢公司再合適不過了。

「你們聊吧,我去跟白白玩了。」

見幾人聊到生意上的事情,唐寧沒什麼興趣了,跑到客廳去跟白白耍了。

「對了,你們準備什麼時候要孩子?」楊月如突然問道。

楊心怡沒想到姑突然問到這樣的問題,頓時滿臉通紅,道:「我們還年輕,不急著要孩子,你也知道有孩子不方便,而且我們年紀也不算大。」

「我也覺得,孩子的事情還是緩緩。」葉雄道。

證都還沒領,要什麼孩子,兩人的關係也是最近才有突破,正式開始同居起來。

「你們年輕人,有自己的想法,姑也不好多什麼,不過姑可是提醒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措施,千萬不能大意。」楊月如認真地道。

「姑姑,我們知道了。」

當著葉雄的面,這些,這個姑話也不分場合。

「這有什麼害羞的,不就是那麼一回事,姑姑只是提醒你,避孕的事情不能馬虎,萬一有了,必須要生下來,到時候你們再想二人世界就沒那麼快活了。墮胎一次,比生一個孩子,對女人的身體傷害更大。」楊月如繼續道。

「我知道了。」楊心怡無奈地回道。

「你們現在用什麼方法避?」楊月如繼續問。

「姑姑……」楊心怡徹底無語了。

「姑姑是過來,教你怎麼讓自己更加安全,這可是關係到未來跟身體的大事啊,現在的人,要孩子之前,都是計劃懷孕,那樣以後生出的寶寶,跟意外受孕健康聰明很多。」

「你們慢慢聊,我先出去。」饒是葉雄臉皮再厚,也忍不住敗退。

姑實在是太強大的,不敗退不行。

回到客廳,唐寧在逗白白玩,不停地要求白白變身,但是無論她怎麼誘惑,白白就是不肯變身。

這些人這中,只有楊心怡見過白白變身,如果不是楊心怡不會騙人,葉雄都不敢相信這白狗就是磊山神獸。

「表姐夫,有件事想跟你一下。」唐寧突然道。

「什麼事?」葉雄問。

「班上有個男生追我,給我寫情信,每天都發信息給我,我現在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你是不是想讓表姐夫去教訓他一下?」葉雄問。

「他不像其它男人那麼壞,成績比較好,人又長得老實……」

「你也喜歡他?」葉雄一愣。

「我也不知道。」

唐寧看了他一眼,很認真地問道:「表姐夫,你覺得我應不應該接受他?」

「你看著辦,現在上大學了,你有自己的思想,知道什麼事情可以做,什麼事情不可以做,表姐夫在感情這方面可幫不了你,只能讓你自己做決定。」葉雄認真道。

「好吧,我知道了。」唐寧看了他一眼,眼裡露出失望的神色。

楊月如跟楊心怡在裡面談了很久才出來,出來之後,楊心怡臉色紅紅的,看那模樣,楊月如肯定又教了她很多夫妻之間的事情,不然的話,她的臉不可能那麼紅。

唉,這個姑,怎麼總是喜歡這樣的話題。

晚上,夫妻倆在床上的時候。

楊心怡突然道:「今晚姑跟我了很多,原來姑爺那方面不行,唉,可憐姑才四十歲。」

食髓知味之後,楊心怡知道那方面,對一個女人來,多麼的重要。

完美的性,就是夫妻之間感情升華一種非常重要的手段。

「不會吧!」葉雄裝作剛剛知道的模樣。

「她讓我別告訴任何人,畢竟姑丈那種人太愛面子,被人知道,他的臉都不知道往那擱。」楊心怡嘆了口氣,這才幽幽道:「三十如狼,四十虎,我覺得姑姑挺可憐的。」

「這種事情,我可幫不了她。」葉雄撇撇。

「誰讓你幫了,你思想別那麼齷齪行不行?」楊心怡白了他一眼,這才繼續道:「姑姑,她曾想離婚,但是唐寧都這麼大了,而且她年紀也大了,所以不敢……聽到她的話,我覺得挺心酸的。」

「這種家事,不像其它的事情,你也幫不了她。」葉雄頓了一下,岔開話題:「其實今晚我還有事情跟你。」

「什麼事?」

葉雄不太好開口,如果告訴她出任務的事情,她一定很失望的。

隨著兩人的關係加深,葉雄發現楊心怡有離不開自己,每天晚上都要摟著自己才能睡下,如果不摟著自己,很長時間都睡不著。

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安全感,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