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玉揚不禁瞪大了雙眼「這,這個怎麼行?」

胡慧娘將許玉揚的右手從黃三郎的手中拉了出來,「小妹妹現在你的肉身之內有兩個元神,他們在共用你的肉身,所以就出現了這種狀況。」

許玉揚沉默不語,胡慧娘接著說:「當一個元神不想控制身體時,肉身會聽從另一個元神的指揮,但是當兩個元神都想控制身體的時候,小妹妹你的身體可能就會不協調。」

許玉揚的心都要碎了,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遇到了這事,真是太鬱悶了。

但是事實就是這樣,木已成舟,自己必須面對,於是嘆了一口氣「神仙姐姐,我會怎麼不協調?」

胡慧娘頓了頓「就像剛剛那樣,小妹妹你的元神控制一部分身體,雲舒的元神控制一部分身體!」

許玉揚哦了一聲「我們都會控制那部分,總不會是上半身和下半身,前半身和後半身吧。」

胡慧娘微微一笑「小妹妹其實你已經猜到了是左半身和右半身。」 「鳳凰,關於上次的事情。」

「現在是緊要時刻,如果是跟任務無關的事情,請你暫時放到一邊,首長讓我們過來,是配合你的行動的,請你下指示。」鳳凰不咸不淡地道。

「出發。」葉雄無奈地揮手。

四輛車子,乘著夜色,朝端木家所在的t市開去。

凌晨兩,正是人類睡眠最沉的時候。

四輛車子,在端木家別墅外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

剛從車上下來,遠處走來一名男子,來到葉雄面前,道:「端木狂就在別墅里,哪也沒去。」

這位男子,是葉雄安排在這裡盯梢的。

「準備行動。」

一行人,趁著夜色,快速朝端木家突進。

鳳凰做了一個手勢,五名龍組成員,分別散開,將整幢別墅圍了起來,握槍嚴陣以待。

等所有人都準備好之後,鳳凰走到大門口,將一個儀器貼在鐵門上。

啟動之後,只聽聞一聲巨響,整道大門轟然倒塌。

鳳凰向三名隊員做了進攻的手勢,三名隊員握著槍沖了出去。

組員剛剛進去,突然聽聞一聲慘叫,啾啾不停的聲音傳來。

兩名隊員被迫退了出來,兩人身上插了好幾把飛刀,還有一名組員倒在裡面沒能出來,居然被飛刀割破了喉嚨。

看到兩名組員身上插著飛刀,葉雄想起無妄的話。

幽靈有一名徒弟,擅長快刀,差殺了端木玲瓏,兩名龍組成員為了救她,被割了無數刀慘死。

葉雄整個人竄了進去。

剛衝進門口,密密麻麻的飛刀朝身上襲來,在黑暗的夜裡,特別難防備。

葉雄腳踏九宮,聽風辨位,揮起匕首。

叮叮不停的聲音傳來,那些飛刀大多數被躲開,也有一部分被他的冷墨匕首砍落。

從飛刀襲來的方向,葉雄已經知道對方的位置,他就躲在牆角之中。

他如同猛虎一般撲了過去,差不多到牆角的時候,黑暗之中,一道白光閃過。

好快!

無論是出手速度,還是身體的速度,都快到了極致。

難怪兩名組員被殺得毫無還手之中,眼前這人,實力還真不一般。

幽靈到底在哪裡,找來這麼多的高手?

眼見白光就要砍到自己面前,葉雄不躲反迎,揮起冷墨神兵,狠狠往那白光削去。

對方快,他更快。

只聽聞兵器掉到地上的聲音,夾著一聲慘叫。

冷墨不但將對方的刀削斷,連同他的手掌也一同削了下來。

「去死吧!」葉雄大吼。

手中匕首揮得飛快,黑暗之中,只聽聞刷刷不停地聲音。

那是匕首切在**上的聲音。

不知道切了多少刀,面前的人,手腳筋都被切斷,倒在地上。

葉雄打開燈,地上躺著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年,三角眼,長得像女人,滿身是血。

三妖一臉震驚地望著葉雄,他沒想到對方這麼厲害,居然這麼容易破自己的快刀。

「我叫葉雄,代號死神,下地獄的時候,記得向閻王投訴,別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番話,端木玲瓏被三妖追殺的時候,三妖曾經過。

現在被葉雄反過來還給他。

「來人,把他綁了。」鳳凰命令。

「不用了。」

葉雄倒轉匕首,狠狠地朝三妖胸上刺了下去,就如同三妖刺穿那名龍組成員的胸膛一樣。

三妖眼珠子突了起來,白眼一翻,徹底死過去。

「葉雄,你……」

「幽靈的七個徒弟,已經死了三個,剩下的也不會活很久的。」葉雄冷冷道。

他哪裡知道,事實上死了四個,還有一個在****吳麗珍的時候,被慕容如音用毒殺掉了。

葉雄殺掉三妖之後,龍組這邊士氣大升,一行人風風火火上樓,一間間搜索。

接下來,遇到好幾名獸組織成員阻擊,不是抓了,就是擊殺,但是端木狂的身影,卻沒找到。

「房子都找遍了,都沒找到端木狂。」手下來報。

難道走漏了消息?

葉雄腦海里,閃電般想起離開之後,看到端木玲瓏的情景。

難道就在那個時候,她打電話給他父親,讓他逃了?

不對。

如果端木狂逃了,三妖怎麼可能會在這裡,他應該也跟著一起逃掉才怪。

「各單位注意,有沒有人離開別墅?」葉雄對著話筒道。

「這裡一隻蚊子也沒有飛出來。」

「我們這裡也是,沒情況。」

「我們這裡一樣。」

……

守在別墅周圍的龍組成員,紛紛回報,都沒有看到端木狂的蹤跡。

「再搜一遍,看看有沒有什麼地道,隔牆之類的地方。」葉雄命令。

豪門遊戲:女人,別想逃 幾名組員再上搜了一遍,依然沒有任何發現。

「難道這傢伙還能插翅膀飛掉不成。」鳳凰眉頭皺了起來,問道:「會不會走漏雨風聲了?」

葉雄想起端木玲瓏,如果真的走漏風聲,那她有很大的嫌疑了。

正在這時候,手機響了起來,正是端木玲瓏。

「抓到他了嗎?」端木玲瓏問。

「沒找到他,不知道是不是走漏了風聲。」

「樓梯口的房間,床底下有暗格,看看他是不是躲在那裡?」

端木玲瓏完,無聲地掛了電話。

葉雄飛快下樓,一腳將房間門踢開。

裡面有一張床,靠在牆邊。

葉雄指了指床,兩名龍組成員過去,將床移動,露出一塊地方。

地上有兩塊瓷磚是松的,中間有幾道很的痕迹,如果不是端木玲瓏的提醒,就算葉雄不仔細看,也看不出來。

這暗格,做得實在是太隱蔽了。

「端木狂,你堂堂嶺南一派數一數二的人物,還要像縮頭烏龜一樣躲著嗎?」葉雄對著暗格,冷冷地道。

話音剛落,兩塊瓷磚飛了起來,狠狠地朝葉雄這邊飛過來。

「你們退出去。」

葉雄吩咐兩名手下之後,踏上兩步,轟出兩拳。

瓷磚被他飽含內功的兩拳,直接轟碎,在羅旋之力之下,反朝對方砸過去。

端木狂躲開碎片,站在暗格出口,一雙如同毒蛇般的眼睛,狠狠地盯著葉雄,冷冷地問道:「我怎麼也算是堂堂嶺南一派的大師,在社會上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也認識不少上面的人,你沒憑沒據就人帶來抓我,還有沒有王法?」

聽他這樣,葉雄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還跟我王法,連你女兒都幫我們,你覺得你還可能是清白的嗎?」

葉雄指著地上的暗格,冷冷地道:「告訴你吧,我們之所以知道你躲在這裡,是玲瓏告訴我們的。」

聽到葉雄這樣,端木狂頓時臉如死灰。 「你是乖乖束手就擒,還是我親自動手,把你打趴再抓?」葉雄冷冷道。

「就輸誰贏還不定呢!」

端木狂完,身體剎那間釋放出強大的殺手,衣服無風而動。

整個房間,氣流涌動,強大的殺氣被釋放了出來。

葉雄這輩子,遇到這麼多對手之中,除了龍天涯跟龍在天之外,端木狂無愧是他遇到過最強大的對手,就算比起他,實力也不遜色多少。

跟他打,就算能贏他,估計也得花時間。

還很有可能,會掛了彩。

葉雄會跟他打嗎?

當然,不過不是這樣打。

「我就看看你這輩,怎麼贏我。」

端木狂拳頭爆發出強大的力量,狠狠地朝葉雄擊來。

沒有絲毫花巧,有的,只是一往無前的力量。

他就不相信,以自己二十多年的努力,才達到的內功精通境界,還贏不他一個不到二十四五歲的少年。

眼見這一拳,就要打動對方身上。

對方非但沒有躲,反而嘴角露出一絲輕蔑的冷笑。

這種笑容,讓端木狂內心一驚。

難道這個傢伙有什麼後手?

這個想法剛剛想起,突如其來的一聲獸吼!

端木狂的拳頭,剛剛打到對方面前,就被一隻拳頭死死握住。

突然,在他的視線之內,那隻握住他拳頭的手,以肉眼的鼓脹起來。

僅僅片刻,原本跟他一樣粗壯的手臂,就比他的手臂足足大了一輪,上面的皮膚變成墨綠色,紅色的血管在裡面流動。

「你是……基因戰士?」端木狂大驚失色。

「猜對了。」

變身葉雄嘴裡發出蒼沉的聲音,揮起另一隻拳頭,擊在端木狂的胸口上。

惹禍成婚:傅少,請關燈 端木狂的身體,就像被狂飆的車子撞中,直接被擊飛,撞在牆上,慢慢地倒落下來,半晌沒能爬起來。

牆上被這一撞,砸出一個人形,牆漆剝落下來。

一僅僅一拳,就將比起自己差不了多少的高手,轟得毫無還手之力。

一來,是因為葉雄抓住端木狂另一個手,讓他無可逃遁,另一方面,葉雄是一代基因戰士,本身實力就比其它的基因戰士不知道強烈了多少倍。況且他又是力量型的基因戰士,這種情況下,端木狂在他面前,就跟螞蟻沒什麼區別。

一拳將端木狂打倒之後,葉雄恢復正常狀態。

原本以為,會很快恢復,哪知道,僅僅變身幾秒鐘,身體那強烈的後遺症,還是讓他疼得彎下腰去。

上次變身,明明幾秒鐘就恢復了,怎麼這次這麼久,疼楚還明顯強得多。

到底是怎麼回事?

房間門被推開,鳳凰聽到獸吼聲,焦急地沖了進來。

見葉雄蹲在地上,衣服破開幾個大洞,顯然是變身之後鼓脹撐破的。

「不是讓你不到迫不得山已,千萬別變身,你怎麼就不聽話?」鳳凰急道。

「沒事,咳咳……」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