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場下傳來一片嘩然,瞬間掀起軒轅大波。

「儀琳,快把師傅叫來。」趙蕊蕊見狀不妙,連忙推了推身邊的王儀琳。

豪門之盛世薔薇 王儀琳點了點頭,連忙朝另外一處擂台飛去,師傅正在那邊當裁判。

「二長老,請問我犯了什麼規矩,被剝奪參賽資格?」

哪怕是面對趙通海,葉雄臉上依然淡定,半點畏懼都沒有。

「如果不是你毀了解藥,段日天就不會死,你還敢說沒有壞規矩?」趙通海冷哼。

撩妻高高在上 「解藥是我毀的不假,但是他的毒是誰下的?」葉雄寸步不認,氣勢半點都不輸。

「紅色蚣蜈是段日天施展的沒錯,卻是你用魔氣將紅色蚣蜈逼退回去,段日天才中毒,說毒是你下的也不為過,在場的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你還想抵賴不成?」趙通海冷哼一聲,臉色非常難看。

他可是十七宗的二老長,輩份比起葉雄的師傅何應蓮還要高,從來都沒有弟子膽敢這麼跟他說話。

葉雄是唯一一個敢膽對抗自己的人,這鼓邪門歪氣不改變,不處理他,自己威信何在?

周圍的人,很多都暗暗為葉雄捏了一把汗。

趙蕊蕊緊張得掌心全都是汗,呼吸都急促起來。

一眾女弟子,全都大氣都不敢透。

趙通海可是二長老,地位在十七宗之中,除了遊歷的宗主,就只有大長老柯鎮西比他高,從來都沒有弟子膽敢忤逆他,葉雄當著幾千人的面頂撞他,這種膽識,也沒誰了。

「師弟……」。

趙蕊蕊低聲喊道,不斷朝他搖頭,示意他別亂說,一切等師傅來了再說。

哪知道,葉雄就像沒聽到一樣,面對咄咄逼人的趙通海,反問:「二長老,請問比賽規則之中,是不是有一條,如果對方認輸,就不得再動手……剛才,大家可有聽到段日天嘴裡說出認輸兩個字?」 周圍再次嘩聲一片,個個目光炯炯地看著葉雄。

剛才,段日天嘴裡確實沒有說出認輸兩個字。

「既然他沒有說出認輸兩個字,就算我殺了他又如何,根本就沒有破壞規矩。」葉雄雲淡風輕地說道。

殺了他又如何!

好霸氣的六個字,居然讓周圍的人,無言以對。

「狂妄,真是太狂妄了,不知天高地厚。」

「什麼狂妄,這分明就是霸氣,這樣的男人才是男人。」

「他說的似乎很有道理。」

四下紛紛討論起來,都在發表著自己的見解。

「葉雄,你以為自己能狡辯,就能逃過制裁嗎?」趙通海越來越憤怒,喝道:「剛才段日天已經求饒了,還不算是認輸嗎,你別玩文字遊戲,今天我能當這個裁判,就能判你有罪。」

「趙通海,敢情你當裁判還握著生殺大權啊,是不是你喜歡判誰贏就讓誰贏啊?」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

人群之中,讓出一條道,何應蓮跟王儀琳凌空而來。

剛才王儀琳去告訴她這邊發生的事情,恰好那邊擂台大戰剛停,何應蓮就急急忙忙跑過來了。

在路上,王儀琳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對於王儀琳的話,何應蓮是相信的,這是個很老實的弟子,不會說謊,也不會添油加醋。

佔了理的何應蓮,哪按捺得住,剛過來了就表態了。

「何應蓮,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趙通海怒道。

「趙通海,你又是幾個意思?」何應蓮反問。

她屬下的弟子,一個個戰敗,她已經憋了一肚子氣,好不容易有個弟子贏一場,還被判取消比賽規矩,她能不氣嗎?

「葉雄殺人,大家都看在眼裡,你以為我是冤枉他嗎? 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 如果人人都像他這樣,下手這麼殘忍,每一次大比,那得死多少人,你看我門下的弟子,贏的那麼多,可有那一個有殺過人的?」

「段日天那是自作孽,不可活,如果換在我是葉雄,也一樣不會給解藥。換在你們家趙晨,被人騎在脖子上撤尿,能忍受得了嗎?」

兩位長老,當著數千弟子的面,大聲爭執起來。

周圍的人全都嚇得不敢說話,只能當旁觀。

一個是二長老,一個是滅絕老婦,沒有一個是好惹的,這時候說錯什麼話都有可能後患無窮。

「吵什麼吵,都成什麼樣子了?」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柯鎮西從人群之中出來,他背後站著黑午,兩人氣勢洶洶而來。

黑午進來的時候,目光在葉雄身上掃了一眼,目光之中帶著火熱。

剛才,葉雄在大戰的時候,他已經發現黑午在看他了。

黑午從來沒有出場在任何一場戰擂之上,這一場,是他看過唯一的一場,也正好把經過看得清清楚楚。

「大長老,葉雄故意殺害同門……」

「趙通海,你不必說了,事情的前恩後果我都知道了。」

柯鎮西打斷他的話:「葉雄沒過錯,參賽繼續進行,以後他的比賽,趙通海你不用當裁判,換成別的長老。」

此言一出,周圍的人,再閃掀起軒轅大波,他這話分明是在幫葉雄啊!

他們哪裡知道,柯鎮西此刻是什麼想法。

剛才黑午一直在看著,別人關注的目光全都在葉雄是不是出手殺人,只有他在關注對方的實力。

能用魔氣瞬間將對方攻擊的紅色蜈蚣反震回去,這種實力,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就算是前十的弟子,都沒有幾個人能做到,而且他還做得這麼輕易。

一名骨齡只有兩百多歲,實戰力還十分恐怖的人,會沒有背景嗎?

柯鎮西此刻腦海之中,只有一個念頭,此人的背景絕對十分恐怖,甚至是連宗主都惹不起的人物。

他測意識裡面,已經將葉雄當成十七宗的一個過客,絕對不會因此而得罪他,況且對方做得根本就沒錯。

「大長老,這樣會不公滋生邪風?」趙通海臉色很難看,不甘心地問。

「咱們是魔宗,不是佛宗,聖母之心就是狗屁。」

柯鎮西大手一揮,朝周圍的人吼道:「還愣著幹什麼,全都給我散去,該幹嘛幹嘛去。」

周圍的人,紛紛散去,各回自己的崗位。

一場風波,被大老長几句話就壓了下來,充分說明大老長在宗門內的地位跟威嚴。

「葉雄,為師去當裁判了,你不需要害怕,為師跟大長老都撐你。」

何應蓮說完,轉身回到擂台去當裁判了。

趙蕊蕊上前兩步,正前跟葉雄說什麼,突然發現前面一道人影走了過來。

她瞬間血液加快,心臟撲通撲通地跳了起來,雙目放光。

「黑午師兄,是黑午師兄。」趙蕊蕊睜大眼睛,就差口水沒流下來。

葉雄看了周圍一眼,發現身邊幾乎所有的女弟子,全都看著面前那道踏空而來,黑披風颯颯作響,帶著絕世風姿的男子,個個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一時之間,葉雄覺得好受傷。

還好王儀琳表現還算正常,沒有激動。

「儀琳師姐,還是你好,瞧她們那樣子,半點出息都沒有。」葉雄酸溜溜地說道。

雖然他喜歡低調,但是,沒有男人喜歡被別人搶風頭啊。

「黑午師兄跟我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對他,我只能仰望,從來沒有半點奢望之心,所以我不激動啊!」王儀琳解釋。

瞬間,葉雄感覺受到萬點傷害。

黑午,對於十七宗的弟子來說,就是傳說。

十冠王,唯一一名有資格進入琥珀聖境修鍊的弟子,化神巔峰,一隻腳進入半步煉虛,骨齡不到三千歲。

沒有弟子知道他的真正戰力恐怖到什麼地步,但是宗門內有傳聞,黑午的實力已經能跟四長老相比。

種種的光環,加上他豪邁,粗獷的外表,自然能擄獲無數女修士的芳心,哪怕趙蕊蕊這種對男人似乎免疫的女人,對他都幾乎失態,可見他的人格魅力強到什麼地步。

在眾目睽睽之下,黑午穿過人群,來到葉雄面前,伸出手:「正式認識一下,我叫黑午。」

對方客氣,葉雄自然也客氣,當下伸出手說道:「我叫葉雄。」

兩隻手握在一起,強壯而有力。

「很期待咱們之間一戰,希望你別讓我失望。」黑午道。

「我從來沒有讓任何人失望過。」葉雄淡淡地說道。

「有我在,沒有人膽敢陰你,好好比賽。」

黑午說完,鬆手轉身,大步而去。

與其說他過來是打招呼,不如說他過來是給周圍的人警告:葉雄是他的對手,別人陰葉雄,就是跟他過不去。

「沒有人能陰我,你放心好了,琥珀聖境你怕是要讓出來了。」葉雄遠遠喊道。

「我等著你來搶。」黑午說完,已經不見蹤影。

Ps:書友們,我是黃楓雨天,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周圍的女弟子,全都像石化一樣,個個看著葉雄,目光之中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隨*夢◢小*.com

幾百年了,黑午從來都沒有真正把一個人當成對手,但是現在,他卻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把葉雄當對手,這不異於告訴大家,葉雄是絕世高手,超級強者,是可以跟他一戰的對手。

「葉師弟,你究竟還有多少的秘密沒有告訴我們。」趙蕊蕊目光震驚地問。

「我身上的秘密可多了,不過,有一件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我不是童子身。」葉雄哈哈地笑了起來。

此時的他,哪裡還有半點靦腆的模樣,說是浪子模樣也不為過。

周圍不少女人的臉都紅了起來,特別是王儀琳,臉更紅了。

「你還有什麼事情騙我們,從實招來。」趙蕊蕊裝成凶神惡剎的樣子。

「我沒有什麼騙你們啊,我從來都沒有說過自己是童子身,是你自己說的。」葉雄道。

「你明明實力很強,為什麼要騙我們,切磋的時候,還故意輸給我。」趙蕊蕊生氣道。

「我贏了你,那你豈不是很沒面子,這師姐還怎麼當啊!」

「你……我發現我真是看走眼了,你比段日天還陰。」趙蕊蕊冷哼,故意裝成不高興的模樣。

「師姐,你別這樣說師弟,段日天怎麼能跟師弟比。」王儀琳連忙說道。

「趙師姐,我是有苦衷的……」葉雄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解釋。

他原本進十七宗,是想悄悄尋找琥珀血石,現在看來,琥珀血石極有可能就在琥珀聖境之內,這可是十七宗之中最強大的弟子,才有資格進去的,所以他裝不下去了。

讓他欣慰的是大長老的態度,剛才大長老幫他,似乎已經明白他的恐怖之處,這種態度,並沒有將他當敵人的意思,所以他就更加不必要裝。

「師弟,你老實說,你的實力究竟到了什麼地步?」趙蕊蕊好奇怪地問。

「你們會見識到的,等著看吧!」

葉雄不敢把話說得太滿,宗門之內,他橫掃所有的弟子,這是肯定的。

但是黑午,他並沒有多大的把握。

「那我等著就好好見識你的手段了。」趙蕊蕊期盼地說道。

……

葉雄被黑午指名道姓,稱為自己最大的對手的事情,很快就傳遍整個十七宗。

那些小看葉雄的人,徹底改觀了,他們這才發現,三長老門下這個唯一的男弟子,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而是一個讓人恐怖的人物。

怒懟二長老趙通海,被黑午視為最大的對手,這還不到能證明什麼嗎?

下午葉雄還有一場比賽,對手是一名排名在五十開外的弟子,結果,這名弟子連一分鐘都承受不住,直接被葉雄用絕對的實力輾壓打敗。

這一場比賽,圍觀的人非常多,雖然葉雄沒怎麼出手,但是大家都看得出來,他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賽后,趙蕊蕊跟王儀琳十分高興,帶著葉雄跑到山下找了間館子搓大餐。

盛情難卻,葉雄無奈之下,只能答應。

「葉師弟,明天就是你跟鍾大同一戰了,你有幾成把握贏?」趙蕊蕊問。

「有十一成嗎?」葉雄笑道。

「你在比賽的時候,給我好好教訓一頓鍾大同,這個王八蛋,數次羞辱我,不揍他難解我心頭之恨。」

「師姐,你想怎麼處置我?」葉雄問。

揚天 「狠狠教訓一頓。」

「要不,我幫你殺了他?」

趙蕊蕊嚇了一跳,連連搖頭:「不用了,殺了他,你會被處罰的,再說,你的實力已經暴露,鍾大同是絕對不可能被你有機可乘的。」

到時候他如果不敵,肯定會第一時間認輸,絕對不會給機會葉雄重傷於他。」

「如果,他連認輸的機會都沒有呢?」

趙蕊蕊目光震驚地看著他,這也太狂妄了吧1

方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那得強對方多少。

「師姐,我就開開玩笑,你別當真,不過這教訓是肯定的,不然的話,他還不知死活呢!」

趙蕊蕊跟王儀琳相視一眼,苦笑連連。

她們現在才真正認識這個小師弟,恐怕這才是真正的他吧,以前的他一直都在裝著。

……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