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老頭,你若是想找事,不妨我們來搭把手?」歐陽老爺子怒視開口之人……

他這個青葉第三,以後恐怕要成了眾人調侃的對象了……

「好了,你們兩個冤家對頭,今天就不要在我孫女的生日宴會上吵鬧了,今天是我孫女的生RB不應該如此大費周章,邀請諸位前來,可是老朽也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今日到場的,基本都是青葉市名流,以及我青葉市的青年才俊,邀請各位前來,只為了讓諸位幫老朽一個忙!」尚老開口道。

那紅的人生 漢興 「尚老客氣了,有事儘管說,只要我們能幫得上忙,一定竭盡全力!」

眾人聞言,一個個急忙道。

這可是巴結尚家的好時機,錯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說起來其實也簡單,今天邀請各位前來的目的,其實是為了招婿!」尚老道。

招婿?

尚家要招婿?

哪怕只是上門女婿,越是尚家的上門女婿啊,成了尚家的女婿,少說可以少奮鬥二十年,甚至巨大多數人奮鬥一輩子,也比不上一個尚家女婿的頭銜……

只是,好好的,尚老爺子為何要招婿呢?

隨後,眾人明白了尚老爺子要招婿的目的,不為別的,只是為了沖喜!

是的,沖喜!

尚老爺子的孫女,尚晶晶在半年前得了一場怪病,半年時間裡,尚老爺子也不知道找了多少名醫,甚至還專門請了國外的專家,但都無能為力。

既然求助醫生不行,那就只能求神了……

最後,他們得到了高人點化,說尚晶晶是中了邪,被一個未出嫁的女鬼上了身,只要能讓尚晶晶結婚,圓了那女鬼的遺願,她自然會心甘情願的去投胎,如此尚晶晶的病,也就不藥而癒了!

所以,尚老爺子才會在尚晶晶生日這一天,幾乎邀請了整個青葉市所有的青年才俊過來,就是想要為尚晶晶挑選一個合適的夫婿!

本來,不少在場的年輕人都很期待自己能成為尚家的女婿,可是聽到尚老闡述了原委之後,一個個都打起了退堂鼓……

這特么哪裡是娶尚晶晶啊,分明是娶那個女鬼啊……

雖說,尚老名言,結婚之後,女鬼圓夢之後,就會去投胎轉世,可鬼知道是不是真的,萬一沒去呢?

萬一纏上了自己呢?

人都是自私的,誰特么想被鬼纏上?

而葉擎聽聞之後,則是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嗎?

他沒見過這些東西,也沒聽師傅們提起過,不過看著尚老信誓旦旦的樣子,倒也不像是作假。

「諸位,可有人願意嗎?」

尚老開口看向眾人道。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對尚老的目光,一個個都有些退縮。

他們喜歡尚家的權勢和財富,可不代表他們不惜命,尤其是這種跟鬼魅扯上關係的事情,自然更加慎重……

「諸位,都不願意嗎?」

尚老再次開口問道。

「尚老!」葉擎開口道。

「小兄弟願意?那可真是再好不過了,那就這麼定了,以後小兄弟你就是晶晶的未婚夫了!」

葉擎剛一開口,尚老就直接打斷了葉擎後面的話,直接親熱的拉著葉擎的胳膊,彷彿葉擎已經成了他的孫女婿似的……

「呃,尚老,您誤……」

「好了,小兄弟,你什麼都別說了,我知道,你來到我們尚家,我們一定會全心對你,不管你想從政,還是從軍,都不是問題,哪怕你想要經商,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尚老急忙開口道。

「尚老,您能不能先聽我說?」葉擎苦笑道。

他已經結過婚了好吧,怎麼還能再次結婚呢?

「小兄弟,你說……」尚老苦笑道。

他何嘗不知道,葉擎有話要說,之所以如此不過是想快速堵住葉擎的嘴巴,造成既成的事實罷了……

只可惜,還是失敗了……

「能不能讓我上去看看尚小姐的情況?醫武不分家,在家也粗通醫術!」葉擎問道。

「小兄弟還懂得醫術?只是……」尚老頗有些踟躇……

如果醫術能醫好的話,他請了那麼多國內外的專家,不是早就醫好了嗎?

還犯得著去聽信一個江湖術士之言,要給自己的孫女弄個莫名其妙的丈夫嗎?

「尚老,不如讓他試試看吧,也許有驚喜也說不定!」一旁的何老道。

何首富在尚老面前的面子還是很大的,既然他都開口了,尚老自然也不好駁了他的面子。

「哼,醫武不分家,嘴上誰都會說,我知道你武功不錯,但是尚小姐的情況,我們幾個老傢伙也都看過了,壓根連病因都找不到,最多只能以陽剛的內功,為其續命罷了,你去了又能有什麼作用,這分明是鬼魅作祟,你要是真想救尚小姐,娶了她不是更好?」

一旁的歐陽家的老頭子開口道。

他一早就知道這裡面的事情,之前開口讓歐陽靖帶著歐陽霖離開,也是順勢而為,省的得罪尚家罷了。

雖說,法不責眾,大家都不願意娶,可萬一哪天被惦記上了,那就要了老命了……

而現在,他把矛頭指向了葉擎,不管是葉擎答應還是拒絕,對他來說都只有好處沒壞處。

這傢伙,可是踩著他們歐陽家的腦袋上位的,本就該死,若是答應了,說不定不用他們出手就被女鬼給弄死了,如果不答應,顯然就把尚家給得罪死了。

在青葉市,得罪了尚家,那還能混得下去? 「非是不願,而是不能……」葉擎輕輕搖頭道。

歐陽家的老傢伙,老子記住你了!

對於未知的東西,尤其是鬼魅一類,要說心中沒有半分恐懼之心,那是扯淡!

只是,尚家請過很多人來給尚晶晶看病,那些人都沒事,那自己上去看看,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對於自己的武功,葉擎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但是對於醫術,他還沒什麼信心,想親眼看一看這尚晶晶的情況。

對於自己師傅們所傳授的東西,葉擎覺得應該沒那麼簡單,武功就不說了,醫術第一次出手,居然就被訛詐了六十萬……

這讓葉擎有點不真實的感覺,這可是師傅傳授的醫術,怎麼會出錯呢?

「有什麼不能的,你小子不願意就是不願意,哪來那麼多理由?」歐陽家的老頭子道。

「原因很簡單,我已經結過婚了,自然不能再和尚小姐結婚,不知道對於這個答案,歐陽老爺子,你還滿意嗎?」葉擎神色冰冷的盯著歐陽老頭道。

這個歐陽家,三番兩次的找自己麻煩,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結過婚了?

聽到葉擎如此說,尚老的心裡暗自嘆息……

不管是真的假的,葉擎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顯然跟自己的孫女是沒可能了。

「騙誰呢?你才多大,就結婚了……」歐陽老頭不依不饒道。

「好了,歐陽進,不要再說了,你上去看看尚小姐的情況吧!」

這時候,何首富開口了,何首富發話了,歐陽進自然不再吱聲,只是心中卻開始懷疑,葉擎和何林之間是不是有什麼關係,怎麼這何林每次都在幫助那葉擎說話?

「是,何老!」

當著眾人的面,葉擎並沒有稱呼何老為何伯,暫時,他還不想暴露自己和何首富的關係。

何林也是看出了這一點,所以也沒有點明。

「諸位,你們先請自便,我帶著小兄弟上去一趟!」

尚老爺子說完,直接走向二樓。

葉擎緊跟其後,來到二樓的一個包廂內。

包廂里有著四五個女生,一個個都是花枝招展,青春靚麗,其中就包括葉擎的媳婦蘇欣兒。

不過,這裡還有一個人讓葉擎感到意外,就是何林的那個漂亮女秘書……

「少……」

看到葉擎,那女秘書起身,本能想喊,結果被葉擎一個眼神給制止了……

「葉擎,你怎麼來了?」蘇欣兒看到葉擎,而且是跟著尚老爺子一起,頓時面色變得十分難看……

尚家這次生日宴會的目的是為了給尚晶晶找個夫婿,而現在,葉擎居然跟在尚老爺子的身後來到這個房間,這意味著什麼?

尚家選定的女婿難道是他嗎?

可是,他結過婚的啊,自己應該怎麼辦?

跟尚晶晶搶男人?

開玩笑,他們蘇家在尚家眼裡,跟螞蟻沒多大區別……

在這一瞬間,蘇欣兒感覺自己的心特別亂,以前葉擎在她們家裡待了兩年,跟個透明人似的,待遇連傭人都不如,也沒人在意,可是現在,感覺葉擎即將成為尚家的女婿,瞬間,蘇欣兒感覺自己的心裡好像少了點什麼……

「我來給尚晶晶看病的!」葉擎道。

「什麼?給晶晶看病?」

蘇欣兒瞪大了眼睛……

「本庭宣判,被告人葉擎,因醫術不精,致使原告石蘭病情加重,有鑒於雙方庭下和解成功,處罰被告人葉擎賠付原告王元五十萬元整人民幣!被告人葉擎,非法行醫,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執業醫師法》第三十九條的規定,罰款十萬元人民幣,被告人葉擎,須在本庭宣判后的十個工作日之內執行本庭宣判!」

蘇欣兒聞言腦海里頓時閃過青葉市法院里的那一幕……

「你……你……你不要命了?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上次的教訓這麼快就忘了?」

蘇欣兒快步走到葉擎的身旁,抓住葉擎的衣領道……

之前,給一個老太太看病,就被訛詐了六十萬,這次更誇張,騙人騙到尚家的頭上了,這要是被尚老爺子知道了,葉擎能有命在才怪!

誰不知道尚老爺子對尚晶晶的疼愛,葉擎敢在這個事情上行騙,尚老爺子非得殺了他不可!

「你對我有點信心好不好……」葉擎無語道。

「你們認識?」尚老轉過頭來問道。

「認識,認識……」蘇欣兒聞言訕訕道。

雖然她和尚晶晶關係不錯,但是對於尚老爺子,可不怎麼熟悉,每次見到這個傳說中的人物,蘇欣兒都有種害怕的感覺。

「嗯,小兄弟,床上躺著的就是我孫女,你過去看看吧!」尚老爺子道。

「好!」葉擎聞言點頭,隨後來到床邊,隨著他越是靠近那尚晶晶,就越是有一股冰冷的寒意傳來……

尚晶晶躺在床上,下面鋪著一個電熱毯,電熱毯正滿功率的工作,在尚晶晶的身上,有兩床厚被,這非常的不可思議,須知,現在可是已經進入五月天!

青葉市是一個四季分明的城市,時間進入五月,大多數人都是單衣,甚至有些喜歡單薄的人穿起了短袖,而眼前這幅景象,哪裡像是五月天,分明就是寒冬臘月的標配才是。

事實上,即便是寒冬臘月,也極少會有人在開了滿功率電熱毯的情況,再蓋上兩床被子的!

難道,這真的是女鬼造成的?

從傳統文化上來說,鬼屬於陰性,倒也不是不可能,想到這裡,葉擎的心裡也有些發毛……

「你好,我叫尚晶晶……」

似乎是因為病痛的折磨,小姑娘現在很瘦弱,面色蒼白的嚇人,面對葉擎,也只能勉強的流露出一絲微笑……

「我是葉擎,是來給你看病的!」葉擎道。

「你就是葉擎?我聽欣兒說過你……」

尚晶晶聽到此人就是葉擎,瞬間,眼神蒲扇了兩下。

難道,她知道自己和蘇欣兒的關係?

「你先躺好,不要動,我給你把脈!」

葉擎說著,將手輕輕搭在尚晶晶的手腕之上,在碰觸的瞬間,葉擎只感覺,自己好像是摸到了一塊冰一樣,不,就算普通的冰也沒有那麼冷!

如此冰冷的身體,普通人早就變成冰塊了,她居然還活著,也是不可思議……

身後的尚老爺子看到這種情況,不由得苦笑搖頭。

把脈?

這種古老的中醫方式,他不是沒見過,事實上也請過不少中醫,但每一個都是超過五十歲一樣的老頭……

中醫這玩意和西醫不同,經驗最為重要,二十來歲的毛頭小子給人把脈,能有結果才是見了鬼! 「怎麼樣?你到底行不行啊?」

蘇欣兒來到葉擎的身邊低聲道。

「這個脈象,似乎是師父說過的九陰絕脈啊……」

葉擎眉頭緊皺……

九陰絕脈,天生至陰,正常來說,根本難以活過十八歲!

就在葉擎皺眉的時候,手中的戒指也散發出一絲微光,順著葉擎的手指,進入了尚晶晶的體內……

「小兄弟,如何?」

席少撩情:欲寵不休 尚老爺子深吸一口氣問道。

「不太好……」葉擎搖頭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