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死”

他往前跨出一步,再次擊出一掌。

一道精純的真氣脫掌而出,姜超還是躲開了。

“啪”的一聲。

姜超背後的那隻花瓶應聲破碎。

李振海還是有些擔心的。

畢竟姜超是宮三元的座下大弟子,真要是折在他們家了。

李振海如何向自己的父親交代

“我讓你三次,你卻還是一心想要我命。”姜超淡淡道。

堇色華年 孫國傅怒道“哪個需要你讓”

說完他又是一掌飛出。

姜超脫下鞋子直接脫手砸了過去。

令人瞠目結舌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那道白色的蒸汽,遇上人字拖後,當場煙消雲散。

不僅如此,人字拖勢如破竹般的繼續衝向孫國傅。

老孫瞳孔一聚,眼睛完全跟不上人字拖的速度。

“砰”的一聲悶響,人字拖不偏不倚地砸在了他的胸口上。

“噗”

孫國傅噴出一口血霧,整個人連連後退。

也在此時,李振海終於看清了掉落在地上的人字拖。

“金絲步雲履”

範老也是嚇了一跳,但轉念一想也屬實正常。

宮三元去世了,他的東西,不全是姜超的嗎

姜超穿好了拖鞋,緩緩走了過去。

“噠、噠、噠”

屋子內十分安靜,靜得只能聽到姜超的腳步聲。

孫國傅的胸口已經明顯凹陷了下去,肋骨最少斷了三根。

“你,你想幹什麼”孫國傅不斷後退道。

姜超面無表情,一言不發。

孫國傅大喊道“振海振海你還管不管事了這可是李府”

“你現在知道這是李府啦”李振海嘀咕道。

他往凳子上一坐,端起了酒杯。

“老範吶,這酒不錯,陪我喝點。”

孫國傅都快嚇傻了,他從沒想過,姜超的修爲居然會這麼高,甩個拖鞋過來能把自己砸吐血。

所有保鏢也是目瞪口呆,其中一個的心臟正極速跳動着。

他就是說金龍魚臭的那個保鏢。

“姜,姜老闆,你不能這樣,我,我們就是比武切磋,你贏了便是,哪能取人性命呢”孫國傅戰戰兢兢道。

姜超淡淡道“我是和你兒子比武,你算什麼東西怎麼,你也想娶霸霸”

本來嘛,年輕人之間的鬥爭。

“我,我不敢了,我老眼昏花,有眼不識泰山,你,你放我一馬吧”

姜超點了點頭。

“我打壞了你兒子的牙,得賠,免費幫你做個手術吧。”

姜超伸出了食指和中指,兩根手指上纏繞絲絲真氣。

勁風吹動着孫國傅的頭髮。

他趕緊捂住了自己的雙眼。

“姜老闆不要啊不用賠了你就放了我們父子吧”

“沒有這種事,我從不佔人便宜,你這眼珠子要了沒用,我幫你摳掉。”

姜超緩緩走了過去。

孫國傅退着退着,撞到了牆壁上。

“砰”的一聲,孫國傅一屁股癱坐在地上。

李振海也沒想到姜超手段居然如此毒辣。

“姜董事長,要,要不給我個薄面,算了吧”說着,他還推了推姜超的胳膊。

人家孫國傅高高興興來提親,若是在李府把眼珠子給弄丟了,這事兒說不清。

姜超一愣,猛然間清醒了起來。

羅家衛總說自己殺業太重,現在看來還真是。

“你回去之後,立一個長生牌位,寫上羅家衛三個字,代代供奉,香火不熄,聽到沒”

孫國傅連連點頭,說是保證完成任務。

姜超從身上摸出二百塊錢,還有兩張一元的紙票,往孫國傅跟前一扔。

“這是給你兒子的賠償金,去網上買一副上好的陶瓷假牙,兩塊錢買四個創可貼也夠了,多的不用找了。”

孫國傅哪裏敢收

“不不不,不用不用,不”

姜超眉頭一皺。

“我送出去的錢,沒人敢不收。”

孫國傅趕緊把鈔票裝進口袋。

“好,好謝謝姜老闆,謝謝姜老闆”

“滾。”

孫國傅跌跌撞撞地把他兒子拖走了。

“董事長真棒”李緣霸難得地露出了笑容。

姜超鐵青着一張臉。

“我剛纔賠了人家兩萬,這個錢你必須給我補上。”

搞經濟嘛。

沒辦法的事情。

“好,兩萬就兩萬。”

以後孫家的人可再也不會來騷擾我了,這錢花得太值了

“嗯,那我給你開個收據。”

玉瀾心 李緣霸無語道“不必了,咱們還是先談正事吧。”

李振海也來了精神,李家在陰宅墓穴這一塊的造詣很高。

“是啊姜董事長,霸霸說你要建八卦天局神墓”

姜超點了點頭。

“沒錯,李老哥能擺出來嗎”

李振海撓了撓頭,笑得挺尷尬的。

“我,我啊擺個地局沒問題,天局就”

“姜董事長,不如我幫你擺個地局吧給你打八折。”

姜超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呸呸呸,是幫三元真人擺,你看我一喝酒就亂說話。”

姜超搖了搖頭。

“地局我也會,但地局幫不上忙。”

李振海一愣,旋即看了看四周,揮了揮手,讓那些保鏢都退下了。

“幫不上你的意思是三元真人成神了”

姜超淡淡道“泄露天機的事情我可不敢說,這是你自己說的。”

李振海瞬間就明白了過來。

三元真人當初幹了那種轟轟烈烈的壯舉,死後混個神仙當也是應該的。

他衝李緣霸擠了擠眼睛。

“霸霸,你和姜董事長的事兒是真的”

萬一是的話,那李家可真是老祖宗積德了。

李緣霸看向了一邊。

“我纔看不上他呢,窮的要命,剛纔還坑我錢。”

李振海急得齜牙咧嘴的。

“霸霸,人家姜董事長條件這麼好,你還想啥呢”

“我要是個女的,我要是年輕個四十歲,肯定就嫁啦”

我謝謝你

“那你倒是嫁呀。”

姜超卻是問道“李老哥,你們家到底該多少錢”

李振海的眼珠子咕嚕一轉。

“十一位數姜董事長,只要你能娶了霸霸,都是你的” “票子這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我的這份家業以後可全是霸霸的,瞭解一下”

李緣霸瞪了李振海一眼。

“爹你胡說什麼呢”

嘴上這麼說,李緣霸心裏卻也多一份小小的期待。

邪帝誘惑:俘獲蠢萌妻 她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這樣。

“誰胡說了,我還沒喝多呢。”

總裁兇勐:純情老婆火辣辣 “怎麼樣姜董事長考慮考慮唄”

姜超搖了搖頭。

“李老哥,我的情況你應該知道的,別害了霸霸了。”

“那麼問,也是想了解一下你們家到底多有錢。”

“既然如此,我們公司欠你的那九個億就不急着還了,回頭我給你打個欠條。”

李振海的目光也黯淡了下來。

“這有什麼的不就是錢嗎這麼好看的姑娘都不要,腦子有問題”

李緣霸抱怨道“行了你,誰說想嫁人了”

李振海也嘆了口氣。

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情,強求不來的。

“霸霸,既然姜董事長都打跑孫家父子了,你也不用老在外面了吧”

“不行”

姜超和李緣霸異口同聲道。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

李緣霸率先說道“我現在這是出差,而且我乾的好好的,爲什麼要辭職回來”

一個月五千塊呢

李振海又看向姜超。

姜超說道“霸霸同志雖然修爲不高,業務能力非常強,從沒讓我失望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