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他的心裏有了一絲不怎麼明僚的感覺,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期盼什麼?

一出‘蓬壁生輝’的大堂,就見兩匹飛騰的駿馬中間停擺着一輛嶄新、炫亮的紅色跑車,就連門口保安也雙眸發直的看着。

餘小曼更是欣喜的小跑了過去,她不由讚歎,“太靚了!”在車行裏,各式的名貴轎車看得她眼花僚亂,還不怎麼覺得,現獨獨的一輛,就讓人矚目了!

物以稀爲貴嘛!

南宮輝見餘小曼那種如小孩子的欣喜表情,在後面也輕笑了起來。

那種輕輕勾起的微笑,讓那門口的保安相互的對視了一眼,心中疑惑萬千,這什麼情況?總裁也會笑?冰山也有融化的時候?

是啊,烈日冰川化成海!

餘小曼就是南宮輝的烈日。

南宮輝見餘小曼已經跑到了車子面前,就用遙控開了車鎖。

餘小曼聽見提示就打開車門坐進了駕座,躍躍欲試的雙手把上了方向盤。

“小曼!”南宮輝有些嚇了一跳,以爲她真開了起來,新車,新手,他怎麼放心?他大幾步的跨下了梯坎,“我先開試試!”

說完,也沒等餘小曼同意,直接的往駕駛座裏鑽。

沒辦法,餘小曼只好惺惺然的往副駕座挪去,不過,動作慢了些,南宮輝坐進去的動作急切了些。瞬間那炙熱的溫度讓餘小曼心神一顫,紅霞飛快的爬上了她那嬌豔的臉龐,結婚以來第一次感覺那種男人的炙熱溫度,她有些心慌的趕緊的挪着纖細的大腿,卻因爲着急,早上碰傷的腿再次碰到了手剎上。

那瞬間的疼痛讓她不由的輕呼了一起。

“碰疼了?我看看!”南宮輝被*那輕呵氣的驚呼聲蓋過了他心中那種還沒來得及細細品味那微涼柔軟如泥般的細膩接觸感覺。高大的體魄微彎着身子側坐在駕座上,大手也沒停了的直接挽起*那讓她痛得直皺小臉的腿上的褲管,但是他的動作卻放得好輕,好輕,怕是再次的弄痛了她似的。

就在他彎身的剎那間,一種媚惑的男性氣息瞬間入了她那高挺俏美的鼻翼裏。

她被那種好聞的男性氣息迷了心魂,忘了疼痛,晶亮的雙眸只是看着那微低下頭一轉一轉的,小心翼翼的給她卷着褲管南宮輝,這樣溫柔如水的他纔是真正的他,他的心不冰的,硬的,他的心是慈的,軟的,是熱乎乎的、有血有肉的。

南宮輝感覺到了*那種癡纏傾慕,愛戀的眸光,他卻沒時間去感受,因爲白皙如雪的及膝蓋已經紫青一片,“怎麼搞上的?怎麼沒有敷一點藥呢?”他用有些粗糙的大手輕輕的撫一下那紫青微腫的地方,感覺到微微的灼熱。

他輕輕的一撫,痛得*咧牙咧牙的。

“很痛?”

“不是很痛,剛纔不碰一下,還沒怎麼感覺到!”碰到舊傷了當然更是痛了。

“怎麼碰傷的?”難道下午在辦公室裏碰傷的?

“今天早上在陽臺的椅子扶手上碰的!”

“陽臺?”南宮輝黑得油亮的眸子有着濃濃的愧疚,他知道自己又傷了她,她又在陽臺上獨自的守着寂寞,而且是早上碰傷的,那麼她是在陽臺上坐了一夜嗎?他敢肯定,她一定是在陽臺上坐了一夜。

寂寞難熬,她卻獨自的熬了一夜,轉而還對自己笑得那麼的燦爛,現在想來,不是她不在意,而是她在僞裝,在爲她的愛情努力,拼搏。然而,僞裝的同時心卻在滴血!

他太懂那種感覺了!

“以後別總坐在陽臺上了!晚上外面涼!”*把那他剛挽起的褲管一褶一褶的放了下去,然後才擡起黑得油亮卻染着濃濃的愧疚,還有一絲絲的心疼的眸子,直盯着*那精緻如霞的臉龐,有些輕柔的說着。

*沒想他會擡頭直盯着她看,害她那晶亮的眸子裏的癡戀情緒、花癡般的傻愣表情被他抓過正着。

她本想躲閃的,想想,她愛他,人盡皆知,爲什麼要躲?

她費盡心思不就是想讓他知道她愛他愛得瘋狂,愛得執著的那顆心嗎?

愛不光是要做,愛也要說!

“這時候,外面不涼了,S城的夏天來得早一點。再說了,我想等你回來,那裏可以看見你開着車回來。然後,我下樓,你就剛好到門口。”*面帶着此許的微笑,輕抿着嘴角慢慢的說着,像是那不過再些許平常不過了事一樣。

然而聽在南宮輝的耳裏,卻讓他耳朵一麻,心裏也同時涌現濃濃的酸意爲她的愛,她付出太多!他調開了緊盯着她的視線,他有一種想把臉放進口袋的感覺,他無顏面對她那笑得溫柔如水笑容,無法面對像閃耀的星辰透着深深癡戀的眸光,而最讓他無顏面對是她對他的愛,那種深入骨髓的愛,對她,他沒有!或許,對誰都沒有!

要不然,他怎麼會娶她呢?怎麼會把她拉進自己那陰潮的感情生活裏呢?

“我以後會早點回家!”最後,他無顏以對的只能說這樣的一句話。

*在聽了他那句話之後,晶亮的眸光閃亮如兩顆碩大的鑽石,欣喜之情瞬間躍上了彎如柳葉的眉梢,他是給她承諾嗎?

若不是在他面前,她可能真的會跳起來!

那種喜悅的感覺讓她想飛躍! 南宮輝敢再看她那喜悅的表情,怕自己的心不由自主的蠱惑,在沒有理清自己的思緒之前,他不想自己被蠱惑,被她那種笑得陽光燦爛的笑容蠱惑。在他的心裏想的是,不想再傷她更深。

雖是如此之想,他卻還是不想放開她手。

他發動了車子,試了兩下,感覺還不錯之後才調轉頭往走中心醫院的方向開去。

“輝,先送我回家一趟吧!”*看了一下他走路線是往醫院的,不由輕聲的說了一聲,但如竹樂一樣輕脆悅耳聲音裏還帶着剛纔雀躍的餘暉。

“回家?先去醫院把膝蓋上的傷先敷一下再說。”南宮輝並沒有把方向盤轉向回海蜃別墅的路。

“那不急!”*沒有把那點痛放在心上,她現在想的是小煜要吃的炸雞腿,薯條。她答應過小煜,不讓南宮輝知道,可現在她送着自己,那不是對小煜失信了,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自己回家做了。

“不急,都傷成那樣還不急?”南宮輝提高了聲音,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火氣在他的面前總是‘噌’的一下就上來了,以往他從來都不會的,是因爲太在乎,還是因爲不在乎,連自己的情緒都不想隱藏了。

他給不了自己的答案。

*有些怯怯的看了一眼提高聲音的南宮輝,嚅嚅的向他解釋着,“我是說,先回家做好霄夜之後再去醫院看小煜,順便看一下這碰傷。”

看他有些怯懦的表情,南宮輝不由的唉嘆了一聲,感覺有些無力,也有些自責。在心裏更是一遍一遍的問着自己,爲什麼自己就不能讓她開懷大笑,爲什麼自己就不能讓她在自己的面前揚眉吐氣的,明明是自己無故發火,她爲什麼不據理力爭,總是委屈自己來牽就他。她就這麼愛他,愛到委屈?

南宮輝無處發泄心中的鬱悶,大掌用力的拍了一下方向盤。

頓時,刺耳的喇叭響遍整個喧囂的街道!

*更是被那刺耳的喇叭聲嚇了一大跳。

南宮輝乾脆把手放在了喇叭上了,然後刺耳的聲音一直就響了起來。

很快的,後面就有警笛之聲響起.

*無措的眼眸看了一眼後面緊追面上的警車,聲音裏更多是害怕了,“輝!”她不知道她怎麼惹他生氣了,他不是那種喜怒無常的人啊,難道這幾年他變了。今天早上是,現在又是!

聽見那聲弱弱的‘輝’,南宮輝有了殺人的衝動,不過,卻放開了放在喇叭上的手,但也沒有減速的繼續的開着車,也沒有轉方向盤了。

很快,警車追了上來,超過了這輛紅色時尚的保時捷,交警還在心裏不平衡的想着,自己累生累死的,連它的一個角也買不起!

南宮輝微垂了一下已經冷然的眼眸,然後把車靠路邊停了下來。

*心裏更是害怕了,他現在這麼生氣,會與人起衝突嗎?想到這裏,她堆起了滿臉的笑容,推開車門準備下去。

“坐在車裏!”南宮輝冷然的眸子看了她一眼。

那硬梆梆的語氣讓*的心裏又是一痛,明知會痛,她還是願意聽他說話,雖然那是命令般的語氣。至少,他沒有生悶氣了。

其實,南宮輝看見她下車,怕扯痛了膝蓋上的傷。

見*沒有下車的動作,南宮輝才推開車門下了車。

兩交警也把車靠在稍遠的位置走過來,見下車的是S城的首富南宮輝,他們相互的對視了一眼,心裏均在想,這下死定了,連局長都不敢攔的車,他們居然去攔了。他們趕緊擠出悲傷的笑容,忐忑不安的走了過來。

“南宮總裁,不好意思!不知是你的座駕,所以,所以……”一連說了好幾個‘所以’卻沒有所以個然出來。

其實,他們真不知道該怎麼向他解釋,要是他一個電話打局長那,別說升職加薪了,就是月底的資金也成了問題。

“沒事,我老婆買了新車,試車而已!”南宮輝眉毛都沒有眨一下,自然的把‘老婆’二字說出了口,像是那樣的字眼在自己的心裏演練了千百遍一樣。

*坐在車裏,聽着‘老婆’二字,在瞬間把剛纔才鑽在心裏的痛忘卻了,害怕怯懦的表情也是在那一剎那間一掃而光。

“試車啊,那我們就不耽擱南宮總裁你試車了!”說完,然後對南宮輝有些巴結的一笑才訕訕的走向那邊的交警車,他們再不走,自己的雙腿可能都要打顫了。他的語氣和藹,眼神卻冷如冰窟。

看着兩交警走了,南宮輝纔再次的坐了車裏,發動了車子。

他沒看一眼旁邊的*,抿緊性感的雙脣沒再作聲,他怕看她一眼,又讓自己生氣;說一句話,又是怕她害怕。所以,乾脆只看前方的道路,卻還是固執的沒有改車道換方向。

“輝!”*喊得柔柔的。

南宮輝沒理她直看着前方的路。

“輝!”*再喊,聲音更柔了。

南宮輝捏方向盤的手緊了緊,濃黑的眉頭輕輕的閃了閃,黑得油亮的眸子也微動了一下,但是他還是沒有看一眼微帶着笑容的*。

*的那一舉一動的落在了*那靈動晶亮的眸子裏,她在心裏偷偷的笑了起來,看來硬漢真的也會繞指柔了。

他是硬漢,那就看她有多柔了。

“輝!”*那聲音更是酥了,而且還拉長了語調。

那種柔弱如水的聲音讓南宮輝的耳朵一顫,心裏不由在想,她怎麼學會了這一招啊!想歸想,剛剛悶在心裏的氣卻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輝!”

“行了,先回家!”南宮輝有些受不了她的那種溫柔的輕喊聲,讓他有種錯覺,像是彼此在恩愛時的甜言蜜語,想到那方面,他的內心就有一股他想壓抑的騷動,卻怎麼也壓抑不了。

他不敢瞧向自己的某處,也不敢看笑得如燦爛花開般的*。

他的心有些浮躁了,他好像聽見了那朵花開聲音,他想聽那種聲音,就像一首很優美的旋律輕輕的流淌在心間一樣。

他輕抿起脣角,在十字路口把方向盤一打,往海蜃別墅開去。

“謝謝你!輝!”*現在心情好得很,剛纔的怯懦早就飛向了九霄雲外了。再說了,她像是又贏了他一回。

她就碼定他的心慈!

是的,心慈!在*聲聲輕喊他‘輝’時,他的心就軟得一塌糊塗,他有時在想,自己爲什麼會心慈?對紫漫也是!要不然,他怎麼可能會娶紫漫?他要娶的可是她的妹妹紫紗,紫紗纔是他愛的人!

愛紫紗?他真的愛嗎?不是他的迷芒嗎?不是月老爲他的愛情路設的關卡,撒的迷霧嗎?可是,六年的時間啊,他用了六年的時間來過關散霧嗎?

或許,他也看見了愛的署光,所以心裏有了對六年來心裏那種執著的愛戀有了一絲的不確定。

一路上,一個沉默的開着車,一個輕笑的明目張膽的看着那個她愛了好些年的俊俏男人,她只是看着他那剛毅的側面,心都‘叮咚,叮呼’的響過不停,每條神經都帶着深深的愛戀,濃濃的喜悅,全身的血液都跳着歡騰的豔舞。

紅得耀眼的保時捷輕滑進了海蜃別墅。

劍起兮 聽見輕微的車響,王媽快步的從廚房裏走了出來,她心裏奇怪,誰這麼早回來了?

美漫之最強御鬼者 “少爺,少夫人?這麼早?”王媽還沒走到門口,南宮輝和*個偕的從門口進來了。

“哦!”夫妻倆齊齊的應了一聲。

“聽見車響,我以爲是少夫人先從醫院回來了呢?還好你們一起回來,少夫人就不用像昨晚一樣的等門了!”王媽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說着昨夜的事。

“等門?”南宮輝微皺了一下眉頭,她不知道別墅的密碼?

*微閃了一下尷尬的眸光,那種被關在門外的滋味真的不好受,像是被他關在心門之外一樣。

“××××××”南宮輝說了一串數字,像是怕她記不住似的,“小煜的生日!”

小煜的生日,並不是很美好的日子。

他選這個作爲別墅的密碼,是想永遠的記着那天的喪妻之痛嗎?

她也記得那天,是她出國後最高興的一天,因爲她又有了機會,因爲她的愛情重生了。罵她惡毒吧,罵她狠心吧!罵她爛心腸吧!她不在乎,誰在愛情是大公無私的?

她的愛是自私的,是要獨佔的,她不想與任何人分享他的愛!

“王媽,把醫藥箱拿來!”南宮輝走到客廳把鎖匙丟了在了水晶桌上。 “醫藥箱?少爺你受傷了嗎?”王媽邊往樓梯下的儲物櫃走去,邊問。

“沒有,是我早上不小心碰傷了膝蓋。”*跟在王媽之後。

“早上都碰傷了?怎麼沒聽你說呢?早上碰傷了就該上藥了。”王媽心裏有些心痛,這孩子怎麼什麼隱痛都往肚子裏面吞啊。

總裁,夫人又徵婚了 “小曼,過來!”南宮輝微皺起了眉,都受傷了,還走那麼多路做什麼?

“少夫人,你去坐着,我去拿,受了傷,要少走些路!”王媽也趕緊的說着,不過,聽着少爺那有些心痛的喊聲,王媽露出的欣喜的笑容。

語氣雖然是冷情了些,可也是這些年最溫柔的話語了。那時紫漫挺着大肚子嫁過來的時候,他眼角的冷意可以讓讓你凍得牙齒打顫。不過,有些奇怪的是,紫漫好像並不在意他眼角的冷意,仍舊過着自己的生活,每天都很開心,跟着肚子裏的寶寶說話,甚至少爺一、二個月不回家,她仍舊笑臉相迎。

她那時不禁在懷疑,他們夫妻是相愛的嗎?可是,從紫漫去逝後,少爺變得更多,整日更是沉默寡言了。

她帶着笑容回頭看了南宮輝和*一眼。

“好!”*這才往客廳的沙發走去。

*看南宮輝坐在雙人沙發,心思舉棋不定了,坐哪裏呢?挨着他坐,他會挪開嗎?

“坐這裏來!”南宮輝倒真不知*心裏在糾結什麼,見她有些難定的樣子,就微擡下巴定了定自己身旁的位置。

“哦!”*覺得自己有點像拉線的木偶了,南宮輝就是那拉線的人。

*走到他身旁邊坐了下。

南宮輝這才側起身子,把她受傷的腿擡起來放在水晶桌上。

“我自己來!”*從來沒見過如此溫柔的他,再說心裏對她的溫柔有些忐忑不安,所以也不敢勞他的大駕。

“別費話!”南宮輝沉了聲。

*癟癟嘴,沒作聲,很聽話的讓南宮輝再次的把褲管捲了上去,那碰得紫青的地方更是觸目驚心了。

“這麼大塊啊!”王媽抱着醫藥箱快步的走了過來,看着那紫青的一塊,也是嚇了一跳。

“王媽,別擔心!不怎麼痛!”*露出皓齒對王媽輕微一笑。

“怎麼會不痛?”

“真的!啊……”*如殺豬般的叫了起來。

“小曼!沒事吧?”

“不是不痛嗎?”南宮輝眼眸都沒有擡一下的說着風涼話,也無視*那痛得狂叫的聲音,仍舊給她再次的倒上紅花油,一圈圈的揉着,或許痛得麻木了,也或許是那炙熱的指拇輕揉的感覺讓她忘記了疼痛,連咧牙咧牙的都沒有了。

王媽更是笑了,依她看呢,少爺的那大手纔是*的最好的止痛藥。

王媽悄悄的走開主廚房去。

沒聽見*的痛叫聲,南宮輝有些奇怪的擡起本一直專注在那塊觸目驚心的傷的黑亮眼眸,“怎麼?不疼了?”他可不相信,這不是什麼靈丹妙藥,輕輕的一撫就不痛了。

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這一碰,少說也要痛上好幾天。

*撇開眼神,她怎麼敢說是忘記了,“誰說不痛了,我是在忍着痛。”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