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秦苒往後靠了靠,她略微沉吟了一下,才繼續開口,「你覺得我還能回去嗎?」

當時潘家一家三口相繼死亡,對她的打擊太大了,後來又知道了外婆的身體無法逆轉,她又把自己封閉起來。

她一開始的目的很簡單,只是為了賺錢,像個機器。

後來什麼都沒了。

她那一年渾渾噩噩也忘了漫畫。

這部漫畫,原型有很多,學生會長姜峰的人設有一部分是來自於潘明軒……

心結過了之後,秦苒又有一堆事情處理,不管是關於外公研究院還是徐家跟秦家,她無暇估計這些。

現在塵埃落定,秦苒卻有點退縮。

她微微嘆息。

掠愛總裁:億萬契約老婆 想著微博上無數條等著她的粉絲。

第一次感覺到身上的擔子有多重。

天狼第二部第一集的大半部分她早就畫好了,當時停在最後一幕博士跟一眾研究員死亡的畫面,她畫了好幾次都沒有畫下去。

秦苒說,程雋就耐心的聽著,「沒事,畫的不好,就回來。」

相處久了,就都知道,連死都不怕的苒姐,就怕別人給她來軟的。

秦苒挑眉:「……誰畫不好?」

「我,」程雋頓了一下,他低頭,親了親她的唇,含笑,「是我畫的不好。」

**

翌日。

極限漫端。

沈編輯來的很早。

「沈編輯,早,昨晚熬夜了?」辦公室的人都挺熟的,同沈編輯打招呼。

沈編輯頷首,「多看了會兒稿子。」

他沒敢說,是因為激動興奮的,一晚沒睡,雖然黑眼圈清晰,但他精神狀態極好。

坐到辦公桌上打開電腦,就登錄微博。

微博上的私信又多了幾條。

沈編輯連忙打開一看,正好看到了神燈好幾個小時前發來的消息——

【加我微信。】

後面是遺傳數字。

這麼多年,沈編輯並沒有神燈的聯繫方式,此時突然要求家微信,沈編輯手都抖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加了微信。

神燈的微信頭像很簡單,一張白紙。

連微信名,都很簡單——

Q。

他剛加沒多久,那邊就通過了。

沈編輯:【神燈大大?】

這邊的秦苒剛起來,她一手拿著牙刷,一手在手機上按著字——

【《天狼》第二部第一集,剩最後一個畫面,一個星期內可以出。】

收到這條簡訊的沈編輯整個手都抖了。

這句話的意思……

神燈要回來了?

沈編輯連忙蹦起來。

「沈編輯?」中年女人推開門進來,略微遲疑了一下,「你……沒事吧?」

「曹助理,」沈編輯抬頭,眼睛都在發光,「神燈回來了!」

這句話一出,女人也頓住幾乎,她伸手扶了下眼鏡,「你確定是本人?」

「絕對是神燈,」沈編輯是最了解神燈的人,怎麼可能不知道對方,他在辦公室轉了一圈,才道,「我先擬合約,馬上就拿給總經理看,給神燈申請今年的推廣資源。」

他坐好,連忙打開world,開始擬協議。

曹助理看了沈編輯一眼,此時也反應過來,笑了笑,「你終於等到了,那我也放心了,不過……你擬的這個A級協議不一定能下來,公司內除了莫少,現在依依子凝才是個熱點,她現在是除了莫少以為i啊國內第二熱門作者。」

公司的資源也有分配的,不說依依子凝在網上很火,主要是她跟莫少的關係,公司上下眾所周知。

報告:我的首長老公 若是往前幾年,神燈熱度還在的時候,自然沒事。

只是這麼多年過去了,神燈的熱度已經不在。

「而且……神燈好幾年不寫了,」曹助理看向沈編輯,「很多人都會陷入低谷期,你要好好想想,神燈還是不是以前的神燈。」

沈編輯繼續看著wold,神色堅定,「我信他。」

沈編輯繼續編輯協議。

編輯完之後,他沒有馬上發給神燈,只是列印出來,拿著協議去找總經理,公司的資源推廣分配,尤其是A簽一級資源,不是他一個編輯就能決定的。

「總經理。」進到總經理辦公室,沈編輯直接說他要申請一級資源的事情。

沈編輯不是新人,在集團也有些名聲,這幾年都沒什麼動作,眼下聽說他要推廣新人,總經理也有些意外。

他接過沈編輯的文件,剛想看看,外面又有人進來了,是一個女人。

若是沐楠在這裡,一定會認出來,這是沐子凝。

總經理抬頭一看,隨手就把文件放到了一邊,連忙站起來,同沐子凝說話。

沈編輯還沒說完,總經理就微笑著看向他,「沈編輯,你這件事我等會兒再看,我先同依依子凝談合作的事情。」

依依子凝現在是極限漫端當紅小天後。

不僅僅是因為她的作品,她在微博上從不掩飾自己的現實消息,富家千金、大神漫畫家、編劇以及完美的學歷加女神長相,吸粉無數。

人氣直逼二線明星,潛力無限大。

公司里有推薦,自然是緊著依依子凝來。 “啊!爪子,爪子斷了!”

“下一個!”

“這樣下去不行啊局長,岩石層太厚了,何況上面還有泥土層!”

“下一個!快點。”

“這麼下去,要是等到大家爪子都破了,就算挖通岩石層有這麼樣,爲什麼不試試兩側的泥土層!”這名中年的遁甲族人握着自己用皮革包紮的雙手,憤怒地看着眼前的年輕人。

與對方對視了一下會兒,面無表情的年輕人轉過頭去:“繼續,下一個。”

“你!”

“兩側的泥土層不能動,那些是支撐這塊大石頭的牆,動了,大家都得完蛋。”緊握着已經斷掉全部六根利爪的雙手,原巨石省城務局局長遁甲石武,沒有理會那名同類的怒視,以及周圍同類的絕望情緒,依舊面無表情地下達着簡短的命令。

因爲他知道,這已經是衆人最後的機會了。

懸掛在衆人頭頂的這塊幾公里長的大石頭,從前是大家所喜愛的‘屋頂’,但因爲盲目挖掘石塊下的泥土,雖然造出了廣闊的巨石省,卻因此讓這塊石頭在大地震來臨之時,不堪重負而從中斷裂。

現在如果誰再去動兩側的泥土,只會讓本就不穩的‘屋頂’完全掉下來,將衆人砸成肉餅,至於裂縫,每人願意去那塊充滿死亡的地方。

地震早在幾年前就偶有爆發,但族羣卻並沒有對此引起重視。

當然,當時的石武和大部分人一樣,也沒有對其產生什麼重視,都只以爲,這是臨時性的東西而已。

但當現在族羣開始直面這個問題之時,衆人卻已經被逼上了絕路。

(我只是一個靠着精神力等級,纔剛剛升到城務局局長位置的,十七歲剛成年的遁甲族人而已啊!爲什麼就必須面對這麼多東西?)

雖然內心中不斷地抱怨着,但石武的表情依然沒有絲毫的變化。

自從地震開始,他就從沒有換過表情,他害怕,如果自己動一動表情,是不是就完全變成絕望,而無法自拔。

與朋族二十多歲成年、百歲長壽不同,遁甲族一般十五六歲就已經成年,而最高也不過五十歲而已。

但即便如此,現在的石武依然算的上是年輕了。

而正因爲這份年輕,以及職務的特殊性(城務局獨立屬於各省),在幾天前族長召集各省市大小管理者前往核心洞穴,開會討論地震問題之時,他才得以留下來臨時管理巨石省。

於是,他得以幸運地,躲過了核心洞穴坍塌,而造成的管理層全滅事件;

也因此,他得以幸運地,以最高官員和最強精神力等級者的身份,被突擊提升爲巨石省最高行政官員。

但同樣因此,他不幸的,在剛剛接到自己成爲最高管理者命令的時刻,就迎接了又一次大地震。

這次,整個巨石省,陷入黑暗的地獄。

受限於地形的問題,遁甲族在推行省、市這兩個等級之時,顯得問題多多。

只有少部分面積較大的自然形成的地底溶洞,得以真正推行省一級,而大部分洞穴都只是推行到了市一級。

欺世盜國 而巨石省所在洞穴,本來是挖掘出來的洞穴,卻因爲滿目擴大,也成爲了中等面積大小的省,雖然只有四個市,加起來也不到三千人口,但在面積上卻獲得了管理層的認同。

“先停下!”

這裏是巨石省上方的岩石層中,如果不考慮空氣、食物和水的問題,石武覺得就算現在地震來了,依靠着四周堅硬的岩石,幾人應該也不會有事。

但問題是,下面還有一千多幸存的遁甲族人,正等待着他們的好消息。

“休息一下。石已,把受傷的人帶回去治療,上次發下來的朋族療傷藥應該還有點。”

向一旁的隊員點了點頭,身爲臨時省長的石武,將頭抵到了最上方的石塊上,然後緊閉雙眼,將自己所能調控的所有精神都投射出去。

開局快遞月薪十億 而他的動作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十幾人都停下動作,看向石武。

(該死,還是感應不到,這東西到底有多厚!)

即便再怎麼天才,石武也只是十七歲的遁甲族人,精神力現在也不過陰魂級中高期之間的水平,即便用盡了全力,他的精神力也只能透過了石層四五米。

“怎麼樣,都挖了四十多米厚了?應該要到了吧。”衆人從石武的動作和僵硬的表情上看不出什麼情況,只能出口相問,無論怎麼樣,石武也是現在巨石省精神力水平最高的人,也是衆人的支柱。

聽到一旁隊友的詢問,石武緊了緊早上就已經敷上傷藥的右手,感受着其中傳來的一絲刺痛,讓他漸漸冷靜了下來。

然後,他揮手示意衆人安靜,再次將腦袋靠上了岩石。

看見石武的動作,已經換成第六批的幾位負責開挖岩石的遁甲族人,頓時緊張起來。

遁甲族人們已經在這裏挖了一天一夜了,雖然沒有發生地震,但看着總是挖不到頭的岩石層,絕望的情緒依然在十幾人以及下發上千倖存者中蔓延。

如果還是沒有希望,衆人也不知道,是否還有繼續挖下去的動力。

特別是那些新補充過來的人員們,看着那些雙手滴着鮮紅血液的同類,以及斷裂的利爪時,就感覺渾身使不出力氣。

這時,衆人突然看見,本來僵硬的石武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

很普通的笑容,在平時衆人甚至不會發現,即便發現也會認爲是嘲笑。

但現在,這卻讓衆人頓時感到一絲希望。

“要到了!我能感到,岩石層上方那片柔軟的泥土。”

石武的聲音中帶着些許無法抑制的激動,打消了衆人的疑惑。

“繼續,也許明天早上,我們就能成功。”

笑容已經完全掛在了石武的臉上,他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這麼做,但他能感受到,當自己做出這個表情、說出這些話語、模仿着一絲激動時,瀰漫在衆人之中那股令人討厭的絕望氣氛瞬間消失。

而他,也不擔心謊言會被揭穿,整個省倖存者中,就自己實力最高,能夠運用精神力透過石層。

看着衆人的反應這麼好,他沒有再換回本來僵硬的表情,而是換成了一幅笑容,然後,他對衆人說道:“繼續挖,我已經感到了土層,我們就要出去了。”

說完,石武轉身順着略帶傾斜的岩石通道向下走去。

“省長,你?”

“我去告訴大家這個好消息!”

大都已經二三十多歲的隊員們相視一笑,擡頭看了看帶着劃痕和血跡的岩石頂層,卻沒有了之前的慌亂。

“還是個沒長大的孩子啊。”

“但現在是我們的希望。”

如是說着,衆人相互鼓勁,開始依靠着前面幾批隊員傳授的經驗,一點點剝離岩石,向着那不遠的泥土層進發。

而下方,石武已經站在了巨石省的地面。

(笑容,對,我要保持笑容,那比沒有表情更有效。)

小心地壓抑着,因爲自己無法感受到岩石末端,而產生的絕望。

他不知道撒出這個謊言對不對,但他不想看到衆人都露出絕望的表情,石武本能的認爲那樣不好。

揉了揉臉,一步步走在小路上,石武向所經過的每一個同胞都露出笑臉,並告訴他們‘岩石即將被挖穿’。

於是,石武經過的地方,本來絕望和迷惘的情緒,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人們漸漸露出了希望的表情,本來躁動混亂的人羣也開始平靜下來。

即便有懷疑的人,看着石武那滿臉的笑容,看着石武身上那略顯寬大的大祭司袍,都在潛意識中選擇了相信。

沒過多久,希望就重新擴散到了,大都聚集到岩石通道下方的遁甲族人之中。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