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那個傢伙』的時候,龍褚又搖搖頭,表示不可行。

龍褚雖然臉上和語氣都輕鬆淡然,但其眼神深處那一抹重視卻一直存在著。從他看到林牧使用洪荒之玉的時候,身上冒出無數紫色的鴻蒙之氣的時候,就存在著。

「那小子這麼好運道,竟然能進入鴻蒙空間,看來他這個洪荒龍將的未來,可進入前十之列!不知道他領悟的功法是什麼,是《羽化真龍經》,《玄黃神龍經》,《玄元始龍經》,還是《洪荒混沌經》呢?」龍褚又自言自語猜測道。

「這小子多月觀察下來,重情義,有野望,胸懷錦繡,志向江山!不甘平凡啊!也好,你不甘平凡就肯定會奔波不已,勵精圖治的,不會隨便上我這來的,那樣,就不會再給你什麼寶物了,嘿嘿!」

「不行,就算這個小子上來,我也裝作不在,嘿嘿……」龍褚一笑。

……

領悟了很多的林牧,感覺靈魂和身體的契合度有增加了,這個東西在規則之力改造自己的時候就出現過一次。

林牧從恍惚中回過神,環視一周,發現龍廟早已沒有龍褚前輩的身影,而外面,也是月華稀薄,星光點點。

走出龍廟大門,回望龍廟上方那仍然霞光燦燦,神異的空間,林牧眼神更深邃,期待之色更深。

回到議事大廳,這裡還燭火通明,常胤等人還在處理事務。

林牧一進來,常胤等人起身想要迎接,不過讓林牧拒絕了,讓他們繼續工作。

「主公,這是梳理清風鎮、青龍鎮、龍馬鎮、徐福鎮、真龍鎮后的總結文書,請過目!」

(求訂閱!謝謝高世青萬賞!) 林牧接過常胤手中的文書,仔細查看,畢竟這個文書可是讓常胤他們耗費這麼多天總結梳理而成的。

真龍領地:

人口:645679。

領地:真龍鎮、清風鎮、青龍鎮、龍馬鎮、徐福鎮。

錢幣:大漢氣運金餅12680錠(特殊)、金餅280餅、金幣195760枚、銀幣273645枚、銅幣57億(約)。

軍隊:真龍軍團(無軍團令):6階兵5000,5階兵40000,4階兵20000,3階兵3479,2階兵344,1階兵57(士兵招募要求:6階資質)。

農夫:初級農夫83005,中級農夫104750,高級農夫135760

田地:1200萬畝(黑土),……

糧食儲備:……

基礎建築:……

特殊建築:……

特產(產地):【青牛獸欄】、【行軍囊】、【龍鱗馬場】、【靈獸牌製作坊】(暫未成規模)、【五彩錦雞】、【造紙工坊】、【海鹽曬制坊】、【七彩蠶坊】。

海事建築:【溟力水手營】1座、專家級【魯班戰艦船塢】1座、大師級【造船塢】2座,專家級【造船塢】5座……

船隻:【都天戰艦】2艘、【魯班戰艦】13艘、2桅杆樓船34艘、單桅杆艦船58艘、高級運輸船……

各項產業每月出產情況:

產業:每月增加每月消耗

糧食:…………

藥草:…………

青牛:1200頭無

行軍囊:6000囊無

魯班戰艦:3艘無

樓船:10艘無

龍鱗馬:3000匹無

五彩錦雞:200隻無

紙張:30000頁20000頁

製鹽:30000斤19500斤

七彩蠶絲:5匹3000匹(預計)

普通蠶絲:2000匹20000匹(預計)

……

五鎮倉庫:……

……

三年計劃(主公要求)……

……

(數字是阿拉伯,是為了大家看的舒服,實際是漢文數字,大家不要噴哈!另外,很多數字較大的都省略了,盡量不去水字數,如果是在公眾章節,嘿嘿……)

林牧從頭到尾,把這份總結文書細細研究,通過這份文書,也了解最近領地各項事務的變化與進步。

文書上,總結了領地的產業結構、產量變化、資源消耗等等,在後面附帶的未來三年的變化,這個三年計劃,是林牧早已經制定的發展計劃,不過隨著領地不斷的發展,這個計劃也慢慢出現不足,林牧就讓常胤和黃文等人根據實際領地情況,重新修改了三年計劃,適合領地目前的基本情況。

實際來說,做過多年領主的林牧,對於領地的發展還是有非常清晰的脈絡,知道各個時期的發展重點,給常胤等人很多建議。

但,有些建議、要求可能比較離譜,比如糧食的儲備,常胤等人一直主張,應該在滿足領地消耗后,需要販賣出去,清理部分庫存的,回攏領地資金。

可是林牧這個主公,一如既往,堅持自己的想法,糧食暫時都存放起來,倉庫不夠就建,糧食存儲在倉庫中,可以保持2年內不變質。更離譜的是,林牧還吩咐在交易市場上,如果某些糧食低於某個價格后,不用吝嗇,全部掃光,儲備起來。

這讓常胤等人非常不解,林牧也沒有解釋,只是吩咐他們這樣做。

政令通達,領地內管理人員非常高效,就算是林牧一人之囑咐,下面的文士都一絲不苟執行著,這就是信任與忠誠同在的領地。

這份文書,林牧仔細研讀一遍后,腦海就有具體的數據情況,再結合自己的經驗,把一些不合適或者是太小家子氣的發展計劃修改一番。

時光流逝,歲月不回,一夜很快就過去了。

常胤等人林牧在他們處理事務差不多后,都讓其下去休息,他們明天都還有自己的工作,而自己這個領主,明天偷偷懶還是情理可原的。

經過一夜的修改,林牧有了很多想法。自己神魂通達后,思路明顯清晰許多。

第二天清晨,林牧轉轉頭,伸展雙臂,活動下筋骨,一夜的研讀修改,還是非常消耗體力的。

外面的領民們又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林牧走出大廳門口,發現狗娃在門檻上逗弄著他白色的寵物。

「狗娃,最近怎麼很少見你啊?去哪裡瘋玩了?」林牧問道。 婚後再愛,老公乖乖就範 這些天,狗娃不知道去哪裡了,沒有出現在林牧面前,問他要零食。

狗娃抬起頭看,沉默了一下,彷彿在回想,右手撓撓頭,用稚嫩的聲音道:「俺父親要我去跟他學習馴服野獸的知識呢,最近一直在祁連山脈的清風鎮那裡呢!」

神話世界,山脈山峰等非常多,名字會重複,祁連山脈,這個雖然比不上神州西北的那個正宗的號稱擁有十萬大山的【祁連山脈】,但也是有其長處,物產非常豐饒的。

清風鎮與青龍鎮,是領地進軍祁連山脈的前沿陣地,林牧這次也制定了祁連山脈的掠奪計劃。

「怪不得,原來你去修行了,不錯,小小年紀就知道努力,以後長大肯定會成為領地的中流砥柱!」林牧順了順狗娃的烏黑順滑的頭髮,稱讚道。

「嘿嘿,常胤叔叔也是這樣說的呢!」被人誇讚,狗娃非常受用,頑皮的小屁孩馬上變成靦腆小正太,臉色紅潤潤的,舔了舔嘴。

「狗娃,你去幫我叫常胤叔叔過來好不好,這個甜糕就給你獎勵哦!」林牧從背包拿出一份甜點,變相獎勵給狗娃。常胤就住在旁邊的房間。

「恩恩~」狗娃拿到獎勵,又舔了舔嘴唇,把小腦袋快速點了點。跑去完成他的任務。

林牧看著天真活潑的狗娃,神色悠然,轉過身,林牧走向外面。

林牧在鎮議事大廳院子外大門口,吩咐兩個守衛,讓他們去找來風仲、徐原、黃文、山鏡等人。

林牧準備開第二次臨時會議。

……

一個時辰后,議事大廳中,林牧坐在首位,左邊一排,是以常胤為首,山鏡次之,黃文再次之的文士座位。

右邊一排是風仲為首,徐原次之,山鞏再次之的武將座位。

「今天召集大家過來,是想要就五鎮領地總結文書的事情,和大家商談一番,大家不用拘謹,有想法就踴躍發言!」林牧道。

「首先,我拋磚引玉。」林牧開始把自己的看法和計劃說了出來。

「先不說領地經濟建設,說說軍事建設吧。」林牧悠然說道。

「先賢有曰:戰者,國之大事,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我們一直把軍事力量的建設當作是重中之重的工作來督建,同時也精益求精,基本都是要求6階資質以上才招募進軍。但最近,林牧收到一些領民的請求,就是有一些勇敢拼搏,願為領地拋頭顱撒熱血的兄弟,想要參軍報效領地,守護領地,可惜,他們的資質達不到之前我們招募士兵的界限,故而投效無門。」

「現在,我準備把之前的6階資質這個募兵條件修改。之前,我們領地人口稀少,各個方面建設都缺人手,所以為了應對當時的情況,制定適合當時的募兵條件。」

「現在領地的發展慢慢步入正軌,一派蓬勃昌盛之景,領民們安居樂業。但未來還是出現很多狀況的,具體的情況以後有機會再給大家說明,現在,我提出,募兵條件需要改變,6階資質的要求仍然存在,不過增添數條額外情況補充條件,大家認為如何?」林牧把其中一個問題拋出來,讓大家商量具體條件如何制定合理合規。

之後,林牧把自己昨晚制定的計劃一一呈現給大家討論,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大家的見識、思維與職位,都可以讓他們擁有自己的見解和要求,多種見解交織在一起,讓議題更合理的方向討論下去,最後制定適合的規章。

之後,議事大廳不時吵鬧起來,也不時平靜如水,連在外面的狗娃都疑惑不已,叔叔們也和街市上的人一樣,在賣東西嗎?

……

高談論闊一天後,基本把問題比較突出的議題搞定了。林牧就拍板,讓常胤風仲他們下去整頓。林牧又當甩手掌柜。

把所有事務甩給手下后,林牧來到徐福鎮的倉庫中。

林牧鑄造神兵之事,徐原等領地高層都知道,之後徐原找到林牧,讓他到徐福鎮的倉庫中拿數件寶貝,應該可以充實鑄造神兵的儲備。

原來,林牧想要的【槍纓】有下落了。

從徐原口中得知,其先祖徐福,在瀛洲山秘境中,得到許多外界沒有的珍寶,其中一樣,就是【九彩龍蠶】。

九彩龍蠶,身長三寸,擁有真龍血脈,通體雪白,頭頂兩個晶瑩剔透的犄角,好月華之力,月圓當日,方可吐九彩之絲。

九彩之絲,就是林牧夢寐以求的完美槍纓。

徐福鎮多年以來,一直把其先祖從瀛洲山秘境帶出來的三條九彩龍蠶精細照料著,多年來,也積累了16600份九彩龍蠶吐出的九彩絲線。一直儲備著,沒有用這珍貴的絲線製作衣服裝備等。

不是不想用,而是用不了,這個九彩絲線,需要神階裁縫師才可以製作裝備物品。

就是徐福當時的隊伍也沒有神階裁縫師,這樣九彩絲線就一直被儲存起來,直到林牧需要,徐原才記起來。 烈日炎炎,氣溫飆升,這樣的天氣,在南方還算好,可以忍受,稍微注意下,就是出去外面務農都不會出現中暑的意外。要是在北方,基本就如進入火爐一般,中暑都是小事,熱死人才是大事。

神話世界在系統第一次更新前,天氣天象都是平緩如四季更替,不會突然爆發赤地大旱災、澇洪大水災等這樣的天象。

但在經過系統更新,天地規則契合后,在神州浩瀚大地上,災禍天象頻繁出現,給百姓帶領巨大的災害。

這也是亂世出現的天象之證,彷彿老天爺都發怒了。

……

長廊之中,藤蔓叢生,把這條長廊裝綴得如被廢棄在深山之中的廢墟一樣。

長廊就是通向徐福鎮秘庫的唯一過道。

秘庫是建立在一處山洞深處,這個秘庫是徐福當年依據地勢而建立的,把這個天然的洞穴修葺一番后,在洞穴深處,建立儲藏珍寶的倉庫。

這條長廊其實就是洞穴過道,經過多年的建設,修葺成現在的長廊模樣。

秘庫建築在這個洞穴之中,是因為這個洞穴溫度適中,有恆溫之奇效,不管是夏熱冬寒,都對這個洞穴溫度沒有絲毫影響。

之前徐原搬運物資的時候,沒有把秘庫的珍稀寶物全都搬走,因為這裡才是最好的存儲室。

沿著長廊,可以直接到秘庫。

秘庫,看起來更像地宮,在地穴深處修建的宮殿。

四根一個人環抱大小的浮雕石柱佇立在秘庫石門前,上面雕刻百獸圖案。

秘庫石門前,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坐在一張搖椅上,優哉游哉,旁邊是裊裊輕煙的清茗。這個就是徐原口中的七叔吧,徐侯,徐倍才。

徐侯是守護秘庫的族老,徐族的底蘊可不是說說而已的。

可不要小看他,林牧從徐原口中得知,這銀髮飄飄的老頭也有地階武將實力,算是徐族戰鬥力的中堅。徐族以方士聞名天下,但徐侯卻是一個特別,是一個武將,對堪輿之術沒有絲毫興趣。

聽到徐侯有地階的實力,林牧還想要請他出山,這樣征伐東安山那邊的賊匪就有十足把握,不過徐原讓林牧放棄了這個想法,因為,徐族還沒有死忠於他。

這老頭也是個牛鼻子,非常執拗,不會輕易被忽悠的。不然,他也不會駐守這個秘庫上十年。

林牧走到徐侯身邊,輕聲有禮道:「晚輩林牧,林道九,見過培才前輩!」

徐侯睜開雙眼,挺直身子,盯著林牧,沉聲道:「道九,道字……道九!!」他沒有回應林牧,而是在用自己才聽到的聲音低語著:「想不到竟然已經擁有了道印,這是多大機緣啊!初十的選擇沒有錯!」

林牧的字,目前也只有領地常胤風仲徐原等高層知道,其他如袁志、魯皓等中層屬下都不知道。

這也是林牧第一次在介紹自己的時候帶上自己的字。

死神的墳墓 「恩,你是我們徐族的主公,無需這麼客氣,你來此有什麼事情嗎?」徐侯起身,稍微躬躬身,點點頭,算是見禮。

林牧絲毫沒有在意徐侯的冷淡,笑呵呵道:「晚輩因手中無趁手的武器,本想鑄造一柄神兵利器,奈何缺少材料與條件,故而今天冒昧來秘庫這邊挪用些許寶物,希望前輩開啟秘庫。」

「哦,神兵利器,以你的情況,應該是想要鑄造專屬神兵吧!」徐侯見多識廣,一下子就猜測出林牧的目的。

使用徐族的寶物,這個情況不可多,不然就會失去君臣之別,君臣之禮。

林牧在這方面很嚴於律己,不會輕易逾越。

林牧在常胤和風仲出現的時候,沒有使用他們身上的錢幣,而常胤風仲他們也知道這些君臣公私之別。

林牧在收服清風鎮的時候,也沒有沒收鎮民的財富,還和他們交易過,購買鹽等物品呢;在龍馬鎮和徐福鎮歸附后,也是這樣。只是收取了一些珍稀礦石藥草這些,其他的東西,林牧沒有動絲毫。

但有一個例外,那就是青龍鎮,青龍鎮不同,是以暴力征服的。征服青龍鎮后,林牧把倉庫裡面所有的財富都搬走,收刮一空了,充實真龍鎮的庫存。

連一些投降的士兵都收刮一番,後來歸降后,還回去收買人心,並且對於以前犧牲的士兵,都厚葬安息。

大家口頭上沒有說,但這是潛規則,前世很多玩家在收服或者招募猛將謀士的時候,就過多掠奪他們私人財富,造成巨大的隔閡,不利於日後的君臣之勢,後患無窮!

監獄歸來當奶爸 賞罰有度,君臣有別,君為主,臣為事,乃是多年來龍廷發展的重要規則。

這次來徐福鎮的秘庫,也是無可奈何,自己對於專屬神兵,非常渴望,徐原他們對於這個主公認可度也非常高,直接讓他來秘庫挑選寶貝。

……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