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趙天驕也從對方的話裏,瞭解到了關於金雷堂和劉青玄的事來。

東北術法界一共有六個堂口,論實力,金雷堂排在第二,是家族傳承製度,底蘊深厚,堂口下面的術法人士,也是衆多。雖然總堂口不在省城,但堂口下的人也是遍佈在整個東北地區。

可以說,只要趙天驕背上這個黑鍋,他必死無疑!

而曉麗給趙天驕打這個電話,就是想要通知趙天驕,對方已經要對他展開報復,叫他快跑。

掛了電話,趙天驕皺眉思索。

“難道是因爲雷姬搜魂所致,讓他死的?”昨晚雷姬搜了劉青玄的魂,而他則趁機逃跑,至於後面發生了什麼事,他就不得而知了。

“可是,搜魂只會對魂體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但絕不至於斃命。在那之前劉青玄受到雷袍狀態下的一擊,只是受傷而已,也沒有性命危險……”

猛然間,趙天驕忽的想起了孟超,隨後又搖搖頭:“他和劉青玄本想殺我,可如果是他殺了重傷的劉青玄,那麼唯一的理由,就是想陷害我……可我和他也沒仇啊?”

想了片刻,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強敵環視,眼下做的,只能提高實力!”趙天驕不再猶豫,進入了傳承域界。

剛一進去,趙天驕便聽到了李芷晴的自言自語:“哎呀,這色狼怎麼還不來,難道不過來了麼?還是他和那個女鬼,享受魚水之歡呢?”

趙天驕見李芷晴沒事,便也不去理會了,將鬼修心法傳授給獨孤勝寒他們。

哪知,獨孤勝寒在得到心法後,皺眉道:“主人,如果修煉這套心法,第一次的話,短時間不能終止,否則的話,以後將無法修煉。可若是我們都修煉了,雷姬再來找你,我們還無法現身,你豈不是會陷入孤立無援的境地。不如勝寒先緩一緩……”

“只是六個小時而已。”趙天驕笑道:“況且,正因爲有強敵存在,你們才更該快速的提升實力。那雷姬正虛弱着呢,怕是短時間不能過來,正好可趁着這段時間,你們抓緊修煉。”

其實趙天驕還有一件事沒說,那就是劉家的報復,怕是今晚就會到了。

所以,他纔要求獨孤勝寒他們抓緊修煉。

如果獨孤勝寒能夠一舉突破到鬼影境,那麼鬼影境的小鬼,在她面前,只有俯首稱臣的份兒!

就在趙天驕傳授鬼軍心法的時候,樓下突然來了兩個青年男人。這二人,正是受到劉雲安排,先來捉拿趙天驕的人。

這二人的道行,都是比道門境高一級的道心境。

重生之神的十萬年 因爲他們得到消息稱,趙天驕只是一個不入門的小道童,只是憑藉養的小鬼,加上會御鬼的邪術,才能到處坑蒙拐騙,從而殺死劉青玄。

所以,在他們看來,兩個道心境的術法人士,去捉拿一個不入門的道童,簡直就是分分鐘的事。

“二門洞,四樓,401室……就是這裏了。”來到李乾文家門口,劉明確認道。

劉強拿出一張符紙,喚出一個小鬼,就要讓他進去開門,卻被劉明攔住。

“等等……這個趙天驕養了不少的女鬼,本事都不俗。保險起見,我們先佈置個結界,免得他逃跑。”

劉強嗤笑:“一個小道童,就算會點邪法,能養幾個小鬼,在咱哥倆手底下,還能跑了他?”

話雖這樣說,但劉明佈置結界的時候,他也沒攔着。

劉明拿出六張符,貼在了門上,然後默唸咒語,符籙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不見了。

如果有外人在這裏,一定會非常吃驚。因爲,在符籙不見的剎那,就連劉明和劉強二人,也都不見了。 結界佈置出來後,劉強用小鬼,打開了房門。然後,二人悄無聲息的走了進去。

在他們來之前,特意打探過,趙天驕從昨晚回來,就一直在家。而此刻的李家,也只有他一人。

二人四下查看一番,便找到了正躺在牀上的趙天驕。

見趙天驕還死豬似得睡覺,二人對視一眼,皆是露出了輕蔑的笑容。然後劉強拿出繩子,就要將趙天驕捆綁起來。

與此同時,神識正在域界的趙天驕,猛然感覺到了一股危機。跟獨孤勝寒他們打了個招呼,便神識歸體。

而當他睜開眼的剎那,正好見到兩個陌生男人,正拿着繩子,要將他捆綁起來。

趙天驕喚出桃木劍,猛地揮劍斬斷了繩索,然後翻身從牀尾跳了下來。

“你們是……劉家人?”趙天驕瞪着二人道。

劉強冷笑:“趙天驕你的膽子可真大,連我們金雷堂的玄少都敢殺。而且殺完之後,還能在家安然入睡。不知道你是狂妄到了極致,還是白癡智障。”

古城秀月 “人不是我殺的,我是被陷害的,誰放出的這個消息,你們找誰去!”

劉明皺眉道:“廢話少說!你是束手就擒,還是要我們親自出手?”

說話間,劉明將自己道心境的道行,釋放開來,似乎想以此給趙天驕形成威懾力。

趙天驕雖然只是道門境,但他是陰陽聖體,任何術法在他手中施展出來,威力都要高於同境界的人。使得即便是兩個道心境的對手,他也是有一戰之力。

“話不投機,那就……打!”趙天驕驀然爆喝一聲,揮動桃木劍刺向劉明。

反正對方已經認定他是殺人兇手,既然說不通,那就先打服你!

雖然對方是兩個道心境的術法人士,可他還有魂體道行。並且在道行突破後,他已經能施展出兩道威力不俗的術法,使得壓根就沒將這倆人放在心上。

劉明掏出一隻黑色的小鈴鐺,輕輕搖晃起來,口中念動咒語:“赫赫陽陽,日出東方,百靈匯聚,加持鈴鐺,聞聲者滅,聞聲者亡。碎魂!”

隨着咒語念出,鈴聲急促起來。

聽在趙天驕的耳中,彷彿有一股股無形的力量,進入了體內,撕扯着他的魂體。

不過,他的魂體有鬼影境的道行,這點威力,只能讓他魂體不適而已。

見趙天驕動作沒有停頓,劉明二人都有些吃驚。

劉強掏出一張符籙,貼在了右手上,然後一拳朝着逼近而來的趙天驕打去。

“給我去死!”

趙天驕面無懼色,擡起另外一隻手,與之對轟。

砰地一聲!

趙天驕只覺得一股難以形容的力量,傳遍全身,讓他後退出去撞在了牆壁上。

“加持力量的符籙?”趙天驕目露明悟之芒。

“算你有些見識!”劉強臉露傲然,再次揚起拳頭,朝着趙天驕打來。

趙天驕剛想揮劍反擊,突然,臉上露出壞壞的笑容。

這個舉動,在對方看來,那就跟嚇傻了似得。

使得劉強猙獰大笑,速度更快。

然而,就在他的鐵拳,即將轟在趙天驕身上的時候。趙天驕猛地拿出色鬼,擋在了身前。

砰地一聲,劉強的拳頭,打在了色鬼的魂體上。

“趙爺爺,你就可憐可憐我吧,那不是還有個氣鬼呢麼?您老就雨露均沾吧,別單獨寵幸我一個鬼了……”

色鬼剛一出現,他就知道自己要面對什麼,立刻語帶哭腔的求饒道。

趙天驕暗中點點頭,覺得色鬼說的不錯,不能可色鬼當肉盾,應該都練一練抗擊打能力。

將色鬼收起的剎那,趙天驕反手一劍,刺向劉強。

劉強還處在剛纔的震驚當中,慌忙閃身躲開,愣愣的看着趙天驕:“剛纔那是……什麼鬼?”

劉明一邊搖鈴,一邊道:“別管那些了,快點制服他。”

“既然你有防禦小鬼,那就用法術對付你!”劉強拿出一張符籙,手腕一抖,將之引燃,然後符籙燃燒的煙氣竟然化作了一張縹緲的符籙。在劉強掐訣控制時,迎風見長,猛然纏向趙天驕。

與此同時,劉明單手掐訣,點在了鈴鐺上,使得鈴聲突然變得尖銳起來。

這二人配合極爲默契,一個影響對方的防禦和戰力,另外一個主攻。

使得這一瞬,趙天驕的魂體傳出陣陣撕裂般的劇痛,令他臉色瞬間蒼白。

那煙氣符籙在襲來的過程中,正好碰到了拖鞋,那隻拖鞋竟然在瞬間,化作絲絲縷縷的煙氣,注入到了煙氣符籙。似乎,這符籙具備了同化一切物品的玄妙力量。

趙天驕看的暗暗吃驚,連忙揮舞桃木劍打出一道陰氣刃,減緩了符籙的速度。

隨後他收起桃木劍,雙手掐訣,念動咒語:“道常無爲,無所不爲。陰陽始判,乾坤封禁。急急如律令!”

這個術法,名爲封禁咒,是觀雲老道改良而來,只有道門境才能施展。作用是,能短時間禁錮對手的道行,但實力相差不能太大,否則無法成功,還會被反噬。同時,對施咒者的消耗也頗大,以趙天驕莫倩的道行,一天最多能施展兩次。

咒語念罷,趙天驕左手化作劍指,催動陰陽聖體的氣息,朝着二人分別指去。

猛然間,二人身體一震,接着,鈴聲衰弱,失去了碎魂的作用。而那煙氣符籙,在即將纏在趙天驕身上的時候,也突然的散掉了。

七爺,寵妻請節制 “怎麼回事?我的道行……怎麼會被禁錮?”劉強大吃一驚。

劉明也是面色大變,震驚的看着趙天驕:“這是……茅山的封禁咒?”

二人震撼的看着趙天驕,直到此刻,他們才發現,趙天驕竟然是道門境的境界。

可是,即便是這個境界,也絕對不可能,依靠一道術法,就禁錮了他們的道行。

“你……你隱藏了真實境界?”劉明驚呼出聲。

“還不是太笨,恭喜你答對了。”對個屁吧,趙天驕這麼說,無非是想讓二人徹底老實。

果然,聽了趙天驕這句話,二人臉色極爲難看,苦澀的對視了一眼,皆沒有了鬥志。

沒有了碎魂鈴,趙天驕恢復過來,走到二人近前,一人一腳,將他們踹翻在地。隨後,他居高臨下道:“爺們問你們,服不服?” 道行被禁錮,劉強二人就是普通人一個,自然不是趙天驕的對手。

“不服!”劉強咬牙道。

“不服……爺們就打到你服!”趙天驕壞笑更濃,一腳踢在了劉強的身上。

砰地一聲。

劉強幾個翻滾,撞在了牀頭櫃上,嘩啦一聲,各種物品散落在地。

劉明這人卻是比較識時務,立刻開口道:“我們服,別打了。你接下來想要我們做什麼?還是……要殺了我們?”

“說說,是誰說我殺的劉青玄?”在趙天驕看來,說這話的人,纔是真正凶手,並藉此來陷害他。

“孟超。”

重生之薔薇花開 雖然趙天驕早有心裏準備,可當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心裏還是帶着深深的疑惑。

因爲,昨天是他第一次遇見孟超,二者之間,壓根就沒有任何矛盾。可對方爲何會不惜殺死金雷堂堂主的孫子,來陷害自己?

這得是什麼仇什麼恨?

“你們知道他在哪裏麼?”趙天驕繼續問道。

卻在這時,劉強突然大叫道:“是……大明,你看這個羅盤,是不是玄少的?”

說話間,劉強從地上散落的一些物品裏面,拿出一個精緻的小羅盤。

見到這個羅盤,趙天驕心裏咯噔一聲,這的確是劉青玄使用的那個小羅盤。

把東西放在這裏,明顯是當做趙天驕殺人奪寶後的物證了。

“這……”劉明看向趙天驕:“你覺得,是孟超陷害你,可爲什麼玄少的東西在你這裏?”

趙天驕雙目微眯,心裏極爲惱火:“就因爲他特麼要陷害我,所以把東西放這……”

猛然間,趙天驕雙目放光,一把搶過羅盤,看着劉明二人冷笑道:“你們的金雷堂堂主,是不是正打算過來收拾我呢?告訴他們不用過來了,等爺們找到真正的殺人兇手,親自登門拜訪!”

開玩笑,那可是東北術法界的一堂之主,趙天驕可沒傻到跟人家對着幹的地步。所以,在禁錮這二人的道行後,纔沒有痛下殺手。

而如今有了這個羅盤,雖然有坐實他殺人的嫌疑,但從另外一個角度講,也是事情轉機的關鍵。

聽了趙天驕的話,劉明二人對視一眼,道:“你開什麼玩笑,竟然會主動跟我們去金雷堂總部?我們憑什麼相信你?”

“就憑我現在明明能殺你們,卻還在這裏跟你們浪費口舌。”趙天驕居高臨下,氣勢十足:“這個理由……夠不夠!”

劉明以爲趙天驕支走劉雲二人,是他的緩兵之計,可聽了趙天驕的話,也不無道理。

如果他想逃,直接殺了他們,就能逃之夭夭。

想到這裏,劉明拿出手機,給劉雲撥了過去。

“副堂主,你們不用過來了,我們稍後會帶着趙天驕回總部。”

帶着趙天驕回總部,和趙天驕主動要求過去,這意思可大大不同。

使得趙天驕一把搶過手機,開門見山道:“我是趙天驕,我沒有殺劉青玄。但是,既然有人冤枉到爺們頭上,這個殺人兇手,我幫你們找了。兩天之內,我會親自去你們金雷堂!”

說完之後,趙天驕把手機扔給了劉明。

然後不再理會二人,拿出招魂幡,還有敕筆符紙。他先是畫了一張引魂符,貼在了羅盤上,又將羅盤包裹在招魂幡裏,然後念道:“陰靈來我幡,陽靈返汝殘。魂魄乘吾召,急急附吾幡。”

登時,招魂幡猛地飄起,指向了西北方。

見到這一幕,劉明問道:“你要幹什麼?”

“這羅盤是孟超放在我這裏的,上面自然有他的氣息。我用追魂咒找到他,事情就會真相大白了。”

趙天驕在二人身上一人踹了一腳:“還躺着,挺屍呢?趕快起來,跟我去找孟超去。”

趙天驕可記着呢,那孟超可是有四個鬼身境道行的小鬼。單憑他一個人去的話,沒有鬼軍,還真有些棘手。

劉明二人的道行,早就恢復了。可是他們卻是沒有了再對趙天驕出手的念頭。畢竟,在他們看來,趙天驕是隱藏了實力的。

不過,在起身的時候,二人對視一眼,嘴角都露出了冷笑。

下了樓,趙天驕帶着二人打了輛出租車,按照招魂幡的指引,來到了省城最繁華的地段。

這裏位處市中心,很多大型集團公司,都匯聚在這裏。

此刻,在龍騰大廈裏,一間豪華辦公室內,龍天面帶微笑,端着兩杯紅酒,坐在了沙發上,並將其中一杯酒,遞給了身邊的孟超。

“超哥計謀無雙,這招借刀殺人,簡直妙極了。就算趙天驕有三頭六臂,這次也死定了!”龍天喝了一口酒,笑容有些猙獰。

想起在趙天驕手裏吃過的虧,他的心就不痛快,機緣巧合,認識了孟超,不惜重金,花錢買趙天驕的命。

孟超客氣道:“龍少過獎。不知我的錢,什麼時候到賬?”

“放心,只要趙天驕一死,在原來的一千萬上,我再多給你兩百萬。”在龍天看來,只要趙天驕能死,就算花再多的錢,也值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