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秒種很快就到了,米南又催促道:“博哥,上吧,拍賣場裏的人肯定等急了,說不定,貓妖害怕咱倆,已經逃出大廈了,呵呵。”

上官博沉默了幾秒鐘,下定了決心:“上!”

兩人快速地衝上了五樓,沒有多做停留,繼續往六樓跑去。

這個大廈的安全通道設計得跟別的地方不同,不管有多少個安全出口,最後,都會在每一層樓的半層位置集中起來,匯成一個出口。

貧嘴小妞戲總裁 上官博跑上了六樓,心情急切起來,快到七樓了,馬上就可以到拍賣場救人了,難道真讓米南說準了,貓妖被送去見上帝了?不,貓妖應該去見死神,上帝不會收留他的。

半緣邂逅:總裁劫愛 兩人馬不停蹄地往七樓跑去,已經看到七樓的安全通道入口了,再有十幾步,兩人就可以邁進七樓了,可就在這時,上官博的手機響了起來。

上官博低頭一看手機屏幕,又是那個讓人憎恨的“4”。

米南看到上官博的厭惡表情,也猜到了,這是貓妖的電話,馬上把手機奪了過去:“博哥,別管他,咱們衝吧!”

說完這話,也不等上官博反應,米南一個箭步就竄了出去,搶先進入了七樓。

上官博咬咬牙,也緊追了上去。

手機一直在響個不停,兩人已經顧不得去理會了,只想趕快到拍賣場救人。

超級魔獸工廠 “轟”

腳下傳來了爆炸的聲音,上官博和米南一下子停住了腳步,任憑腳下的地板抖得厲害,也不敢再移動分毫了。

上官博他們知道,這是貓妖對於不接電話的警告,於是,米南懊惱地按下了手機的接聽鍵。

手機裏傳出的聲音很嘈雜,貓妖的聲音沒有立即響起,上官博仔細聽着,好像聽到了汽車喇叭的聲音。

米南也湊近了手機,側耳聽着,然後小聲地跟上官博說:“博哥……貓妖……好像在開車!”

上官博點了點頭,示意米南別再出聲,兩人繼續聽着,突然,貓妖略帶點瘋狂的咆哮聲傳了出來:“上官博,你們兩個現在的位置在哪!”

上官博腦子一轉,趕緊回答道:“我們在四樓安全通道里。”

“我不是說過,讓你們去四樓的嗎?你們爲什麼沒去。”

“我兄弟被震暈了,才醒過來不久,休息一下,我們才……”

“告訴我,你們在四樓看到了什麼?”

“我們還在安全通道里,還沒看四樓什麼樣呢……”

“五秒鐘時間,你不說出看到四樓有什麼,我就……”

上官博緊緊抱住手機,急忙說道:“等等,五秒鐘時間太少了,最起碼……”

剛說到這裏,上官博聽到電話裏傳來剎車的聲音,緊接着,貓妖的聲音響了起來:“上官博,別跟我玩花樣,四樓已經被我炸了,三樓通往四樓的安全通道也被堵死了,你們兩個會不知道?嘎嘎,你想讓我引爆所有炸彈嗎?”

“等等,我們等了你半天,你不回話,所以我……”

“告訴我你在哪!”

貓妖聲嘶力竭地叫聲,震得上官博和米南頭皮一緊,上官博的怒氣一下子衝到了頭頂,這幾年,除了孫良敢這麼吼他,他還真沒碰到過能用這麼高嗓門發出質問的人。

上官博運了運氣,一股犟勁衝口而出:“貓妖我告訴你,你有什麼了不起的,有本事你現在就炸死我,反正他媽的我是活不長了,早死早投胎,你別嚇唬我,老子他媽的不玩了,那三百人,你愛殺幾個殺幾個吧,哼!”

上官博一通發泄完畢,感覺還不解氣,又想把電話給摔了,卻被眼疾手快的米南一下子抽走了。

米南把手指放到嘴邊,發出“噓……”的聲音,示意上官博不要說話。

上官博趕緊湊了過去,仔細聽着手機中傳出的動靜。

手機中的聲音越來越嘈雜了,好像進了農貿市場一樣,而且還傳來了若隱若無的喘息聲。

聽了好長時間,米南猜不透貓妖這是去了哪,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貓妖是跑步前進的,現在所處的位置,肯定是個公衆場合。

上官博猜想貓妖應該是去了沃爾瑪超市,今天是元旦,超市裏的人流量格外大,萬一貓妖發起狂來,不知道會有多少無辜的人會喪命了。

上官博想把貓妖的注意力拖回自己這裏:“貓妖你在哪?這遊戲還玩不玩了……”

貓妖並沒有接着回答,而是過了好一會兒才聽到他平心靜氣地聲音,但背景音還是那樣雜亂:“你可以選擇不玩,但這是你的宿命,你必須對所有人有個交待,不然,爲你陪葬的不只是那三百人,肯定會更多,具體的數字,會等到我的殺戮過後,由公安局裏的人統計死亡人數後告訴你的,嘎嘎……”

“你憑什麼威脅我?”

“上官博你錯了,不是我威脅你,而是你選擇不玩的,我……做爲這個遊戲的創造者,有權處置各自的戰利品,”

“如果你贏了,你的戰利品就是拍賣場裏還活着的人,你輸了,我的戰利品也是拍賣場裏的人,不過……嘎嘎嘎嘎……是三百具屍體,當然,還包括你和你的兄弟的,”

“如果你非要選擇違規,中途停止的話,不光拍賣場裏的人得死,在我身邊的人也得死,嘎嘎嘎嘎……想像一下,只有我一個人站着,周圍全是屍體,各種姿勢,各種表情,嘎嘎嘎嘎……”

米南猛地將嘴貼到了手機上,將嗓門開到最大,嘶吼聲震得上官博兩耳發聵:“你現在在什麼地方?”

“嘎嘎嘎嘎……彆着急,彆着急,這是我跟上官博兩人之間的祕密,我倒是不介意告訴你,如果你有興趣知道的話,那就快點幫助上官博繼續遊戲吧,我簡直無法相信,上官博剛剛要放棄這個遊戲,嘎嘎嘎嘎……”

米南仍不罷休,還在衝着手機大喊大叫:“你快告訴我,你在哪?”

“返回四樓,我要你們爲不遵守遊戲規則而接受一點小小的懲罰,嘎嘎嘎嘎……”

貓妖又是一陣狂笑,緊接着掛斷了手機。

米南把頭轉向上官博,抓住他的肩膀,使勁搖晃起來:“博哥,快告訴我貓妖在哪,我帶了手機進來,一直怕被貓妖知道,沒敢用,現在貓妖不知道我們在哪,我打給外面的人,讓他們去抓貓妖,博……”

上官博抓住米南的手腕,眼皮沉了下來,把頭搖得像是不倒翁一樣。

出資人 米南急了,一把將上官博的雙手推開:“博哥,人命關天吶,咱們困在金鼎,八成是出不去了,如果能抓住貓妖,那得少死多少人,博哥,你快說……”

上官博無力耷拉着腦袋,轉頭向樓下走去,對米南低聲說道:“回四樓……”

米南看着上官博的背影,跑上去衝着上官博就是一拳。

上官博早已聽到米南從背後出拳的聲音,一個側身,伸手就抓住了米南的手腕,使出一招鎖腕,將米南扭倒地上。

“上官博,你貪生怕死,我看走眼了,你早知道貓妖不在金鼎,你害怕貓妖會殺了你,不敢見他,所以選擇呆在金鼎,我……我真不應該陪你進來……”

米南被上官博制服在地上,高聲地罵了起來,他真是氣到極點了,本來以爲陪上官博進來救人,也許,能把貓妖也一起收拾了,卻沒想到,上官博竟然早就知道貓妖不在大廈裏了。 上官博鬆開了米南的胳膊,繼續往下走着:“兄弟,對不起,不該拖你進來,如果你現在離開,我不會怪你,但是,我必須把遊戲做完,然後去另外一個地方跟貓妖一決生死,這是我們兩個的約定,約定的前提條件就是拍賣場裏的人命!”

上官博默默地走着,把米南甩在了身後。

米南迴味着上官博最後的話“我必須把遊戲做完,然後去另外一個地方跟貓妖一決生死,這是我們兩個的約定,約定的前提條件就是拍賣場裏的人命”。

米南在腦海裏將這幾句話反覆過了五六遍,最後,“一決生死”這四個字牢牢在印在了他心裏,他眉毛一跳,一下子想到了上官博的無奈:

不管在金鼎大廈能救出多少人,上官博都要直面貓妖的挑釁,雖然死的機率很大,但他不得不按照貓妖的設定,一步一步走下去,明知是個火坑,也要跳下去了。

米南狠狠抓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猛地跳了起來,看看已經下到五樓的上官博,他追了上去。

上官博已經聽到了米南的腳步聲,回過身來,默默地注視着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米南,他早已拿定主意,如果米南還以爲自己是貪生怕死,對自己動手的話,那自己將會出手,將米南打暈,想辦法把他送出金鼎。

米南跑到上官博跟前,一下子停住了腳步,跟上官博對視着,猛地張開雙臂想擁抱一下上官博。

上官博早已蓄勢待發,見到米南來了個熊撲,立即伸腳踹向他的右小腿,想把他一腳踹倒,然後從背後將他擊昏。

米南的反應也不慢,兩腿一分,躲過了上官博的直踹,但身體已經被慣性帶着前撲了出去,收不回來了,面對上官博伸出的拳頭,米南用手一擋,上官博的拳頭正砸在阻擋的小臂上。

米南借力將兩腳站穩,趕緊後撤一步,想開口解釋,上官博卻不給他機會,兩手早已抓住了他的手腕,使勁往自己懷裏一拉,米南立馬失去了重心,跌向上官博。

上官博把米南的兩手一分,露出了胸前的空檔,一低身,一側肩,將米南一下子用肩膀頂了起來,一個漂亮的過肩摔,將米麪摔向了樓梯上。

米南看勢不妙,趕緊張嘴想說句“對不起”,卻只說了:“對不……”兩個字,身體就已經落到了樓梯上,最後一個“起”字,像是氣球被扎破了一樣,隨着摔疼後噴出的肺氣,一併衝出了口,但聲音已經弱了許多。

上官博一連串的動作沒有絲毫停頓,就在即將使出最後一招,用拳頭擊打米南的太陽穴,使其昏迷的時候,上官博聽到了米南所說的“對不”兩個字,以及最後那個弱弱的“起”字。

上官博一下明白過來,米南並不是來教訓自己的,而是明白了自己的處境,前來道歉的,想收回拳頭,但已經來不及了,拳頭離米南的太陽穴只有不到三寸了,招式已經使老了。

米南眼睜睜看着上官博的拳頭衝着自己來了,卻因爲被摔得實在太疼,沒有力氣躲避了,乾脆,閉起了眼睛,一幅等死的表情。

上官博大喝一聲,自己的肩膀用力,硬是在這三寸的距離內,讓自己的拳頭偏離了最初的軌道,貼着米南的鼻子,直衝着一側的牆面而去。

“嘭”

一團塵霧從上官博的拳頭落點處飄了起來。

“嘩啦……”

水泥牆皮掉落了一大片,上官博趕緊收回拳頭,看着米南的臉。

米南聽到了響聲,但他不敢睜開眼睛,半天了,除了上官博的喘息聲,再沒別的聲音了,他才慢慢睜開眼睛,正看到上官博注視着自己的目光。

“博哥,對不起……”

上官博笑了起來,微微搖了搖頭:“別說了,你明白就好,走,去四樓吧!”

上官博說完,站起身來,把手伸向米南:“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兄弟,剛剛下手重了點,呵呵。”

米南一把抓住上官博的手,兩人同時用力,米南被拉了起來。

“博哥,你……”

米南臉上極力扭曲着,因爲被狠狠摔在了並不平坦的樓梯上,身上像捱了棍子一樣疼。

扭頭去看被上官博擊打過的牆面,嘴巴立馬張到了最大:“博哥,你確實下手不輕啊,這是想要我命啊?至於嗎?我不過就說了你貪生怕死而已……”

上官博將米南的手一甩,歪嘴笑了起來:“嘿嘿,知足吧你,這才用了三成力,按理說,裏面的磚也應該碎的,現在才掉了牆皮而已,哈哈哈哈……”

米南再次目瞪口呆起來:“博哥,以前只知道你會十八羅漢拳,沒想到,你的拳頭這麼硬啊?”

上官博邊向樓下繼續走着,邊說道:“好歹我也在少林寺呆了十好幾年,那地方,可不是人呆的地方,我那時候,沒少……”

話還沒說完,手機又響了起來。

“上官博,告訴我你現在的位置!”

上官博停在樓梯上,回頭看看緊跟着的米南,然後說道:“快到四樓了!”

“那就快點吧,你耽誤的時間夠多了!”

上官博衝着米南將頭一甩,兩人大步跑了起來,不一會兒工夫,就到達了四樓的安全通道出口處。

上官博推開四樓的門,兩人往裏一看,眼睛頓時瞪得溜圓。

貓妖所說不假,他已經引爆了四樓的炸彈,把整個四樓變成了一片廢墟,除了幾根粗粗的大柱子還立在那裏起到支撐的作用外,其餘的設施都成了碎片,四樓辦公室的牆面都倒蹋了,裏面的桌椅板凳已經成了碎垃圾。

整個樓層空蕩蕩的,玻璃都因爲爆炸而破損嚴重,從安全通道門口向四面看去,已經沒有一塊完整的玻璃了,冷風順着空蕩蕩的樓層穿堂而過,一陣陣向上官博二人襲來。

兩人的衣服早在二樓的時候就已經溼了,大樓裏的中央空調很暖和,才使得二人沒有感覺多麼寒冷,可現在卻要直面寒風吹,沒用多少時間,兩人已經感覺頂不住了。

四樓已經被炸成這個樣子了,兩個人都摸不清貓妖爲什麼讓他們回到這裏,剛剛貓妖說過要懲罰,那究竟會用什麼樣的方式呢?

就在兩人捉摸不透的時候,手機響了。

“上官博,告訴我看到了什麼?”

上官博再次將目光掃向一眼就能看穿的這片廢墟空間:“東西都炸沒了,有幾根大柱子,到處是碎磚頭,嘿,這大樓哪年蓋的啊,還用這麼多紅磚,也不怕被查……”

“快告訴我還看到了什麼?”

上官博收起嘻笑的嘴臉,繼續看着:“頂部有許多被炸斷的電線,都順着天花板吊了下來……你等等,好像幾根柱子中間有什麼聲音……”

上官博和米南跑向了幾根柱子中間,他們這才發現,柱子中間是衛生間,水管已經炸斷了,大量的水流了出來,剛剛聽到的聲音就是水管漏水的聲音,有幾根水管折了彎,但還沒有斷掉,水流從縫隙中噴了出來,像噴泉一樣。

兩人的衣服本來就溼了,再看到這麼多涼水,加上寒風的侵襲,頓時感覺溫度低了不少。

米南已經打起了冷戰,牙齒也不自覺得磕到一起,發出“嗒嗒嗒……”的聲音。

“上官博,你不是想拆炸彈的嗎?”

貓妖的聲音很突兀地響了起來。

兩人眼睛一亮,寒冷的感覺也少了許多,都豎起耳朵,等着貓妖說話。

原來他們兩個就是要進入大樓拆炸彈,救人的,現在聽到貓妖終於提到炸彈了,兩人竟然都略顯得興奮起來。

“現在整個四樓有兩個衛生間,每個衛生間附近都有八根大柱子,其中的一些柱子上我都安放了炸彈,好了,你們可以分頭行動,找出炸彈,並且拆掉,嘎嘎,我怎麼感覺不像是懲罰你們,倒像是獎勵啦,嘎嘎……”

上官博擡起頭來,向米南問道:“你會拆炸彈嗎?”

米南搖了搖頭,上官博着急地問貓妖:“炸彈怎麼拆啊,我們兩個都不會!” 貓妖並沒有急着回答上官博的提問,只是大聲笑着。

米南則開始圍着柱子轉了起來,想找出炸彈被安置在什麼地方。

上官博又急聲問道:“炸彈在哪?”

貓妖掛斷了電話,上官博無奈地將手機插回上衣兜裏,走到另一根柱子前,也開始搜索炸彈在什麼地方。

忽然,米南用手指着柱子的頂端,叫上官博過來看:“博哥,快來看,那裏有一顆炸彈!”

上官博跑了過去,按照米南手指的地方看了過去,只見在這根柱子與頂部連接的地方,有三根各爲紅黃藍的電線,從炸彈的背面伸出,連接到方方正正的塑膠炸彈頂部,連接的地方能清楚地看到露出塑膠皮外的銅芯。

炸彈的中央,還放置着一塊液晶屏幕。

這枚炸彈,比剛剛在三樓衛生間用來炸燬通風口的那枚要大了五六倍,按照這枚炸彈的體積可以推測出,萬一爆炸的話,整根柱子就會在瞬間被炸得粉碎。

上官博的肌肉一下子繃了起來,他知道貓妖的用意,只要貓妖引爆柱子上的炸彈時,這些負責支撐大廈的柱子被毀,整個大廈的這一層就會形成塌陷,到那裏,大廈上面的幾層所形成的下墜力量,足以使整幢大廈都因爲塌陷而產生傾斜,那時候,就不只是金鼎裏的人員傷亡了,周圍的建築也會受連累。

“博哥,怎麼辦?炸彈太高了,我們夠不着啊?”

上官博也急,可他一點辦法都沒有,這麼高的距離,就算他站米南肩膀上也無法達到。

上官博想起了貓妖話,他讓自己先是看了一遍四樓還有什麼東西,他想,也許貓妖的用意就是爲了讓自己在這些廢墟中找出可以拆彈的東西。

跟米南說了自己的想法,米南也急忙跑到廢墟中搜尋起來,盼望着能有什麼用得上的工具可以被自己發現。

可找了半天,兩人都帶着失望的表情重新回到了柱子前,擡頭看着那枚炸彈,沒了主意。

米南掏出兩根菸來,放到自己嘴裏點燃,遞給上官博一支:“博哥……看來,咱倆……這個貓妖搞的什麼花樣,這麼高,他是怎麼放上去的?”

上官博抽着煙,一直盯着炸彈在看,心裏直後悔把黃軍包扔下,那包裏,最起碼還有帶吸盤的手套和護膝,說不定可以用到,現在可好,兩手空空。

米南還不死心,抽着煙,又跑到廢墟里撥拉起來,忽然,他尖聲叫了一下,然後蹲下身子,從一堆碎磚頭裏抽出了一根長長的方木杆,上官博看了過去,認出這是辦公室裏被用來做門的門框,他也跑了過去,同米南一起,又抽出好幾根長長的帶着釘子的木杆。

兩人跑了回來,一人手裏舉着一根,想伸到高處,把那個炸彈給挑下來,可試了幾次,都失敗了,木杆伸到的高度,兩手已經用不上力了,只能是晃來晃去的,一點準頭都沒有,就算是打到炸彈上,也沒有足夠的力量把炸彈打落,就連那三根電線也無法挑開。

米南還在仰着頭,努力用木杆打着,他身上被那些噴濺出來的自來水給溼透了,被冷風一吹,渾身直打寒戰。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