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比如那馬來半島北端——暹羅灣那一段,十分狹窄的一段【克拉地峽】,橫幅只有一百五六十里寬,卻是兩家分吃開來,誰也無法兼併誰。那就是因爲那段橫幅狹窄的地域里根本無法用兵。那當中卡着一座丹那沙林山脈,崎嶇難行,是兩邊天然的分割線。

緬甸和暹羅誰也沒辦法吃掉誰。

而苦逼的暹羅,溝通吞武裏和宋卡之間最狹窄的橫幅只有窄窄的二十里。但高山險阻,暹羅人就是無向西擴進一步。

情惑 所以暹羅的軍隊主力集中在清邁,而水面作戰有着絕對優勢的中國南洋水師就開始調集兵力前往靜海,途徑會在太過的吉普島落腳。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襲擾攻佔緬甸的整個沿海地區。

在賽利姆他們的船隊還飄在錫蘭來韋島的海路上的時候,中國水師艦隊已經襲擊了緬甸的仰光毛淡棉等多個港口。

賽利姆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很吃驚,他可是知道中國人對西班牙人的戰爭還在進行中。中國人剛剛組建了一支幾萬人的部隊遠征北美,現在又拉起暹羅來打緬甸,這真的是挺瘋狂的。

那緬甸怎麼說都是一個強盛的國家,萬里之外的加利福尼亞就更不需要多說了。

賽利姆用手繪製了一副中國的地域圖,他將整個北美的西海岸都染成紅色,然後是整個東印度羣島,這裏早晚也會是中國人的。

“還有朝鮮。”

副使穆斯塔法·雷斯特·木·邁德吉拿過賽利姆手中的筆,把朝鮮重重的染成紅色。

“這片土地過不了幾年就會被中國人徹底吞下。朝鮮國王的威嚴已經徹底喪盡了不是嗎?”穆斯塔法抖動着手中的一張報紙,這是他在新加坡購買的一張中文報紙,翻譯爲他讀報,上面二版的一個消息說:朝鮮國某個地方都護因爲個人矛盾,擅自斬殺了同城府尹。這是又一起嚴重的武將擅權事件。

“又”一起,這個‘又’字用的真好。

穆斯塔法只想大笑。

“另外安南這個國家。這裏這裏,還有這裏……”

一分爲四的安南,琉球,印度旁邊的錫蘭,還有大半個西伯利亞。

深深地考慮着中國的人並不只是賽利姆一人,穆斯塔法是蘇丹本人的直接代表,與蘇丹聯繫密切,在他的眼中,賽利姆畫出的那個中國還太保守了一些。

шшш tt kan co

西伯利亞,半個哈薩克大草原,甚至中國人極可能還會對印度起蠶食。與藏地接壤的南亞西北地區,那一塊正是錫克教的盛行地,對於反對天方教的排他性,主張消除印度教的種姓制度,主張將所有的土地平均分給農民的錫克信徒來說,中國的制度可比苟延殘喘的莫臥兒要強出太多太多了。

當最後一筆結束。

穆斯塔法後退到賽利姆身邊,兩個人圖上的中國‘範圍’,一股震撼的感覺油然而生。

“這可真是一個龐大的帝國。”

南明州的地圖即使畫的一點也不標準,只南明州之上,那就龐大的無法想象了。

羅馬人的帝國以地中海成爲他們的內湖爲標記,中國人的帝國卻把整個大洋變成了他們的內湖。

因爲對美洲的局勢瞭解很少,賽利姆和穆斯塔法不敢輕易的在北美地圖上動筆,可誰都清楚,單薄的落基山絕對攔不住中國人的腳步的。

這絕對是一個龐大的不可想象的帝國。

而這個帝國如果能夠成爲奧斯曼人忠實的朋友,那絕對能幫助奧斯曼人煥出新的生機。

在賽利姆眼中,整個世界就分做三部分:西方文明天方文明和東方文明。

而縱觀三個文明的展,天方文明無疑實力最差,作爲天方文明代表的奧斯曼帝國只能匹敵西方文明諸強中的之一。

東方文明的代表當然就是中國,中國的實力也強大的不可想象。兩萬萬人,那是一個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數字。可是整個東方除了一箇中國,那就再沒有拿得出手的第二個第三國國家了。

不管是暹羅安南日本,還是朝鮮,比起英法普奧俄這西方的五大強國來,都差勁差的不可以計數。

而且因爲這個時代的交通限制,哈薩克大草原那簡直就是一個不可以跨越的天塹。

中國的勢力範圍頂多是籠罩着裏海以東地區,還威脅不到奧斯曼帝國的利益,那麼奧斯曼帝國完全可以是中國最完美的盟友,成爲中國抵擋西方文明的第一道防線。

這樣想雖然有點自甘下賤的意思了,但現在的奧斯曼帝國真的沒有更大的資本去謀取更高的資本了。

還完全意想不到幾十年後就會生的革命性的交通變革的賽利姆。大腦整體勾畫很清晰。

伴隨着他們越來越多的瞭解東方的實情,也距離南京越來越近,賽利姆覺得自己很有必要同穆斯塔法先達成一致,然後共同抑制隊伍裏的另一個副使——代表着教派和禁衛軍利益的巴耶塞特·圖鬆·穆拉德。

一個使團裏竟然出現了兩位副使,如果是一箇中央權威隆重的皇朝,那必然是事出有因。可要是出自奧斯曼帝國這種皇權受到了極大制約的國度裏,那絕對是內部派系紛爭不絕,一方無法徹底的壓倒對手後的無奈妥協。

賽利姆是代表着奧斯曼政府的正使,教團和禁衛軍在這個問題上趨於劣勢,所以巴耶塞特就屈居於副手,他的排位比穆斯塔法還要在前。後者只是蘇丹的個人代表。

現在這就是老大聯手老三遏制老二。

三個大佬每個人在使團中都有着自己的一片天地。米爾扎就是巴耶塞特手下的大將,可以想象,他們一行人到達了南京之後,那絕對不會平平靜靜的。

就在賽利姆和穆斯塔法碰面的時候,另一艘船上的會議廳裏,巴耶塞特也在召開着自己的小團體機會。

自從西安事件之後,三四個月裏中國土地上生的一連串極端襲擊事件,這其中很多事兒都能在新加坡收集到消息。

說真的,這種行動讓巴耶塞特自己也無法接受。這完全就是刺客的手段!

對於這種極端的危險思想,就算是在奧斯曼國內也是要堅決鎮壓的。

說真的,巴耶塞特對於中國皇帝的感覺還真的不錯。剛剛被刺殺和威脅,就能立刻站出來爲天方背書。 長寧帝軍 不管這種行爲是否是從中國皇帝的統治角度出的,那都大大賺取了天方信徒的好感。

可是派系的利益面前,個人的感情輕易地被拋到了一邊。

“這是表演,表演。我們不能被中國皇帝的外表所矇蔽。我們要向中國政府和皇帝嚴正抗議,抗議他們對於天方教徒的不公正待遇,抗議他們對於天方的嚴厲打壓和抑制。

我們要與中國的天方信徒親密的聯合起來,揮舞着星月旗,在真神的引導下獲得信徒們所應該有的全部權利和利益……”

巴耶塞特高叫着。(未完待續。)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衆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陛下,陛下……”

張大永的聲音將陳鳴從睡夢中喚醒,他先是眼不遠處的落地鍾,兩點十五分,距離他入睡還不到半個小時。..

“陛下,朝鮮傳來的急報。”

陳鳴沒有接張大永遞來的摺子,而是眼睛一閉再度倒在了牀上,朝鮮能有什麼大事?怕又是哪個地方的武將把文官宰了,或是驅逐了。

“陛下,這是李裀的密摺,李裀要內附。”

陳鳴就像背上生了彈簧,人一下子從牀上坐了起來,兩個眼睛中一絲兒睡意也沒有,綻放着萬道精光。

“陛下。”張大永再把摺子遞上。

陳鳴徑直從張大永手中把摺子接過,打開來細細的,仔細的角翹起了一抹不可抑制的笑。

李裀真的想內附了。

“好。閔宏鎬做得好。”

“讓祕書處醞釀一篇稿子來。”

一口答應肯定是不行的,不要忘了,這玩意兒是一個密摺。

陳鳴只要知道李裀有這個‘心’他就可以安心了,甭管他是主動地還是被動的。有這個意思就好!

所以陳鳴現在要做的就是安慰他!

這個李裀說來也是倒黴,陳鳴是真的沒做什麼手腳——想做沒有做成。現在的情況是但凡有一點的風險那就不能去冒的,不然被拿到了把柄的中國面對的就是朝鮮的徹底離心了。李裀做朝鮮大君已經好幾年了,除了安東金氏的繼房,66續續又納了好幾個小妾,可始終沒能生下一兒半女。

所有的女人就沒有一個下蛋的,就像當初那段時間裏的陳鳴一樣。那麼多女人受寵,卻一個懷孕的都沒有。李裀的這種不妙態勢,也是現在的朝鮮越來越多的人在蠢蠢欲動的根本原因。

本來就不得人心,眼有絕後的跡象。

閔家軍對江原道和咸鏡道的進攻,閔家軍無意識裏對春川府一擊,算是打開了潘多拉魔盒,打開了朝鮮地方實權人物內心的枷鎖。

陳鳴再也沒有睡意了。

徑直來到偏殿裏,張大永已經伺機命太監準備好了朝鮮地圖。並不怎麼大的朝鮮八道,現在已經被赤橙黃綠青藍紫等不同的顏色圖的花花綠綠,如同一個使用了上十年的調色盤。

這裏頭地跨京畿黃海江原和咸鏡四道的閔家是佔地面積最大的一個,如果原來的‘漢城’不分裂,那絕對是能壓制閔家的。可現在清風金氏安東金氏豐壤趙氏潘南樸氏青松沈氏南陽洪氏牛峯李氏等等大族,已經隱隱分裂,各地越來越多的武將擅權事件極大地動搖了李氏王室的根基。

如果沒有了地方大族們的鼎力支持,在之前的戰爭中受創慘重的李氏王室的實力,可根本不是閔家的對手。但閔家自身也不是沒有問題。

猛地地盤擴充了數倍,帶來的問題就是根基不穩,內部不穩。這極大地拉扯了閔家軍的後腿。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多年夙願,就要一朝得償了。”

張大永鳴手指頭在朝鮮地圖上不斷地移動着,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濃,在一旁湊趣的說道。

“哈哈,只是初露苗頭,還要小心呵護。”現在可不能嚇着朝鮮了。

陳鳴想要的朝鮮是瓜熟蒂落式的摘取,而不是強摘硬取。

這就需要時間的酵,需要朝鮮內部局勢進一步的演化。

不過這事兒倒真是一個好兆頭。

這奧斯曼人都進到南洋了,估計四月底就能抵達上海,朝鮮先送來一個大好消息。陳鳴高興地喜滋滋的。在上輩子的時候,他就對朝鮮半島充滿了怨念。

可不是因爲後來的級宇宙強國——思密達,而是因爲早早的陳鳴還是小學僧時候中國地圖。

雄雞怎麼能沒有雞喙和爪子呢?

那時候陳鳴就不止一次的想到,要是中國把朝鮮半島兼併了,那多像是公雞的喙啊。然後小鬼子正好就是一條蟲。而安南也正好是公雞的爪子……

沒有了這倆地方,中國的這個大公雞的威力就小多了。

那個時候陳鳴還不知道這兩個地方與中國複雜的糾結,長大後他才清楚,但那時候再想到自己小時候的‘癡心妄想’,就覺得真心是異想天開。

而現在,一個兩輩子做夢都想實現的願望真就在這一刻要結出果實了,陳鳴高興壞了。

朝鮮大君李裀絕望的向南京來了密摺,希望可以內附中國。還有比這更讓人高興地嗎?

下午,宋王陳聰爲的一干內閣大臣紛紛進宮裏來。

陳鳴召開了一場最高級別的會議。

這個會議上要討論的事情,既不是萬里之外的北美戰事,也不是就要來到的奧斯曼使團,同樣也不是西南緬甸的戰爭,甚至不是關於北美戰爭和南明州的移民,而是一場關於朝鮮的商討。

朝鮮這兩個字距離內閣已經是很遙遠很遙遠的事情了,但所有的內閣大臣在李裀遞來的這封密摺的時候,臉龐都哄一下充血了。

朝鮮竟然要內附,這可是天大的好事情啊。

陳聰的性子尤其的高昂,今天他的第一任內閣輔大臣的任期就要到點了,陳聰對皇帝再忠心耿耿,也不願意離開輔大臣的寶座啊。這可比前清時候的軍機處領班大臣風光多了。

而且陳聰的身體還很好,他好可以再幹三兩屆。

可是每個輔大臣到了一任任期結束的時候都需要有一個工作總結,這是要刊行天下的,就算一般百姓,也會被許許多多的官員並且各大國家報刊也會輔大臣的功過來一個系統評價,陳聰當然希望自己的功勞越多越好了。

如果朝鮮能夠迅的內附中國,那絕對會成爲他履歷上的一個璀璨的亮點。

陳鳴現在拿出一封李裀遞來的祈求內附的密摺,這讓他有一種辛苦幾年後,皇帝要對朝鮮收網的感覺。

“這是朕讓祕書處寫的一份回書,衆臣工都。”

剛剛給衆人心中點了一把火的陳鳴轉瞬又給他們潑了一盆冷水。

皇帝這並不是立刻就要收了朝鮮啊。

“朝鮮與我朝,似子與父。朕不願意脈相殘,朕要的是朝鮮主動地臣服。”

從唐朝開始,朝鮮就學中國文化,說中國語言,就算是高麗一朝與兩宋實質上是6路隔絕的,雙邊的海上交流也是源源不絕。等到李氏朝鮮建國之後,漢文漢字更是成爲了朝鮮的官方語言,鮮的兩班重臣和歷代朝鮮王,哪一個不會說漢語寫漢字?

中國周邊的這些國家,朝鮮的漢化最深,安南次之,日本再次之。

陳鳴沒有吞併日本的打算,要取安南也不可能做到兵不血刃,但對於朝鮮他卻真的希望能夠和平演變。

陳鳴這話一出,內閣重臣全都昂奮起精神,沒人會說朝鮮是中國幾百年來的屬國,對中國又畢恭畢敬,中國不該亡人國祚。這樣的愚昧之人是進不了內閣這個門檻的。

內閣一干大臣紛紛抱拳向陳鳴道:“臣等不才,願爲陛下效勞。”

“衆臣工皆公忠體國,朕心欣慰。”陳鳴齊心協力’的內閣非常滿意,“朝鮮一事不動兵戈,乃是一場攻心之戰也。”

“這樣吧,你等回去了後,皆給朕寫來一篇奏章策論。”

“如能一兩年中收取朝鮮山河,爾等功勳也不次於開疆擴土的武功。”

“朕也不會吝嗇功爵。”

陳鳴可不是胡亂許諾,這是他的真心話。陳聰以下諸內閣大臣臉上全都露出了笑。陳漢沒有非武功不封爵的規矩,但是武功封爵比文治更高卻是不假。現在皇帝如此許諾,那到時一個世襲的伯爵是少不了的了。

一干人彼此目光對視着,再度向陳鳴拜道:“臣等領旨……”

心裏面一個個卻已經開始尋思起來,這奏章策論該怎麼寫了。

就算他們腦子裏想不起什麼道道來,個人的家中也都有客卿門人,一羣人翻一翻中國的史書,那什麼樣‘順服’的例子都能找到。

保管下筆生花,寫的花團錦簇,還透着真知灼見。

自從陳漢定鼎天下以來,這變異了的‘科舉制度’是再度成爲了天下讀書人的聖地。‘讀書人’的範圍也比之以前的千百年來是擴大了許多許多倍。只是這科舉一支都是有得意人,就有失意人。有多少人爲了一個科舉把好好地差事實缺都給丟了?而後心灰意冷下,就索性在南京城找了個營生。那一個個勳貴重臣的家中或多或少都有些這種人,而比這些失意者更高一層的是那些得意人,科舉得意了,官場卻不得意,索性棄官爲民的,那就是絕了官場上的門路,只能給勳貴大小官僚擔當客卿。這是過去師爺的一種變體。

對於天下官員,那是沒有了強制性的必須。改爲依照着自己的經濟水準,隨意爲之。

南京城的勳貴重臣之家,很多人都在着意收攏這些門客,因爲他們知道朝廷的那個‘海外封藩建國’的大計劃,他們這是在爲自己家族做着準備呢。

重生請自重 時間走到四月的中旬末尾,奧斯曼帝國的船隊已經抵到廣州了。

南京城裏張燈結綵的,街頭巷尾,無數民間藝人和來自官方各類文藝機構的團隊,在街頭巷尾的空地上圈起場子,搭起戲臺,免費給全南京城的老百姓表演各種各樣的雜技魔術相聲乃至戲曲。

這是一系列行爲都是爲高太后賀壽活動的前奏。

四月二十二日,這是陳鳴老孃的生日。早在陳漢正式鼎立天下之前,這樣的規矩就已經開始了。

不僅僅是高氏,陳鳴陳惠的生日,李小妹的生日,還有宮裏頭老太太的生日,那都是如此。

除了這些,沒到陳惠陳鳴生日的時候,整個陳漢最最尊貴的三位女性,老中青組合,還會在南京城周邊各大寺廟道觀添上一盞長明燈,燃上一注清香。

今年這也是趕巧了,皇太后生日後不幾日,就趕上了奧斯曼使團進京。要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爲這些是陳鳴用來歡迎奧斯曼人的呢。

英國人和法國人,還有荷蘭人,則全在焦急等待着歐洲駛來的第一艘帆船。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歐洲開戰了的緣故,今年這都要到四月底了,從西面過來的船隻還不見蹤影。

市場上,今年的第一批春茶都已經上市了。

……

暹羅,清邁府。大軍雲集的前線總基地。

一處軍營中。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