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了個去,這陳驚是哪個演員?這太可愛了吧。」

「雖然看起來長的不漂亮,但是很可愛嘛。」

「沒錯,我上一個女友就是這麼漂亮的。」

「咦?是嗎?」

「呵呵,老婆,我錯了,她哪有你漂亮??」

……

雖然觀影廳里討論著不停,但是摸著胸口來說大部分人觀影還是比較有節操的,大家也並未聊的太多,都是老老實實的看著這部電影。

咋說呢?

對於有青春的人來說,他們覺得這部電影真是洋溢著青春的氣息。

最重要的是和之前的那些校園青春電影是截然不同。

劇情繼續。

在大禮堂里,系主任先是點名表揚了一下孫曉同學,接下來就是開始拿陳驚和李由兩人來批評了起來。

「在本該用來刻苦練習的琴房裡利用飲水機涮火鍋。」

這一句話引得現場也是一片嘩然。

大家都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真牛逼。

畫面一轉,交響樂隊在中山音樂廳有演出,然後幾個小姐姐來到了民樂的教室里表示負責彈鋼琴的王文師哥需要一個翻譜員,然後其它民樂的人不屑一顧,但是陳驚卻是答應了下來。

為了愛情。

結果王文表演的時候陳驚犯了花痴差一點出錯,這讓王文非常不滿。

好在有驚無險。

「我喜歡你。」

表演結束后,陳驚表白道。

「你叫什麼來著??」

「我叫陳驚,11屆的,是你師妹。」

圍棋傳奇 「我師妹??你學什麼的?」

「我學揚琴的。」

「揚琴也算是樂器??」

……

這一段很多人算是第一次聽說揚琴。

美玲在一旁朝著余林生問道:「老余,什麼是揚琴?」

「不知道啊。」

余林生也是微微搖頭。

他只是一個影評人,又不是樂評人。

劇情繼續,王文拒絕了陳驚,同時表示自己明年要出國了,此時不想談戀愛。

他只想好好學習。

相比較於其它青春片動不動就上床啪啪、出國還墮胎的劇情來說,目前的《閃光少女》算是一股清流了。

本本上,余林生也是寫道:「樹蔭下、操場上,走廊里,樂器專業學生們吹拉彈唱,各展所長,濃郁的音樂氛圍證明了這部電影的潛力。

除此之外,雖然演員不是熟面孔,但卻也是挺驚喜的。」

開場12分鐘,余林生認為這部電影已經是成功了。

接下來就看高潮怎麼來吧。

如果電影是以陳驚追上王文來當高潮。

那麼,倒有點套路了。

繼續看下去。

畫面一轉。

「揚琴是什麼?揚琴是華夏傳統擊弦樂器,明朝從波斯傳入華夏,與鋼琴同宗,同宗啊。」

躺在大鼓上的陳驚略受打擊的給大家來了科譜:「我們其實是同門師兄妹啊。」

一旁的油渣說道:「你這都做了一下午了,我們也得練啊。」

猛得坐了起來的陳驚女子漢一般的說道:「給我根煙,我感情受挫,我需要抽根煙冷靜一下。」

本來看到這裡大家覺得是真抽煙呢。

結果倒好,吃起了餅乾。

……

「為什麼我感覺油渣和神經才應該是一對啊。」

「哈哈,我也是這麼想的。」

「兩人真的是逗死我了。」

萌妻好甜,吻慢點! 「沒錯,我挺喜歡兩人的對手戲啊。」

……

觀影廳里眾人都是聊的不亦樂乎,實在是陳驚和油渣兩人的演技實在太棒了。

完全的沒有一點尷尬。

「我要上舞台,我要讓師哥記住,到底什麼叫揚琴。」

陳驚吶喊道。

彷彿鬥志昂揚。

騙愛成婚:純情嬌妻太不乖 年輕人嘛。

總是充滿朝氣的。

我真是萬億大佬 觀影的不少人也彷彿被鼓舞了一般。

尤其是平坦坦。

在她看來這陳驚和她挺像的。

一切,都是為了愛情。

這方面你做任何事情都必須感動自己。

老實講。

一些事情如果連自己都感動不了,那麼還有什麼意思?

結果萬萬沒有想到啊。

畫面一轉。

陳驚和油渣竟然用用捲髮棒烤肉。

噴了。

「我靠,還能這麼玩???」

「這是什麼大學啊,這個陳驚真的是個他娘的天才啊。」

「哈哈,笑死我了,去你媽的,還能這麼玩。」

「有意思,回頭我一定要試一下啊。」

……

看到這裡眾人表示很詫異。

先是飲水機涮鍋,緊接著又用捲髮棒烤肉。

你咋這麼秀呢?

而陳驚邊烤肉邊回憶也是挺有笑點的。

「你要加入校民樂隊?」

系主任邊給自己僅有的幾根頭髮縷一下,邊說道。

陳驚急忙點頭。

「哼。」

系主任哼一聲:「這周的系會你沒來嗎?」

陳驚搖頭。

「那就是人來了耳朵在家保養呢,校民樂隊已經解散了。還加入樂隊幹嘛呢?」

一句話給陳驚潑了一盆冷水。

當然,陳驚自己也明白,就算不解散,民樂團的質量也有點太對不起老祖宗了。

別說上音樂廳了,上坑都困難。

於是他們決定組建一個樂隊,然後哄幾個師弟師妹進來。

說干就干。

但是很可惜的是大家都沒有興趣。

於是乎,油渣表示還有一個機會。

那就是502宿舍。

「我去,突然出現的動畫片是什麼鬼???」

「汗一個,這他媽的感覺像是《喜羊羊與灰太狼》亂入啊。」

「這還有動畫的嗎?」

……

討論間,大家也算是終於知道了傳說中的502是個什麼鬼。

二次元。

到了這裡,二次元也算是閃亮登場了。

如果這個時候有一個畫外音最好的。

因為肯定會說一句:「請注意,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略顯陰森的環鏡讓大家覺得跟看鬼片似的。

結果推門進去卻是大不同。

這裡簡直就是典型御宅族的居住環境,她們沉浸在自己營造的小世界里,用各種海報、周邊、手辦把整個房間填得幾乎無立錐之地。

尤其是幾個妹紙更是看起來萌萌噠。

完全的不是正常人一般。

像櫻仔就不正常交流,只用手機打字。

至於另外兩個貝貝醬和塔塔醬看得一些觀眾也是有點莫名其妙。

和電影里的陳驚反應差不多。

什麼鬼?

結果被拒絕的陳驚想起了油渣的話。

兩個字。

手辦。

「如果你們願意加入,我給你們每一個人買一個你們想要的原版手辦。」

陳驚朝著眾人說道。

四位妹紙互相對望一眼。

這時陳驚繼續說道:「再加一年的網費,這,這還不夠啊。」

突然陳驚說道:「每周一個手辦!」

……

這個笑點現場的不少觀眾肯定是觸不到的,因為不少的人甚至連手版是什麼都不知道呢。

畫面一轉。

四位妹紙穿著校服來到了練習室。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