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熟悉的聲音,楊小喬抬頭望去,瞬間熱淚盈眶。

二十年時間過去,終於再次見到他了。

他跟以前一樣,外貌沒有多大變化,只是頭髮白了一些。

「小喬,別怕,你不會有事的。」葉雄看著她的臉,柔聲說道。

楊小喬重重地點了點頭,鏗鏘道:「有你在,我什麼都不怕。」

突然,人群之中傳來一聲驚叫:「把我媽媽放了,你們要報仇找姓葉的去,她只是一界凡人,什麼事情都跟她無關,你快放了她……」

葉雄身體一顫,順著聲音處望去。

(ps:今晚沒了,明天精彩繼續。) 一身粉色連體裙,柳眉秀眸,鼻樑挺翹,小嘴紅潤如櫻桃,處處透著倔強。

外貌跟楊小喬有八分相似,卻沒楊小喬那般嬌弱,神態之中,有著外露的倔強。

也許,每個單親家庭里的孩子,都是這麼好勝吧!

「平安……」葉雄聲音有些發顫。

以前見她的時候,她還是十歲的小不點,沒想到現在已經出落成漂亮的大姑娘了。

境界,半步金丹,還不錯,二十年突破到這種境界,不算很好,也不算差。

「別叫我,我不認識你。」

葉平安緊緊咬著下唇,神態十分激動,雙目之中,露出仇恨之色。

葉雄愣住了,他原本以為葉平安見到自己,會非常高興,哪知道會對自己這番態度。

愛羅莎飛過來,來到他身邊,說道:「葉平安的事情,我本來想大戰之後再跟你說,沒想到她也跟著來了。」

「她怎麼回事?」葉雄急問。

「你離開去亂星海的時候,楊小喬從地球上來,當時,何夢姬早就交待,如果有個叫做葉平安的女人上來,馬上將她帶回江南城,因為他是你的女兒。當時她上來之後,我想將她帶去江南城,誰知道,她說不是你的女兒,跟你沒有任何關係……」

葉雄:「……」

「後來,我通過試探,才知道她對你十分仇恨,說你一個人將她媽媽扔在地球不管不問,過著孤獨守候的日子,每天鬱鬱寡歡,她上來就是想將你帶回媽媽身邊的,在你沒回到她媽媽身邊之前,她不會接受你的任何幫助。」愛羅莎繼續道。

葉雄心裡說不出難過,目光落到葉平安身上,心裡滿滿是疚愧。

「沒有人相助,她是怎麼修鍊到半步金丹的?」葉雄無法想像,她吃了多少苦。

「她很聰明,感覺比你還要聰明,而且手段……」愛羅莎看了他一眼,這才換了個詞:「而且殺戮果斷,當時她為了逃走,將看守她的兩位無辜的守位殺死了,還搶走他們身上的儲物袋……」

如此殘忍的手段,葉雄無法相信,她居然是自己的女兒。

「江南王,我覺得她身上的魔性非常強,沒有什麼親情可講,如果不加以管束,不知道性格會演變成什麼樣子……可以說,她身上的修為都是從殺戮之中而來的。」

「南帝,多謝你相助,她是我的女兒,我不會讓她變成一個大魔頭的。」葉雄堅決地說道。

半空之中,葉平安目光狠狠地瞪著易夫人,就像一頭中小母豹一樣,完全不因為自己的境界相差太遠,而有絲毫的恐懼,恨不得撲上去拚命一樣。

「冰兒,看著她,別讓她亂來。」葉雄吩咐。

冰靈化成一道流光,瞬間就來到葉平安面前。

「你別過來,不然我不客氣了。」葉平安喝道。

「實力不怎麼樣,脾氣還挺大的。」冰靈饒有趣味地看著她,勾勾手:「乖乖過來,站在姐姐身邊別動,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葉平安看了她一眼,翻翻白眼:「你只不過是他身邊的一條狗,凶什麼凶。」

「好啊,敢罵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冰靈嗖的一下,就來到她的身邊,一鼓冰寒之氣擊出,瞬間就在她的身體周圍布了一層厚厚的冰壁,將她裹在其中,動彈不得。

葉平安從身上掏出長劍,不斷地砍著冰壁,只可惜,像她這種實力,怎麼可能斬得破。

「火兒,你看著她,我怕控制不住,將她打得屁股開花。」冰靈一掌拍出,將冰塊連同葉平安拍到火靈面前。

火靈知道冰靈脾氣大,萬一這小妞真的將她惹怒,做出什麼過火的事情也說不定,當下將冰塊接過來。

「你們放開我,不然讓我出來,我一定將你們碎屍萬段……姓葉的,你有種殺了我,反正你生出了我,又沒養過我,不如殺了我算了……」葉平安咆號起來。

「平安,不得胡說,你爸又不是故意不回來,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楊小喬急道。

葉雄不想讓自己家庭的事情,被人看笑話,當下朝火兒打了下眼色。

火靈馬上使了個隔音禁制將葉平安隔處,她在裡面說什麼,外面都聽不到了。

段天山一直在觀看著,這時候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江南王,沒想到你還是如此多情的人。」

「段天山,她只是一個凡人,事情跟她無關,你放了她。」葉雄喝道。

「放了她,行,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情,不然的話,別怪我摧手辣花。」

段天山看了易夫人一眼,易夫人匕首一緊,緊緊貼在楊小喬的脖子上。

「你想怎麼樣?」葉雄問。

「幫我破掉八卦封印,把白虎始祖放出來。」段天山說出自己的目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更不知道什麼白虎始祖。」葉雄斷然否認。

段天山冷笑一聲,用手指在半空虛劃一個水鏡,很快水鏡就連通,對面出現一個巨大的石洞。

石洞中間,有八根石柱,石柱上面布滿銘文。

中間是一個十分巨大的牢籠,在牢籠裡面,一隻巨大的白虎盤踞在那裡,就像小山似的。

白虎身上的毛大多數是白色,中間偶爾有黑邊,頭上刻著一道王字。

哪怕是卧著,這隻白虎都有幾十米高,如果它站起來,最少有一兩百多米。

此獸正是葉雄在地球見過的,秘境之中的白虎始祖神獸,沒想到還是被段天山發現了。

周圍嘩聲一片,個個都看著白虎始祖,議論紛紛。

「江南王,怎麼樣,對這裡熟悉吧?」段天山笑了起來。

葉雄眼神陰晴不定,他已經知道了對方的目的了。

「江南王,別答應他,四大始祖神獸已經有三大神獸落到他手裡,如果再讓他收服白虎神獸,必定破開封印,到時候以半步元嬰修為,再收服四大神獸,整個五行星域,沒有是他的對手。」幽冥急道。

「江南王,這可是關係整個三界存亡的大事,慎重啊!」

「萬萬不能答應。」

周圍的人,紛紛出聲,讓他別答應。

葉雄沉默了。

打心裡,他知道自己不能答應,因為此事太過重大,搞不好,三界就毀了,他一輩子的威名就毀了,變成千古罪人。

但是,如果他不幫忙,如果楊小喬有什麼意外,他怎麼對得起她,對得起葉平安。

「江南王,你不答應的話,我可就不客氣了。」

易夫人手中輕輕一劃,一道血痕被劃出,鮮血一點點地滑落。

冰層之內,葉平安發瘋地攻擊著冰層,除此之外,整個場上,一點聲音都沒有,全都在等著葉雄的回答。 場上的情況錯綜複雜,每個人心裡,都有不同的想法。

楊心怡目光掃過冷血,示意她出手偷襲。

哪知道,段天山這時候已經來到易夫人身邊,想偷襲都難了。

冷血心裡非常懊悔,她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如果剛才自己果斷一點偷襲,恐怕就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他知道江南王的性格,絕對不會讓自己心愛的女人受傷的。

半晌之後,葉雄終於說道:「八卦封印強大無比,我根本沒有把握破開。」

「我只要白虎神獸,神獸出來,我就放了她,放不出來,那抱歉,你就幫她收屍吧!」段天山殘酷地說道。

「我答應你,不過你得答應我不能傷害她,不然的話,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不會放過你。」葉雄喝道。

四下的人,全部哄叫起來,正道中人,各種謾罵,垃圾話不停地吐出來。

「江南王,你遲早會身敗名裂的。」

「一旦魔神王破開封印,收服四大神獸,第一個殺的就是你,到時候不但是你的一個女人,你的全家都得死光光……」

血屠身影嗖的一聲,來到說話那人面前,鋸牙大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再敢對我師傅有半個不敬的字眼,我就將你的腦袋切下來……」

「你有種切啊,我就不相信……」

血屠手起刀落,直接就將那正道人士的腦袋砍下來,頓時血濺當場。

現場這些人這才發現,江南王這手下也不是仁慈的主,殺人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誰還敢罵罵試試。」血屠殺氣騰騰。

周圍,頓時沒有人再敢說什麼,四下一片寂靜。

「段天山,你得答應我,不得再傷害她的性命。」葉雄再次說道。

「你放心,我段天山這點誠信還是有的,如果連這點誠信都沒有,我怎麼讓這數十萬的魔修臣服於我?」段天山指著四下,黑壓壓的一片魔修,大聲地說道。

總裁的私有寶貝:契約女伴 「鬼仆,召喚白虎獸。」段天山吩咐。

反派女王 「是,殿下。」

鬼僕從身上掏出一個白虎玉牌,滴自己的一顆血進去,片刻之處,一束光束就落到半空之中,那裡出現一道裂口,一隻白虎從裡面走了了來。

這隻白虎比起白虎始祖,個頭不足十分之一,但是依然有撕裂空間的能力。

破開虛空,撕裂空間,是四大神獸的特有能力,其餘的凶獸全都沒有。

看來鬼仆早就白虎獸帶到始祖獸那邊,等他召喚之後,白虎獸就能破開空間,將一行人送過去。

「江南王,請吧!」段天山說道。

葉雄正準備從那破開的虛空之中過去,幽冥突然喊住他:「等一下。」

葉雄還以為她想說服自己,但是她什麼都沒有說,只是說道:「八卦封印不簡單,我過去幫你。」

葉雄有些感動,幽冥跟以前不一樣的,她會站在自己的立場說話了。

換在以前,她肯定會阻止自己干這種愚蠢的事情。

「不用,你要在這裡幫我看著段天山跟魔淵化身,我帶血屠跟無情過去就行了。」葉雄說完,朝血屠跟無情招了招手。

「阿雄,千萬小心。」楊心怡道。

葉雄點了點頭,這才跟血屠,無情,從那破開的裂縫而去。

「鬼仆,帶十六魔衛過去。」段天山道。

鬼仆點了點頭,喝道:「十三魔衛聽令,跟我一起去過去,斷血,血酬,三蛇,你們三個過來,取代其餘三名魔衛的位置。」

還有三名魔衛,被葉雄殺死了,所以要填補。

當下,一行人快速從那裂縫之中進去,過到另外一邊。

白虎獸依然停留在這邊,等侯著再次召喚,只要再次召喚,他就能再次撕裂空間,將一行人帶過來。

「江南王,你女人的命,就掌握在你手裡了。」段天山提醒。

裂縫漸漸消失,一行人消失不見了。

……

葉雄再一次出現在秘境之中。

事隔二十年,再一次回到這裡,好像完全沒有變化一樣。

八根搖搖欲墜的石柱矗立在鐵籠的四周,每一根柱上面,刻著不同的圖騰。

八卦者,乾、坤、震、巽、坎、離、艮、兌。

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巽代表風,震代表雷,坎代表水,離代表火,艮代表山,兌代表澤。

這個封印,已經概括天地萬物,威力非常大。

「江南王,動手吧!」鬼仆說道。

葉雄並沒有動手,而是對身邊的血屠說道:「你試試破開這鐵籠,記住,只用刀芒,身體不能進去。」

「是,主人!」

血屠身體落到鐵籠上空,雙手緊緊地握著鋸牙大刀。

豁!

一聲大吼。

追捕寶貝妻:獨家佔愛 一道滔天刀芒,直接就從頭項斬落,劈向那鐵籠,企圖將鐵籠破開。

眼見刀芒就要落到鐵籠上面,突然八根石柱體表光華大作,四道石柱之中,射出四種力量,在半空之中,迎向刀芒,那刀芒還沒落到鐵籠上,就被石柱力量銷毀。

「好恐怖的力量,這到底是什麼陣法。」血屠咋舌。

他的戰力自己最清楚,沒想到自己已經施盡所有的力量,才只讓四根石柱啟動。

「無情,你跟著出手。」葉雄吩咐。

「是,師傅。」

無情加入戰團,跟血屠一起,聯合兩人之力,開始攻擊鐵籠。

哪怕無情出手,也只是讓六根石柱啟動力量,依然無法將鐵籠撼動半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