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好奇一問。”

……

弁慶溫泉館的會客廳在屋子居中位置,面積較大,可供十人數的團體暢聊嬉戲。

此時毛利小五郎和柔道社的大學同學們都穿着溫泉館統一的深藍色浴衣,正相談甚歡。

“哈哈……說起來,好久沒見過了。”摸着後腦勺的毛利小五郎翹着二郎腿,顯得相當愜意自在。

“就是啊,從五年前在這裏開同學會,就沒有再見面了。”崛越由美笑嘻嘻地接過話茬。

“對啊,我們米花大學柔道社同一期畢業的同學們還真難見面呢!”頭頂沒有任何頭髮的光頭大漢中道何志看着小五郎說道。 “那段辛苦練習的日子,還真讓人懷念呢!”留着八字鬍的毛利小五郎微仰着頭,似乎是回憶起了過去柔道訓練的場景,連屁股也從座位深處往前挪了挪。

雙手懷抱於胸,相貌帥氣的綾城行雄站在他對面,笑着挖苦道,“你還說呢,你自己平時都很少來練習的!”

他妻子綾城紀子,是個扎着馬尾,栗色頭髮,******的活潑女人,附和道,“就是說,你以前總是說,天才是不需要練習的,所以成天到晚都不來練習哦!毛利。”

“所以到最後和友校對抗的時候,沒贏的就只有你一個吶!”連身材圓潤的大村淳都來挖苦小五郎。

“哈哈……”現場頓時變成了歡樂的海洋。

毛利小五郎尷尬地擺擺手,支支吾吾道,“那次比賽……是因爲……”

“我就知道!”毛利蘭不知何時站到了他的背後,突然出聲。

“小蘭?”

女生變了副瞭然於胸的面孔,壓低身子說道:“原來你說大學時代打遍全校無敵手,都是騙人的呀!爸爸。”

“嗨,小蘭!好久不見嘍!” 邪帝寵妻無雙:天才召喚師 濃眉大眼,脖子短粗的光頭大漢中道和志主動打招呼,聲音低沉雄渾。

“我們雖然在上午見過,不過你還真是長大了呢!”崛越由美眯着眼睛,講些尋常話。

“嘿……還好啦。”小蘭被說得不太好意思,頻繁摸着後腦勺。

“你剛纔去哪了?”擡起桌上茶杯小抿了口的小五郎偏頭衝着後面問。

“我去混浴浴池泡澡了!”

“什麼?”“噗”,他把剛潤在口中的茶水猛然噴出口。

“毛利,幹嘛噴我身上啦!”綾城結雄無奈地用衣袖擦拭着臉上的茶沫子。

“啊?那個戴着眼鏡的瘦瘦的男生是你的男朋友嗎?“綾城紀子吃驚地指着站在毛利蘭幾步後面的佐木。

後者還楞在那,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事實上,從進來屋子的那刻開始,貼在牆邊的佐木就開始細細打量起房間內的所有成員。

在一陣的梭巡後,最後的目光,停在其中的中道和志身上。

此人的體態特徵大部分都和上午在巷子內查探時見到的撿走手槍的人吻合,光頭,個子不高,身材魁梧……

所以,在衆人將矛頭對準他時,陷入沉思的他還沒有反應過來。

“不……不是這樣的!”毛利蘭紅着臉正要反駁。

衆人卻全然沒當她的話爲一回事,還在熱切地討論着。

“竟然都到了一起泡澡的程度啦!”崛越由美的語氣像是發現了新大陸,美眸裏滿是異樣的神采。

“哈哈,現在的高中生還真是早熟呢!”綾城行雄擦乾淨臉和衣服後,也發表自己的意見。

“結雄,這種事你也拿出來說。”紀子瞥了瞥柯南,剮了他一眼,“這裏還有小孩子呢!”

“好吧,沒注意!哈哈……”

柯南歪着頭,真不知道該表現出什麼樣子來,心想:“我也想我不懂啊!”

“現在的年輕人,也真是的,毛利啊,小蘭這樣可不行呀!”中道和志板着面孔和毛利小五郎說道。

“喂,到底怎麼回事啊,小蘭!你和佐木這傢伙……”

“沒有啦,你們一直在大聲討論,我都插不進嘴,煩死了!”毛利蘭面色憋得通紅,此時扯着喉嚨,抒發着不爽。

直到這會,佐木才明白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

“和毛利同學一同洗浴的不是我,”他絲毫不在意柯南火辣辣的臉色,抓起後者嬌小的身軀說道,“是寄宿在毛利偵探家的柯南啦,我是在隔壁的男士專用的浴池泡溫泉,另外自我介紹一下……”

佐木握住墨傘往上請提,“我是在不動高校上高一的佐木龍太,是位高中生偵探。”

“這麼年輕的偵探嗎?”中道和志這才把目光投向他。

“好像比那個誰……工藤新一,對,比他還小!”綾城紀子一拍手掌。

柯南尷尬一笑。

光頭大漢打量了佐木一會,隨即像是想到什麼,說道,”哦!我聽過你的事,最近一段時間,在警界的風評相當不錯,人稱‘小布朗’!” “好吧,沒注意!哈哈……”

柯南歪着頭,真不知道該表現出什麼樣子來,心想:“我也想我不懂啊!”

“現在的年輕人,也真是的,毛利啊,小蘭這樣可不行呀!”中道和志板着面孔和毛利小五郎說道。

“喂,到底怎麼回事啊,小蘭!你和佐木這傢伙……”

“沒有啦,你們一直在大聲討論,我都插不進嘴,煩死了!”毛利蘭面色憋得通紅,此時扯着喉嚨,抒發着不爽。

直到這會,佐木才明白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

“和毛利同學一同洗浴的不是我,”他絲毫不在意柯南火辣辣的臉色,抓起後者嬌小的身軀說道,“是寄宿在毛利偵探家的柯南啦,我是在隔壁的男士專用的浴池泡溫泉,另外自我介紹一下……”

佐木握住墨傘往上請提,“我是在不動高校上高一的佐木龍太,是位高中生偵探。”

“這麼年輕的偵探嗎?”中道和志這才把目光投向他。

“好像比那個誰……工藤新一,對,比他還小!”綾城紀子一拍手掌。

狼性總裁要夠了沒 柯南尷尬一笑。

光頭大漢打量了佐木一會,隨即像是想到什麼,說道,”哦!我聽過你的事,最近一段時間,在警界的風評相當不錯,人稱‘小布朗’!”

“連和志都聽說過,看來是小有名氣的高中生偵探,厲害的呀!”一旁的綾城結雄誇讚說。

“既然如此,看來是我們誤會了。”大村淳撓撓頭,頗爲不好意思。

“是的呢當時旁邊沒有別的人,對吧柯南!”毛利蘭衝柯南說。

“嗯……嗯……”

本來鬆了口氣的毛利小五郎又覺得不太妥,“什麼,你們兩個一起泡澡,這個小鬼頭不是應該去和佐木一起去男士的浴場嗎?”

“柯南他還小,什麼都不懂的,有什麼關係啦爸爸!他很害羞的,怎麼都不肯進去,我費了好大勁才把他帶進去的呢!”她蹲下身雙手放在柯南的肩膀上,親暱道,“不過剛纔真的好舒服,我還幫柯南搓背了耶!”

“我看工藤新一這廝,當時分明是欲拒還迎。”咧開嘴的佐木心底暗笑。

毛利蘭的話音未落,“茲……”一串鮮紅的鼻血從柯南鼻孔裏倏然射出,後者趕緊用手掌按着鼻子。

“流鼻血?”是不是剛纔的水太熱了?“毛利蘭關懷地看着他的出血情況。

“我看他,是看到你成熟的身體,太興奮嘍!”坐在深棕色木椅上的毛利小五郎一語點破真相。

心裏默默嘀咕的佐木終於是捂着肚子,忍不住笑出了聲,“哈哈……”

耳根子還紅着的柯南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怎麼會呢,柯南只是個小孩子,放心放心。“她拿粉色的毛巾去賭柯南流血的鼻孔。

“要是事蹟敗露的話,我就死定了!”工藤新一感受着鼻孔的出血減少,心底暗自腹誹。

“唉……這個孩子就是寄放在你們家的孩子!”栗色頭髮往後扎着馬尾的綾城紀子走過來躬身看着柯南。

“還真是可愛呢!”她旁邊的老公綾城綾城行雄誇獎道。

“叔叔阿姨你們好!”柯南乖巧地擡頭問好。

“我是米花大學柔道社的主將綾城行雄,請多多指教呀小朋友!”高大英俊的男人用大拇指指自己,做起了自我介紹。

“我是柔道社第一戰將大村淳,大家說的得分王就是我了!多多指教。”身材圓潤的大村淳轉過頭,聲音和他的體型一樣渾圓。

“我呢,是柔道社的美女社團幹部,崛越由美。”崛越由美眨着眼睛。

“我也一樣是社團幹部,同時也是柔道社的偶像,以前叫做木元紀子,現在嫁給行雄後就叫綾城紀子了。”扎着單馬尾的活潑女人用胳膊挽住身旁的男人。

“我是社裏的主將,柔道社的精神支柱,中道和志,現在在千葉縣做個警察,當然了,我和這個傢伙不一樣,“他伸出粗粗的手指指着毛利小五郎,後者不好意思地抱着腦袋,中道和志繼續說,”我是不會做到一半就不做了的。”

“大嘴巴!”

“哈哈……”現場又是歡聲笑語。

“原來這幫人都是柔道社的主將或者偶像啊……”柯南心想。

佐木聽完他們各自的介紹,心底腹誹,“看他們的關係,似乎都很親密,中道和志有沒有把手槍戴在身上,究竟會不會在這場同學會上殺人,如果要殺,誰會是他的目標?”

他一陣頭疼,沉思該從何處下手,“問小五郎的話,估計他也不太清楚,而且不會告之得太過詳細,甚至會引起他的懷疑。”

腦海裏突然一道靈光閃過,“話說回來,上午那地方離千葉縣的警局好像有段距離,而且他穿着便服,好巧不巧的是,當時我們正好又碰到崛越由美,兩者會有什麼聯繫嗎?”

但看兩者還算親近的樣子,莫非是做出來的?

“嗯哼,“小五郎聳動雙肩,尤自誇誇其談,”除此之外,別人都稱我是米花大學的三四郎,享負盛名的名偵探……”

怎知別人根本沒認真聽,崛越由美指着一個深棕色表皮的相冊問,“這是我們大學時代的照片嗎?”

“沒錯,我想讓大家回憶一下,所以就順便帶來了。”綾城紀子抓着邊角正要翻開大大的相冊。

“喂喂……喂,你們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啊!”小五郎頗爲氣憤地拍着桌子。

“可以讓我看看嗎?”毛利蘭好奇地問。

“當然可以!”紀子直接把相冊遞給她。

毛利蘭翻開相冊,柯南站在她旁邊湊過去看,“哇哦!”

翻到的位置是一張柔道社集體慶賀的照片。

“這張,是我們在京都大會上得到優勝的時候拍的!”

“對唉……我還記得這張!”中道和志等人也湊了過來。

“大家都好年輕哦!”大村淳滿臉追憶。

“話說回來,和志和由美那時候好像就已經在交往了。”小五郎看着照片裏一前一後站着的崛越由美和中道和志。

“你說對了,那個時候有兩個人傷心哦!阿淳!” 豪門情劫:囚婚老公太殘忍 凌城行雄衝大村淳說道,後者赧顏。

“由美那個時候可是柔道社的瑪丹娜唉……對不對!”

“你現在可是我的老公!”一旁的紀子直接拽着他的耳朵。

“是是是!”

“那你們兩個現在有沒有?”小五郎試探性地問他。

“啪”,崛越由美直接捏起拳頭敲在中道和志的光頭上,爽朗笑道:“別傻了,我早就和他斷了!現在啊,連和志都已經有結婚對象了耶!”

像是局外人的佐木作壁上觀,懷着揣測的心思用微不可聞的聲音自言自語:“難道是因愛生恨?”

“哦?”

“是啊!”中道和志摸摸後腦勺,直接承認。

“什麼?和志要結婚了嗎?” 八零軍夫俏佳人 紀子一臉八卦的樣子。

“真的嗎?和志!”

“是的,我本來打算是在正式一點的場合告訴你們的,我想今年就應該會了!”

“對方是誰啊?”毛利小五郎好奇問道。

“是我……上司……的女兒啦!”皮膚黝黑的中道和志被問得面色有些微紅,“我們是在半年前相親的時候認識的,下一次,我介紹給你們認識認識。”

“唉……現在再來看看那……”崛越由美不由得嘆了口氣,穿着褐色棉拖的她走了幾步,側着面對和志,“當年的瑪丹娜已經是老小姐了,現在經濟又這麼不景氣,眼看着我就要被公司的人事給整頓開除了,想想,我還真是有點不太想活了呢!”

她的眼裏有着一絲悲傷的淚光。

“啊?”衆人不約而同地把目光投向她。

“說說而已,”似乎是不想再引起別人的注意,她突然轉換了副微笑的面孔,但怎麼看都有絲強顏歡笑的感覺,她擺擺手說,“幹嘛這麼認真。”

“真是的,你別這麼嚇人好不好,由美!”紀子嗔怪道。

“不過這下子……還是單身的,就只剩下我和阿淳兩個人了,”她突然想到什麼,興奮道,“我看我們兩乾脆結婚算了。”

“啊?跟我,可是我……”臉皮薄的大村淳頓時羞紅了臉,言語支吾。

“傻瓜,我開玩笑的,你怎麼還當真了!”崛越由美拍了下他的背部。

“哈哈……”衆人又是大笑。

“唉……我記得這張照片不是五年前來這照的嗎?你看,這裏頭還有我呢!”毛利蘭又翻到一張自己握着乒乓球拍,在鏡頭前的照片。

“對了對了,這是我們在乒乓球場照的照片,所以我纔會放在裏面……”綾城紀子的聲音越來越輕,佐木踮着腳步,悄悄後退出了偌大的會客廳,現場無人發覺他的離開。

在得到有關中道和志的信息後,他決定偷偷潛入此人的房間,查探其有無攜帶那把遺失的手槍。

一方面是爲了百分百確定中道和志就是偷走槍的人,另一方面也是確認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即中道和志的目的是在同學會上用自動手槍犯下案件。

兩分鐘後,在使用嫺熟的搭訕技巧下,他從服務的小姐那裏套出了住房的分配。

中道和志住在背面,屬於最東面的一間,他旁邊是大村淳,再往西是崛越由美的房間。

“門應該鎖了,但……”佐木爬到二樓,打開走廊的窗戶,往外探去,外面霽日和風,草木欣欣,磚瓦表面閃着反射的高光,“通過傾斜度不高的屋檐上的磚瓦,似乎能到中道和志房間的木製露臺。”

說幹就幹,佐木靈活地越過木窗框,半蹲下身,壓低重心。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