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說有這樣的人才,灰舌來了興趣,而差蒲不肯放人,兩個高級鬼差,當着黃道生的面,搶起人來。 黃道生有些受寵若驚最強靈魂收割者。

建工處的文職官員差蒲將他從地獄苦役中拉扯出來,現在軍管處的灰舌又出言求賢,想要拉他進入軍營,做軍功。

灰舌說道:“差蒲,這樣的人才跟着你每天跑來跑去各地監工,實在是太浪費了!不如跟着我們軍管處,披荊斬棘,馳騁戰場,清除魑魅魍魎,拿上赫赫戰功!”

差蒲爲了他的功績,自然是不肯輕易放人的。

雖然軍營和政工不同體系,但是在冥界,還是講究實力爲尊,差蒲面對這個同級別的鬼差小隊長,也沒敢太過輕視。?? 最強靈魂收割者265

更何況兩人這麼多年也見過很多次面,大家都是爲了工作,搶這樣一個小鬼級別水平的活人,都是以冥界官方的利益爲重,官面要求就要以官面話來周旋。

差蒲說道:“灰舌,你也看到了。他想出來的地獄修葺工作改良方法,非常有效。這樣的人,我應該帶他到整個冥界各地,讓他出謀劃策,想辦法爲各種地獄工程改動改動,解決現在地府勞役不夠的情況。”

冷少的逃妻 灰舌不以爲然:“地獄存在了無數年,你這麼多年也過來了,一個人能提升多大的效率?你能改變整個冥界的規則?勞役不夠,那就多抽一些鬼魂過來。裁決殿有無數種辦法可以增加勞役人數。”

差蒲反問了:“那他一個人能爲你拿下多大的戰功?而且他胸口被二殿黑風爪抓穿,是個沒有任何能力的人。你別忘記了,被幽冥鬼氣纏繞的人,活不過300天!”

灰舌還是沒有被說服:“300天,也纔夠你巡邏兩個輪迴而已。但是有可能改變他的命運!二殿黑風爪造成的傷勢,二殿肯定有辦法治療。你常年遊『蕩』在閻羅殿外的地獄刑場中,不可能和十殿衛隊發生交集,而我會經常與各殿衛隊長保持聯繫,有更多交好的機會。要不這樣,我們問問他,看他自己怎麼選擇!”

差蒲沒有反對。和灰舌一起看着黃道生。

黃道生繞繞腦袋。他當然想去軍管處,雖然不知靈魂收割者在哪裏,但是先把胸口的傷勢治療好,再想辦法回到人界。這樣就可以快快樂樂逍遙一生了。也不失一條好出路。

可是現在他名義上的主人是差蒲。他要是這樣絲毫不顧忌老東家情面的一走了之,不知道差蒲會不會特意阻攔?

要知道,差蒲看他的眼神。相當不對勁!黃道生沒來由的擔憂起自己的菊花來……

黃道生咬咬牙,還是選擇了灰舌:“二位大人!小人在人界本來就是一個清剿靈魂的人,具有豐富的與靈魂戰鬥經驗。小人希望跟着灰舌大人,治療好胸口的傷勢,如果有機會拿回自己的武器,那是最好了……”

灰舌滿意笑道:“差蒲,一個活人,沒有耗盡陽壽的活人,你也不應該將他耗在你身邊等死吧?而且你認爲,能從人界來到冥界的活人,沒有一點背景,他可以親自辦到?”

黃道生尷尬解釋道:“小人是被一個自稱秦廣王引路使的人帶到酆都城的……”

差蒲沒有再反對,不過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還有47天巡查,這些天,我要帶着他走遍全部128個地獄,並且需要他有針對『性』的提出改進方式。灰舌,不瞞你說,上次的地獄暴動,我的上司可是受傷不輕,你不能堵住我向上的路吧?”

灰舌領會到意思了:“差蒲,那我就先恭喜你了,想必這次的地獄改良,會在你的功勞簿上重重記上一筆!”

差蒲有些抱怨地說道:“知道有功勞,還和我搶人!”

灰舌哈哈大笑,黃道生抓緊時機討好說道:“小人必當抓住一切時機,全力以赴,爲大人排憂解難!”

黃道生這麼上道,兩名鬼差大人很是滿意,看起來這好日子似乎來到了。

……

……?? 最強靈魂收割者265

第79天,黃道生正和差蒲巡查到三殿宋帝王手下的黑繩大地獄。

黑繩大地獄最大的消耗品其實就是黑鐵繩索,報以炙熱的地獄火焰灼燒,變成熱鐵繩索,使用各種手段懲罰着靈魂。

十六小地獄中,有很多諸如穿肋小地獄,刖足小地獄,這些都是人工活,數不盡的小鬼跳躍在地獄中的黑繩之間,將無法動彈的靈魂施展上一套一套的刑具,穿心的,砍腳的,各司其責。

本以爲自己只是當個過客,參觀參觀地獄刑場的真實模樣,沒想到在挖眼小地獄外,發生了意外。

挖眼小地獄中到處都是跳躍的小鬼和服刑的幽魂惡鬼。

小鬼們一隻手掐住幽魂惡鬼的腦門,另一隻手舉着鐵勺一樣的刑具,衝着手中罪人眼窩中狠命一挖,慘叫聲響起,一顆眼珠隨鐵勺飛出,接着就是另外一邊,兩顆挖出,纔算是行刑完畢。

但是還沒完,不是一個幽魂惡鬼只需要享受一次挖眼酷刑就完了的,沒過多久,哀嚎聲停止,新的眼球又漲了出來,小鬼會持續原來的動作,再次行刑!

這個地獄的維護工作很簡單,主要是地獄刑場結界邊緣的修葺。

有很多並不屬於陰兵鬼魂的冥界妖獸喜歡圍繞着這個地獄遊走。

很好理解,在人界,很多人喜歡吃魚,尤其最愛魚眼睛,胡鐵花和楚留香總是喜歡就着魚眼睛下酒,快網張三則是最擅長做魚,可是他對烤魚之外的事情並不太關心。

在這裏,快網張三烤魚就和小鬼挖眼一樣,專心致志工作,挖完了就一扔,有些就掉落在地獄刑場的邊緣之外。

這眼珠在某些冥界妖獸眼中可是難得的美味,時常有妖獸強攻地獄刑場,就是求上一頓飽餐。

然而黑繩地獄也不是那麼容易就過了的。

刑場周圍有大量的火熱黑繩阻攔,起到防護繩的作用。

如果有妖獸撕破裂口強行闖入,進入結界中也會受到地獄刑場的控制,如同幽冥鬼藤一樣自行遊走的火熱鐵繩會將妖獸纏繞,默認爲一個新進入刑場的罪人靈魂。

在刑場中挖過億萬年眼睛的小鬼們沒有思維,不知疲倦,地獄刑場的自動激活機制讓小鬼毫不猶豫的走過去,一手抓妖獸的頭,一手準備挖眼。

可是妖獸是強大於受刑靈魂的,它們能撕破裂口,就有本事掙脫束縛。

在拼死掙脫下,還是有不少妖獸咬斷纏繞在身上的鐵鏈,咬死圍過來的小鬼,努力掙脫出不遠處的邊界,逃之夭夭。

這樣建工處最大的麻煩就來了,他們要定期組織人手修葺地獄結界外的黑繩護欄,驅趕着大批勞役,拖着無窮無盡的黑繩鐵鏈,圍繞着整個地獄刑場檢查破損處,然後補上。

繞行距離遠是一方面,最可怕的還是在地獄刑場外遊『蕩』着的妖獸,這裏雖然不用太多的苦工勞役,但是需要軍管處提供大量的小鬼保護修補隊的安全。

黃道生跟隨着差蒲小隊長坐在木車上,前面是大量的小鬼和勞役探路,確保木車上的安全。整支隊伍有三百名勞役,兩百名小鬼,這也是平常派遣修補隊的正常編制。

突然前方發生『騷』『亂』,不遠處的刑場結界中有異象,一隻身材巨大的爬行類巨獸正試圖衝出結界,可上半身似乎被刑場內的火熱鐵繩纏繞住,只拉扯出了小半個身子。?? 最強靈魂收割者265

還沒等小鬼兵戎相見,一旁遠方奔過來幾十只異獸,與小鬼們對峙住。

惹上冷魅總裁 異獸如同爬行蜥蜴類,扁平身軀,強壯有力的六隻爪,金鉤鐵尾,尖牙利口。

黃道生心中一噤,看起來似乎不妙。

但是旁邊的差蒲小隊長一點反應都沒有,坐在車上冷淡的看着對峙的雙方,彷彿置身事外一樣。

在督工軍曹的指揮下,小鬼們動了,舉着鋼叉和大刀,迎上了異獸。

…… 刀砍叉捅,異獸和小鬼們斗的死去活來最強靈魂收割者。

監工軍曹親自上陣,3級軍曹比1級2級小鬼要厲害的多,功法和武器也比小鬼先進,他知道擒賊先擒王,砍翻幾個擋路的異獸後,直奔『露』出半個身子在刑場外的老異獸。

不用說,後來的多隻異獸是衝着被困刑場的老異獸而來,從體積上就可以看出,困住的這隻異獸,半個身體都可以比得上外面一整隻的大小。

黃道生心有忐忑,遠方的異獸越聚越多,兩百個小鬼也漸漸扛不住了,已經有不少異獸在趁『亂』衝擊勞役,引起一片混『亂』,但還堪堪抵擋得住。

監工軍曹被四隻異獸攔住,每隻異獸都長大利嘴,發出警告的低沉喝聲。?? 最強靈魂收割者266

軍曹豪不畏懼,左手持短刀,右手長鞭,一個鞭花就抽飛了其中一名異獸。

另外三隻撲來,第一隻被軍曹側身躲過,第二隻被左手短刀剖腹,但是第三隻很狡猾,從軍曹側面撲過來,成功將他撲倒在地,一口咬住了軍曹的腦袋,緊接着和趕上來的異獸分頭咬住頭頸,扭曲轉動之後,將軍曹的腦袋撕扯下來。

監工軍曹一死,被震懾的勞役立刻『亂』了套,慌『亂』的到處跑動着。

黃道生瞟了一眼差蒲小隊長,只見他眼中似乎『露』出一絲驚慌,必然是爲剛纔的『騷』『亂』震驚。

他不知道,前段日子,差蒲的上司就是重傷於類似的『騷』『亂』,不過是在楚江王的孤狼小地獄中。

在冥界。除了官方小鬼,特殊通道捕獲的勞役,獨立的僱傭軍,遊『蕩』着的異獸之外,還有墮落的魂靈。

某些甘願永墮鬼道的仙人進入冥界,藏在隱祕的位置,仗着自己擁有強大的法術,召集了大批遊『蕩』的鬼魂,吸收他們爲手下,試圖和十殿閻羅的手下抗爭。

這些墮落的鬼魂。很輕易的就可以混入勞役營。一旦出現這種監工死去的好時機,叛『亂』就開始被煽動起來,而勞役一『亂』,小鬼跟着也會『亂』。整個部隊就會全部『亂』套。

異獸有時候會不分雙方統統屠殺。也有時候會只顧着達到自己的目的。比如說救回它們的異獸頭領。

我真的長生不老 黃道生眼睜睜看着小鬼們被衝的七零八落,勞役們向四面八方跑去,更有不幸者跑進了地獄刑場。成爲裏面萬千服刑的靈魂之一。

差蒲急忙命令拉扯木車的小鬼轉向逃跑,可惜被瘋狂的勞役碾壓踩倒。

黃道生嘆了口氣說道:“大人!請看看小人是怎麼對付這些惡徒勞役吧!希望您能看到我戰鬥的能力!”

黃道生踩着車轅跳下,順手搶過隨車小鬼帶着的一把鋼叉,大力揮舞起來。

鋼叉和靈魂收割者不一樣,攻擊的方法也不能同樣處理,所以靈魂收割者刀法沒有作用。

不過黃道生仗着自己身強體壯,採取邊打邊跑的戰術,專挑試圖包圍木車的勞役,一刺一個準。

尖刺的鋼叉質量很好,刺穿一個勞役,拔出來輕輕鬆鬆,而勞役軟着身子倒地,失去行動能力。

黃道生看準了一個站在勞役羣后瞎嚷嚷瞎指揮的小鬼,知道這傢伙應該就是叛『亂』分子,就是他攛掇着勞役們衝擊木車。

殺出一條血路!

黃道生鋼叉前刺,帶走兩個勞役的『性』命,來不及拔出,反手猛抽,叉柄同樣可以傷人,『插』入包圍過來的另外一個勞役胸口。?? 最強靈魂收割者266

前進十米,已經沒有太多的勞役擋在叛『亂』小鬼身前。

而稀稀拉拉還活下來的官軍小鬼也紛紛幹掉了各自的對手,反過來將叛『亂』小鬼和黃道生圍了起來。

黃道生耍出一個花式槍法,一擊將叛『亂』小鬼斃命,一根叉刺入喉嚨,一根叉刺入大腦,很順利的解決了這次『騷』『亂』。

小鬼們圍了過來,保護起車隊的安全。

差蒲小隊長是這裏的最高長官,在逃跑的勞役不再圍攻木車後,他已經恢復了平靜,現場接手了小鬼們的指揮權,二話不說轉身離去,準備回營調集更多的軍力前來鎮壓。

等回到軍營基地,正好碰上灰舌小隊長。

慌慌張張潰逃回來的部隊引起灰舌的一陣嘲笑:“差蒲! 重生之農門嬌女 看來你是遇上了『騷』『亂』?”

差蒲大鬆一口氣:“灰舌你來的正好!挖眼小地獄的異獸和叛『亂』同時爆發,你快點帶人去鎮壓吧!否則誤了大事,你我都擔當不起這個責任!”

灰舌一點也不緊張,反而看向黃道生:“舒克,你對挖眼小地獄的改良有什麼好主意?”

黃道生哪有什麼好主意啊!這裏又不需要挖土砍樹,抽水引渠,唯獨就需要大量的黑鐵繩索,這個在軍營裏就可以鍛造了。

這個地獄,整個防禦鏈上最薄弱的環節就是那些外界強衝刑場的異獸。

不過異獸也會被叉穿刀砍,也會死,也會有皮肉傷,它們的身體也有柔軟的弱點。

有了!

黃道生眼睛一亮,說道:“灰舌大人!小人有一個小建議,不過不是改良監獄建設,而是加強防護。”

灰舌來了興趣:“莫非你對排兵佈陣作戰也有心的?”

黃道生謙虛說道:“小人略懂!略懂!不過小人只是建議在防護黑鐵繩上做出一個小改動,這樣就可以大大提高防禦能力。”

差蒲聽起來覺得不可思議,問道:“舒克你說說看!”

黃道生帶着兩位鬼差大人來到鍛造黑鐵繩的營地,冒着地獄炎火的高溫,找到一根成品鐵繩。

接着黃道生一個人找到一段細廢鐵,撿回來後掰成兩段,選擇一段纏繞到粗大的鐵繩上,打了個死結,變成180度的尖刺,然後繼續纏繞另外一段,與第一段打了個死結,呈90度分佈。

一個新式的鐵蒺藜攔繩出現了,自帶四面尖刺。

黃道生解釋道:“二位大人!刑場的護欄只有火熱鐵繩阻攔,異獸可以咬斷繩索,進入刑場內破壞。但是異獸堅硬鋒利的是牙齒,而不是面部耳鼻喉眼,也不是觸手和肚皮等柔弱體膚。如果沒有靈巧的雙手,異獸在咬斷鐵繩時,不可避免得要撞上這些鐵蒺藜倒刺,柔軟部位就會受傷。”

灰舌明白了,拍掌讚歎道:“製造一條黑鐵繩的鐵器,可以製造出千百個鐵蒺藜尖刺。又是一勞永逸的辦法,只需要不斷在繩索上加刺,而不需每次都帶上新鐵繩,去替換下來被咬斷的那些。”?? 最強靈魂收割者266

差蒲也聽明白了,黑繩大地獄中用的最多的就是黑繩,其實在每個小地獄中都可以推廣這項技術,可以大大提高黑繩的破壞力。

一戰以前都沒有帶刺圍欄的,有些家庭或莊園爲了防盜,喜歡種上帶刺植物。而戰爭讓鐵刺在圍欄上應用相當廣泛起來,阻擋逃離邊境的人員,相當有效。

黃道生只不過是借用了這個創意而已,用在這裏有奇效。

如果整個黑繩大地獄全部應用這個小創意,恐怕就不能稱之爲黑繩大地獄,而是黑刺網大地獄了。

差蒲有些激動,不過想到龐大的替換工程,就有些不寒而慄。

灰舌哈哈大笑:“差蒲大人,還是想想怎麼面對現在的難關吧!”

差蒲反應過來,連忙說道:“請灰舌大人領軍鎮壓叛『亂』,清除異獸!”

灰舌帶着自己50小鬼的親兵隊伍,帶着軍營中的替補和輪換小鬼,再加上逃回來的那一波,彙集成一隻300小鬼的大軍,重新沿着挖眼小地獄的巡邏路線前行。

灰舌對黃道生拿着鋼叉奮勇殺掉叛『亂』煽動者很感興趣,親眼看到了黃道生奮不顧身,與衆小鬼一起戰鬥在一線的場景。

巡邏大軍沒有碰到太大的麻煩,異獸早就逃之夭夭,路上只清剿了幾隻不長眼的小雜魚,抓回來一些逃跑的勞役。

不過在回到營地後,灰舌挑明瞭要求:“差蒲,我這一輪巡視已經結束,舒克交給我帶走吧。”

差蒲沒有辦法反對,黃道生留給他的巨大功績已經足夠他提升一步,現在又欠了灰舌的人情,不得不放人。

在灰『色』得意之時,黃道生竟然提出一個讓人覺得匪夷所思的要求,這個要求,讓兩位鬼差小隊長都愣住了。

…… 灰舌要帶上黃道生加入軍管處,收他爲親兵,那是看得起他,可沒想到黃道生還有要求最強靈魂收割者!

黃道生硬着頭皮說道“二位大人!小人有一事相求,希望灰舌大人能夠將木石土瓦小地獄中的一名在山頂挖石的勞役一起帶上。”

這個要求讓兩位鬼差小隊長都愣住了,灰舌有些不悅地喝道:“舒克!你可知道你是在與何人說話?難道地獄是你想保誰就保誰的嗎?”

黃道生連忙賠笑道:“灰舌大人!那名勞役與衆不同,恐怕與我是同一類型……”

“哦?”?? 最強靈魂收割者267

連差蒲也來了興趣:“木石土瓦地獄的勞役營裏還有活人?那可不行,灰舌,你帶走一個,另外一個可必須留給我!”

看見似乎誤解了,黃道生解釋道:“二位大人!衰老鬼是個不折不扣的低級鬼魂,普通勞役,他已經在勞役營裏服役多年了,並非活人。只不過小人和他聊過之後,覺得他與那些毫無思想的勞役們有很大的區別,所以希望二位大人能夠將他調離勞役營,可能會有小用……”

灰舌沒有更多興趣了,如果不是活人,或者不是武力值出衆的特殊人才,他實在是沒有太多的興趣關注,不能給他帶來利益的其他人,都不會進入他的眼睛。

就連黃道生,也只是因爲他的身體素質超過大多數普通鬼魂,能夠達到一級或者是二級小鬼的實力,讓他僅僅只是起了一絲興趣而已。

手下有一個活人親兵。說出去還是挺有面子的!這纔是灰舌最終的目的。

黃道生暫時只能做到這一點了,他只能幫上衰老鬼到這裏,也許差蒲找到他後,將他收爲親兵,脫離勞役,他真的會發出更大的作用呢。

……

……

在與差蒲告辭後,灰舌帶着黃道生回到大願城的軍管處。

冥界中最大的神是地藏王,他在出家前發了一個誓言:“衆生度盡,方證菩提,地獄未空。誓不成佛。”

我不如地獄。誰入地獄!這種弘誓大願只有大願地藏王菩薩纔敢發出。

與另外三大菩薩不同,地藏王菩薩在佛祖面前發出的這個誓言幾乎不可能實現,所以他沒有成佛,而是深入地獄中。度化已經墮入地獄的魂靈。同樣也在靈魂進入六道輪迴之前。護其善根,脫離地獄苦海。

在冥界中,並沒有地藏王菩薩的固定住所。他並不需要這些,也許他就在某條鬼道上行走,或者是在某個地獄中散播大願之力,沒有人能夠捕捉得到他的蹤跡。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