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他也知道法國蝸牛是一道名菜,但這一刻,他爲什麼會有一種想掐死趙芷汐的衝動?!

夏海芋把自己比作那種可憐的小動物,趙芷汐卻……人和人的差距怎麼這麼大?!

感覺到自己怒火上揚,唐旭堯猛地站起身,路過窗邊,不經意一瞥,竟一下子看到樓下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嗯?!

她的胳膊怎麼了?!

看完記得: 總裁上司Out只是鄰居

夏海芋拎着大大的購物袋走至樓下,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啊……終於到了……好累啊……”?

仰頭望了望5樓的高度,忍不住有些遲疑,她的胳膊越來越痛了,不知道還能不能把東西拎上去。全本摘書網qbxs8.com可是不拎上去還能怎麼辦呢?爲了節能環保,7層以下的樓層都沒有電梯。?

咬咬牙,舉步維艱地前行。?

“啊……”不行了,胳膊痛得好像要斷了,購物袋猛地掉落在地上,裏面幾顆新鮮的蘋果咚咚咚地滾了出來。?

蹲身去撿,卻疼得快要抽筋。?

天啊,她怎麼這麼倒黴啊?!?

正在懊惱,唐旭堯的身影倏地出現在她面前。?

嗯?!?

她還以爲是幻覺,但仔細看看又不是。?

仰頭看着他,因爲姿勢的問題,他修長的身影在她眼裏顯得更加高大,而他的臉在陽光的照射下浮出一種朦朧的美感,夏海芋怔在原地,頃刻之間就覺得周圍的空氣都凝固了。?

心跳加速,呼吸微亂……?

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會在這一刻出現在她面前。?

怎麼辦,怎麼辦,她應該說什麼,她可以說什麼?!?

腦子裏亂亂的,最後,她竟是什麼也沒能說出來。全本摘書?

相反,唐旭堯倒是先開了口,“需要幫忙嗎?!”?

雖然嘴上是這麼問着,但他說話的同時已經蹲下了身,伸手幫她把地上的東西撿了起來。?

夏海芋面對這意外的情況有點措手不及,可是在她無能力爲的時候有人忽然可以幫忙,這種感覺真的很好呢!?

手臂還是好痛好痛,她努力試着擡起胳膊去接他幫她撿起來的蘋果,可是卻怎麼都做不到。?

額上,冒出了因疼痛而起的冷汗。?

唐旭堯發現她的不妥,問,“你的胳膊怎麼了?”?

“……”她疼得幾乎連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忽然——?

“唐旭堯……你跑哪兒去了……”趙芷汐人未到聲先到,空曠的樓道里傳來清脆的聲音,“討厭鬼,快點陪我去吃飯啦,我要餓死了!”?

聞聲,夏海芋腦袋裏的那點混沌立即散開,大夢初醒似的,連忙奪過唐旭堯手裏的蘋果,轉身飛奔上樓。全本摘書?

胳膊還是疼,但跟她此刻心裏的麻亂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唐旭堯,你在樓下嗎,我下來找你嘍!”趙芷汐的聲音再次飄來,清亮的嗓音響在整個樓道里。?

夏海芋忽然有了一種奇怪的想法,恨不得自己短暫地失聰一下,可那終究只是一種幻想。?

不止如此,她還和從樓上下來的趙芷汐碰個正着。?

當兩個女孩擦身而過的時候,就像是第六感,她們都不自覺地擡頭看了一眼對方。?

夏海芋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心臟緊縮了一下,連她自己也不明白爲什麼會這樣,慌亂地別開了眼。?

不自覺地,她加快了腳步,一口氣跑了數十個臺階,但還是隱約聽見趙芷汐跑下樓後的聲音。?

“唐旭堯,我說你怎麼半天不回答我,原來是看美女呀,說,你和她什麼關係?!”?

“你是不是看上她了?!”?

“說啊!”?

唐旭堯半天沒有吭聲。?

夏海芋覺得自己的呼吸也好像在一瞬間窒住了,理智告訴她應該趕緊走開,可雙腿就像是被灌了鉛,怎麼也邁不出那一步,不自覺地就等待起了他的答案。?

“唐旭堯,你要是再不說,我就跟你一直耗在這裏,跟你沒完!”?

“我說到做到哦!”?

趙芷汐糾纏個不停,唐旭堯終於被惹煩了,語氣像是不耐似的敷衍一句,“她只是鄰居!”?

只……是……鄰……居……?

原來是這樣啊!?

夏海芋心頭有一種說不清楚的感覺,像是釋然,又像是失望,懵懵懂懂的。?

慢慢地走上樓,掏出鑰匙,輕輕地開門,關門。?

生活的海洋裏,總有太多的波浪,讓人們以爲沒什麼可以在乎的,但其實,卻在不自知的情況下在乎着,一句話,就會狠狠刺進心裏。?

頭,還是有點昏昏的,整個人也有一種渾渾噩噩的感覺。?

幾個小時的時間,嗖得一下子就過去了,一轉眼,就到了快吃飯的時間。?

廚房裏,夏海芋坐在飯桌前悶頭摘菜。?

忽然,坐在她對面的雲小小用手輕輕噹噹敲了幾下桌面,“海——芋——”?

“嗯?!”夏海芋猛地擡起頭來,只見雲小小一張粉嫩嫩的臉上寫滿了無奈。?

“海芋,你把好的菜葉都摘掉了啦!”拿起兩根完好的菜葉,晃了晃。?

夏海芋擡頭一看,懊惱不已,“哎呀……我沒注意……”?

雲小小眨了眨眼,目露賊光,語氣裏帶着取笑,“嘻,等男朋友來的人果然就是不一樣啊!”?

呃……等男朋友來的人……?

夏海芋微微一怔,她剛剛……是在想……另外一個人……?

見夏海芋不說話,雲小小還以爲她是害羞了,更忍不住捉弄,“海芋啊,看你這個樣子,好像很想白浩然哦,那等一下他來了,要不要給他一個愛的kIss啊?!”?

“……”夏海芋咬了咬脣,放下了手裏的菜,怯怯地說,“小小……如果我說……我想的人不是浩然呢……”?

“啊?!”雲小小一臉驚訝。?

夏海芋低下頭,雙手抱胸,揉着還在泛疼的胳膊,悶悶地說,“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麼……我也不想想他的啊……可是,不由自主……”?。 總裁上司Out初次約會

半個小時後,白浩然到了。全本摘書?

“海芋。”門口,白浩然微笑地叫着她的名字。?

夏海芋吐吐舌頭,小臉上暈出淺淺的粉潤,“浩然。”?

他今天穿着藍色的牛仔褲,白色的襯衫,隨性的打扮卻神清氣爽,甚至比往常更帥氣,但是鼻樑上忽然多出的那副眼鏡就有點奇怪,雖然看着讓他整個人顯得更加斯文,多了幾分書卷氣,但是,不習慣呀!?

“浩然,你這個眼鏡……怎麼回事……”?

“哦,這個啊,我平時都是帶隱形,今天趕飛機一時間太着急了,居然弄丟了一隻,沒辦法,就只好戴框鏡了。那個……是不是很難看?!”?

“沒有啦!很好看的!”夏海芋心中一陣澎湃,浩然是爲了她才那麼着急的啊!?

想到這,她更是百感交集,又是愧疚又是懊惱,愧疚的是,她居然讓他這麼辛苦,懊惱的是,她居然到現在連飯都還沒有做好!?

頭微微垂下,小聲地說着,“浩然,對不起,還要再等好一會兒才能吃飯呢!”?

因爲她的胳膊疼,只能摘摘菜什麼的,做飯的重任就落在了小小身上,而她把剛剛那一鍋煮糊了。?

不過這個事情不能告訴他,不然浩然一定會緊張得帶她去醫院!?

白浩然伸手推了推眼鏡,頗有些神祕似的將背在身後的手舉起,三份美味的咖哩牛肉飯便出現了,“飯沒做好怕什麼,不做都沒關係,我們可以吃這個!”?

夏海芋瞪圓了眼睛,眸底盡是驚喜,“浩然,你怎麼會……”?

“你不是最喜歡吃這個的嘛,剛剛在路口的餐廳我就打包了三份,和小小一塊兒吃吧!”?

夏海芋擡眸望着他的眼睛,在裏面看到了憐愛與寵溺,感動。全本摘書?

靦腆地笑了笑,伸手接過他手裏的袋子,“謝謝。”?

白浩然也微微揚起脣,溫柔的目光,讓人不可自拔。?

三個人一起坐下來吃飯,雲小小這個超級電燈泡很不自覺,嘰裏呱啦地說上一大通,“哇,這個飯好好吃哦!白浩然,你在哪兒買的,我明天也要去買!”?

“就在路口的那個餐廳,紅綠燈左側的那間。”?

“哦?!哪裏啊?!”雲小小完全想不起來的樣子。?

白浩然俊逸的臉上浮出淡笑,“小小,我這次會在舊金山多呆幾天,明天我幫你去買,然後順便要張餐廳的名片,以後你要是還想吃的話就打送餐電話。 妖孽鬼相公 全本摘書網qbxs8.com”?

“啊,真的嗎,好好哦!”雲小小高興地差點跳起來,不過她更多的是爲夏海芋感到高興,很明顯呀,白浩然這麼做是爲了海芋嘛!這可是海芋最喜歡的口味!不過她也可以跟着沾光就是了!哈哈!?

吃完了飯,雲小小從口袋裏掏出兩張電影票,賊兮兮地在白浩然和夏海芋眼前晃了晃,“嘿嘿,這是我特意買給你們兩個的,喏,去看電影吧,不要辜負我的心意哦!”?

夏海芋翻翻白眼,瞪她,“多事!”?

雲小小擺了擺手,“快去快去,你們兩個不要在我面前礙眼!討厭死了,存心讓人嫉妒!”?

夏海芋微微紅了臉,有些靦腆地看向白浩然,問他的意思。?

白浩然也略有些尷尬,但還是從雲小小手中接過了電影票,“小小,謝謝你了!”?

“不客氣!只要你照顧好我的好室友!”?

“我一定會的!”沉着有力的保證,讓夏海芋臉上更添了幾分灼熱。?

他轉頭看了看她,“海芋,那我們走吧?”?

“好。”她小聲地答着。?

刻薄的婚姻時代 兩人一起出了門,從公寓到電影院的距離並不算太遠,所以他們沒有坐車,而是選擇步行,邊走邊聊。?

夜晚的霓虹,閃爍着迷人的光影。?

這算是他們第一次“約會”吧……夏海芋略微低着頭,慢慢走在白浩然身邊,暗自呢喃。?

不一會兒,走到了電影院門口,同來的觀衆裏絕大多數都是情侶,手牽手,或是女孩子挽着男朋友的胳膊,都很親密的樣子。?

夏海芋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雙手插在衣服的口袋裏,很有些赧然。?

剛剛一路走來,浩然是不是也想牽她的手啊?!?

心裏忽然又有些忐忑,臉上也微微露出了不自然。?

怎麼回事啊,她之前怎麼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呢,她和浩然在一起的時候怎麼就沒有那種情侶的感覺呢?!?

不不不,不是這樣的,她一直把手放在口袋裏,是因爲她不想被浩然發現她的胳膊疼,只要不用力,不碰着什麼,他是看不出來的,對,是這樣!?

努力說服了自己,夏海芋終於擡起頭,對白浩然展露一抹笑容,“浩然,我想喝可樂,你幫我去買一瓶吧!”?

“好啊,你還想吃什麼,要爆米花嗎?”?

“嗯!還要棒棒糖!”微笑着點頭,甚至還帶了一些撒嬌,就像是別的女孩子一樣。?

電影院門前的人越來越多,圍城了小小的人羣,夏海芋微微挪了下位置,讓開行人。?

不一會兒,她在包圍圈裏遠遠地看到白浩然買完東西后四處張望的樣子。?

“浩然,我在……”?

話還沒說完,夏海芋就看到白浩然身邊忽然冒出一個長得很斯文的女孩,白白的裙子,黑黑的長髮,很好看!?

那女孩好像很羞怯似的走到他身邊,小聲地說着什麼,然後將一個小紙條塞到了他手裏,跟着臉紅紅地跑開了。?

嗯?!?

搭訕?!?

一定是!?

浩然的臉都紅了!?

夏海芋噗嗤笑出了聲,正要走過去取笑,可不知怎麼的,腦海裏忽然冒出一個問號——?

怎麼回事,爲什麼她看到唐旭堯跟女孩子在一塊兒會悶悶的,而看到浩然被人搭訕卻不會呢??。 總裁上司強制愛悔婚事件

“海芋……”白浩然的身影不知何時走了過來,見夏海芋呆呆站在樓梯口的地方,便出聲叫她。

“……”夏海芋沒有反應。

看到她茫然的樣子,白浩然俊逸的臉上,露出一抹疑問的神色,“海芋,你怎麼了?!”

夏海芋慢慢擡起頭,這才發現白浩然的存在,“浩然……”

近看之下,白浩然發現她的臉色有些不好,心中一急,“海芋,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她的腦子裏還是亂亂的。

不舒服嗎?!

沒有吧?!

只是……心緒有點亂,真的有點亂。

白浩然看她半天沒有說話,而且臉色蒼白,心底的擔憂更甚,“海芋,如果你不舒服的話,我們就別去看電影了,我們回去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