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搖頭,不要說她,原主這麼多年也不知道這事,她一直以為是孤兒院給的。

「應該是直接撥給孤兒院了,然後他們幫你交給學校。而且,不單有教育資金,連生活補助都有的。」

同事打開網頁邊瀏覽邊解讀。

「什麼意思?」葉靈有種不祥的預感。

「我看看。網上公布說,GJ在慈善這方面是有專門的管理機構的,對於你們這樣記錄在案的,都是每年給予一定的補助,就算是成年後,每個身份被證明的孤兒,仍可領取相應的生活費用的。」

所以,她不應當飯都吃不起的咯?

眾人看葉靈的表情,也猜測到了某些事。

又不約而同的保持了沉默。

這個社會的某些層面,或許這個女孩還沒有經歷到,所以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的好。

竊愛不傷婚 「小靈兒,你看,你可以申請助學金。而且還有一些優惠政策……」

說著,有一些同事也打開了網頁,一起研究起她的問題來。

葉靈越看越心喜,如果她的學費與生活費都能穩定下來,那麼她上大學的事,就不再是她最大的苦惱了?

「也就是說,我現在開始,就不用再擔心錯的問題了?」

眾人看葉靈眉飛色舞的表情,忍不住笑著點點頭。

「哇啊啊~~」

葉靈高興得想跳個舞,雖然她不會跳!

「那小靈兒,這麼開心的事,是不是訪慶祝慶祝呀?你可別說沒錢呀,我可知道,你這成績,獎學金一定到手的,還有學校的獎勵也一定會有,以後的學費又可以申請助學,你可別說你沒錢的話啊?」

「呃……我……其實是真的沒錢啦……」獎學金什麼的,不是還沒發給她么?

「唉,我看小葉子呀,是被養摳了。這麼大的事,怎麼也要表示表示呀,就算吃個甜筒,也是一份心意對不對?嗯?」

看著同事拉長語音的發問,葉靈只好點了頭。

「甜筒啊,就每人一個甜筒!」

甜筒都要花她一筆小款呀! ……

張成虎這話一出來,古風心裡頭別提多高興了。

比拉王子的眉頭緊鎖了起來,輕輕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心裡頭卻是記住了這個叫林逸的男人。

「來,乾杯!」比拉王子的嘴角掛上了笑容,端起了酒杯。

而在帝豪酒店不遠處的一家西式餐廳當中,裡面播放著浪漫的鋼琴聲,再配上紅色與粉色的風光,特別古典優雅。

而在靠著櫥窗的一處桌子旁,正坐著兩個人,正是林逸和月凝霜。

月凝霜捧著一杯咖啡,嘴角掛著笑容,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林逸。

林逸無奈道:「我說月小姐,你能不能不要這樣盯著我?我會很難受的!」

「我有事情要問你。」月凝霜並沒有回答林逸的問題。

林逸趕忙道:「有事情就問吧!」

「昨天晚上你沒有來找我,你知道么,我等了你一晚上,我想知道這是為什麼!」

月凝霜一本正經的說出這樣一番話來,林逸有些無奈道:「這樣很好嗎?我們兩個人又不會有什麼結果,繼續這樣發展下去,只會傷害了你。」

「我不介意,我不怕你傷害我!」月凝霜有些生氣道:「今天晚上,你必須到我的房間來,不然我會很生氣的,我如果生氣了,可是會不擇手段的!」

林逸有些發愣,對這個月凝霜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別人的眼中,月凝霜是一位高貴的公主,為人和善,平易近人,實際上林逸最了解月凝霜了,這女人特別倔,看中的東西都要不惜一切代價去得到。

林逸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沒一會兒,各種菜肴就上了桌子,可月凝霜好像沒有什麼胃口,只是隨便出了一點,然後兩個人就離開了這個西式餐廳。

「林逸,我這是第一次來到中國,我們大月氏和中國在很久以前也有些淵源,我也想要欣賞一下京城的風景,你來做導遊,如何?」月凝霜饒有興緻的望著林逸。

「不妥,」林逸琢磨了一下道:「現在銀狐擺明了態度,想要找你的麻煩,你還是呆在酒店比較好,順便加強一下保衛措施,免得出了事情。」

一抹暖流浮過了月凝霜的心弦,只感覺到特別溫馨,不忍心再欺騙林逸了,偷偷的瞥了林逸一眼道:「其實銀狐是聽了我的命令,故意散布風聲,說要對付我,就是為了逼你出現……」

「呃……」林逸愣了一下,沒好氣道:「月凝霜,這很有意思嗎?」

月凝霜吐了吐舌頭:「我以為你還在為那件事情生氣,誰知道你沒生氣呢。」

「我可不是氣量狹小的人,再說了,確實是我主動挑釁你們大月氏的,受點懲罰也是應該的。」林逸嘆了一口氣道。

「林逸,你真好!」月凝霜攬住了林逸的胳膊,嘴角掛上了甜甜的笑容。

與此同時,一輛豪華的蘭博基尼LP650-4限量版的車子,從路邊緩緩駛過,一路之上,所有的車子都遠遠的離開了這輛車,因為他們知道,這輛車子一個輪子就等於他們好幾輛車,還是離得遠一點比較好。

比拉王子在中國這邊也是出了名的,首先是東萊王子,其次是年少多金,最重要的就是他那奢華的生活,讓人驚嘆不已,名車、遊艇、武直各種奢華物品,應有盡有,最重要的是比拉王子還養了兩隻老虎,一隻獵豹,人家這個層次,貓狗那種東西都看不上,這種大型的貓科動物才是他們所喜歡的。

比拉王子的心情有些糟糕,聽說了大月氏王國正在尋找投資,而他們東萊又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覺得靠著這個事情可以攀上月凝霜這支花,可是沒想到從三家世家的少爺這邊聽到了不好的消息,心情一時之間就有些不好了起來。

比拉王子瞥了一眼路旁,這家叫做愛生活LOVE的咖啡廳,這種咖啡廳可是約會的聖地呀,如果和月凝霜公主在這裡,聽著優美的鋼琴聲,享受著奢華的服務,那……

等等,為什麼月凝霜在這裡?

比拉王子看到了月凝霜,忍不住一喜:「停車!」

保鏢趕忙把車子停了下來,比拉王子從車子上面下來了,來到了月凝霜的面前:「月小姐……」

話剛剛出口,比拉王子的眉頭就緊鎖了起來,因為他看到月凝霜的身邊還有一個人,當下愣住了,一時之間有些顫抖了起來,表情當中儘是嫉妒。

「原來是比拉王子,」月凝霜微微一笑:「比拉王子,好久不見!」

林逸一愣,上下打量著這位王子,在地下世界的時候對這位王子也早有耳聞,今天一看,一身法國香舍麗榭大街手工製作的金色西服,開著上千萬的蘭博基尼限量版豪車,看起來傳言果然不假,這位王子是各類奢侈品的發燒友。

「這位是?」比拉王子雖然生氣,但還是勉強擠出了一絲笑意。

「這位是我朋友,林逸。」月凝霜趕忙道。

「林逸?」又聽到了這個熟悉的名字,再想起剛剛三家世家公子的說辭,比拉王子一下子信了八成,嘴角掛著一絲冷笑,伸出手來,和林逸握在了一起,然後輕輕的抱住了林逸的肩膀。

當然了,比拉王子可不是顯示出來禮節,而是帶著冷意在林逸的耳邊道:「好小子,敢跟我搶女人,我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林逸一愣,想起來以前月凝霜拒絕過一位東萊王子,相比就是眼前這位比拉王子了,不過憑著一個小小的東萊就想要威脅林逸,那還真是太看不起林逸了,林逸笑得很開心:「好,王子殿下,我會知道你的厲害的。」

互相示威了一下之後,兩個男人就分開了身子。

比拉王子則是趕忙道:「沒想到在這裡能遇上月小姐,簡直是緣分呀!」

「不知道比拉王子來這裡幹什麼?」月凝霜笑著道:「莫非是為了和中國進行什麼生意上面的往來?」

「不不不,」比拉王子搖了搖頭:「那是東萊王國的事情,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這次是以一個私人身份來到中國,為的就是來找月小姐您!」

「哦,王子殿下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月凝霜帶著疑惑道。

「聽說公主殿下來為大月氏王國拉投資,所以我自告奮勇,帶著三十億美元的資金來到這裡,跟公主殿下商量一下投資的事情,我們東萊很樂意在大月氏投資!」比拉王子帶著笑容道。

「三十億美元,對我確實很有誘惑力,」月凝霜嘆了一口氣,瞥了一眼林逸,隨後對比拉王子道:「可惜,比拉王子,我已經有了合作夥伴,他們已經答應對我們大月氏投資不低於一百億美元,所以……」

「什麼?」比拉王子瞪目了:「一百億美元?」

「沒錯,」不等月凝霜說話,林逸在一旁笑著道:「而且還只是以前前期投資,以後還會增加,比拉王子要不考慮考慮,出一個比我們高的價格,然後我們退出,如何?」

「這……這……」比拉王子猶豫了下來,他這次帶來的三十億美元,有一些是東萊王國出的,有一些是美國方面出的,因為美國也需要拉攏大月氏,防止大月氏以後靠攏了中國,那對美國在中東那邊的勢力發展會極為不利,可是比拉王子聽到這邊大手筆,願意拿出一百億美元的資金,也忍不住有些緊張了起來。

…… 葉靈下樓去買甜筒的時候,遇到一個她想不到的人。

那人走過去又回頭看了她兩眼,然後笑了:「小師妹?」

葉靈點點頭。

沒想到會遇上木靈芝。

而且還是一個人。

穿著及膝短裙,及肩的短髮,眉眼淡雅清秀,完全不是一年前的樣子了。

但對於她的改變,葉靈只是看在眼裡。

「小師妹的眼神告訴我,你對我很好奇。」木靈芝笑了笑。

葉靈嘿嘿笑了笑,被拉進奶茶點的她,有些無奈,上面的人還在等她的甜筒。

「你現在在哪上學?」

「Q大。」

「放假了嗎?」

「有事回來。」

「哦。」

葉靈停住不問。

木靈芝卻托腮看她:「小師妹,你現在和誰成了?」

「什麼?」

「當時在學校,關於你的傳說蠻多的。」木靈芝眨眨眼,嘴角掛著淺淺的笑容。

「是吧?」後來更多。

「所以,跟誰成了?」

「沒有。」

「這樣呀,有點可惜。」木靈芝笑笑地說。

「別人講的事情,不一定是真的。」

「嗯,也是。」木靈芝伸了個懶腰,卻仍然優雅。

兩人不說話,靜靜坐了一會,葉靈看著這個人,有點胡思亂想。

「其實陸子滔還可以。」木靈芝看看她。

「哦。」

「不喜歡?」

「沒有。」不知道何為喜歡。

「那你喜歡什麼樣的?」

葉靈認真的想了一下,腦里出現一張臉,思考了一下,沒覺得有什麼特別。

「沒有。」

想了想,葉靈問:「你有喜歡的人嗎?」

「以前有,現在沒有了。」木靈芝抿了一口飲料,仍然笑著回答。

「以前?」

「嗯,你見過的。」

她見過?葉靈努力的回想,木靈芝來找她,似乎是因為那個什麼「段哥?」

「為了他,我用了三年時間,把自己變得跟他一樣去接近他,做他做的事,穿他喜歡的衣服,讓自己變得面目全非,只為能和他站在一起。但到最後,他仍然拒絕了我。」

木靈芝黯然一笑,過去的歲月,回味起來略帶苦澀。

「他跟你不一樣。」葉靈想想那人給她的感覺,跟木靈芝不是同一個層次的人。

「哪裡不一樣?」木靈芝溫柔的看著她。

「你裡面的和他不一樣。」她感覺得到,但她說不出來,也不知道用什麼詞語去表達。

有些焦急。

「你是想說氣質嗎?呵呵。」木靈芝好笑的替她補充。

「應該是吧。雖然你穿了很短的衣服,但是你動作並不粗糙,你總是給我一種可愛的感覺,你讓人覺得像是浮著枯葉的湖澤,可是那個人,他的裡面,像是渾濁的水一樣。」

「這樣嗎?」木靈芝陷入深思。

葉靈不再說話,靜靜的坐在她對面。

「也許你是對的。」木靈芝釋然一笑,有的時候作繭自縛,受傷的總是自己,可不管自己怎樣傷,那個人從未主動關心過半句。

婚迷心竅:大叔,晚上見 她放棄是因為心累了。

遠走他鄉,只為給自己一個機會。

「你會遇到跟你一樣好的人。」

妃寵不可 「謝謝你小師妹。」也許她這次回來也是個錯誤。

「不用客氣。」

木靈芝又問了她的考試,驚訝過後又表示可以接受。

「以後有機會去看你。」

「好的。」 木靈芝臨走時留下她的電話,讓葉靈有機會可以去找她。

葉靈點點頭,然後把自己意定的學校告訴她。

木靈芝對她豎了大拇指:「作為校友,我為你驕傲。」

葉靈笑笑告別了她。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