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

“因爲閻羅天子能保住他。”系統說,“行了,你別問那麼多了,總之這個判官不是鍾馗。”

“你到底滾不滾到一邊去?”判官怒問。

張謙皺緊了眉毛。

本來如果這是鍾馗的話,那他就給鍾馗一個面子,但是這傢伙不但不是鍾馗,而且說話還這麼不客氣,還不講理,那就別怪不客氣了!

想到這他沉聲說:“我還就偏不滾了,你想怎麼樣?”

“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上,一起捉了!”

張謙揮手:“想捉我?哼,黑白無常!出來助戰!”

聽到這一聲吼,判官一愣,十大陰帥也齊齊怔住了。

隨後讓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以前召喚黑白無常,都是身邊出現兩道光柱,然後黑白無常從地下鑽出來出現在光柱裏,但是這次不一樣!

完全不一樣!

這次張謙的身邊還是出現了兩道光,但是同時,在十大陰帥裏面也出現了兩道光!

隨後,十大陰帥裏面的兩個人影就像瞬移一樣刷的一下來到了張謙的身邊!

正是黑白無常!

“參見少年。”兩位無常齊齊向張謙行了一禮。

場面立刻陷入了迷之寂靜!

不止是旁人,就連張謙也傻了!

朕的皇后是男人 “這…黑白無常也是十大陰帥裏面的?”

“當然,十大陰帥裏包括黑白無常,除了他們以外,還有鬼王、日遊、夜遊、牛頭、馬面、豹尾、鳥嘴、魚鰓、黃蜂九位,因爲兩位無常完全是一起行動,幾乎是一體的,所以把他們倆算作是一名陰帥。”

“我的天!這下樂子大了!”張謙的嘴咧的老大。

本來是敵對的,結果現在就當着敵人的面給拽到自己這邊了變成了自己人了,這種情形簡直…沒法形容了!

難怪剛纔發現十大陰帥裏面有兩個人影看起來有點像黑白無常,他還以爲自己看錯了,沒想到還真是他們倆!

兩位狐妖狂翻白眼,這叫什麼事啊!

臨陣通敵?這尼瑪太有意思了吧!

判官緩過神,怒問:“黑白無常,你們這是做什麼!”

“……判官大人,請恕罪。”黑白無常站在張謙身邊說。

“你們瘋了!”判官幾乎要抓狂了。

“哈哈哈哈,兩位無常大人,請幫忙抵擋一下他們。”張謙笑了。

然後在判官和其他陰帥震驚的眼神中,黑白無常恭敬的一抱拳:“遵命。”

判官徹底抓狂了!

“你們…你們然聽從他的命令?你們是鬼迷心竅了還是真瘋了?!”判官手裏的長筆攥的咯嘣咯嘣亂響:“你們眼裏還有我嗎?還有閻羅帝君嗎!”

“判官大人,請恕罪。”兩位無常衝他一抱拳,“吾等,無法違抗少年的命令!”

“無法違抗他的命令?那你們就是違抗我,違抗閻羅帝君!”

“請恕罪!”

說着,白無常拿出了鎖魂鏈,黑無常握緊了閻羅令。

“陰帥聽令,捉拿回去!黑白無常若真敢,不要念舊情!”

“是。”九大陰帥齊聲說,只是聲音都顯得有些…低沉和遲疑。

他們都覺得匪夷所思,難以置信!

黑白無常臨陣叛變?這怎麼可能?

就在衆目睽睽之下,對方那個小年輕就喊了一句‘來助戰’,黑白無常就跑到他那邊去給他當打手了?

這叫什麼事啊這叫!

難不成這個小子真的是傳說中的……

九大陰帥答應的不是很流利,動手更是遲疑,場面還在僵持,判官也沒有吭聲,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而李成才終於出聲了。

“原來……是這樣啊。”他的聲音有些平靜,也有些哀傷。

“成才,這麼多年以來,我一直在人間流浪,就爲了找到你,現在我找到你了,我的心願也了結了,只可惜……我沒法再待在你身邊了。”

“萱兒,你要去哪?”李成才抓住了小萱的手。

“我必須得走了。”小萱說,“我不能再留在這了,再留在這,只會給你們造成麻煩。”

他們倆的對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包括判官。

此時的判官非常奇怪,完全沒有了剛纔的囂張氣焰,只是安安靜靜的看着李成才和小萱。

張謙問系統:“這是怎麼回事?他怎麼這麼安靜了?”

“還不是因爲我?”系統得意的說。

“你連他都能壓制?”

“咳咳…待會說不定會不會打起來,趕緊做準備吧。”

李成才的身體有些顫抖:“你要走的話,咱們就一起走!”

“不行,你要走了叔叔阿姨怎麼辦?留下吧,我去投胎了。”

李成才緊緊地握着小萱的手,突然,他擡起頭看着張謙:“謙兒,能不能幫幫忙?我知道這個很麻煩,但是…”

“你確定,你這輩子要跟她在一塊?”

“確定!千年之前我們被迫分開了,這一次,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張謙沉默了。

小萱說:“不了,不用了,張謙,你救過我一次了,不要再救我了,否則你真的會惹上麻煩的!”

張謙依然沉默。

“既然這樣的話……”李成才突然伸出手抱住了小萱的肩膀,“那咱們久一起走吧,你爲了我在人間苦等,又要去地府受罰,我陪你,咱們一起!”

然後他沒給小萱說話的機會,又轉頭看向自己的父母親:“爸媽,兒子不孝!但是孝義兩難,兒子來生當牛做馬一定報答你們的養育之恩!”

“慢着!”張謙終於說話了,他衝着判官一抱拳:“判官大人,能不能通融一下,再給他們五十年時間,反正李成才他是個凡人,頂多再有個五六十年的壽命,讓他們安安靜靜的過完這輩子再一起去地府,到時候您再處罰再怎麼樣,行不行?”

“反正司馬萱都在人間混了一千多年了,也不在乎這五六十年吧?” “不行!”判官說,“秦廣大王已經下了命令,今天必須讓我們把她捉回去!”

“秦廣王下的命令?”張謙皺起眉毛,這就不好辦了,要不,再跟他們打一架?反正之前已經得罪了秦廣王了,大不了再得罪一次。

而且他現在的實力可比當初幫助項羽的時候強多了。

“怎麼樣?”張謙問系統。

“你隨便,反正你的所作所爲地府已經給你記賬了,要幹你就幹,不幹就拉倒。”

“但是……這次沒什麼正當理由啊。”張謙犯了難,“上次項羽那回,的確是地府做得不對,和虞姬沒關係的事卻給了虞姬那種懲罰,讓項羽飽受相思之苦;但是這次,李成才這倆人的事完全和地府無關,而且小萱也確實一直在逃避輪迴,這是犯法的吧?我該用什麼理由去管?”

“沒有理由,也要強詞奪理。”系統陰測測的說。

張謙沉默了一會,這纔開口問判官:“你說她打傷過鬼差?”

“…對”

“我沒有!”小萱大聲說,“我甚至都沒有正面面對過鬼差!”

“還敢不承認?!”

“餵你別瞪眼。你說她打傷鬼差,那就拿出證據!否則你們就不能給她那麼嚴重的懲罰!或者你們就放她在人間再多待五十年!”

“你…你不要太過分!”

“我就問你是不是冤枉她!”張謙大聲說:“是不是!您是判官,也算位高權重,說話可得對得起天地!”

“我說有就有!”判官似乎惱羞成怒了,耐心也終於耗完了,憤怒的一揮手中長筆:“廢話那麼多,干擾地府辦事,再不滾開不止你,我連你家人的名字都一筆勾掉!”

他這一句話可算成功的捅炸了張謙這個馬蜂窩。

張謙這個人,別人對他本人的威脅、叫罵甚至衝突他基本上都不會太放在心裏,被威脅了就威脅回去,捱罵了就罵回去,起衝突了就打,打出個結果!

但是威脅他的家人,這是讓他最接受不了的。

“判官,你這樣就不太好了吧?是,我阻攔了你們,但是和我家人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別忘了你家人把你生出來並把你養這麼大!”判官的口吻和當初的某個混混老大一樣,“不滾是吧!行,我回去就給他們全都把名字勾掉!”

“我生平最恨別人拿我家裏人威脅!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就讓你回不去!”張謙拿出李白卡:“別以爲你能靠人多取勝!李白!”

“韓信!”

“呂布!”

“劉備!”

“四大將!”

他每叫出一個名字就會有一個人影出現在他身邊,叫完之後他身邊已經站滿了人!

小萱和李成才他們已經看傻了!

我靠你牛逼啊!原來你不光有黑白無常啊!一張嘴就叫出來這麼多人你要嚇死人啊!

判官和九大陰帥這邊纔是最震驚的!

臥槽小子你可以啊!這一眨眼的功夫身邊出來就出來了這麼多幫手了?要了親命了!

判官的本意是威脅恐嚇一下張謙讓他知難而退,地府奈何不了他,但是可以從他的家人下手威脅他讓他退卻,但是怎麼也沒想到這一通威脅卻起到了反作用!

這小子怎麼不按套路出牌?! 遇到野蠻公主 家人的安全受到了威脅,你應該爲了保全家人而做出妥協讓步吧?你說句軟話然後躲到一旁不就行了?不說別的,就單憑閻羅天子這層關係,我們也不能隨隨便便把你家人的名字勾掉啊!

你是真愣頭青啊還是裝糊塗裝不明白啊?

張謙是真愣頭青,他最恨這種事。判官也是活該,哪怕他說把張謙的屎打出來,給張謙按到十八層地獄下面受罰張謙也不會有這麼大反應。

張謙這邊人差不多到齊了,只可惜鵬魔王那半個月的冷卻時間還差一點。

“少年!有何吩咐!”他們齊聲問。

張謙舉起青龍刀,一指對面九大陰帥:“給我打!”

“遵命!”這幫人立刻抽出武器嗷嗷叫的就衝了上去。

“你們好大的……”判官一句話還沒說完黃忠的弓箭就已經射過來了。

判官這心裏感覺真是嗶了狗了,對面的除了李白是個仙以外,其餘的基本上全是鬼雄,全是在鬼界稱王稱霸的鬼雄!

平日裏這些鬼雄見到自己哪個不是恭恭敬敬?雖然不會像下屬一樣那麼唯唯諾諾,但是最起碼連大聲說話都不敢。

情債 但是現在,就因爲對面那個小子一句話,他們就有了勇氣來和自己打正面!

這個小子到底是什麼來路!

秦廣王只是說要防備這小子,其餘的什麼都沒說!

這下倒好,一上來就起衝突了!

九大陰帥一看既然對面都撲上來了,那他們也就不能傻站着了,衝上去砰砰的打在了一起。

也幸虧這個包間足夠大,否則這麼多人還真施展不開。

戰局中李白和判官這倆人最顯眼,判官的長筆和李白的長劍每一次對撞都會在空氣中摩擦出恐怖的火焰和猛烈的爆炸,九大陰帥和其餘鬼雄之間的戰鬥完全變成了陪襯。

而張謙很敏銳的察覺大了,除了判官和李白這倆人之外,其餘的人不管是對面的還是自己這邊在打架的時候好像都沒怎麼出力,喊殺聲雖然震天,武器揮動的幅度也很大,但是…就是虛有其表。

呂布的方天畫戟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砸向牛頭,牛頭揮起手裏的鋼叉抵擋,但是在兩個武器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別說擦出火花了,就連對撞的金屬鏗鏘聲音也很小!

你們是來表演的還是來打架的?

這還是剛開始,打了幾分鐘之後,這兩撥人乾脆就正式划水了,武器揮動也很無力,但是嘴裏的口號還是喊個不停,尤其是呂布,這傢伙嗷嗷狂叫,嘴裏不停的喊着:“殺!殺!”

但是卻像個娘們一樣輕輕的甩動手裏的方天畫戟,和他對戰的牛頭馬面也是一樣,活像公園裏早晨練太極劍的老頭老太太。

“他們這是幹嘛?怎麼打架這麼無力?”

“黑白無常肯定把你的事情告訴他們了,”系統說,“他們這很明顯就是打着玩,也就判官能像模像樣的出力。” “我的威名已經這麼大了嗎?”張謙一喜。

“啊……”系統說。

打了一會,判官也發現了這情況,虛晃一招退出戰圈怒吼:“你們都在發什麼神經?!打啊!”

“殺!”聽到他叫喚,九大陰帥再次喊殺聲震天,揮起武器開始衝鋒,但是他剛一和李白交手,他們就又恢復了那副懶羊羊的姿態。

“差不多就行了。”系統說,“判官在地府的地位也不低,千萬別真的打出事,這可是真身!”

“再教訓教訓他。”張謙說,“現在就把他們撤回來,沒力度,就怕他再囂張個沒完,得讓他服氣。”

說着張謙開始查看自己的存貨。

要不用一根大聖猴毛試試?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