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著率軍一路狂退,望樂成而走,解系率軍則是一路狂逐,緊追不捨,雙方大軍首尾相銜,相距不足半里。

其實傅著是明顯地壓制住了速度,爲了把潰逃之象表現的更加充分,一路之上,蜀軍是丟盔棄甲,顯得狼狽不堪。

解系立功心切,如此追殲蜀軍的好機會他如何捨得放棄,率軍在蜀軍的身後一路緊追,並及時地派人回稟了司馬駿。

司馬駿聞訊之後,也是大爲欣喜,沒想到晉軍一過河,就捉住了蜀軍一條小尾巴,如果能順利地全殲掉這支蜀軍的話,勢必對征伐整個冀州打一下好的開端,所以司馬駿也揮軍緊隨其後。

此處距離樂成並不太遠,傅著向北回撤,很快地就接近了樂成,不過傅著壓根兒就沒有進城的意思,到了樂成城下,乾脆就是繞城而走,折向西北而逃。

起初解系見傅著逃往樂成,還以爲傅著要逃回城中,如果蜀軍逃回樂成城中的話,依託城牆防守,倒是給晉軍帶來一定的難題,畢竟攻城作戰不同於野戰,解系的前鋒營騎兵還無法擔當起攻城的任務。

沒想到傅著率軍到達了樂成城下,卻沒有進城,繞城而走,向西北方向逃竄而去。

這一意外的情況,着實讓解系深感不解,蜀軍放在堅固的城池不入,反而要在平原地帶上一路狂逃,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不過很快解系就想明白了,樂成不過是一座孤城,蜀軍一旦入城,就會被晉軍團團圍住,司馬駿的大軍就在身後,很快就會趕上來,八萬大軍若是攻打城池的話,憑一座小小的樂城,肯定是守不住的,與其困守孤城坐以待斃的話,倒還是不如繼續逃竄,或許可以尋得一線生機。

至於蜀軍前面是不是有埋伏,解系也不是沒有考慮過,不過他很快就釋然了,現在晉軍三路大軍進攻冀北,蜀軍肯定要分兵抵禦,就蜀軍的那一點人馬,三路分兵下來,中間這一路根本就剩不下多少人,晉軍中路大軍合在一塊兒,那可是有八萬之衆,蜀軍想要打圍殲戰,簡直就是笑話,憑蜀軍的那麼一點人馬,被晉軍圍殲還差不多。

總而言之,既然咬住了蜀軍的一支人馬,解系就絕不肯鬆口了,如果不能狠狠地咬下一塊肉來,解系如何肯善罷甘休。

蜀軍一路狂逃,漸漸地接近了安國,距離蜀軍的設定的埋伏圈已經是不遠了,傅著可以在路邊輕易地發現蜀軍所留下的記號。

給你所有 那些記號,都是一些特殊的標記,有時候是堆着一堆看起來雜亂無章的石塊,有時候是插着幾根毫不起眼的樹枝,不過能看懂這些記號的人卻可以一眼就看出這些石塊樹枝所表達出來的含義。

比如那一堆形似亂石的石塊,最頂部有一塊比較尖的石頭,那尖端所指的方向,正是蜀軍此行的目的地,而尖石底下襯墊着十三塊形狀不同的大小不一的石頭,代表着距離目的地還有十三裏的路程。

再往前走不遠,便會看到一堆大小差不多相同的石堆,尖石所指的方向依然是西北方向,地下所襯的石頭則由十三塊減少到了十塊,代表距離目標還剩十里左右。

至於那些樹枝木棍,表達的也是同樣的含義,只不過在外人的眼中,絲毫不解其義,只不過是些破石頭和幾根枯枝爛木,直接就無視了。

傅著讀懂了這些暗號帶來的訊息,嘴角之上浮現出了一絲的笑意,一路狂逃了上百里,現在總算是看到盼頭,他回頭看了一眼依然在身後緊追不捨的晉兵,冷笑了一聲,暗自道:“讓你們猖狂了半天,現在該是算後帳的時候了。”

本來傅著就不樂意擔當這個誘餌,一上來仗還沒打就得詐敗而走,其中的鬱悶只有自己心理清楚,狂逃上百里,一路還得裝出一付丟盔棄甲抱頭鼠竄的模樣,可謂是狼狽之極,現在總算是捱到了揚眉吐氣的時候了,傅著也着實吐了一口惡氣。

距離伏擊圈越來越近,傅著絲毫沒有加快速度的意識,依然保持着不緊不慢的節奏,爲了將最後的一程戲演得更爲地逼真,虎騎軍還故意地裝出一付體力不支的模樣,儘量引誘晉軍更賣力地追趕。(。) ps:稍後更正………………………………………………解系立功惦切,未等排好陣型就率先衝了上去。

傅著久經慣戰,雖然是遭遇戰,但他也沒有絲毫的慌亂,鎮定自若地指揮虎騎軍立住陣腳,與晉軍廝殺在了一處。

戰場上的騎兵對戰往往是最精彩紛呈的較量,與場面浩大的步兵對戰不同,騎兵對戰,講究的更多的是速度與激情,塵煙滾滾,戰馬嘶鳴,雙方的每一次碰撞都如火星四濺般激烈,參戰的騎兵也是熱血沸騰激情澎湃,場面極爲地火爆。

平原地帶是騎兵的最佳舞臺,最適合騎兵打對攻戰,騎兵在這裏可以縱橫馳騁,極度地張揚個性,尤其是這種萬馬奔騰的場面,極爲震撼人心。

傅著倒是想和晉軍騎兵來一次全力地對決,展示一下蜀軍騎兵的威力,但劉胤交待給他的使命卻讓他不得不放棄這一想法,現在他的角色是誘餌,要請君入甕的,自然不能在樂成的戰場上發力。

看着火候已經差不多了,傅著果斷地一聲令下,讓虎騎軍撤出戰鬥。

也許是傅著演戲演的過於逼真,或許是解系的自我感覺良好,他絲毫也沒有覺得蜀軍的撤退有什麼貓膩,相反的,解系認爲蜀軍撤退完全是抵敵不住,畢竟自己的騎兵的數量是超過虎騎軍的,兩萬人對陣一萬五千人,這樣的優勢還是很明顯的。

傅著率軍一路狂退,望樂成而走,解系率軍則是一路狂逐,緊追不捨,雙主首尾相銜,相距不足半里。

其實傅著是明顯地壓制住了速度,爲了把潰逃之象表現的更加充分,一路之上,蜀軍是丟盔棄甲,顯得狼狽不堪。

ωωω✿тTk án✿C〇

解系立功心切,如此追殲蜀軍的好機會他如何捨得放棄,率軍在蜀軍的身後一路緊追,並及時地派人回稟了司馬駿。

司馬駿聞訊之後,也是大爲欣喜,沒想到晉軍一過河,就捉住了蜀軍一條小尾巴,如果能順利地全殲掉這支蜀軍的話,勢必對征伐整個冀州打一下好的開端,所以司馬駿也揮軍緊隨其後。

此處距離樂成並不太遠,傅著向北回撤,很快地就接近了樂成,不過傅著壓根兒就沒有進城的意思,到了樂成城下,乾脆就是繞城而走,折向西北而逃。

起初解系見傅著逃往樂成,還以爲傅著要逃回城中,如果蜀軍逃回樂成城中的話,依託城牆防守,倒是給晉軍帶來一定的難題,畢竟攻城作戰不同於野戰,解系的前鋒營騎兵還無法擔當起攻城的任務。

沒想到傅著率軍到達了樂成城下,卻沒有進城,繞城而走,向西北方向逃竄而去。

這一意外的情況,着實讓解系深感不解,蜀軍放在堅固的城池不入,反而要在平原地帶上一路狂逃,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不過很快解系就想明白了,樂成不過是一座孤城,蜀軍一旦入城,就會被晉軍團團圍住,司馬駿的大軍就在身後,很快就會趕上來,八萬大軍若是攻打城池的話,憑一座小小的樂城,肯定是守不住的,與其困守孤城坐以待斃的話,倒還是不如繼續逃竄,或許可以尋得一線生機。

至於蜀軍前面是不是有埋伏,解系也不是沒有考慮過,不過他很快就釋然了,現在晉軍三路大軍進攻冀北,蜀軍肯定要分兵抵禦,就蜀軍的那一點人馬,三路分兵下來,中間這一路根本就剩不下多少人,晉軍中路大軍合在一塊兒,那可是有八萬之衆,蜀軍想要打圍殲戰,簡直就是笑話,憑蜀軍的那麼一點人馬,被晉軍圍殲還差不多。

總而言之,既然咬住了蜀軍的一支人馬,解系就絕不肯鬆口了,如果不能狠狠地咬下一塊肉來,解系如何肯善罷甘休。

蜀軍一路狂逃,漸漸地接近了安國,距離蜀軍的設定的埋伏圈已經是不遠了,傅著可以在路邊輕易地發現蜀軍所留下的記號。

那些記號,都是一些特殊的標記,有時候是堆着一堆看起來雜亂無章的石塊,有時候是插着幾根毫不起眼的樹枝,不過能看懂這些記號的人卻可以一眼就看出這些石塊樹枝所表達出來的含義。

比如那一堆形似亂石的石塊,最頂部有一塊比較尖的石頭,那尖端所指的方向,正是蜀軍此行的目的地,而尖石底下襯墊着十三塊形狀不同的大小不一的石頭,代表着距離目的地還有十三裏的路程。

再往前走不遠,便會看到一堆大小差不多相同的石堆,尖石所指的方向依然是西北方向,地下所襯的石頭則由十三塊減少到了十塊,代表距離目標還剩十里。

至於那些樹枝木棍,表達的也是同樣的含義,只不過在外人的眼中,絲毫不解其義,只不過是些破石頭和幾根枯枝爛木,直接就無視了。

傅著讀懂了這些暗號帶來的訊息,嘴角之上浮現出了一絲的笑意,一路狂逃了上百里,現在總算是看到盼頭,他回頭看了一眼依然在身後緊追不捨的晉兵,冷笑了一聲,暗自道:“讓你們猖狂了半天,現在該是算後帳的時候了。”

本來傅著就不樂意擔當這個誘餌,一上來仗還沒打就得詐敗而走,其中的鬱悶只有自己心理清楚,狂逃上百里,一路還得裝出一付丟盔棄甲抱頭鼠竄的模樣,可謂是狼狽之極,現在總算是捱到了揚眉吐氣的時候了,傅著也着實吐了一口惡氣。

距離伏擊圈越來越近,傅著絲毫沒有加快速度的意識,依然保持着不緊不慢的節奏,爲了將最後的一程戲演得更爲地逼真,虎騎軍還故意地裝出一付體力不支的模樣,經引誘晉軍更賣力地追趕。(。) 就在此時,西疊山上號炮連響,旌旗遍野,不計其數的蜀兵從山後殺了出來。

解系陡然一驚,沒想到這兒果真有蜀軍的埋伏,看架式,數量還不少,解系令晉軍稍稍地後退,儘管遭遇到埋伏,但他也沒有過多的慌亂,畢竟司馬駿的大軍就在身後,很快就可以給他提供強力的支援,解系現在所能做的,就是穩住陣腳,不讓蜀軍把晉軍的陣型給擊破了。

與前鋒營也僅僅是相隔了數裏的司馬駿也看到了前面的異常情況,微微一驚,卻又旋即大喜,信都之戰時司馬駿就一直謀求着和蜀軍進行一場大決戰,最好是一戰就那定勝負的那種,但劉胤的果斷撤離讓他的希望最終是落了空,這次本來以爲只是咬住了一條小魚,沒想到居然在後面還能釣出一條大魚來,這可是司馬駿期待已久的機會,他立刻下令,晉軍全線壓上,與蜀軍決戰於西疊山。

至於前面是否有埋伏之類的,司馬駿纔沒有去考慮,單憑蜀軍的那麼一點兵力,想要圍困住晉軍八萬大軍,那不是白日做夢嗎?

司馬駿唯恐前面的解繫有失,蜀軍吃不掉他的大軍,但若是吃掉他的先鋒營,還是綽綽有餘的,司馬駿立刻是揮軍向前,與解系的人馬兵合一處,只要晉軍抱成一團,那就是鐵板一塊,任憑蜀軍如何進攻,想要突破晉軍的防線,試比登天。

解系在有序地後退着,司馬駿則是加快了速度向前趕來,晉軍人馬很快地就融爲了一體,八萬大軍彙集一處,其勢浩大。

司馬駿用嘲弄一般的目光看着西疊山方向上的蜀軍,對身邊諸人大笑道:“蜀人自不量力,蜉蚍撼樹,想在這兒伏擊我們,本王倒想要看看,劉胤他有沒有這麼大的胃口?”

諸將皆是隨聲附和,現在晉軍擁兵八萬,這就是他們最大的底氣,諸將都想爭這第一功,紛紛向司馬駿請命出戰,與蜀軍是決一死戰。

司馬駿環視了一下,道:“此戰解將軍一路追擊,功不可沒,本王有成人之美,這破蜀軍的第一功,還是讓解將來來領吧。”

解系大喜,有了司馬駿的強力支援,蜀軍人數再多,解系也是全然不懼,諸將紛紛請戰,解繫有些不樂意了,這不是擺明了要搶功嗎,還好司馬駿爲他做主,沒讓他首功旁落,解系謝過司馬駿,便立刻整點本部的人馬,準備向蜀軍發起反攻。

雖然說蜀軍大舉殺出,但卻沒有主動地向晉軍發動進攻,而是依山列陣,擺出一付防守的架式,解系直以爲蜀軍是看到了晉軍的大隊人馬,故而不敢出戰了,這更助長了他的驕狂之氣,率軍大舉撲了上來。

蜀軍居高臨下,佔據着明顯的地形優勢,一看到晉軍發起進攻,首先便是一波弓箭招呼,箭如雨下,覆蓋了整個的西疊山。

晉軍是仰攻,還好西疊山的山勢較爲地平緩,解系的騎兵部隊還可以發起攻擊,假如山勢再陡峭一些的話,那他就只能是棄馬步戰了。

饒是如此,蜀軍密集的箭雨還是對晉軍造成了許多的傷害,晉軍奮力地攻擊着,試圖依靠騎兵的速度衝上山坡,但雨點般的箭矢讓突在前面的晉兵人仰馬翻,傷亡累累。

不過解系並沒有因爲這麼一點小小的挫折就放棄進攻的念頭,他不斷地指揮晉軍騎兵發起強有力的攻勢,前面倒下去一人,他馬上就會多派出兩人來參與到進攻之中,解系就是試圖用這種強而有力的攻勢撕開蜀軍的防線。

司馬駿的表情很悠閒,雖然蜀軍頑強地抵抗着,但他相信這種抵抗持續不了多久,在晉軍的優勢兵力之下,任何的頑抗都是一種徒勞,只要給解系一定的時間,拿下西疊山一點也沒有問題。

就在司馬駿怡然自得,心情舒暢之時,一名晉兵步履匆匆地跑到了他的近前,神色慌張地道:“大王,大事……大事不好了……”

司馬駿臉色一沉,喝問道:“何事驚慌?”

那名晉兵回身指向背後的東屏山,稟道:“大王,那邊發現大量的蜀軍蹤跡……”

司馬駿悚然地一驚,這回他也不再淡定了,東屏山是他們來時的路,如果那邊也出現蜀軍的話,那就證明他們陷入到了蜀軍的包圍之中,看來蜀軍的胃口確實很大,竟然想要將他的八萬人馬一口吞下。

“陳將軍,你速帶一萬騎兵去東屏山看看,究竟是什麼狀況?”司馬駿回身吩咐陳元道。

陳元立刻領命,引一萬騎兵向東而去。

東屏山的狀況和西疊山的那邊基本相差不大,蜀軍突然地殺了出來,將東屏山佔據了,同時也掐斷了晉軍的退路。

陳元試着向蜀軍的陣地發起了攻擊,不過蜀軍防守很嚴密,陳元討不到半點的機會,反而是折損了不少的人馬,看看無法拿下東屏山,陳元也只得退回去,稟明瞭司馬駿。

兩面都出現了蜀軍的伏兵,晉軍的八萬大軍被堵在了東屏山和西疊山的狹長地帶之間,很顯然,這是蜀軍早已圖謀許久的行爲,故意地讓一支騎兵一路敗退,將晉軍大隊人馬引入到這兒。

司馬駿神色顯得凝重起來,原先他一直對蜀軍的伏擊行爲嗤之以鼻,認爲蜀軍就算是有心也是無力的,想吃掉他的八萬大軍,劉胤肯定沒那麼大的胃口。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劉胤果真是狂妄大膽,真的有吞掉他的心思。

既然劉胤動了殺心,司馬駿也就不敢大意了,現在晉軍被蜀軍兩面包夾,腹背受敵,形勢陡然間變得險惡起來,而解系那邊強攻西疊山,也未能取得戰果,敗退了回來,這一下讓晉軍的處境變得極爲地艱難。

衆將的目光,都齊刷刷地投到司馬駿的身上,等待着他下達命令。

司馬駿神情嚴峻,用馬鞭指向南面,用最堅決地口氣道:“向南突圍!”(。) ps:稍後更正………………………………儘管遭遇到埋伏,但他也沒有過多的慌亂,畢竟司馬駿的大軍就在身後,很快就可以給他提供強力的支援,解系現在所能做的,就是穩住陣腳,不讓蜀軍把晉軍的陣型給擊破了。

與前鋒營也僅僅是相隔了數裏的司馬駿也看到了前面的異常情況,微微一驚,卻又旋即大喜,信都之戰時司馬駿就一直謀求着和蜀軍進行一場大決戰,最好是一戰就那定勝負的那種,但劉胤的果斷撤離讓他的希望最終是落了空,這次本來以爲只是咬住了一條小魚,沒想到居然在後面還能釣出一條大魚來,這可是司馬駿期待已久的機會,他立刻下令,晉軍全線壓上,與蜀軍決戰於西疊山。

至於前面是否有埋伏之類的,司馬駿纔沒有去考慮,單憑蜀軍的那麼一點兵力,想要圍困住晉軍八萬大軍,那不是白日做夢嗎?

司馬駿唯恐前面的解繫有失,蜀軍吃不掉他的大軍,但若是吃掉他的先鋒營,還是綽綽有餘的,司馬駿立刻是揮軍向前,與解系的人馬兵合一處,只要晉軍抱成一團,那就是鐵板一塊,任憑蜀軍如何進攻,想要突破晉軍的防線,試比登天。

解系在有序地後退着,司馬駿則是加快了速度向前趕來,晉軍人馬很快地就融爲了一體,八萬大軍彙集一處,其勢浩大。

司馬駿用嘲弄一般的目光看着西疊山方向上的蜀軍,對身邊諸人大笑道:“蜀人自不量力,蜉蚍撼樹,想在這兒伏擊我們,本王倒想要看看,劉胤他有沒有這麼大的胃口?”

諸將皆是隨聲附和,現在晉軍擁兵八萬,這就是他們最大的底氣,諸將都想爭這第一功,紛紛向司馬駿請命出戰,與蜀軍是決一死戰。

司馬駿環視了一下,道:“此戰解將軍一路追擊,功不可沒,本王有成人之美,這破蜀軍的第一功,還是讓解將來來領吧。”

解系大喜,有了司馬駿的強力支援,蜀軍人數再多,解系也是全然不懼,諸將紛紛請戰,解繫有些不樂意了,這不是擺明了要搶功嗎,還好司馬駿爲他做主,沒讓他首功旁落,解系謝過司馬駿,便立刻整點本部的人馬,準備向蜀軍發起反攻。

雖然說蜀軍大舉殺出,但卻沒有主動地向晉軍發動進攻,而是依山列陣,擺出一付防守的架式,解系直以爲蜀軍是看到了晉軍的大隊人馬,故而不敢出戰了,這更助長了他的驕狂之氣,率軍大舉撲了上來。

蜀軍居高臨下,佔據着明顯的地形優勢,一看到晉軍發起進攻,首先便是一波弓箭招呼,箭如雨下,覆蓋了整個的西疊山。

晉軍是仰攻,還好西疊山的山勢較爲地平緩,解系的騎兵部隊還可以發起攻擊,假如山勢再陡峭一些的話,那他就只能是棄馬步戰了。

饒是如此,蜀軍密集的箭雨還是對晉軍造成了許多的傷害,晉軍奮力地攻擊着,試圖依靠騎兵的速度衝上山坡,但雨點般的箭矢讓突在前面的晉兵人仰馬翻,傷亡累累。

不過解系並沒有因爲這麼一點小小的挫折就放棄進攻的念頭,他不斷地指揮晉軍騎兵發起強有力的攻勢,前面倒下去一人,他馬上就會多派出兩人來參與到進攻之中,解系就是試圖用這種強而有力的攻勢撕開蜀軍的防線。

司馬駿的表情很悠閒,雖然蜀軍頑強地抵抗着,但他相信這種抵抗持續不了多久,在晉軍的優勢兵力之下,任何的頑抗都是一種徒勞,只要給解系一定的時間,拿下西疊山一點也沒有問題。

就在司馬駿怡然自得,心情舒暢之時,一名晉兵步履匆匆地跑到了他的近前,神色慌張地道:“大王,大事……大事不好了……”

司馬駿臉色一沉,喝問道:“何事驚慌?”

那名晉兵回身指向背後的東屏山,稟道:“大王,那邊發現大量的蜀軍蹤跡……”

司馬駿悚然地一驚,這回他也不再淡定了,東屏山是他們來時的路,如果那邊也出現蜀軍的話,那就證明他們陷入到了蜀軍的包圍之中,看來蜀軍的胃口確實很大,竟然想要將他的八萬人馬一口吞下。

“陳將軍,你速帶一萬騎兵去東屏山看看,究竟是什麼狀況?”司馬駿回身吩咐陳元道。

陳元立刻領命,引一萬騎兵向東而去。

東屏山的狀況和西疊山的那邊基本相差不大,蜀軍突然地殺了出來,將東屏山佔據了,同時也掐斷了晉軍的退路。

陳元試着向蜀軍的陣地發起了攻擊,不過蜀軍防守很嚴密,陳元討不到半點的機會,反而是折損了不少的人馬,看看無法拿下東屏山,陳元也只得退回去,稟明瞭司馬駿。

兩面都出現了蜀軍的伏兵,晉軍的八萬大軍被堵在了東屏山和西疊山的狹長地帶之間,很顯然,這是蜀軍早已圖謀許久的行爲,故意地讓一支騎兵一路敗退,將晉軍大隊人馬引入到這兒。

司馬駿神色顯得凝重起來,原先他一直對蜀軍的伏擊行爲嗤之以鼻,認爲蜀軍就算是有心也是無力的,想吃掉他的八萬大軍,劉胤肯定沒那麼大的胃口。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劉胤果真是狂妄大膽,真的有吞掉他的心思。

既然劉胤動了殺心,司馬駿也就不敢大意了,現在晉軍被蜀軍兩面包夾,腹背受敵,形勢陡然間變得險惡起來,而解系那邊強攻西疊山,也未能取得戰果,敗退了回來,這一下讓晉軍的處境變得極爲地艱難。

衆將的目光,都齊刷刷地投到司馬駿的身上,等待着他下達命令。

司馬駿神情嚴峻,用馬鞭指向南面,道:“向南突圍!” 影視世界無限傳送門 (。) 夜幕降臨了,安國境內的晉國營地一片的死寂,死寂的原因當然不會和死人有什麼關係,儘管白天的交戰讓晉軍有不少的損失,但那種損失遠還未到傷筋動骨的地步,現在晉軍的將士上至高層的司馬駿,下至底層的馬前卒,都沉浸在一種悲愴黯然的情緒中。

一種絕望的氣息在晉軍之中瀰漫着,那是一種陷入死地悲涼的感覺,曾經躊躇滿志信心爆棚的司馬駿,呆坐在一堆篝火的前面,熊熊的火焰驅走了冬日的嚴寒,但卻無法驅散司馬駿心中的陰霾。

通紅的火光映照着的,是司馬駿那張木然而憔悴的臉,才僅僅一天的時間,司馬駿就經歷了從波峯到浪谷之間的跌宕,本來以爲逮到了一條大魚,但沒想到自己卻成了人家的網中之魚,這樣的轉換讓司馬駿是始料未及的。

直到現在,司馬駿還摸索清蜀軍究竟從出動了多少的人馬,但蜀軍八面包圍,幾乎是圍了一個水泄不通,晉軍雖然是屢次地想要衝破桎梏,但卻是有心無力,蜀軍的防守滴水不漏,司馬駿找不到任何的破綻,付出了極爲慘重的代價,卻依然被困在這裏。

現在晉軍的情況相當的不樂觀,七八萬的大軍被困在這個狹長的地帶上,根本就沒有多少可以迴旋的餘地,更糟糕的是,由於是輕裝追擊,全軍只隨身帶了三天的口糧,根本就沒有多餘的糧草,全指望後面輜重部隊的補充,現在大軍被圍困在了安國,糧道斷絕,如果不能在三日之內突出重圍,這七八萬人不被蜀軍圍殲掉,也會活活地給困死餓死。

如果糧草充裕的話,司馬駿倒也不會太擔心,畢竟左右兩路還有馬隆和文鴦的十七萬大軍,他們聞訊之後,也肯定會趕來救援的,只要晉軍裏應外合,打破蜀軍的包圍並不是難事,難就難在時間緊迫,七八萬人七八萬張嘴,沒有了糧草,軍心必散必亂,不用蜀軍來攻,晉軍自己就崩潰掉了。

司馬駿枯坐了一夜,一宿都未曾閤眼,天色微明的時候,他就下令軍隊集結,準備再拼一把,殺出一條血路來。

今天晉軍的主攻的目標,是北面的恆水和東面的東屏山,同時,也向南面的瓜水和西面的西疊山持續地保持着進攻的壓力,從凌晨開始,晉軍就朝着四個方向發起了突圍之戰。

我是個葬尸人 司馬駿始終不相信蜀軍有足夠的兵力來打圍困戰,蜀軍四面八方的包圍着晉軍,肯定存在着兵力薄弱處,他四面出擊的意圖就是要混淆視聽,讓蜀軍無法掌握晉軍真正的突圍方向,只要攻擊對了方向,找出蜀軍的薄弱點,突破圍困並不是什麼難事。

司馬駿繼續地派兵進攻瓜水和西疊山,目的就是一個,儘可能拖住這個方向的蜀軍,不讓他們有機會向北面和東面進行增援,而晉軍的主攻目標,鎖定了昨天沒有打過的恆水和只進行了初次試探性進攻的東屏山。

西疊山和瓜水的防禦,已經讓晉軍吃盡了苦頭,屢次進攻,都始終未能拿下,司馬駿自然不再抱什麼希望了,不過北面的恆水晉軍還未打過,司馬駿很是期待着可以從這兒突破成功。

在司馬駿看來,蜀軍對恆水的防禦應該是鬆懈一些的,畢竟即使被晉軍成功地突破,也只會進入到蜀軍的腹地之中,依然難逃圍困。

但方一交戰,司馬駿就很清楚自己想錯了,恆水的防禦一點也不遜色於瓜水,蜀軍在恆水北岸派出的,是虎騎軍和隴西軍,蜀軍依然動用了偏廂車封鎖了恆水北岸,在河面上交織出一道箭網,徹底地封死了晉軍的渡河之路。

與瓜水相比,恆水的水流速度較緩,但河面卻要比瓜水寬上兩到三倍,恆水的水深狀況和瓜水也差不多,不過由於河面較寬,想在恆水找出一條可以橫渡的路線,幾乎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晉軍即使最普通的士兵,也明白現在軍隊所處於的困境,如果不能殺出一條血路的話,他們所有的人,都會埋骨在此地。有壓力纔會有動力,在死亡的面前,任何人都不敢有絲毫的保留,就算是恆水的水很深很刺骨,那些晉兵也都是毫不猶豫地跳了下去,幾十丈寬的河面上,密密麻麻地擠滿了人。

但他們剛一落水,就遭到了蜀軍密集的箭雨招呼,虎騎軍裝備着的元戎弩箭直就是大發神威,一發十矢,都可以射中九個目標了,幾百具元戎弩同時射擊,場面極爲地壯觀。

史上最強氪命 慘叫聲不斷地恆水之中發了出來,許多的晉軍沉入到了河中,再也沒有機會站得起來,整個寬闊的河面上,飄浮着的,全部都是晉軍的屍體,河水都被鮮血染成了赤紅色。

傅著很是悠閒地呆在北岸上,這次引晉軍八萬人馬入包圍圈,傅著是居於首功的,相對於在恆水的北岸阻擊,後者這個任務更輕鬆簡單,只要守住恆水大堤,就可以徹底將晉軍困死在此處。

做傅著下手的是隴西軍的鄧忠,相比傅著一臉輕鬆的樣子,鄧忠還是稍微有些緊重,他神情凝重地注視着正在渡河晉軍,沉重地達命令,命令隴西軍死守北岸,嚴加防範,阻擊一切企圖的渡河之敵。

“鄧將軍,放輕鬆點吧,晉人現在插翅也難逃了,別看恆水瓜水並非是大江大川,但晉軍想越過,卻是癡人做夢,看吧,今天的恆水,就是他們葬身之地!”傅著哈哈一笑,勸鄧忠不必太緊張了,這仗這麼打怎麼有。

鄧忠抱之以微笑,沒人沒理由會相信晉軍還有機會,在蜀軍嚴密的防守下,他們根本就是無路可走了。

晉軍投入的兵力再多,似乎也滿足不了恆水的胃口,吞掉這些晉兵,對於寬闊的河水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浮屍越來越多,幾乎要將河道淤塞了,但晉軍還沒有一個人可以踏上北岸。(。)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的司馬駿,下至底層的馬前卒,都沉浸在一種悲愴黯然的情緒中。

一種絕望的氣息在晉軍之中瀰漫着,那是一種陷入死地悲涼的感覺,曾經躊躇滿志信心爆棚的司馬駿,呆坐在一堆篝火的前面,熊熊的火焰驅走了冬日的嚴寒,但卻無法驅散司馬駿心中的陰霾。

通紅的火光映照着的,是司馬駿那張木然而憔悴的臉,才僅僅一天的時間,司馬駿就經歷了從波峯到浪谷之間的跌宕,本來以爲逮到了一條大魚,但沒想到自己卻成了人家的網中之魚,這樣的轉換讓司馬駿是始料未及的。

直到現在,司馬駿還摸索清蜀軍究竟從出動了多少的人馬,但蜀軍八面包圍,幾乎是圍了一個水泄不通,晉軍雖然是屢次地想要衝破桎梏,但卻是有心無力,蜀軍的防守滴水不漏,司馬駿找不到任何的破綻,付出了極爲慘重的代價,卻依然被困在這裏。

現在晉軍的情況相當的不樂觀,七八萬的大軍被困在這個狹長的地帶上,根本就沒有多少可以迴旋的餘地,更糟糕的是,由於是輕裝追擊,全軍只隨身帶了三天的口糧,根本就沒有多餘的糧草,全指望後面輜重部隊的補充,現在大軍被圍困在了安國,糧道斷絕,如果不能在三日之內突出重圍,這七八萬人不被蜀軍圍殲掉,也會活活地給困死餓死。

如果糧草充裕的話,司馬駿倒也不會太擔心,畢竟左右兩路還有馬隆和文鴦的十七萬大軍,他們聞訊之後,也肯定會趕來救援的,只要晉軍裏應外合,打破蜀軍的包圍並不是難事,難就難在時間緊迫,七八萬人七八萬張嘴,沒有了糧草,軍心必散必亂,不用蜀軍來攻,晉軍自己就崩潰掉了。

司馬駿枯坐了一夜,一宿都未曾閤眼,天色微明的時候,他就下令軍隊集結,準備再拼一把,殺出一條血路來。

今天晉軍的主攻的目標,是北面的恆水和東面的東屏山,同時,也向南面的瓜水和西面的西疊山持續地保持着進攻的壓力,從凌晨開始,晉軍就朝着四個方向發起了突圍之戰。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