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半路上,正好看到了方寧。

是被她父親送過來的,戴著口罩墨鏡還穿著風衣,就好像怕被人發現的明星一樣。

汪成峰自嘲,方寧這平平無奇的,父親總不可能是明星吧。

「好巧哦…」方寧換了一身衣服,老土的校服換成了白色的連衣裙,臉上還畫了一些淡妝,讓平平無奇的臉…依然平平無奇。

風衣男目送著方寧,很遠很遠,直到最後都在目送著她。

「走吧…」

「嗯。」

兩人並排走著,好像情侶一樣…

很有默契的,沒有聊天,或者說兩人都沒什麼好聊的地方。

假戲真做,呆萌甜妻不簡單 距離不遠,方寧覺得還是找一些話題比較好,笑道。

「剛剛那是我爸,他超厲害的,是開大車的司機呢…」

「正好,我最討厭的職業就是開大車的司機。」汪成峰看著方寧的臉說道:「我是認真的…」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來了 最討厭大車司機…

這一番話直接讓方寧說不出的尷尬。

「我的母親就是被大車司機撞死的,還有很多人也因為這司機而喪命,就因為他想要逃避責任,就因為他的自私…」

「對不起,不知道你還經歷了這些。」方寧真心覺得對不起,揭開了朋友的傷口。

「沒關係,這些你都不知道…倒是我,小心眼了,因為一個人去厭惡一個群體..不過沒辦法,我沒辦法不討厭,就算說不討厭,那肯定也是虛偽的。」汪成峰說道:「我不是君子,但我也不想當口是心非的小人。」

「太耿直不好。」

「嗯…」

兩人繼續保持沉默,保持著兩人相處應有的相處默契和心照不宣。

淡淡的情愫萌生。

不是愛情。

讓汪成峰來形容的話,應該是和替身使者之間的互相吸引是一個道理吧。

啟稟王爺,王妃會捉鬼 上電梯的時候,方寧突然被人撞了一下。

錢包掉了出來。

錢包里的照片,也掉了出來。

方寧穿著裙子不好彎腰撿起,汪成峰自然是不會放著不管的。

「謝謝…」方寧連忙道謝。

汪成峰剛剛撿起錢包,就瞥見了那照片…

那照片上的中年男子,旁邊還有一輛嶄新的,剛買的大貨車,臉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來。

新買的車子,紅絲帶都還沒拆掉的那種。

太像了…

和撞死自己母親的那一輛遮牌貨車,是同一款。

一模一樣。 「這是…上面的是誰?」

汪成峰一時間精神恍惚…

「哦,這是我爸和我的合照呢。」方寧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小時候我還長的可愛些,長大就長殘了好多呢…唉,包子臉就是包子臉,前期還成後期就不行了丫。」

因為包子臉的緣故,長大的方寧泯然於人,小時候這種臉型還是很可愛的。

和汪成峰一模一樣,帥在小時候。

「真可惜。」汪成峰一臉複雜,指代這另外的事情。

「是啊,真的可惜。」

一路走去,汪成峰的心不再平靜,心中被堵住的情緒隱隱有些要爆炸的跡象。

汪成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呢喃道:「冷靜,不可能那麼巧合的…對,這都是巧合而已。」

一定要是巧合才行——



嘴上說是來ktv唱歌的,實際上,僅僅只是來當人肉背景板的而已。

唱一兩首歌,然後玩手機,看著那些活躍者們盡情的表演。

刻骨纏綿:豪門逃妻愛上癮 方寧也樂得如此,一邊玩手機,一邊聽著蹩腳的歌聲。

此時,汪成峰突然問道。

「你…的父親…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他?他是什麼人呢…」方寧笑了笑說道:「是一個有些沉默的普通男人吧,總是不會對我和媽說別的什麼東西…應該說…是一個好人吧。」

「好人…真的是好人嗎…」

汪成峰的掌心都被手指甲刺破,如果是好人的話…

那應該不是肇事者吧。

應該不是…

汪成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

「你還記得不記得,兩個星期前,周末那天晚上,你的父親在做些什麼。」

「我的父親?」方寧回憶了一下說道:「那天晚上印象很深刻呢,是我過生日,當時他正出去拉貨,很晚才回家,那時候他風塵僕僕的,帶著一盒子碎掉的蛋糕給我慶生,真是的,問他出了什麼事他也不說,和平時一樣沉默寡言,什麼都不願意說出來。」

方寧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來。

「不過那天,過的真的很幸福,他無論多忙,都趕回了家裡來,給我過生日,我都想不到,他能這麼快回到家裡。」

「是啊,那天你過的很幸福…可我就是在那一天,失去了母親,還有幾家人,永遠的失去了自己的親人。」

汪成峰咬緊牙關,現在幾乎可以確定一定以及肯定,方寧的父親,就是那個肇事逃逸的司機。

就因為他的一己之私,害得那麼多人失去了家庭。

這能忍?

不能忍。

ktv的歌聲還還在繼續,沒人發現汪成峰的情緒開始變得不對。

「你知道不知道,你的父親,其實是…」

汪成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就在要將情緒全部宣洩出來的時候,一陣好似地動山搖的聲音響起,正在播放的音響突然關閉。

燈光。

嘈雜聲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寂靜,然而在片刻的寂靜后,聲音爆發出來。

恐慌人們的尖叫聲此起彼伏。

不僅僅是因為這地動山搖的聲音。

還因為不遠處,亮堂的火光。

ktv,著火了。

光熱和濃煙佔據了ktv內的一切。

「大家不要慌!有事慢慢來!冷靜!都冷靜!」班長強行冷靜下來,安撫同學們:「大家一個個的出去,千萬不要踩踏,也千萬不要慌張,火還沒有燒到這邊來…」

火光的恐懼侵襲了汪成峰,讓他想不了更多的東西,只能獃獃的看著人們跑路,過了一會反應過來,也站起身子,朝著外邊走去。

在班長的安撫下,所有人都冷靜下來了一點,開始慢慢撤退,可剛沒撤退多久,前方的天花板塌陷,火光從那邊也開始蔓延。

所有人都驚呆了…

「明明…火是從那邊來的…」

火光分割了兩方。

汪成峰在這一邊。

方寧和其他同學在那一邊。

距離很近,卻天各一方。

生與死的一方。

汪成峰呆愣住了。

「等消防車來怎麼樣…」

「等消防車來早就涼了好不好!這火那麼…咳咳…我們再不走的話…」

濃煙蔓延,再不走的話,恐怕出去的人都救不回來。

不少人直接跑掉了,傻子才會在這種時候留在這裡。

「你還愣著幹什麼,趕緊走啊!再不走等著要被嗆死嗎?」方寧看著發獃的汪成峰,以為他被嚇傻了,立刻勉強笑道:「你放心吧,我會想辦法躲起來等消防員來的..咳咳…」

「我…」

汪成峰很想說,他根本沒有關心方寧的意思,僅僅只是被嚇了一跳。

僅此而已。

或者說,看著方寧這個肇事者的女兒陷入火海中,還隱隱有一些暗爽。

罪犯的女兒,就應該有罪犯的下場。

為什麼…

為什麼自己不走呢?

如果是普通人的話,應該拔腿就跑才對吧,可自己為什麼還站在這裡呢?

【如何使用,取決於你自己。】

「如何使用,取決於我自己嗎…」

汪成峰呢喃道,取出了那張鬼畫符。

她可能是仇人的孩子。

可也有是自己的同學…

自己的同桌。

自己的朋友。

自己心靈上最接近的人。

不僅僅有她,還有著許許多多的人,都被困在了裡邊。

等不到消防車來了。

她肯定等不到,火勢已經開始蔓延,蔓延的很快很快…

「我…如果跑掉的話,和那個肇事司機又有什麼區別呢?都是見死不救,都是橫眉冷對…」汪成峰自嘲一笑,其實每個人在這個時候都會選擇成為懦夫,那個肇事司機也是,自己…也可能是。

是當幾分鐘的英雄呢?

還是當一輩子的懦夫…

是一個選擇題。

當英雄,或許僅僅也只有幾分鐘吧。

當懦夫,恐怕一輩子都會後悔今天的選擇吧。

「雖然我挺適合當懦夫的…」汪成峰苦笑道,心中默默的祈禱著:「希望,那個道士沒有騙我…」

心靈想要大聲呼喊——

所有情緒都宣洩而出。

「喂!幫幫我啊!」

我,汪成峰是普通人,有著普通的人生,普通的未來,家庭發生這普通悲劇的普通人。

但絕對不是。

懦夫。

和周圍的紅色火焰格格不入的藍色火焰燃燒著這一張符紙。

「你的緣,貧道應了…」 神打術的感覺對於李雲來說十分的奇妙。

並不是第一次使用這術法,像這樣被人調動力量還是第一次。

有一條【線】,暫時連接著李雲本體還有汪成峰的身上。

汪成峰需要力量的時候,李雲就能給予力量,大概能發揮個十分之一的實力。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