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那推著小車的女服務員立刻抽出了忍刀,直奔美姬子這邊而來,美姬子同樣轉身拿出了腰間隱藏著的忍刀,擋開了這名女忍者的忍刀。

看到行動暴露,一擊沒有成功必殺,剩下的那幾名女服員也都全部露出了獠牙,拿起了隱藏在各處的忍刀,直奔這邊而來。

林若煙一愣,不由得後退了幾步。

「Shit!」那名領頭的黑人保鏢暗罵一聲,然後快步走了過去,擋在了林若煙的面前,根據他們的消息,林逸這次來就是為了和這個女人約會旅遊,一旦這個女人出了問題,那林逸肯定會爆發的。

再者說了,憑著林逸的身手,這些忍者想要殺他還差的遠了一點。

所以這些黑人保鏢只保護了林若煙,不停的後退,然後拿出了手槍,可是因為場面太過混亂,所以並沒有機會開槍。

就看到眼前的女忍者們灑出了一大片菱形的暗器,直奔林逸和美姬子這邊而來。

美姬子拿著忍刀開始揮舞,盪開了這些暗器,一不留神,一把菱形暗器飛到了黑人保鏢這邊,一名黑人保鏢的肩膀中了標,緊接著嘴角吐出了白沫,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幾下,然後身體僵硬了下來。

「有毒!」

這是所有人的第一反應,黑人保鏢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馬上護送著林若煙離開,場面交給了林逸和美姬子,他們心中倒是有些期盼,希望這些忍者們能夠殺了林逸,如果殺了林逸,他們也就安全了,不用天天和這個殺神在一起了。

不過他們想的有些天真了,林逸哪裡是那麼好對付的。

林逸的手中多了一把手槍,一連兩槍,打中了兩名女忍者,俱是胸口要害中彈,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幾名女忍者立刻後退,緊接著從房間裡面冒出來了一堆穿著紫色忍者服的男子,手中又開始揮舞了起來,一大片暗器飛來。

美姬子再次用忍刀揮舞,盪開這些暗器。

至於那些黑人保鏢,則是護送著林若煙出了四季酒店,門外開著車子的斯蒂文一拍方向盤,怒罵道:「Shit,是什麼人?」

黑人保鏢們護送著林若煙坐上了防彈車,緊接著一名黑人保鏢道:「是忍者,那些忍者!」

「可惡,簡直是可惡!」斯蒂文立刻拿出了通訊器,大叫道:「四季酒店,快來人!」

而場面當中,已經陷入到了一片混亂當中,美姬子手中的忍刀左劈右砍,一下子死了好幾名忍者,而林逸手中的手槍每次擊發子彈,都有忍者倒地。

地上已經倒了二十名忍者,可剩下的那些忍者們仍舊孜孜不倦的猛攻美姬子,很顯然,他們最主要的目標就是美姬子。

美姬子雖然身手高超,可畢竟雙拳難敵四手,看到林若煙離開之後,也準備離開了,當下一腳踹中了手推車,直奔那群忍者而去,然後趕忙後退。

可是幾名忍者飛躍身子起來,幾把忍刀直奔美姬子的後背而來。

美姬子一愣,想要躲避,可似乎已經不可能了,林逸正欲幫忙,緊接著又有幾把忍刀到了林逸的面前,林逸也是有些發愣,沒想到這群忍者還隱藏了這麼多,好似整個酒店裡面都是忍者一般。

林逸直接無視了眼前的這些忍者,畢竟美姬子現在正在危急時刻,一躍而起,拿起手槍來一連開了好幾槍,那幾名刺向美姬子的忍者們俱是中彈,倒地。

「嗤」的一聲,一名忍者手中的忍刀划中了林逸的胳膊,林逸的胳膊一甩,直接灑出鮮血來。

忍不住眼睛有些通紅,一把抓住了那名忍者的胳膊,一個反手,緊接著對著胸口就踹了下去。

「砰」的一聲,緊接著就是「咔嚓」一聲,這名忍者的肩胛骨直接被林逸踹裂了。

緊接著甩動著這名忍者的身體,擋在了自己的身邊。

本以為這樣就安全了,可是誰能想到這群忍者一點也不要命,忍刀刺中了同伴的身體,緊接著推著直奔林逸這邊而來。

林逸忍不住一愣,媽的,殺了自己的同伴,卻還繼續執行任務,這群忍者就是沒有感情的機器,難怪忍者會這麼恐怖呢。

生活系巨星 當下隨手拿出了一個拖把,對著那名身體中了好幾刀的忍者就捅了了過去,然後一個用力,暫時逼退了這幾名忍者,那邊的美姬子反應了過來,揮舞著忍刀,直奔這幾名忍者而來。

這幾名忍者光顧著殺林逸了,卻沒想到後面的美姬子騰出手來,然後全部都後背中刀,慘叫一聲倒在了地上。

林逸總算鬆了一口氣,在這狹小的地方,實在是沒有辦法展示他的身手。

可是又有一大群人忍者冒了出來,林逸都開始納悶了,究竟是哪裡冒出來的這麼多忍者?

…… 葉靈想起在外面的時候,很多人對街邊流浪者的嫌棄,似乎就是莫向謙的那種目光。

「喂莫向謙你什麼意思?!」陳海鑫以為那是針對他。

莫向謙卻理也不理,回到自己的座位,鬆散的坐著,完全沒有剛才的氣勢,眼珠轉了一圈,像是無聊的又趴了下去。

陳海鑫又嚷了幾句,沒人理他,見葉靈看著他,有些尷尬的停了下來。

「我就是……」想顯下威風。

「你先吃吧。」

葉靈想了想,還是動了筷,既然接受了,就不要說話不算話。那是不道德的行為,管家一直是這樣教她的。

偌大的課室只剩下她咀嚼的聲音。

陳海鑫看得有點餓了。

莫向謙都忍不住抬了抬頭。

葉靈吃完的時候,有些同學回來了課室,看見陳海鑫坐在她前面,都發出特別的笑聲。

「謝謝。」飯菜很好吃。

「不……不用。」陳海鑫回過神來。

「你的歉意我接受了。以後不要做那樣的事。」

陳海鑫下意識就點點頭。

葉靈拿起飯盒往外走。

陳海鑫連忙跟了上去。

可是她進了女廁所。

等她出來時,飯盒乾乾淨淨的還給他,還非常禮貌的說謝謝。

他有些無語,她是真不懂還是裝的呀?他表現的還不夠明顯嗎?

陳海鑫摸摸自己的寸頭,都不知道接不接好。

想了想,「飯盒是新的,我先放著,晚上再給你……」

「晚上我會自己去吃。」

「那我們……」

「我們沒有關係。」

陳海鑫一愕,什麼意思?吃完就翻臉啊?

「我吃了你給的飯,是接受你的歉意。以後不會再以這個理由吃你的飯。」

得,以後還要另外找理由啊?

陳海鑫有點憂愁,請吃個飯哪有這麼多理由啊?

葉靈以為自己講得不清楚,又補充道:「以後我不會再以其它任何理由再接受你的飯。」

無功不受祿。

陳海鑫卒。

一一一

關於葉靈和陳海鑫的事又被傳開了,傳得很快,還被班主任叫去談話。

當班主任說她「死性不改」時,她心裡充滿鬱氣,像隨時會爆發一樣。這麼重的思想,就像隱藏在這身體里的能量般,突然間全涌了出來,葉靈好不容易才忍住一些要出口的話,說出來雖然會覺得壓抑感減少,可是後果應該會比現在的情況更不好。

不管後果的發泄,只會帶來更難挽救的結局。

因為說出來的話,切斷了自己想走的路,這並不是等值交換,是件很沒價值的事情。

明知道沒有意義,為什麼還要去做?

葉靈被罰站,站在辦公室門口,每個老師進出都對她投以異樣的目光。

甚至好幾個還對著她搖頭嘆氣:「現在的孩子呀……」

葉靈直著腰,並不看進去的人。

等上課鈴響了后,老師陸陸續續都去了上課,辦公室只剩一下兩個沒課的老師。

葉靈抬頭,看見走廊里偷偷摸摸出來一個身影。

瞄了她幾眼,又縮了回去。

葉靈看著他出現,看著他消失,眼裡沒有一點波動。

這樣的事,原主不是第一次遇到,她也跟班主任講清楚了,可是不相信她,她目前沒有辦法還原事情的經過,再解釋也是多餘。 她罰站完的時候,遇到一個人,不知道是不是剛好路過的陸子滔。

那人嘴唇動了動,似乎想跟她說什麼,但還是抿緊了嘴,保持著距離,最後沒有說話,只看著她搖了搖頭,然後離開。

那種情緒,是叫失望吧?

她看過好多次這種稱為失望的表情。

葉靈掀掀眸,對她失望?

哦。

如果是她的錯,她會承認錯誤,如果不是她的錯,為什麼要她承認?她不承認就對她失望,這是什麼道理?

她還想不明白,但是她不能阻止別人的思想,如果一定要對她用這種情緒……那就用吧,別人的情緒,嗯,就是別人的。

一一一

葉靈到哪都被人指指點點,彷彿空氣都壓抑點讓人有點難受。

認識她的人似乎更多了。

這是一所什麼學校?

他們說的談戀愛,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在學校的角落不是都有嗎?為什麼那些人不會被罰站,不會被記過?

葉靈抿抿唇,這是不是故意針對她的一場考驗?

如果是考驗的話,她必須通過才行!

她得好好活下去,這是原主的願望。

「623,是不是只要原主能做到,雖然她從未嘗試過的事情,都是被允許的?」

「理論上來說是的。」

得到623的回答,葉靈繼續的到街上找工作,到那些沒有去過的地方。

街道越走越窄,巷子越來越暗,到晚上的時候,燈紅酒綠,葉靈走過,即使別人說裡面有活干,她也沒進去。

空氣那麼渾濁,聲音那麼嘈雜,她對這樣的環境還接受不了。

可在門口,她被攔住了!

「小妹妹,進來玩吖?」

葉靈搖搖頭。

「既然來都來了,是不是第一次呀,沒事,哥哥們帶你玩……」

兩三個男人交換著眼色,分開向她靠攏,半包圍的方式,她剩下的路就是向里走。

即使葉靈搖頭已經拒絕,他們卻沒有停下來,最近她的男人就要伸手搭上她的肩!

葉靈立即進入防禦狀態,對於陌生人的靠近,她心裡寫滿拒絕!

「小妹妹,裡面有很多好玩的哦,凡事都有第一次,哥哥帶你開開眼界,說不定以後,你還得感謝哥哥呦。」

三個男人哈笑起來,帶著葉靈不懂的暗味。

「我要回去了!」即使裡面真有工作她也不要!

「都來了,走什麼吶……」

葉靈的手被陌生男人抓住!像被鉗子夾住一樣傳來疼痛感!

葉靈眼疾手快從自己腋下鑽了進去,然後用力一扯,看著他還沒完全踏上來台階的腳因她的扯力撲倒,手也因扭曲無法用力被掙脫,葉靈迅速的躲過旁邊伸來幫忙的手往唯一的大門沖了進去!

裡面人聲鼎沸,後面的咒罵聲很快被淹沒。

葉靈膽顫心驚的盡量往邊緣進入,遇見的人饒有趣味的把目光投注在她身上!

葉靈強迫自己冷靜,在最短時間內找出洗手間的位置沖了進去!

她大口喘著氣,緩解因突然發力而帶來的身體虛弱感。

看來這身體,不鍛煉真的應付不了這些突發情況!

回去之後,一定要開始鍛煉! ……

就在林逸納悶怎麼殺掉這些忍者的時候,外面冒出來了一大批聯邦調查局的探員,全部都拿著手槍,一連擊發了十幾槍,死了十幾名忍者,剩下的忍者俱是面面相覷,以為林逸的後援到了,然後俱是離開了這裡。

這些忍者來的快去的也快,丟了幾十具屍體,然後跑了。

千金選妻:總裁,別來無恙 很快,斯蒂文走了進來,看到林逸完好無損的還站在這裡,心裡頭有些鬱悶,這些忍者也太不行了,派了這麼多人,也死了這麼多人,最後還是沒能殺掉林逸,如果能殺掉這傢伙,恐怕也就沒有這麼多麻煩了。

當然了,心裡頭是這麼想的,嘴上可說不出來,誰讓他害怕林逸鬧事情呢。

「林先生,我們來晚了,沒事吧?」斯蒂文趕忙問道。

「無妨,一群螻蟻罷了,傷不了我。」林逸打量著四周,眉頭緊鎖了起來:「林小姐呢?」

「這位小姐現在很安全,就在樓下的防彈車裡面。」斯蒂文趕忙道。

林逸應了一聲,和美姬子走出了酒店。

此時林若煙正焦急的打量著四周,尋找林逸的身影,而外面的人群也非常混亂,警員們封鎖了現場,而胖老闆則是不停的給警員們說著什麼。

看到林逸出來了,林若煙立刻打開車門走了過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