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愣了一下,這個聲音是艾爾溫,只是他這樣的禮貌我還是有些受不了,但是我還是開口說道:“進來吧,艾爾溫。”

艾爾溫這才撩開簾子走了進來,臉上雖然似乎跟以往一樣得十分淡然,但還是有着一種掩藏不住的興奮。只是艾爾溫卻還是極力掩飾着,看見我似乎帶着些許的好奇,艾爾溫不由得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緩緩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我有一個想法,雖然不知道可行不可行,但是如果可以的話可能會消滅我們最大的困難。”

我愣了一下,有些焦急的開口問道:“你是說將哪位前任賢者的影響消除?”

艾爾溫卻是緩緩的搖了搖頭,然後開口說道:“王威統帥,前任賢者的影響巨大,恐怕我們是消除不了的,只不過現在士兵們還確認不了,我們也可以趁此機會將這位前任賢者日後可能發揮的巨大影響力消除掉。”

我愣了一下,剛纔艾爾溫剛剛還說過不能將這位前任賢者的影響力消除掉,卻是在後面有說可以將日後的影響力消除掉,我有些不太明白艾爾溫到底是什麼意思。

艾爾溫看我沒有明白過來,輕聲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我們可以將這位前任賢者斬殺在這裏。”

我無聲的嘆了一口氣,艾爾溫說的我何嘗不曾想過,但是我們這裏面根本沒有人能夠對這位前任賢者造成任何的傷害,別說是單獨刺殺了,就連一個梯隊的騎兵部隊都沒有傷到這位前任賢者的一絲一毫。但我還是婉轉的開口說道:“艾爾溫,你說的很有道理,只是似乎實施起來有些困難啊。”

艾爾溫彷彿也看透了我的心思,露出了一種高深莫測的笑容,淡淡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我們這位前任賢者雖然無人能擋,但是畢竟他依舊是個人類,就算是他的武藝上面可以修煉的高深莫測,但是他的**卻並不能修煉到刀槍不入,所以他一樣會被刀劍所傷,他腿上哪一個難以癒合的傷口就是最好的證明。”

我點了點頭,緩緩地開口說道:“艾爾溫,你說的沒錯,可是我們的人根本不可能碰到這位前任賢者,在戰場上面這位前任賢者幾乎是沒有漏洞的,所以實際上我們根本沒有什麼勝算的

。”

艾爾溫嗯了一聲卻是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我們實際上並不一定非要在正面戰場上面發動攻擊的,暗殺雖然有些不齒,但是我們卻還是可以實施的。”

我愣了一下,也有了些許的不耐,“艾爾溫,你想明白了,敵人是獸人族和精靈族的聯軍部隊,而我們的刺客怎麼能夠混入這樣的人羣之中呢?”

艾爾溫卻依舊是不溫不火的緩緩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我們的刺客並不一定非要是人類,就算是獸人和精靈族,只要有這個就可以了。”說完,艾爾溫做了一個數錢的手勢。

我愣了一下,我還真的是沒有在這個上面動過心思,只是略一思考這下還是有些疑慮的開口說道:“艾爾溫,獸人族對於這位前任賢者可以說是崇拜的,而精靈族雖然並不崇拜這位前任賢者,但是他們對於我們人類是看不起的,你覺得真的可能麼?”

艾爾溫卻是保持着淡淡的笑容,緩緩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這個想法早就在我的腦海中浮現過了,但是你知道我爲什麼到了現在才告訴你麼?”

我愣了一下,不由得輕輕開口問道:“難道是你已經有了收買的對象?”

艾爾溫大笑了起來,緩緩地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恐怕你尚且還不知道實際上金精靈族對於這樣的戰鬥並不是完全贊同的,看起來以女王的命令爲一切的精靈族也並不是像想象的那樣鐵板一塊。只不過精靈族女王的命令讓這些士兵暫時的臣服了,但是接連的失敗,讓那些精靈族中間已經有了些許的不認同。”

我眨巴眨巴眼睛,有些不太肯定的開口說道:“你的意思是,精靈族裏面也有人對他們的精靈女王有所不滿?”

艾爾溫卻是遺憾的搖了搖頭,“王威統帥,雖然他們對與這一場戰鬥並不看好,但是精靈族對於他們的精靈女王是完全的忠誠的,要不然我還真的想要拉攏一部分人來慢慢的讓精靈族內部分裂呢。”說到這裏,艾爾溫更是遺憾的嘆了一口氣。

艾爾溫嘆氣之後卻是又繼續開口說道:“王威統帥,雖然精靈族士兵們對於精靈族女王幾乎是崇拜的,但是他們卻對這一場戰鬥並不算是同意,實際上很多精靈族士兵在這樣連續的戰敗之後,已經有了一種傳言,那就是這位幕後的人類顯然是迷惑了自己的精靈女王,纔會讓自己的女王大人做出這樣的決定。雖然還是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動,但是也可以看出來,實際上精靈族已經有所不滿了。”

我思索了起來,艾爾溫說的這些事情我雖然沒有聽過,但是現在艾爾溫畢竟是跟我們在一條船上,應該沒有騙我們的理由,所以這個還是可以相信的,只是就算是這樣,我們人類作爲精靈族現在的敵人,精靈族對我們的敵視恐怕更爲嚴重,就算是精靈族對這位前任賢者十分的不滿,但是卻也輪不到我們來從中挑撥離間。

艾爾溫似乎也看透了我內心在想什麼,只是淡淡的開口笑道:“王威統帥,就像是我剛纔說的那樣,這樣的想法實際上早就在我的腦海裏面出現了,但是爲什麼我一直沒有說呢?”

我愣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議的開口問道:“你的意思是,你已經將其中的佈置都準備好了麼?”

艾爾溫點了點頭卻又搖了搖頭,“王威統帥,雖然我的確從裏面找出來了幾個看起來最爲衝動的精靈族,但是想要說服他們將這個欺騙了精靈族女王的人類刺殺卻還是有些困難的,但是我最近明顯感覺到這幾個精靈已經是明顯傾向於我們的說法了

。”

越少,你老婆又穿回來了 雖然這的確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但是我卻並不那麼高興,有些疑慮的開口說道:“艾爾溫,爲什麼會是在這個時候他們反而是同意了呢?畢竟最近我們的戰鬥雖然取得了一定的勝利,但是也因爲下面的士兵在戰鬥中有所懈怠幾乎是沒有對我們的敵人造成什麼大的實質上得傷害。”

艾爾溫卻像是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緩緩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實際上不得不說艾希這一個斷絕糧道的辦法讓精靈族這幾位精靈改變了主意。”

我愣了一下,因爲我真的有些想不明白爲什麼艾希這樣的一個斷絕糧道的主意反倒是讓精靈族改變了主意了呢。

艾爾溫緩緩地帶着一種鄙夷的笑容開口說道:“沒想到就算是自認高貴的精靈族在沒有水果的情況下也會爲了活命將那些他們以前不屑於吃的糧食吃下去。而也就是這樣的屈辱,讓那些自認高貴的精靈族對於這位前任賢者的怨恨更爲嚴重。”

我愣了一下,卻也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看來很多時候的高貴不過是在吃飽了以後。

不過這樣的消息對於我們來說的確是一個好消息,“艾爾溫,那我們什麼時候能讓我們的這幾位精靈族人士改變他們的主意呢。”

艾爾溫也是微微欠了一個身子緩緩地開口說道:“王威統帥,他們中間已經有人有所異動了,需要的只不過是時間讓他們的決心有所加強,而爲此我們必須對精靈族和獸人族的攻擊更爲加強,讓那些精靈族和獸人族的士氣低下並且讓他們的補給逐漸消耗殆盡。”

只是本來好好的一個氣氛,到了這個時候卻是又一次的低沉了下來,因爲我們的士兵雖然對於我們之間並沒有太大的不滿,但是因爲這位前任賢者的出現讓士兵們不光是在戰鬥中懈怠了下來,同時也在對我賢者的身份有所質疑,就算是我根本不在乎我是不是賢者的身份,但是也不得不說的是,這個默許的賢者身份還是給了我很大的便捷,只不過這個時候卻成爲了我的絆腳石,以爲如果我不是賢者的話,那麼很多從軍時間比我久地位也比我高貴的人就沒有任何的理由繼續對我的話言聽計從了。

更何況收留齊琳這位敵軍的賢者雖然在很多人看來是最好的,但是還是有人對於這樣的決定有所不滿。而黑精靈一族的事情那麼就更是如此了。雖然人類在武器上面不得不依賴與黑精靈族的祝福,但是他們卻是在我貌似不經意間對下面的士兵中間做出的試探中間還是可以很明確的看出來,即便是這樣,我們下面的士兵還是對黑精靈族有所厭惡。

恐怕這也是跟人類一貫被灌輸的思想有所關聯,而此時此刻這些事情雖然在我賢者的身份下有所壓制,但是伴隨着賢者身份的備受質疑,這兩件事情上面對我不滿的人也是越來越多,而雪奈的遲遲不肯表態也讓下面的士兵更是猖狂了起來。

也讓我對雪奈有所失望,雪奈的做法我雖然能夠明白,一方面是明哲保身一方面也是連她也對我賢者的身份有所懷疑。但是我卻還是忍不住失望了起來。而艾爾溫顯然也明白了過來我的難處,也有些沒有辦法,雖然在連續的戰鬥之中艾爾溫聲名鵲起,但是我們卻也不敢真的公開艾爾溫的真實身份,所以實際上艾爾溫還是名義上只有他以前帶的那些老部下,雖然在實際中已經將所有的騎兵部隊都歸他指揮了。但是如果一旦下面的士兵們知道,這位在他們看來是即將崛起的新貴原來是帝**以前的將軍,恐怕一樣會給我們帶來不小的困擾。艾爾溫嘆了一口氣緩緩地開口說道:“王威統帥,看來我們還是沒有任何的辦法了呢,能夠依靠的依舊是隻有我的老部下和那些沒有接受過騎士精神教育的新兵了呢。” 我看着艾爾溫,咬住了自己的嘴脣,難道真的無計可施了麼?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輕輕的開口問道:“艾爾溫,你說怎麼樣才能將這個前任賢者帶給我們的影響消除掉呢?”

艾爾溫顯然也早就在思考這樣的事情,當我提問出來的時候,艾爾溫很是乾脆的回答出來了一個答案,“王威統帥,想要將這位前任賢者帶來的影響消除掉,我們就必須將他從崇拜的神壇上面拉下來,也只有這樣,士兵們纔會知道就算是這位看起來在歷史上豐功偉績的前任賢者也不過是一個平常人,雖然他要比我們武藝高強一些,但是卻也不過是一個平凡的人類。”

我看着艾爾溫,雖然知道艾爾溫說的是真的,但是這樣就陷入了一個死循環之中,我們爲了提升軍隊士氣就不得不將這位前任賢者從神壇上拉下來,但是想要做到這一步在軍事戰鬥上面就必須有所進展,或者乾脆點,將這位前任賢者幹掉也就算了。可是沒有了士氣的我們根本不可能組織起大規模的軍事戰役,雖然我們的兵力此時此刻已經遠遠多於獸人族和精靈族的聯軍部隊,但是卻是不能調動兵力,而如果僅僅依靠艾爾溫帶過來的老兵和我們新招募的士兵是遠遠不夠對我們的敵人執行最大限度上面的打擊的。

而想要幹掉這位前任賢者,我們人類中間恐怕並沒有擁有能夠威脅到這位前任賢者的勇士。而就算是精靈族那面,也不過是幾個精靈族不滿,一面是這些精靈族數量上並不算是太多,另一方面恐怕依靠精靈族的戰鬥力他們也不能夠對這位前任賢者造成哪怕是一丁點的威脅。

我看着艾爾溫,艾爾溫也看着我,我們兩個人相視無言。

到最後兩個人都嘆了一口氣,對於當前的局面可以說是並沒有什麼可以值得用的地方,也沒有什麼可以突破的地方。

艾爾溫卻似乎想到了什麼一樣輕輕地開口問道:“王威統帥,在這個消息傳出來之前你就知道了,我倒是好奇你到底是從什麼地方知道的啊。”

我愣了一下,倫恩雖然這個時候可以算的上跟我們合作,但是卻還是消滅了帝國的罪魁禍首,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最好不要將這樣的事情告訴他,只是裝作很隨意的開口說道:“我是從對這位前任賢者不滿的一個人的嘴裏面聽說的。”

可是我卻忘記了,艾希能夠做到從蛛絲馬跡之中做到抽絲剝繭,作爲艾希的親哥哥,實際上也有這樣的本事,只見艾爾溫皺了皺眉,輕輕的開口分析道:“王威統帥,你既然是從別人的口中知道這樣的消息的,而我們人類卻是對這樣的消息並不知情,那麼可以說明這個人最起碼是這位前任賢者陣營中的人。而你的蹤跡還是十分好查找的,只有在精靈女王召喚的時候你去過一次精靈族,那麼你絕不可能是從精靈族的朋友裏面知道這樣的消息的,當然獸人就更不可能了。而按照你和矮人族的關係,就算你知道這個消息也絕對是從你們的王女雪奈哪裏知道的消息,但是實際情況卻是恰恰相反,雪奈居然還是從你的口中知道的。那麼這個告訴你消息的人,絕對是一個人類

。而這位前任賢者的軍隊之中人類的數量雖然並不能算上少,但是位居高位的就那麼幾位,再加上對這位前任賢者有所不滿,那麼答案呼之欲出。 最美的青春遇上最不對的你 是倫恩吧?王威統帥。”

我看着臉上的神色似乎還是很平靜的艾爾溫緩緩地點了點頭,這個時候在掩飾就有些小瞧別人的意思了。

艾爾溫嘆了一口氣,緩緩地開口說道:“實際上最爲關鍵的一點,那就是王威統帥雖然早先對我有所戒備,但是此時此刻我們坐在一條船上,還是對我很多事情上面知無不言,爲的不過是讓我們之間彼此信任,但是這一次你卻沒有說出來。那麼可以說明,告訴你這個消息的人,是跟我有仇,而這個人選就那麼幾個不是麼?尤其是還活下來的那麼幾個。”

我看着艾爾溫,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是好。

艾爾溫卻是慘然一笑,緩緩地開口說道:“倫恩雖然一路上看起來戰功頗豐,但是卻多是敗仗,可即便如此居然還是一路高升,我雖然知道這裏面一定有人在暗中搞鬼,但是沒有想到居然會是這位前任賢者。”

我上前拍了拍艾爾溫的後背,很多安慰的話語我都說不出口。

艾爾溫調整了一下情緒,卻是愣住了,有些帶着些許焦急的聲音開口問道:“王威統帥,你們的東部戰場上面的敵人指揮官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倫恩吧?”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艾爾溫這個時候爲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難道艾爾溫想要申請調到東部戰場上面對倫恩發起復仇之戰?是不是有些未免不識大體了吧?我雖然心裏這樣想,眉頭上也皺了起來,但我還是點了點頭。

艾爾溫卻是繼續開口問道:“那你們之間是不是有個什麼默契或者是協議?”

我猶豫了,倫恩這個時候畢竟還算得上我們的盟友,如果我告訴了艾爾溫我們之間真的有這樣的協議或者說是默契,他會不會將這個消息偷偷傳遞給跟我們敵對的前任賢者呢?這樣的話,艾爾溫不就可以兵不血刃的報仇了麼?

艾爾溫看我如此神色,也知道了他想知道的答案,不由得大叫一聲不好,然後快速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東部戰場上面恐怕要有變數。”

我卻是眉頭皺的跟緊,難道艾爾溫真的想要去東部戰場了麼?但我還是假裝很着急的開口問道:“什麼狀況?”

艾爾溫雖然知道我此事對他已經有些不滿,但是爲了齊琳肚中的帝王骨肉還是顧不上避嫌,快速開口說道:“如果你們之間有默契的話,那麼留在東部戰場上面的估摸着都是些老弱病殘的部隊,而這個時候前任賢者是我們的敵人的消息恐怕也已經傳遞了過去了。到時候我們的士兵將不戰自潰,即使是倫恩並不想要攻擊我們,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面如果他還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話,那麼他就不得不出兵攻擊我們的。”

我聽了艾爾溫的一席話,也是愣了,是啊,就算我在這裏鎮守着,下面的士兵們並不敢逃跑,但是卻也出現瞭如此嚴重的懈怠情況。那麼東線戰場上面我們卻並沒有什麼可以鎮得住腳的指揮官,那麼情況可想而知。

想到這裏,我也是着急了起來,趕忙問道:“那有什麼辦法麼?”

艾爾溫點了點頭緩緩開口說道:“倫恩在對抗我們的時候,定然是不會將他身後是前任賢者作爲靠山的事情告訴下面的士兵們,但是士兵們卻還是跟着他一起了,那麼可以說明這個倫恩手底下還是又一批忠心耿耿的士兵的,而這些士兵恐怕就算是知道他們的敵人會是前任賢者也絕不會猶豫的。”

我愣了一下,連忙問道:“艾爾溫,你這說的讓我有些糊塗,倫恩雖然對前任賢者十分的不滿,但是這個時候畢竟還是隸屬於前任賢者的,那麼他下面的那些士兵也是前任賢者下屬的士兵,怎麼可能會猶豫呢,恐怕高興還來不及呢

。”

艾爾溫卻是淡然地笑道:“王威統帥,我雖然並不太清楚這個倫恩爲什麼會對他背後的靠山前任賢者有所不滿,但是我猜測,絕對是跟他現在不清不楚十分尷尬的地位有所關係,恐怕倫恩一直以爲自己將會成爲人類世界,最起碼是帝國的帝王。但是前任賢者的出現讓所有人都能夠看出來,倫恩不過是一個提線木偶而已。這個時候只要在兩個人之間稍加挑撥,倫恩就會做出反叛的念頭,王威統帥,你不覺得這個時候是倫恩最好反叛的時機麼?前任賢者被我們堵在了這裏,雖然他們還佔據着要塞據點,但是士兵們早就已經有些疲憊不堪的同時人心惶惶,再加上兵員和糧食得不到任何的補給,前任賢者的威望已經大不如前了,對外面的影響也降到了最低。”

我看着艾爾溫,內心裏面隱隱閃過一絲欣慰,帝國的突然覆滅果然還是對我們來說太好了,不然艾爾溫如此陰狠的計謀就會用到了我們的身上。

艾爾溫卻並沒有發覺我內心裏面在想什麼,只是淡淡的繼續開口說道:“那麼一方面我們東線戰場上的問題也會因此迎刃而解,另一方面,我們的敵人也要因此頭疼上很長一段時間了。”

我點了點頭,開口問道:“那,你說我們該如何讓倫恩下定這樣的決心呢?”

艾爾溫卻只是笑了笑,緩緩地開口說道:“倫恩此人不甘人下,就算真的是讓他當了帝國的王,那麼他也會想辦法統一了人類,換句話說是一個不甘寂寞的主,所以就算我們不說,他也早就有了不臣的心思了,只不過這個時候還不能知道我們這面到底是怎麼想的,會不會在他反叛的時候對他進行攻擊,那麼到時候他可以就是腹背受敵了,所以他纔會隱忍不動。只需要將我們不會攻擊他的意思稍微透露給他,我們就可以等着坐山觀虎鬥了。”

我大笑了起來,看來還真的是天無絕人之路啊,只不過還沒有等我說話。

艾爾溫卻是繼續開口說道:“只不過我們雖然利用了倫恩,但是卻並不一定能夠去信於倫恩,他雖然會考慮但是卻還是擔心我們是不是有什麼目的,所以我們必須提出來一個要求,那就是讓他來阻斷前任賢者部隊的補給線。”

我愣了一下,立馬吃驚的問道:“你是說讓他們來接替艾希?現在敵人的補給線被我們阻斷,所以我們才能夠利用手上這麼一點點的兵力主動出擊,打的就是獸人族和精靈族因爲吃不飽飯而手腳發軟腳步虛發的階段,如果倫恩沒有阻斷前任賢者的補給線,獸人族和精靈族的聯軍部隊獲得了補給,那麼我們這麼一點人是絕對不可能阻擋得住敵人的攻擊的。”

艾爾溫點了點頭卻是緩緩開口說道:“請容我對這個提議做出幾點解釋。第一,我們可以將艾希手頭的兵力抽調回來,畢竟艾希手底下的士兵雖然不滿但還是保持了戰鬥力,是可以使用的士兵。第二,艾希在軍隊之中素有威名,再加上殺伐果斷,士兵們也會減少懈怠的程度。第三,倫恩一旦阻斷了前任賢者的補給線,那麼他想要反悔就已經沒有了可能。而知道這一切的倫恩絕對會傾盡全力來阻斷補給線,爲的就是給我們更多的機會讓我們來消滅這個在他看來幾乎不可戰勝的前任賢者。”

我看着艾爾溫,內心裏面也在盤算,艾爾溫說的似乎很誘人,但是實際上裏面的風險還是很大的,只不過艾爾溫此時此刻跟我們可以算的上是一條船上的人,按照道理來說不應該對我們有所算計,畢竟如果我們的軍隊失敗之後,齊琳的人生安全也得不到任何的幫助。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相信艾爾溫的判斷,畢竟這樣下去對於我們來說也是十分的不利的

惡魔總裁的契約嬌妻 與其這樣幾乎是坐以待斃不如放手一搏哦。

下定決心的我很快就將信件寫好交給了一個值得信任的士兵。

而同時我還派遣了維德去東線戰場上面,將東線戰場上面的事情穩固下來,雖然維德也受到了敵人是前任賢者的影響,但是看起來也算得上是一個受影響最小的人,就算不能依靠他們繼續作戰,但是守城應該還是可以的。

當我把這些都完成了之後,纔看到艾爾溫還沒有走,還留在我的帳篷之中,我不由得有些好奇,輕輕的開口問道:“艾爾溫,你還有什麼事情麼?”

艾爾溫看着我,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的緩緩從自己的口袋裏面拿出來了一個圓球,雖然看起來已經要比我們以前使用的精美了許多,但是我還是一眼就看了出來,這是一枚炸彈。

我看了看炸彈又看了看艾爾溫,不由得有些奇怪,輕輕的開口問道:“艾爾溫,這炸藥對我們來說作用十分的大,但是隻有一枚的話,是不是根本發揮不出來作用力呢?”

艾爾溫笑了笑,緩緩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炸藥的儲存在要塞被攻破的時候就已經被艾希一把火炸光了,留下的是我們從哪些早就挖空的礦脈裏面收集起來的丁點原料製作而成的,數量上面恐怕也已經不能夠用來作戰了,這一點恐怕王威統帥也早就知道了。”

我沒有任何猶豫的點了點頭,最初的時候我還爲這個事情有些絕望,但是在伴隨着幾次對於獸人族和精靈族正面作戰獲得勝利的事情,這件事情也逐漸被我拋到了腦後。

只是爲什麼這個時候艾爾溫卻會突然提起這樣的事情來呢?我雖然內心十分的奇怪,但是卻是沒有說話,而是目光灼灼的看着艾爾溫。

艾爾溫顯然也是下定了什麼決心,淡淡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這個炸藥的威力自然無需我多說,連獸人族如此堅硬的皮膚都可以炸死,那麼作爲人類,前任賢者的身體絕不可能會比獸人族的還要堅硬,所以理論上面炸藥絕對可以炸死這位前任賢者。”

我嗯了一聲,雖然威力上面沒有說的,但是畢竟這個東西發射出來的速度卻是不敢恭維,按照前任賢者的身手想要逃開炸藥的爆炸範圍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只是當我帶着些許期待將我這個問題說出來的時候,艾爾溫也是一臉的無奈,他淡淡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這也是爲什麼我一直沒有將這個辦法說出來的原因。只不過我現在想要讓王威統帥你知道,我們並不是真的無計可施的,所以很多事情做決定的時候千萬不要焦躁的。”

我看着艾爾溫,緩緩的點了點頭,雖然我並沒有發現,但是恐怕卻已經不自覺地戴上了焦躁的情緒,艾爾溫恐怕也就是看出來了這一點,所以纔會勸誡與我。

我站起身子走到了帳篷外面,除了我帳篷外面的親衛兵還算得上是盡忠職守以外,遠處的那些士兵們在知道敵人是前任賢者之後已經停止了日常的訓練了,雖然很多時候軍官們都會趕着他們上去訓練,但是卻都是敷衍了事。

而那些本來應該糾正他們的軍官們此時此刻也都已經人心惶惶了,自己都恨不得逃離這座軍營了,又怎麼可能會有心思去管理這些士兵呢。我雖然也曾經想過將那些懈怠最嚴重的拖出去斬首示衆,但是無奈手中可以相信的兵力跟那些要出發的士兵數量上差距未免有些太大而不得不作罷。只是每當我出來的時候看到這些的時候總還是心理十分的不舒服。

發表書評: 又不由得擔心起來艾希率兵回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據我所知艾希下屬的士兵們也已經對這樣的戰鬥失去了信心,雖然礙於艾希的威逼之下才不得不勉勵作戰,但是一旦回來會不會也被這樣的懈怠同化?

只是雖然我內心十分的擔心,但是卻還是毫不猶豫的將艾希的部隊抽調了回來,畢竟就算是士兵們之間被同化了,艾希也可以將我們手頭上面的士兵運用的最爲得當。

我看着外面的士兵如此懈怠,又看了看我們那些聽命的士兵們是如何拼命地卻是享受着同樣的待遇。這讓我內心裏面十分的不爽,我將後勤官找了過來將我的不滿說了出來,顯然哪個後勤官也屬於已經是懈怠的一部分人裏面,只不過因爲後勤上面並不參加戰鬥,所以我一直都沒有注意到他居然也是懈怠的人員之一。

聽了我的命令,這個後勤官顯然十分的不習慣,他欲言又止卻是最後緩緩地退了下去。

我看着這個人緩緩地從我的視線之中離開之後,內心卻是十分的焦急,看來這個懈怠的程度我還是想得有些太少了。

而這個命令雖然很快的傳遞了下去,那些士兵們卻是跟我想的一樣焦躁了起來,一羣士兵來找我來抗議,我冷笑連連,只是說了一句話:“上前線的加倍獎賞,不上的就不用來找我了。”

下面的士兵們愣了一下卻是繼續跟我吵了起來,我冷笑着繼續開口說道:“既然你們都想要恢復以前的待遇,那就都給我回復以前的戰鬥能力。”

士兵們卻是不管,他們一心想要享受以前的待遇卻是不像上前線去戰鬥。而我也被他們的天真所激怒,我絲毫不管不顧會引起的結果,而是離開了那些士兵的包圍之中回到了我的帳篷之中,士兵們雖然在帳篷外面不停地喧囂,但是他們一時間還是沒有敢進來。

而即便是這樣,下面的士兵們也已經暗潮洶涌了,我不是賢者的小道消息再一次的士兵之中開始謠傳起來,而我也明白了這個消息如果真的讓士兵們相信了的話,那士兵們就不會對我心存敬畏,而即便是我下令讓忠於我的士兵們對謠言的發起人進行追蹤,但是卻是毫無效果,或者說,有的只是反效果,這個謠言反倒是越穿越大,很多士兵反倒是相信了這個謠言。

而就在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艾希的部隊終於回來了,而就是因爲艾希的到來躁動了許久的士兵們居然沉寂了下來,這讓我不得不對艾希對軍隊的據對控制感到了些許的欣慰,雖然我有時候對艾希過於嚴格的命令有些不能理解,但是看着士兵們卻是因此變得十分乖巧,這個時候還是覺得艾希的做法雖然有些過火,但是也不得不說的確是也有其中的好處在裏面



我對這個事情感到欣慰的時候,但是我卻是對艾希帶回來的部隊有了些許的擔憂,趕忙將艾希拉到了我的帳篷裏面將我的擔心說了出來,以免艾希帶回來的士兵們被我們的士兵們所同化,而有所懈怠。

艾希卻是淡淡的對我笑了笑,緩緩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你放心吧,我自有妙計。”

我看着艾希,雖然有些不太放心但還是點了點頭。

而艾希也沒有在這個話題上面多做解釋,而是緩緩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我們這一場戰鬥之中雖然連續的取得了勝利,但是看起來我們卻是並沒有對我們的敵人造成最大的威脅,那其中的原因王威統帥想必也早就有所明白了吧。”

我點了點頭,嗯了一聲之後開口說道:“恩,我大概有點明白了。< 好看在線>恐怕就是這位前任賢者的存在讓那個本來早就該奔潰的獸人族和精靈族的聯軍部隊依舊凝聚在了一起。”

艾希點了點頭,“所以我們必須將這位前任賢者斬殺。也只有這樣我們的士兵才能鼓起勇氣繼續戰鬥,而我們的敵人也會因此而奔潰。”只是說到這裏,艾希卻是嘆了一口氣,臉上的神色滿是無奈,緩緩地繼續說道:“可惜的是,即便知道我該怎麼做,但是我們卻還是對這個前任賢者一點辦法都沒有呢。”

我看着艾希緩緩地將艾爾溫放到我這裏的那麼炸彈拿了出來,也沒有說話而是緩緩地遞給了艾希,艾希接過來哪個炸彈卻顯然使早就知道還有東西尚存。只是艾希順手接過來之後卻是什麼也沒有說。

而是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緩緩地開口說道:“艾希,這個炸彈你說能不能夠對哪一位前任賢者造成威脅呢?”

艾希顯然早就想到過這樣的問題了,苦笑着搖了搖頭,“王威統帥,我該怎麼說呢?這個炸彈的威力上面絕對是對這位前任賢者能夠造成巨大的傷害,但是實際上這樣的炸彈卻是絲毫不能對這位前任賢者造成傷害。王威統帥,你還記得那位前任賢者從我們的要塞下面一路上衝了過來的時候麼?那時候我們的弓箭手可並不知道這位前任賢者的身份,那時候的箭雨可以說是十分的密集,可就是這樣,我們的弓箭手還沒有對這位前任賢者造成哪怕一點的傷害。而就算是當時埋藏在地裏面的地雷都沒有傷害到這位前任賢者,可想而知,這位前任賢者機動是有多麼的快。”

我看着一臉無奈的艾希,輕輕地開口說道:“艾希,前任賢者的腿似乎受傷了。”

艾希卻是愣了一下,來了興趣有些略帶焦急的開口問道:“怎麼做到的?”

我搖了搖頭,輕輕地開口繼續解釋道:“我實際上也並不知道這位前任賢者是怎麼受的傷,只不過在有一次我們就要擊潰獸人族和精靈族的聯軍部隊的時候,這位前任賢者站了出來,就那樣一人一馬阻擋了我們的追擊。而之所以我們知道這位前任賢者腿部有傷也是因爲因爲這位前任賢者坐下的戰馬中了一箭,而那個時候這位前任賢者並沒有站起來才讓我們知道這位前任賢者腿上有傷。”

賴上霍先生 艾希思索了一下,臉上露出了悲傷的神情,我愣了一下,不知道艾希爲什麼突然會漏出這樣的情緒來。但就在我想要開口詢問的時候,艾希卻是緩緩地開口說道:“王威統帥,那個傷口恐怕就是我造成的。”

我精神一振,難道艾希的箭術足以對這位前任賢者造成威脅麼?我剛想要開口詢問,艾希卻已經緩緩的繼續開口說道:“王威統帥,那位前任賢者在成功刺殺掉了尤蘭達姐姐的時候,從城牆上面縱身一躍浮在空中難以閃避的時候我趁機射中了他。”

我愣了一下,好多興奮的話語一時間說不出口,而是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艾希,艾希雖然在尤蘭達被刺殺之後並沒有任何的反常,既沒有要帶領着士兵們強行攻擊當時士氣大盛的獸人族和精靈族的聯軍部隊,也沒有盲目的發動攻擊。而是依舊向她以往表現的那樣冷酷無情,將所有的一切都計算在了心中。

只是我雖然看不出來艾希德不同,但是內心深處卻也知道尤蘭達對於艾希的重要性,雖然我和海恩乃至雪心都跟艾希關係上面不錯,但是恐怕也只有尤蘭達會讓艾希一時間放下防備,或者說是唯一一個會讓艾希當做親人的人。

艾希卻是突然收斂了情緒,反倒是露出了些許的玩世不恭,緩緩地開口說道:“王威統帥,關於士兵們懈怠的事情,你有什麼好的辦法了麼?”

我愣了一下,也知道艾希不願意讓我提起這個話題,於是也是裝作剛纔什麼也沒有想到一樣的開口說道:“我已經將那些不上戰場的士兵們的俸祿和待遇有所削減補貼給了那些敢於上戰場的士兵了。”

艾希聽了我的話,搖了搖頭冷笑着說道:“王威統帥,你雖然有了這個意識,但是下手未免還是有些太過手軟。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士兵們之間恐怕爆發了極大的不滿了吧?”

我嗯了一聲,卻不知道艾希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明明僅僅是這樣的削減已經讓士兵們十分的不滿了,難道艾希不怕加強制裁製度讓那些士兵們發聲更強的暴動麼?

艾希站起身子來再帳篷裏面來回走了幾圈,似乎在思索什麼,而很快我就知道艾希是怎麼想的了,艾希冷冷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我們必須對那些散播謠言的士兵們進行嚴厲的處罰,而對於那些懈怠的士兵也必須做出遣散的決定了。”

我愣住了,擡起頭來看着艾希,不知道艾希到底是怎麼想的,但是看着艾希一臉的嚴肅,顯然剛纔並不是跟我們開玩笑,這讓我有些想不明白,我有些猶豫的輕輕開口問道:“艾希,你可是想明白了?我們現在的士兵數量已經不是當年我們野豬軍團的士兵數量了,如果這裏面一旦發生什麼問題的話,光靠我們能不能完全鎮壓下去,而人類所有的士兵幾乎都已經集中到了我們的手中,如果一個鬧不好,恐怕不用等敵人打過來我們就已經自行奔潰了

。”

艾希點了點頭,緩緩地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我們絕不能對這樣的士兵們之間有任何的姑息,現在我們的士兵們雖然還在這裏,但是他們的戰鬥力已經爲零了,而這還不是最爲嚴重的,最爲嚴重的是士兵們拖延住了我們的腳步。他們不光不能給我們提供任何的幫助,對於我們執行命令的士兵也是一個不好的反面教材。留着他們耗費糧食不說,還會對我們造成威脅,那麼我們根本沒有留着他們的必要,對麼?”

我緩緩地點了點頭,艾希說的我都知道,可即便是這樣我還是擔心我們的這一舉動會將士兵們本來就已經不滿的情緒引爆出來。如果真的走到了哪一步,我們該怎麼辦呢?

艾希看我的神色恐怕也是猜到了我內心所想,緩緩地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我這一次帶回來的士兵們雖然對我不滿,但是恐怕更是對後方戰場上面那些士兵們不滿,他們絕不會滿意讓那些士兵們混吃等死的同時他們還不得不拼死拼活的作戰,那麼我們就可以因勢利導,讓這些有可能被同化的士兵成爲我們這一次清理行動的最大幫手。”

我看着艾希,猶豫了一陣卻還是同意了艾希的辦法,畢竟這些懈怠的士兵已經對我們來說成爲了軍中的腫瘤了。所以必須是要進行切除的。

而得到了我同意的艾希卻並不像是以前那樣乾脆利落,反倒是一連幾天都沒有任何的行動,這讓我感到十分的奇怪,難道艾希也是在想應該怎麼辦麼?

只是就在我想要開口詢問的時候,艾希卻是突然行動了起來,一口氣將將近兩三百個士兵抓了起來,並且當着所有的士兵的面砍下了他們的腦袋,而原因很是簡單,那就是這些士兵們是發起懈怠的帶頭人和那些謠言的傳播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