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此時此刻,他有五十個兄弟,對面只有四個人,但他的心裡卻沒有往日的那種自信和鎮定,相反,被葉風的眼睛盯上之後,竟然有點心慌,就好比被鎖定了一般。

「說大話誰不會啊,你以為你是趙子龍啊,能萬軍從中取上將首級?裝逼!」

宋清風將內心的那一股畏懼給壓了下去,他現在是五十個人的頭頭,要是他都退縮了,那還讓別人怎麼為他賣命?

無論如何,今天也要嘗試一下!

「很好,你成功的讓我有了動手的興趣!」

葉風微微一笑,活動了一下手臂,然後便往前面走去。

「等等,你做什麼?」

葉風還沒走兩步,江飛卻拉住了他,一陣不解,特么對面五十個人都擺開了陣仗,這時候衝過去不是找死嗎?

「打架啊,還能做什麼!」

葉風微微一笑,「你們三個人在門口守好了,一個人也不要放過去,至於其他的,交給我就好了!」

什麼?

他一個人要衝過去?

聽到葉風的話,陳慶和陳剛加上江飛都驚呆了,他這是要一個人挑戰五十個人啊!

而他們三個人,竟然只是守個門?

這特么的……

還以為今晚他們也是主戰力,沒想到葉風只是讓他們來打下手的。

「放心吧,這五十個人不過是一幫烏合之眾,我一個人,足夠了!」

葉風見他們三個人那震驚的樣子,微微一笑,然後便繼續朝著宋清風走了過去。

每一步,都走的那麼堅定,那麼沉穩,彷彿,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五十個人,而是五十頭豬,可即便只是五十頭豬,要一個一個的砍死,也要砍五十多刀啊!

葉風,就這麼自信嗎?

江飛很懷疑,但直覺又告訴他,葉風不打無準備的仗,又或者說,他有什麼別的方法?

很快,葉風便給他好好的上了一課。

「都給我上,揍死他,打他一拳,獎勵一萬!」

宋清風看著葉風的身影走過來,心裡閃過無數個念頭,最後沒辦法了,只能大手一揮,實行起了獎勵政策。

一拳頭一萬?

要是打葉風十拳頭,豈不是要發財了?

這是眾多青龍幫小弟心裡的想法,一時之間,葉風在他們的眼裡,就好像是金光閃閃的金子一樣,特么全是錢啊!

「沖啊,打死他!」

也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五十個人的隊伍聞風而動,一窩蜂的朝著葉風沖了過來。

「來的好!」

葉風看著這五十個人的陣仗,心裡忽然湧起一股熱潮,神農之氣瀰漫全身,聚集在奇經八脈之中,一股飽滿的力量灌注在雙拳之上,熱血沸騰,此刻,他只想一展拳腳。

「轟……」

葉風整個人像是一發炮彈一樣,衝進了人群里,一雙鐵拳飛舞,五十個人幾乎是瞬間將他給包圍了起來,密不透風,外面的人都看不見葉風的一個衣角。

「成了!」

宋清風看到這個架勢,心裡一喜,要是葉風一直在外圍打游擊,也許還能堅持的很久,但一個人被五十個人給包圍了,這要是還能衝出來的話,那就是見鬼了!

肯定被打死!

這個念頭在腦海里出現,宋清風便雙手抱胸,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邊的激戰,但還沒等他高興一分鐘,變故便來了。

「嘭……」

一個人影陡然從人群之中被擊飛,然後掉在地上,哀嚎了起來。

宋清風還沒來得及看清是誰,緊接著,第二個人又飛了出來,再次掉落在地上。

很快,第三個便出現了!

第四個……

第五個……

第六個……

……

宋清風目瞪口呆的看著十幾個躺倒在地上哀嚎的兄弟,無一例外,他們的身上都有一個無比醒目的拳印,他不知道,這一拳頭,到底有多大的力量,能把一個一百五十多斤的大漢給一拳擊飛!

「來啊!」

葉風的一聲怒吼,將宋清風的視線給吸引了過去。

順著聲音看去,宋清風的一雙眼睛都直了,只見葉風一個人站在正中間,周圍還有十幾個人圍在四周,但他們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一步。

因為再進一步,便會被葉風的拳頭招呼。

「這……怎麼可能!」

宋清風死死的看著場中間的葉風,因為他的身上沒有任何的變化,剛剛被五十個人圍攻,葉風身上的衣服竟然都沒有亂,也就是說,剛剛那一波圍攻,連他的衣服都沒有碰到?

這……

宋清風發誓,他在外頭混這麼長時間,真的是第一次碰見這麼邪門的事情!

「既然你們不來,那我可就要來了!」

葉風捏動了拳頭,嘴角勾出一抹冷笑,然後整個人身形一閃,身體化作一道道殘影,在四周快速的走動了起來,常人的肉眼根本就看不清他的動作。

「嘭……」

葉風的身影沒經過一個地方,便有一個人遭到重擊而倒下,沒有任何的預兆,短短的幾分鐘里,五十個人竟然被葉風的一雙拳頭給全部擊倒在地。

食為天大樓前面的這一片空地上,被青龍幫的人給全都佔滿了。

「宋清風,該你了!」

葉風長嘯一聲,矛頭直指宋清風,場上唯一的一個還是站著的青龍幫成員!

該死!

一幫廢物!

後者嘴裡咒罵了一句,不敢有絲毫的停留,轉身就跑!

沒錯,真的跑了,因為他覺得自己面對葉風沒有任何的勝算,只有跑這麼一條路可以走!

而且,他的心裡在祈禱:葉風打倒了這麼多的人,肯定也沒有力氣了,而他現在還沒有什麼消耗,光論跑步的話,也許能比他更快!

但很快,他便知道,自己的這個想法有多麼幼稚!

「轟……」

身後忽然響起一道破空聲,宋清風抽空回頭看了一眼,頓時臉色大變。

他來了!

只見葉風一個躍身,騰空而起,一腳伸出,狠狠的蹬在宋清風的後背之上。

「嘭……」

葉風從天而降,一腳將宋清風給踩在了地上。

完了!

跑不掉了!

宋清風面若死灰,一陣絕望,直到現在他才明白,原來自己自認為強大的力量,在葉風的眼裡,就跟小孩過家家一樣不值一提!

也許,自己在人家的眼裡,不過是個笑話而已。

強大如斯,自己真的是主動送上門來的弱雞啊。

站在不遠處的江飛等人,也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原本以為葉風是說著玩玩的,沒想到對方來真的,辦法還這麼的粗暴,就靠著拳頭,打的這些人毫無還手之力。

這還是人嗎? 第219章

心如死灰!

宋清風在這一刻,終於明白了什麼叫做絕望!

帶著自認為足夠強大的力量來了,沒想到,在人家的眼裡,只不過是一群辣雞,都不夠他一個人打的,而他也是成了手下敗將,毫無還手之力!

「葉總,你也太牛逼了吧!」

陳慶等人快速跑過來,忍不住說道,語氣里都是震驚。

「難怪你會這麼自信,我一直以為你是裝的,沒想到,你是真的牛逼啊!」

江飛也是一樣的震驚,之前在醫院裡,他見葉風神色那麼淡定,是真的以為這傢伙在裝,愛面子,誰想到,只不過是常規操作而已。

「我早就跟這小子說過,不要來惹我,他偏偏不聽,自己找死,那就只好成全他了!」

葉風淡淡一笑,語氣是那麼的輕鬆隨便,好像在說著一件多麼尋常的事情一樣。

「現在怎麼辦?」

江飛看著葉風,開口問道。

「當然是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了,有些人,好了傷疤忘了疼,不給他一次深刻的記憶,也許死不悔改!」

葉風的語氣很冷漠,透露著一絲殺氣,讓腳底下踩著的宋清風嚇破了膽。

「葉……葉風,不,葉先生,您……您只要肯放過我一次,我保證,我……我再也不會跟你作對了!」

宋清風深吸一口氣,無比哀求的說道。

「噗嗤……」

誰知,這話剛說完,葉風就是一陣嗤笑,似乎在嘲笑宋清風一樣。

「我記得這句話上次你就說過一次了吧,整天說這些話,不覺得很沒有意思嗎?」

葉風淡淡的說道。

這……

宋清風臉色一紅,的確,上次被葉風給抓了,他也是這麼說的,但沒幾天,他自己又打破了立下的誓言。

「陳剛,去把菜刀拿來!」

葉風話鋒一轉,直接就吩咐著說道。

「葉總,這……真……真的要拿菜刀嗎?」

陳剛一時有些猶豫,忍不住又問了一聲,畢竟,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發生不可控的意外,一旦真把菜刀給拿來了,那葉風萬一真要了宋清風的命,那可就是刑事案件了。

鬧大了,對葉風,對食為天都沒有好處啊!

「讓你拿就拿,快點!」

葉風直接催促道。

「是!」

察覺到葉風語氣的變化,陳剛不敢在有任何的異議,轉身衝進了飯店裡,拿著一把菜刀走了出來。

「哐……」

葉風一把將菜刀扔在宋清風的面前,明晃晃的刀光照射在宋清風的臉上,後者眼睛瞪的大大的,閃過一絲驚恐,完全不知道葉風下一秒會做什麼。

「說吧,是剁掉你的右手,還是左手,你自己選擇!」

葉風開口冷漠的問道。

「咕嚕……」

宋清風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下去,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或者說,不管他怎麼回答,都是一個不能接受的結果。

「葉先生,你聽我說,這次我都是受了彪爺的命令才來的,冤有頭債有主,你應該找彪爺啊,只要你放過我一馬,我一定會幫你對付彪爺的!」

宋清風仍沒有放棄最後一絲希望,祈求著葉風,幻想著能保住自己的一隻手臂。

話音剛落,葉風忽然撿起地上的菜刀,一手猛地揮動,明晃晃的刀刃閃過一道黑影,一道血線飆射而出。

「啊……」

宋清風慘叫一聲,只感覺自己手指上傳來一股鑽心的疼痛,仔細一看,右手的小手指直接被葉風一道砍掉,掉落在地上,殷紅的血跡灑滿了地面。

十指連心,被砍斷了一根手指頭,那種痛苦,絕非一般人所能想象出來的。

江飛和陳剛、陳慶等人聽著宋清風的哀嚎和慘叫,都是一臉的冷漠,一而再,再而三的來挑戰葉風的底線,遲早會是這個結果,可以說,這是他自找的。

「怎麼,才一根手指頭就忍不了了?」

葉風提著菜刀,明顯沒有要結束的意思,「這才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什麼?

只是一個開始?

聽到這話,宋清風一陣絕望,此時葉風臉上的那一抹微笑,在他看來,更像是魔鬼的微笑,比十八層地獄里的魔鬼還要可怕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