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徐薇頓時就忍不住笑了:「差點都忘記這茬了,真要是遇上,估計未雨又要逮著教育說你不上進了。

那個雲陽也是,就跟之前玩保齡球一眼,還不一定怎麼顯擺貶低呢……」

聽這意思,似乎是要放棄上去的打算了。

林昊這麼認為的,唐詩也是這麼認為的。

然而……

「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走,賭場,我們大殺四方!」

少女振臂高呼,一馬當先。

身後,林昊怔住,唐詩獃滯。

……

六樓賭場。

相比柳城皇朝娛樂城上面的小賭場,這裡地方大很多,裝飾格調也高出不少。

最重要的是,這裡正大光明,並不遮遮掩掩,出入其中者也非富即貴,遠非那種地下賭場可比。

三人結伴上來,侍者引領下,徐薇自告奮勇去換籌碼。

「唐老師,這是你的,不夠我再換!」

「林大哥,這是你的,能不能大殺四方,看你了哦!」

三千塊錢,換了三十個面值一百的籌碼,給唐詩十個,又給林昊十個,最後徐薇自己手裡留下十個。

林昊並未多話,隨手就接了!

唐詩卻一再推脫,堅持不要!

也就這時,最不想遇上的情況發生了…… 「小薇,這是你換的籌碼?」

語氣有點冷。

原本還看徐薇唐詩上來心裡還很高興,當發現籌碼有可能是徐薇換的,江未雨心情忽然就變得很不好。

徐薇也沒太在意。

聞聲回頭一看,頓時笑了:「是啊,剛換的,未雨你要不,要我去給你換……」

說著便準備去換更多的籌碼。

江未雨也沒出聲,就一把將她拉住。

靜靜看著半響,欲言又止好幾次,最後,她還是嘆了口氣。

目光從徐薇身上移開,她轉而看著林昊。

見他手上抓著一把籌碼,還一臉風輕雲淡,頓時忍不住譏誚道:「林昊,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

「你想說什麼?」搞不清這女人又發哪門子神經,林昊有點懵。

跟他一樣,徐薇和唐詩也是一臉茫然,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

見狀,江未雨更生氣了。

「嫌我說得不夠明白是吧?行,那我直接點說。」

「你知道徐薇家的經濟條件嗎?」

「你知道徐叔叔為了支撐一個家為了支撐徐薇上學多不容易嗎?」

「不!」

「你不知道,你什麼都不知道!」

「什麼都不知道,你就敢拿著徐薇好幾百上千換來的籌碼!

什麼都不知道,你就敢讓徐薇為你亂花錢!」

「說真的林昊,我對你很失望。

光影交錯1998 從前我只是覺得你胸無大志,從前我只是覺得你不上進,可是現在,呵呵……」

言辭並不多麼激烈。

說著說著,搖頭,輕笑,聲音忽然頓住。

這時徐薇也終於反應過來,苦笑一聲道:「未雨,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誤會林大哥了!

是,我們家以前沒錢,我爸供我上學都艱難,我也買不起新衣服買不起最新的輔導資料,可那都是過去了。

林大哥幫了我!

他幫我買了彩票,他讓我賺了很多錢。

說來你可能不信,未雨你知道我賺了多少錢嗎?

四千多萬,足足四千多萬!

林大哥讓我中了十一注彩票頭獎,林大哥還幫我在龍亭御苑買了房子,他還……」

並未生氣。

雖然不能接受江未雨對林昊的詆毀,可是,說來說去那也是為她好。

是以這個時候,她只能儘力解釋來消除誤會。

只是這些話說出來太過危言聳聽,根本不足以取信於人!

根本不等說完,江未雨就聽不下去了,冷冷道:「小薇,他到底給你灌了什麼迷魂湯,這個時候你還要護著他?

重生之傳奇農夫 十一注頭獎,四千多萬,龍亭御苑的房子……

呵呵,這種謊言你都編得出來,你當我是傻子,還是覺得我好騙?」

聲音清冷中已經帶著些許怒意。

此刻,她已經不光對林昊不滿,連帶著對徐薇也開始不滿。

徐薇怔住,下意識還要繼續解釋,然而江未雨根本不給她這個機會。

「什麼都不要說了,籌碼全部退回去!」

「我不管你出於什麼樣的理由,總而言之,這次是我叫你出來的,既然是我叫的你,那就斷然沒有讓你花錢的理由!」

根本不給解釋的機會,江未雨已經過來收籌碼。

林昊也沒所謂,毫無眷戀,手裡十個籌碼乖乖奉上。

唐詩也一樣,本來就不準備收,江未雨一過來,她果斷就給了。

徐薇卻不幹了!

這會兒她也不解釋了,就是生氣,死活不給。

江未雨也是驢脾氣,徐薇越是不給,她就越是強硬。

眼見鬧起來有些沒完沒了,林昊禁不住搖頭:「給她吧——」

「林大哥……」

目光無比幽怨,嘴巴也撅得老高,可終究,徐薇還是不情不願的給了。

江未雨也不多領情。

「別以為這樣就能讓我看得起你!」冷冷一語,外加一個大大的冷眼,她拿著籌碼去了。

不多久,她便換了三千塊現金回來。

錢往徐薇手裡一塞,她道:「拿著,徐叔叔賺錢不容易,多少錢來的你就多少錢原封不動帶回去。」

重生八萬年 有點霸氣。

就這話,明明事情不是那樣,這個時候徐薇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處理掉退回來的錢,她又從口袋裡抓出一大把籌碼,道:「拿著,隨便玩,輸了也沒事。

反正雲陽家裡有錢,也不差這一點……」

這個時候倒是得意了,嘴角眉梢也終於有了笑容。

聽這話,看了半天戲的雲陽也終於捨得站出來。

「未雨說得沒錯,既然跟我們出來,自然就不會讓你們花錢。

這籌碼拿著吧,贏了算你們的,輸了算我的,要是不夠,隨時來取,我再去換就是……」

大氣。

敞亮。

唯一不好的是,看似在跟徐薇說話,實際上他一直看著林昊,滿臉戲謔。

見徐薇依舊固執不肯要,旁邊幾個沒說話的同學也開口了。

箭魔 「徐薇你就拿著吧!」

「是啊徐薇,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反正吃的住的都是雲陽花錢,也不在乎這點不是?」

「你看我們都拿了呢,也是雲陽給的,你就別矯情了!」

「拿著吧,沒人笑話你的,再怎麼著比你花自己的錢還要編謊話來得好啊!」

「就是,中了十一注頭獎,賺了四千多萬,我都不知道這謊言你怎麼編出來的,就算要說謊,你說個靠譜一點的啊!」

「……」

有人勸。

亦有人夾槍帶棒,落井下石。

本來就丁點不想要,聽著這些話,徐薇更加不能要了。

然而……

「收下吧,最多贏了加倍還回去就是!」

林昊又說話了。

緊跟著就是一片嘲笑聲。

「還想贏,做夢呢?」

「不輸得一乾二淨就不錯了,還贏,真逗!」

「誒,話也不能這麼說啊,萬一就贏了呢?」

「贏了我吃屎,說到做到!」

「……」

屁股決定腦袋。

這嘲諷起來,一個比一個大聲,一個比一個不甘人後。

江未雨眉頭大皺,卻也沒說什麼,白了林昊一眼道:「少說大話,既然給了,就沒人指望你能還回來!」

心裡更失望了。

如果堅決不要,她會認為他還算個男人,多多少少也有點骨氣,可是,他卻勸徐薇收下。

相比之下,雲陽那份大氣優雅,簡直強他到雲端啊!

話說,這人與人的差距,怎麼就那麼大呢…… 徐薇收了籌碼。

江未雨又同樣抓出一把,要給唐詩。

唐詩看了看林昊,見他點頭,想了想,便也收了。

然後……

一個子兒沒給林昊,一個大白眼,一聲冷哼,江未雨傲嬌的走了。

「加油,希望你能贏!」

雲陽滿臉揶揄丟下一句話,也走了。

此後又一大片嘲笑譏諷,那些同來的學生也跟著走了。

林昊也沒生氣,搖頭道:「看,就說不來吧,你們非要來,結果一來就沒好事……」

雙手一攤,滿臉無奈狀。

噗嗤——

聞聲,身邊徐薇跟唐詩忍不住就笑。

癟癟嘴,又怨念了幾句,徐薇問道:「林大哥,老實說,你真的不生氣啊?」

目光惴惴,也暗含好奇。

林昊啼笑皆非:「生氣?你太看得起他們了!」

是真不生氣。

巨人若是連螻蟻的聲音都要計較,未免活得太累。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