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嵐柳眉倒立,滿臉是淚看向沈振國道:「老師您不要聽他胡說,我沒有,我從沒有說過這些話。」

付坤冷笑一聲:「現在都已經是什麼時候了你還想在這立牌坊?當年我是喜歡賭,但是也比你強吧,你一個中文系的畢業生是怎麼學得?」

「還沒畢業就已經成了出了名的校妓,結了婚也不消停,那個孩子都不知道是誰的種。」

「我找到你們學校理論,你因此沒了教師的工作卻說是因為我爛賭所至,真是天大的笑話。」

「你這蕩婦沒了男人就是不行,回家我睡了你兩宿之後你就又跟我好的像一個人似的。」

「說起沒錢的事情時,你卻胸有成竹的微微一笑。」

「說之前有個老教授一直惦記著要上你,還假仁假義的對你好,只要你把自己說得可憐點,再給他點甜頭就一定能夠得到他的信任,弄出錢來。」

鄭嵐此時的臉都綠了,轉頭看著沈振國道:「不是的老師您不要聽他胡說,根本就不是這樣的。這怎麼可能那?」

沈振國也是冷冷一笑:「是呀小鄭怎麼會是這樣的人,我相信她是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

燈筆 到底是誰告訴何夢姬,自己住在這裡的?

郭芙蓉的行蹤很隱蔽,除非熟悉的人,否則不可能知道自己住在這裡,而且來得這麼快。

她腦海里,瞬間就出現一個人影。

這才見到端木玲瓏多久,何夢姬就帶人殺了過來,這會不會太巧合了?

十有**,是端木玲瓏暗中通知何夢姬,讓她來殺自己的。

「既然你想玩死我,我就奉陪好了,你能通知何夢姬來殺我,我為什麼不能告訴慕容如音你的位置?」

慕容如音跟端木玲瓏的仇不比她跟何夢姬的仇,如果慕容如音知道端木玲瓏沒死,肯定不會放過她的。

想到這裡,她冷笑起來,準備選個合適的時間,讓她們兩個撞頭,火星撞地球。

葉雄回到家裡,一家人正在客廳里團團轉,見他回來,洋洋連忙跑過來,急道:「哥,你跑到哪去了,我們都急死了。」

楊心怡跟唐寧也圍了過來,很不高興的樣子。

「明知道你現在這樣子還出去,是不是故意讓我們擔心?」楊心怡責怪。

「你們別把我當成大熊貓一樣好不好,我有手有腳,會丟了不成?」葉雄無奈道。

「鳳凰了,你現在隨時都會有危險,不能一個人出去。」

「僅此一次,下不為例,行了吧?」葉雄無奈保證。「對了,夢姬回來沒有?」

「沒有,怎麼了?」楊心怡奇怪地問。

「陳蕭跟朱雀呢?」

「也還沒回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楊心怡奇怪地問。

「沒什麼,隨便問問。」

整整一晚上,何夢姬都沒有回來,陳蕭跟朱雀後來跟丟了,一直沒有找到她,只好先行回來。

他們回到家差不多十二了,葉雄還在客廳等著,朱雀正眼也沒瞧他一下,直接就回房間了,似乎對他非常失望。

「老大,夢姬他故意躲著我們,不讓我們找到他。」陳蕭無奈地道。

「洗澡睡覺吧!」

「那我先回房了。」

等他們回去之後,葉雄這才站了起來,回到房間之中。

因為不允許同房,楊心怡怕他使壞,把他趕到客房睡了。

熱血兵王 好在葉雄家大業大,雖然住了很多人進來,但是空餘房間還是有不少。

等了兩個多時,差不多兩鐘的時候,才聽到外面有動靜,顯然是何夢姬回來了。

相對其他人來,何夢姬是比較理性的,雖然她對葉雄的做法非常憤怒,但她還是回來了,明她的理性還在。

葉雄推門出去,恰好何夢姬經過自己的房間門口。

「夢姬,我有話想跟你。」

何夢姬站住了,猶豫著。

「進房談。」

何夢姬走進房間,葉雄將門關上,兩人走到裡面,找了張桌子坐下來。

「郭芙蓉的事情我很抱歉,在華博士抓華晶晶的時候,在據哪裡她幫了我一下,我答應不殺她。獸組織被毀了,她身上的毒也發作了,我見她不似其它獸組織人員那麼喪心病狂,在她保證不對你動手的情況下,我把解藥給了她。」葉雄將事情經過了一遍,然後道:「這件事,是我欠考慮了,我保證,下次有機會一定殺了她。」

何夢姬對自己的重要性葉雄很清楚,兩人之間的關係早就突破了上下級關係,他可不想因為郭芙蓉而跟她鬧得不愉快。

「我跟她之間的事情,我會自己處理,你好好休養身體,現在這種情況不適合動手。」何夢姬嚴肅地。

「聽我一句,別去找她報仇了,你打不過她,她那種實力,已經達到了鳳凰那種層次,你根本不可能是她的對手。」葉雄道。

「你放心,我不會再去找她報仇,我會好好留住自己的命,君子報仇,十年未晚。」何夢姬道。

「你能這樣想最好。」葉雄鬆了一口氣。

他還真害怕何夢姬會不顧一切去找郭芙蓉報仇,那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對了,我想知道,你是怎麼知道我給郭芙蓉解藥,還知道怎麼她地址的?」葉雄問,見她臉色不快,連忙道:「你儘管出來,我只是想弄清楚,沒別意的意思。」

「我收到匿名簡訊。」

「什麼號碼?」葉雄急問。

何夢姬將手機拿出來,葉雄看了一下,並不是發給他信息的那個號碼。

「沒事的話,我先回房了。」何夢姬站了起來。

正在這時候,房間門敲響了起來。

葉雄看了看時間,現在是半夜一多鍾了,要是被人看到他跟何夢姬在一起,不誤會才怪。

「快躲起來,衣櫃里。」葉雄急道。

上次安樂兒就是躲在裡面的。

「為什麼要躲起來?」

何夢姬走過去,將門拉開。

楊心怡站在門,奇怪地望著她:「我怕阿雄睡不著,過來看看,發現房間里開著燈,沒想到你在裡面。」

「他有事找我聊。」何夢姬回道。

「那你們聊,別聊太晚。」楊心怡準備離開。

「聊完了,我先回房了。」

何夢姬完,徑直朝自己房間走去,砰地將門關上。

葉雄傻傻地呆在原地,半晌才反應過來。

什麼叫做信任?

這種就叫信任,楊心怡見到他跟何夢姬半夜三更在一起,非常沒有半懷疑,反而不打擾他們,這得多大的信任啊!

「老婆,你就不怕我跟夢姬之間發生什麼?」葉雄打趣。

「就算你有這種念頭,你以為夢姬會讓你得逞?」楊心怡白了他一眼,道:「你身邊這麼多女性朋友之中,我最信任的就是郭芙蓉跟鳳凰,她們絕對不可能跟你有什麼關係的,你以為她們是你以前遇到的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

「別得這麼自信,遲早有一天你會後悔。」葉雄笑道。

「做夢。早睡吧,下次有事情在白天,十一鍾之前一定要睡覺,你不能熬夜的。」

葉雄正準備睡覺,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道:「等一下。」

「還有事嗎?」楊心怡奇怪地問。

「有件事我一直想問你。」葉雄沉默片刻,這才問道:「上次你約華夫人,跟她有沒有見過面?」

「我還沒見到她,她就被國安局的人抓了。我聽鳳凰,她長得跟我一模一樣,幾乎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誅魔少女 楊心怡。

「那你想不想見見她?」葉雄問。

楊心怡搖了搖頭,抬頭看著他:「在我眼裡,她跟一個陌生女人沒什麼區別。我去見她,只想救你而已,現在她沒能耐救你,那就沒見面的必要了。」

葉雄非常感動,走過去抱著她。

人生能有如此妻子,夫復何求?

「你怎麼突然問起這個?」楊心怡問。(未完待續。) 葉雄也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種山雨欲來的感覺。

明明華博士在天獄死了,獸組織不復存在,明明幽靈躲回幻門,自己應該很安全才對,但是他心裡總是有種不安的感覺。

這幾天,他出去總覺得若有若無,有人在盯梢著自己。

昨天那條神秘信息是誰發的?對方為什麼會有獸組織最重要的基因併發症疫苗半成品數據?

會不會有人故意害自己?

到底是誰發信息給自己,誰發信息給何夢姬?

葉雄感覺有一張無形的大網,在慢慢地籠罩著自己,這種感覺甚至比獸組織還沒滅亡的時候,更加讓人心悸。

「我就隨便問問,不早了,你回去睡吧。」

葉雄親了一下她的額頭,將她送回房了。

等她離開之後,葉雄再次撥打那個號碼,還是沒能打通。

第二天一早,葉雄又起來跑步,地依然是北山公園。

他穿著一套長裝運動裳,帶著帽子,跟安樂兒一起朝北山公司而去。

剛跑到半路,一輛車子停在他面前。

車窗搖了下來,露出一張熟悉的臉,赫然是華晶晶。

今天是星期六,難怪她這麼閑來找自己。

葉雄就像沒看見她一樣,繼續朝前面走去。

「葉雄,你給我站住。」華晶晶開著車子跟在後面。

葉雄沒有理會她,拐向廣場那邊,那邊行不了車子,這附近又沒地方停車,她想跟著都難。

華晶晶氣得半死,她今天來是準備跟葉雄算賬的,哪知道對方連機會都不給她,等她找到地方停車,對方早就不見蹤影了。

「首長的女人,你就不想泡泡?」安樂兒笑問。

「幾個月後,死不了的話,可以考慮一下。」葉雄打趣。

兩人邊聊邊跑,很快就到了北山公司山下。

正在這時候,葉雄的電話來信息了。

他心念一動,難道那神秘人又來信息了?

掏出手機一看,果然是,只不過對方換了手機號碼。

「半個時辰之後,明珠大型超場二樓。」

明珠大型超市離這裡不久,跑步過去,二十分鐘就到了。

現在問題是,怎麼甩開安樂兒這個拖油瓶,她可不會讓自己獨自一個人離開,原則性強得要命。

「什麼短訊,不會是密的約會簡訊吧?」安樂兒問。

昨天,葉雄就是看了一條簡訊之後想離開她的,她頓時起了疑心。

「垃圾信息。」

葉雄將手機塞進衣袋裡,朝山上跑去,跑到一半的時候,他突然道:「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方便一下。」

「山有洗手間,很快就到了。」

「能憋得住,我就不會了。」葉雄完,朝山樹林之中鑽了進去。

安樂兒嘴角抽了抽,站在一邊等著,五分鐘過後,她就知道不對勁了。男人去方便,絕對不可能花那麼長時間的。

她一頭扎進樹林里,四下看了一遍,哪裡還有葉雄的影子。

誘夫 正在這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葉雄,你這個混蛋。」安樂兒怒氣沖沖。

「我有事情要辦,別找我,你也找不到,辦完再聯繫你。」

葉雄掛掉電話,攔下一輛車子,朝明珠超市而去。

十分鐘之後,他已經出現在明珠超市門口。

明珠超市在市中心,是一家大型商超,二樓正是肉菜市場,人員非常多。

走上二樓,葉雄掏出手機,撥了出去,電話依然處於關機狀態。

他目光在四下打量,希望能看到那個神秘人,但是她一直沒有出現。

在四下無聊地轉著,五分鐘之後,信息又來了。

「地鐵東站,b線。」

這個傢伙,到底在玩什麼花樣?

葉雄走出超市,正準備去地鐵站,突然發覺有人在盯梢著自己。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