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走過去開門,林妙春站在外面,手裡拿著被子。

「葉大哥,你這房間的被子,可能不太舒服,我來給你換一張。」林妙春紅著臉說道。

對於修士來說,被子好壞,根本就不沒影響,甚至很多人都沒用被子。

對方的一番心意,葉雄也不好拒絕。

「多謝大小姐了。」

林妙春走進去,將床上的被子拿出來,然後換上帶來的。

她還把床上整理一翻,鋪得漂漂亮亮的。

看著她那個婀娜的背影,像個大家閨秀一樣,葉雄心裡突然生起一鼓衝動。

林妙春這種女人,當老婆,一定非常不錯。

這種想法剛起來,就被他按了下去。 他身邊的女人已經夠多了,會暖床的也有不少,不缺她一個。

而且,他覺得林妙春這個女人,是挺有心計的。

經常借著機會靠近自己,誘惑自己,比如現在,她過來根本就是多餘的。

王爺的吃貨農家妃 但她並不是像別的女人那樣,通過暴露身體主動來誘惑自己,而是通過另外一種方式。

不得不說,她這手段十分高明。

至少,葉雄不會覺得反感。

喜歡一個男人,主動靠近,有錯嗎?

「葉大哥,都弄好了。」林妙春站直身體。

神醫娘子病相公 「多謝你,這麼晚還跑過來。」

「沒事,反正我也沒喝多少酒。」林妙春笑了一笑,這才繼續道:「我爹剛才的話,你別記在心裡,他那人就那樣,酒喝多了,就會胡說八道。像你這樣的人物,怎麼會看上我們姐妹這種卑微的人。」

說這話的時候,她目光有些閃躲。

「大小姐別妄自菲薄,你精通煉丹,修為在你這年紀不弱,遲早會追上我的。」

「追上你,我不想妄想,只希望這輩子,能有機會進入金丹期,我就滿意了。」林妙春幽幽道。

「我對大小姐有信心。」

林妙春看了葉雄一眼,見他一直都斯文地站著,當下有些失望。

「不早了,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晚安。」

「晚安!」

林妙春轉身離開了。

葉雄走過去,準備朝門帶上。

突然一道人影衝出他面前,笑道:「主人,這麼快就完事了?」

「什麼完事?」葉雄不解地望著冰靈。

「三更半夜,一間房,孤男寡女,你說我什麼意思?」

啪!

一把掌拍在她腦袋上。

「好的不學學壞的,才多大的人。」

葉雄重重地把門關上。

冰靈摸著腦袋,準備回房,正好火靈從旁邊房間裡面出來。

「冰兒,你還沒睡啊?」火靈走過來問。

啪!

一巴掌拍在他的腦門上。

「本姑娘睡不睡,關你屁事。」

冰靈走房間,重重地把門關上。

留下一臉蒙逼的火靈,站在風中零亂。

……

第二天醒來,葉雄找到林妙春,詢問上次讓她們煉製的丹藥。

這件事情,他一直都記著,因為他還要靠這些,幫鳳凰,何夢姬她們,提升境界。

林妙春將一批突破丹拿給他,每一種有五顆,從築基初期,一直到築基後期。

由於突破到半步金丹的丹藥太難得,神丹國材料也只能煉製出兩顆。

葉雄從身上掏出一個儲物戒,裡面有五百萬顆上品靈石。

上次他向愛羅莎要五千萬顆上品靈石建新城時候,他拿了五百萬出來,就是為了買這些。

「葉大哥,這些我不能收,你對我們家做的事情,我們感謝還來不及呢!」林妙春推辭。

「丹藥煉製也是需要成本的,我不給錢,怎能安心?」

推來推去,最扣林妙春收了三百萬顆上品靈石的成本。

「大小姐,我是時候離開了,咱們後會有期!」

「這麼快,不是說多呆兩天嗎?」林妙春有些意外。

「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林妙春有些不舍,但是也沒有辦法,只能道別。

離開之後,葉雄這才鬆了一口再,再呆下去,林震風非把他強當女婿不可。

「主人,咱們下一站去哪裡?」火靈問。

「先去木國,履行一份承諾。」

「什麼承諾?」冰靈奇怪地問。

「欠一個女人的一份承諾。」葉雄嚴肅地說道。

……

木國,木根城。

一望無盡的森林之中。

有一株巨樹鶴立雞群,足足有上千米高,正是木國皇城所在的靈樹。

能在這株靈樹上建的房子,在木根城都是非常顯赫的人家,地位非常高。

此時,在大樹中間,建著一座宮殿,此宮殿建在巨樹中間,正是靈氣最足的地方。

知情的人都知道,這就是木國的皇宮,議事殿。

大殿之上,木森林正坐在皇座上面,下面站著木根城的百官。

了不起的神豪 正是一月一度的議事會。

偏偏此地,一名不屬於木國的修士,站在大殿之下。

外貌三十歲左右,身上穿著一件黃色長袍,臉色傲慢地看著木森林,一點都不將他這個木國國王放在眼裡。

「沙英帥,二公主已經許配給人,不會接受你的提親,你走吧!」木森林崩著臉說道。

如果不是顧忌他是土國王子,木森林早就一掌將他拍飛了。

在木國議事會這種重要的時刻,他居然大搖大擺,不顧侍衛阻攔,直接就闖進來提親,這種做法,簡單就不把他放在眼裡,他怎麼能不憤怒。

旁邊的木婉靈臉色也很難看,對下面這個男人,說不出的討厭。

如果不是下面有很多人看著,她早就站起來,讓他滾了。

「不知道殿下將二公主許配給什麼人了,還請告知?」

沙英帥搖著手中扇子,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樣。

「許配給什麼人,還要告訴你嗎?」木森林冷哼一聲,說道:「沙英帥,別以你老子是沙英皇,我就不敢動你,你擅闖我們木國議事大廳,我可以立刻將你殺了,快滾出去。」

沙英帥是土國第八位皇子,典型的二世祖,廢物,實力弱境界低,只會泡妞。

沒想到,這麼一個廢物,居然膽敢不把他放在眼裡。

面對木森林的憤怒,沙英帥視而不見,說道:「木王,我可是真心實意來提親的,你這態度可不給面子了。別以我不知道,二公主你是許配給了葉雄,可是大家都知道,葉雄已經在修真界殞落了,你難道要二公主一輩子不嫁嗎,你這個當父親的,可真是狠心啊!」

木森林跟木婉靈,臉上都是十分難看,特別是木婉靈,黯淡之色落在臉上。

自三界打通之後,三界的事情,不再像以前那麼閉塞,江南王在修真界,進入神秘空間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他們還知道,那道空間一百多年,進入數萬人,沒有一個能活著出來。

江南王進去,九死一生。

「沙英帥,那是我們自己的事情,輪不到你來管。」木森林怒道。

「木王,我這不是擔心你們木國嗎,你們木王是五大國最弱的一個,萬一遇到點天災**,以你們的實力,怎麼能承受得了,我這不是擔驚心你們嗎?」沙英帥笑道。

「你在威脅我嗎?」

「說對了,我就是在威脅你。」 場下一片嘩然,誰都沒有想到,在堂堂的木國議事大會之上,沙英帥會如此膽大包天。

「不知死活,我今天就殺了你,看你們土國能耐我何。」

木森林被挑釁,一而再,再而三地忍,此時此刻,再也忍受不住了。

只見他化成一道流光,轉眼就到了場下,狠狠一掌拍出。

砰!

一聲巨掌,沙英帥慘叫一聲,身體直接被震飛出去,跌落地上。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流光從而落,來到沙英帥身邊。

「八兒啊,你醒醒,快醒醒。」

土國國王沙英皇,抱著自己兒子的屍體大叫起來。

沙英皇的出現,讓木森林心裡疙瘩一下。

「木森林,你敢殺我兒。」沙英皇吼道。

「土王,你兒子闖我議事大殿,還出口不遜,我只是幫你教訓他一下而已。」

「你教訓他,我沒意見,但是你為什麼要下手殺他?」沙英皇怒吼。

「土王,我並沒有殺他,只不過將他趕出去而已。」

「你自己看,他已經斷氣了。」

「不可能,我根本就沒有下殺手。」

「我八兒已經斷了氣,你還敢狡辯。」

木森林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他知道自己被坑了。

剛才他那一掌,雖然威脅很驚人,但是重在將人震出去,沒有傷人之意。

天知道沙英帥是怎麼死的。

正在這時候,一道流光從天而落,來到沙英皇身邊。

他探了一下沙英帥的鼻息,嚇了一跳。

「父皇,是誰這麼大膽,居然殺了八弟。」那男子問道。

場下的人,面面相覷,似乎已經猜測到了什麼。

「木森林,你殺我兒,該當何罪?」沙英皇站起來,怒道。

木森林冷哼一聲,說道:「沙英皇,沙英帥是怎麼死的,你心知肚明,你到底想怎麼樣,直接說吧!」

「我想滅了你的木國,為兒報仇。」沙英皇怒目圓瞪。

「沙英皇,你別忘了,木國已經跟金國,水國,火國三大國結盟,還有修真界跟妖界眾多勢力,如果你敢動我們木國,他們是絕對不會就手旁觀的。特別是金山寺,江南王可是專門請金山上人照顧我木國,你這是想跟他們為敵嗎?」木森林冷冷地說道。

「木森林,你少拿金山寺來壓我,江南王還在的時候,金山寺還把這承諾放在眼裡,現在他死了,你以為金山寺會因為你們木國,來得罪我們土國?再說,我只不過是替兒子報仇而已。」沙英皇道。

「看來你早就有計劃了。」木森林冷冷地盯著他,鄙視:「為了一個借口,不惜將自己的兒子殺掉,你還真是什麼手段都用得出來。」

「木森林,你少污陷人。」

沙英皇身上爆發出一鼓強大的殺氣,黃色的元氣在他身體周圍旋轉,爆發出強大的殺氣。

就在這時候,一道人影突然擋在他面前。

「父親,先別動手,你忘記咱們這次來的目的了?」

說話的正是大王子沙英國,前些日子才剛剛突破到金丹期。

沙英皇揮了揮衣袖,這才說道:「你談吧,如果談不攏,咱們再干。」

沙英國面向木森林,說道:「木王,咱們此次過來是來提親的,父皇想你將二公主許配給我,誰知道我八弟見到二公主之後,驚若仙人,向父皇求情,要許配給他。父親不依,誰知道他會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現在這種場面,我也不願意見到。」

木婉靈在上面看著,眼神里除了鄙視,還是鄙視。

她一直都沒有說話,此刻終於忍不住出口:「你們父子三人,真是一個比一個會演,不給你們一個舞台,讓你們盡情表演,真是太浪費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