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左右吧。”系統說。

張謙立刻不厚道的笑了,你有一半本體的實力,而李白的分身只有十分之一本體的實力,就這樣你也只是比李白的氣稍稍強一些,有什麼資格嘲笑李白?

這個棋門裏的人啊,呵呵,一個比一個無知一個比一個狂妄!

道童突然發難,猛地抓起棋王手裏的芥子袋一甩,十幾個棋子刷刷刷落在了地上,迅速變成了高大的棋兵傀儡。

“敢來我們棋門鬧事,都去死吧!”道童大吼一句,一道道白色的氣立刻從這些棋兵身上飄了出來然後迅速的鑽進了他的身體:“讓你們見識見識我們棋門的絕技,傀儡之身!”

www_тTk án_c○

一陣密集的金屬契合聲響過,道童已經變成了一個半人半金屬的大怪物了。

“廢物,造出來的棋兵居然這麼弱!”道童怒罵棋王,棋王嚇得跪地磕頭:“祖師爺贖罪!”

“算了!解決他們也是綽綽有餘了。”道童擡起金屬大腿,“嘿嘿嘿,李白,先讓我見識見識你有多厲害吧!” 李白灌了一口酒,哈哈一笑,提劍衝了上去。

仙就是厲害。

棋王造出來的棋兵肯定遠不如他祖上流傳下來的那套,結果被道童吸收並變成他的盔甲以後,李白居然很難砍得動了。

他之前砍那套祖傳的棋兵是很輕鬆的!

雙方你來我往,打的不亦樂乎。

張謙看向站在一旁的貓皇和小玉他們:“休息好了沒?”

“嗯。”

“上,幫李白的忙!不過注意,一定要李白做主攻手,你們只是從旁協助,如果這傢伙要打你們你們就跑!”

小玉和貓皇二話不說就衝了上去,四大將整合了一下陣型也緊隨其後。

但是這個道童實在是太厲害了!

只是分身的李白很快就出現了敗相,貓皇的妖術也基本上沒什麼用,也就只有小玉的千重幻境能起到一些作用。

但也只是一些作用罷了,能成爲仙的人心智大都非常堅定,否則也渡不過天劫。

眼見道童越戰越勇,棋王露出了笑容:“祖師爺!就是這樣!打他們,打死他們!”

張謙提着刀衝向他,他卻早有準備,一甩手甩出了七八個棋子變成了棋兵牢牢地守護在他身邊。

“別去了。”系統說,“沒意義,現在重要的是對付這個仙。”

“行,就是看他煩。”張謙說,“李白和貓皇我就不說了,本以爲小玉她四千年的道行會很厲害,結果…”

“四千年的道行是可以了,但是可惜這個狐妖除了千重幻境這個天賦妖術和光球的妖術以外別的什麼都不會。呵呵,不愧是養在深閨裏的公主。”系統有些無奈的說,“要是個有着四千年道行而且技能多戰鬥經驗豐富的老妖怪的話,在李白貓皇和這些鬼兵的幫助下也能打贏了。”

“你說我要用你新開放的那個功能,能打贏這傢伙吧?”

“能,不過你得多弄出來一點人,也得有李白。”

“行。”張謙笑了,“不過鬼和仙…能不起衝突?”

“哈哈,要是能起衝突,那這個新功能就太普通了!”

張謙點點頭,開始查看自己的存貨。

戰場那邊。

一道仙氣爆發,貓皇和小玉都被逼退了,道童瞅準了機會一記重拳打在了李白的身上,李白分身的能量本來也消耗的差不多了,這一下也沒躲開,當空被打爆了。

看到了這一幕,除了張謙以外所有人都震驚了。

李白這個仙人,居然被打爆了!

被打爆了也就是死了吧?

原來仙人死的時候是這樣…看着漫天飛舞的星輝光芒,所有人的心裏都不約而同的想道。

棋王也沒見過仙人的死是什麼樣子,所以在一愣之後立刻爆發出了得意的狂笑:“哈哈!死了!祖師爺威武,斬殺了仙人!太威武了!”

“退回來!”張謙大聲叫道。

小玉貓皇四大將聽到了張謙的呼喊迅速的退到了他的身邊。

李白這個主要戰力已經沒了,他們再在那堅持也沒有意義了。

道童皺着眉毛,低頭看着自己的拳頭,又看了看李白被打爆的地方。

“不對吧?”他暗自想道,“仙人死去是這個樣子嗎?這個李白就算弱,就算捱了我幾下,也不可能被我一拳打爆吧?”

見到貓皇他們都飛回了張謙的身邊,他也不在半空停留了,慢慢的落在了棋王的身邊。

棋王還在那聒噪:“祖師爺,您太厲害了!居然斬殺了仙人!我對您的….”

“閉嘴!”道童怒哼一聲,“你這個不成器的廢物!你知不知道橘戲法陣凝聚了我多少的心血?你知不知道製作橘中將士花費了我多少的時間多少的精力?居然全被外人毀了!”

“是不是今天我不冒險下來幫助你,咱們門派就會被外人夷爲平地?”道童怒道。

棋王滿臉都是汗,撲通一聲跪下了:“請祖師爺贖罪!…”

“滾到一邊去!”

棋王真的趴在地上滾到一邊去了。

張謙笑了:“還別說,這圓潤的身子滾起來還挺流暢的。”

棋王憤怒的看着他,道童也露出了一個笑容:“小子,你的門道有點古怪啊。剛纔那個並不是李白的真身吧?”

“哦?你看出來了?”張謙一笑,輕輕的撕碎了手裏的李白卡。

星光巨門再次出現,和之前一樣,李白踏着虛空緩緩的走了下來。

看到這一幕,貓皇小玉和四大將都震驚了!

不是剛剛被打爆了嗎?怎麼又出來了?難道這的確不是真身?!

棋王是最驚恐的,他瞪大了眼睛長大了嘴,一臉的見鬼。

“哈哈,我猜的果然沒錯。”道童笑了:“看來你只能呼喚他的分身了。不過我看你自己並不怎麼樣啊,只能叫別人幫忙?”

“啊,是啊,我這個人自身實力比較弱,只能叫幫手來幫我打架。比如…”張謙停頓了一下,撕碎了劉備卡:“劉備!”

光門出現,劉備邁着穩健的步伐走了出來,跟着他一起出來的還有曹操和孫策,以及跟在他們身後的那些武將。

趙雲、馬超…

典韋、許褚…

太史慈、黃蓋…

幾十個武將!

這次沒廢話直接觸發了三分天下的緣分了!

整個庭院裏立刻鬼氣森森!

貓皇他們都嚇了一跳,怎麼一下子多出來了這麼多鬼雄?

棋王更害怕,這個小子到底能叫出多少幫手啊?

道童只是稍微一愣,隨後就笑了:“只是一些鬼罷了,在我面前不值一提!你果然只是一個沒什麼本事只靠別人的人。”實際上他的目光裏卻微微的帶着一些懼怕。

這麼多的鬼雄,聚合在一起的力量也是有點驚人的!

“你錯了。”張謙伸出食指輕輕的搖了搖:“我把他們叫出來可不是要他們跟你打架,而是我要跟你打。”

“就憑你?一個區區的凡人?”

“我馬上就不是凡人了。”

“不是凡人?”道童一愣,其他人也都是一愣。

張謙握緊青龍刀仰天大吼:“來吧!僕從之力!”

嗖!嗖!嗖!

一道道各種顏色的光芒從這些武將以及小玉、貓皇以及李白的身上涌了出來,直直的鑽進了張謙的體內!

剎那間,張謙的身上就像是綁上了無數的彩燈一樣放射出了各種光芒!

他的氣也在一瞬間膨脹到了令人不可直視的地步!

光芒消散了。

張謙筆直的站在原地,低頭看着自己的雙手:“僕從的力量聚合在一起,感覺真的酸爽啊。”

說罷他的身體瞬間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現在了道童的身邊,一刀斬了下去! 好快!

所有人的心裏都是猛地一震!

與此同時,張謙這邊的所有人不管是鬼雄還是小玉和貓皇,全都突然一陣眩暈和無力!

這種不適的感覺像潮水一樣在一瞬間席捲了全身,他們甚至都沒有力氣繼續站着了,全都踉踉蹌蹌的或半跪或趴在了地上。

“朕怎麼感覺身體被掏空了?”

不只是他,所有的人都是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力氣,彷彿身體完全被掏空!

再看張謙,就像是打了激素一樣嗖的一下衝向道童一刀砍了下去,道童甚至都有點沒反應過來,慌忙舉起金屬手臂抵擋。

然後讓所有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咔嚓一聲,張謙這一刀在道童的手臂上斬出了一個巨大的豁口!

道童發出了一聲痛叫,慌忙後退逃竄!

棋王嚇呆了。

貓皇震傻了。

小玉、四大將他們全都是目瞪口呆!

張謙怎麼可能這麼厲害?他明明只是一個凡人啊!

作爲仙人的李白都砍不動這個道童的身體,他一個凡人爲什麼能砍得動?

劉備他們則是一臉的驚奇,他們才發現和張謙對打的那個渾身冒着騰騰的仙氣,居然是個仙!

而張謙這個凡人居然一刀在仙的手臂上砍出了一道巨大的豁口!

這什麼情況?

聯想到剛纔張謙那一吼之後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像是海綿吸水一樣被吸走,他們漸漸地都有些明白了。

難道……張謙吸走了自己的力量?然後強化了他自己?

貌似也只有這個解釋了,要不然爲什麼自己的力量會被吸走,又爲什麼他會突然那麼厲害?

他們突然都對張謙產生了一種恐懼感,可以吸走自己的力量供他自己使用,這簡直太恐怖了!

道童也是差點嚇得魂飛魄散!

李白都很難破掉自己的金身啊!而他張謙,一個凡人,一個普通的凡人,一個區區的凡人!

不但可以突破自己的防禦,甚至還可以給自己劈出一道大口子!

這個世界是怎麼了?

難道這是某一個上仙?故意僞裝成凡人的樣子?

不可能啊,他身上根本沒有一點仙氣…哦現在有了,但是不但有了仙氣還有鬼氣妖氣!

這到底是個什麼怪物!

他猛地想到了剛纔那一幕奇異的景象,站在張謙身邊所有的妖鬼仙身上都迸發出了各種顏色的氣然後匯聚到了張謙的身上,他眼睛一亮,難道這小子可以吸取這些傢伙的力量加持到他自己身上?

一想到這一層他更害怕了!

他害怕張謙也吸收自己的力量!

所有人都懷着各種各樣的心理,只有張謙哈哈大笑,追着道童一路猛砍!

“吸收了僕從的力量之後我居然會飛了!”張謙興奮的不行了:“這簡直太神奇了!”

“廢話,”系統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你以爲僕從之力僅僅是吸收融合他們的力量?”

“可惜不能永久吸收,到了時間還得給人還回去。”

“嗯。呵呵,能永久吸收的話誰還敢跟着你混?保不齊你什麼時候給人吸了。”

“這樣也行了,我滿意了!”張謙體會着融合在體內的這一股龐大的力量,飛上天空和道童戰在了一起。

道童完全不是對手!

單單一個李白雖然根本打不過他,但是好歹也是散仙級別的分身;更別說還有一隻四千年道行的狐妖和一千年道行的貓妖,再加上魏蜀吳三雄手下的幾十個名將!

這是一股多麼龐大的力量?

道童傻.b了!

“媽的!”道童氣的在心裏怒罵,“這小子怎麼像瘋狗一樣追着就狂咬不鬆口呢!”

從剛剛開始張謙就一直追着他揮動青龍刀猛劈猛砍,砍到現在他已經渾身是傷了,而且這些傷都是真實傷害,不是那種可以忽略不計的小傷。

道童也不是沒還手,但是速度比不上張謙,而且張謙不知道什麼時候穿上了一套盔甲,這盔甲雖然不能完全抵擋他的傷害,但是也能抵消不少了!

再加上張謙現在被僕從力量強化的身軀……

這小子比我還抗打!

其實張謙在剛纔召喚關羽仙魂劈老將的時候就已經耗費了不少體力了,這會體力雖然恢復了但是兩條胳膊還是微微有些痠疼,但是他還是拼勁全力揮動着青龍刀劈砍。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