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着軍事參議院大院子還有好幾百米,那大院子外的門口崗亭裏的哨兵遠遠聽見了熟悉的貨運三輪車發動機的轟隆響聲,探出頭看了一下子,馬上跑出崗亭,就去拉開了路障。檢查?檢查個鬼隔三差五的吃人家周顧問的莫合,歡迎都還來不及喲。

“一會兒兄弟過來分菜哈”

周大少團長根本就沒有停下貨運三輪車,對着滿臉堆笑向他娃敬禮的崗哨弟兄吼了一嗓子,就徑直轟隆着開進了軍事參議院的大院子。

“嘀、嘀”

周大少團長停好貨運三輪車,就一摁喇叭,還喊了一聲“茄子黃瓜西紅柿,辣椒苦瓜四季豆,應有盡有哈”

好嘛,軍事重地的軍事參議院大院壩子就是個“菜市場”嘛。這轟隆一來,喇叭一響,吆喝一喊,軍事參議院各處、室裏的人們,紛紛涌了出來,歡笑着跑到貨運三輪車停放的地方,上百人那是把裝蔬菜瓜果的貨運三輪車擠了個水泄不通。

小雨娃子急了,在人羣裏大喊:“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忙着給大家分菜根本沒得空的周大少團長叫萬朵花先把倆小兄妹帶到自己的辦公室去玩一下,順便也喊那倆女祕書來拿點小黃瓜、早包穀回去吃。

馬家倆小兄妹進來周大少團長的辦公室,裏面的那倆女祕書也挺高興,“哎呀,我們的大帥哥、小美女來啦”

馬曉旭抻着個臉不理不睬,小雨娃子倒是顯得有禮貌,對兩人說道:

“張阿姨、王阿姨,我乾爹叫你們也去,他給你們帶了點小黃瓜、早包穀什麼的現在市上吃不着的新鮮瓜果。說你們家不在這裏也不要菜,但吃點新鮮瓜果的也能美容護膚呢。

快去吧,晚了,那些叔叔伯伯的可就把一車的蔬菜瓜果搶光了”

兩女祕書邊說周先生也太客氣了,邊急忙去院壩子去搶菜了。辦公室裏就剩下萬朵花跟倆小兄妹。

“大家抓緊時間,萬朵花叔叔你負責在門外替我倆望風,我和小雨開始‘除妖(精)行動’”

十三歲的馬曉旭一幅小大人的模樣,那是完全把山鷹突擊隊蔡學武副隊長的風格仿得惟妙惟肖。

萬朵花、小雨娃子也很搞笑的一齊小聲回答:

“是,保證完成任務”

這個除妖行動的具體行動細節,因爲馬家倆小兄妹行動詭祕,無從得知。

二十幾分鍾以後,一身邋遢,但卻滿臉笑容的周大少團長同倆個提着不少新鮮瓜果的女祕書一起進了辦公室。等乾爹的屁股剛剛坐到椅子上,馬曉旭就吵吵乾爹這裏一點都不好玩,還是那個農家小院落那裏好耍些。周大少團長笑罵道:

“喊你帶着小雨別跟着來,非鬧着要來。這不又煩了,滾吧

萬朵花,你開貨運三輪車送他們倆小兄妹回去。注意安全,車不要開得飛叉叉的。哦,對了,記到起下午五點鐘的樣子來接我哈。”

“是,團長”萬朵花立正回答道。

wωw▪Tтkд n▪C ○

臨走,小雨娃子還禮貌地向那倆女祕書告辭,引得兩人一個勁直誇小雨娃子真是個知書達禮的好孩子。還一人拿出五元錢要給馬家倆小兄妹做見面禮。這錢可不少了,倆女祕書的月薪一人也就五、六十元。

小雨娃子接過,馬曉旭這回也不推辭了,哼,乾爹常說不拿白不拿拿了不白拿,這回還算是有點禮貌,倆小兄妹對着兩女祕書鞠躬致謝。

孩子們走了,周大少團長也要乾點正事了,

“小張、小王,我之前給第九戰區的第二兵團張(發奎)總司令的那份建議書,他看了以後有什麼意見沒有?”

“周先生,今天張總司令的回覆纔到。我倆正在整理,好了馬上給你。”

“嗯,那好,整理完了馬上給我。”

周大少團長沒事情可幹,於是掏出菸捲,就在辦公室裏吞雲吐霧。

看着兩個年輕的女娃子在忙碌,周大少團長知道隨着抗戰爆發,最高領袖對內對外的巨大的情報需求,軍統(軍委會軍事調查統計局)迎來了自己黃金髮展時期,這些江浙一帶的男女知識青年很多都參加了並不知道多少底細的軍統,後世有一部電視劇,就叫《誤入軍統的女人》正是說得當時這種情況。

不能說這些參加了軍統特訓班的熱血愛國知識青年一進軍統就變成了劣跡斑斑的狗特務,那也是隨着時間在軍統這個大染缸裏染黑的。 遊不出你掌心的海 又想起林雪兒還爲此醋意大發,周大少團長不由得一陣好笑,興起一點耍心。對倆女祕書說道:

“小張、小王,你們忙着哈,我給你們出個謎語吧,猜中可有彩頭的,一百元”

倆個正整理歸檔趣件資料的女祕書驚訝地停住了手,不是猜謎這事有多驚訝,周大少團長插科打諢經常的事情,而是這次這猜謎的彩頭也太大了,可想而知這回出得謎語有多難。

周大少團長吸了一口煙,想了一下說道:

“謎面是首詩,聽好喲。

偶因一語蒙擡舉,

反爲多情又別離;

送得郎君歸去後,

倚門獨自淚淋漓。

打一個日常用品哈。(大家也不妨猜猜,答案在此趣後)”

這裏說點後話,周大少團長和張、王都沒有想到,這條謎語幾乎就是三人往後歲月的箴言:

張、王兩人起初確是因爲多次報告周大少團長的言行而受到了軍統的表彰,甚至從少尉提升爲了中尉、上尉。但卻又因爲與周大少團長日久生出情愫,而最終被調離了周大少團長身邊。在不得不離開他以後,張、王兩人還常常私下獨自思念流淚。

再把能想到的能跟謎面沾點邊的日常用品說了一遍以後,倆個女祕書也沒有猜出來。周大少團長出的猜謎彩頭是看得到拿不到了,手上整理的張總司令的趣件資料倒是哦弄好了。

周大少團長見有正事情來了,也不瞎扯了。靜下心來認認真真翻看起趣件來,其間只是去方便了一下。

“啥子?這種小鬼子說的鬼話,他都相信啊”

周大少團長翻着張(發奎)總司令的回覆,驚訝地嚷了出來。原來,奉第九戰區的司令長官部的命令,張發奎率領第二兵團三十幾個師從鄂東進駐九江以後(那個獲得了南北大調動第一名的預備第11師就是張發奎總司令所轄),雖然作爲一個從北伐時期就因率領第四軍衝殺沙場而成聞名遐邇之鐵軍的百戰名宿,自然也是感受到了大戰即將來臨的那種巨大的壓迫感,但張發奎卻沉迷於外界輿論衆口一詞的說法:

什麼九江外圍地形易守難攻啊,對於中國守軍來說極爲有利啊,第二兵團數十萬人的大軍守住九江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啊諸如此類。

甚至連小鬼子的一個隨軍記者叫九鬼半二(酒鬼伴兒?)的竟然也在小鬼子的報刊上撰趣稱:此九江中國國防陣地,足以當數十萬日軍,而堅守一年以上

種種諸如此類的言辭塵囂而起,張發奎據此對周大少團長的提醒頗不以爲然。

張發奎啊,我看你這個廣東佬叫張發昏算求了外界越是這麼說,這越是要高度警惕喲。特別是這個小鬼子的隨軍記者叫啥子九鬼半二的,這他就是一個十足的小鬼嘛,小鬼子使得捧殺計耳

九江外圍防禦陣地,雖說對於中國守軍而言,相對有利,但這也是一般而言啥:現如今,咱中隊,長江上莫得海軍撐腰,腦殼上也無空軍支援。說起江、湖,限制自己行動比限制小鬼子多些

再說了,小鬼子沿江、湖可以隨處隨時登陸,而我第二兵團三十幾個師,說起幾十萬部隊,那是得處處佈防,兵力不得不分散。防守力量夠個屁啊

在中外戰史上,除了英法聯軍在達達尼爾海峽加里波利登陸是吃了敗仗以外,登陸戰還沒有不能成功的例子。

“還他‘足以樂觀成見?’老子樂觀個鬼,一打起來,老蔣肯定要大失所望,九江交給張發奎這個北伐名宿看起來是守不住幾天的了”

“哎,小張、小王,這仗不是還沒有打嘛,九江又沒有丟,你倆個哭個啥子勁?”

周大少團長竟然聽見了唏噓之聲,擡頭一看,驚訝地看見了倆個淚流滿面的女祕書,恍如兩枝梨花帶雨,這些熱血青年,聽到九江守不住就能哭成這樣子,這也忒憂國憂民了嘛。

腹黑上司請走開 “是,不是,周先生,我遭辣哭了”一個女祕書哭着說道。

“哎呀啊,周先生,我的眼睛都遭辣瞎了,什麼也看不到嗚嗚……”另一個女祕書嚎啕上了。

這個時候,周大少團長自己覺得身上也開始出現問題了右手火辣辣不說了,就連剛纔去方便的時候扶過的小兄弟也開始火辣辣的痛起來。

他娃急忙把右手湊到鼻子去嗅,一股淡淡的辣椒味道,這哪裏去沾的這玩意?這隻手一直在翻看趣件稿紙啥,突然周大少團長想起什麼,像一隻小狗鼻子湊到桌子上的趣件紙張之上,好嘛,一股子辣椒味道飄鼻而來。再仔細一看這一摞子張發奎的回覆趣件,邊邊角角都被人不留痕跡地塗上了辣椒汁。 女尊之我可能是大佬 嗯,這股辣椒的味道還很熟悉,這不是老子種在菜棚子裏的那一畦辣得死人的貴州山產的七星朝天椒嘛?

好、好、好周大少團長在心裏連叫幾聲好。不用多想這必定是萬朵花和馬家倆小兄妹三人幹得。當然,曉得用這種化學毒劑戰的,萬朵花跟着老子在對付重慶王家沱小日本租界時幹過,這個缺德冒煙的主意多半是他出的。

動機也單純,拿那倆女祕書替林雪兒她們出氣。你個狗日的萬朵花啊,你龜兒子收拾倆女妖精,那是連團長老子我也遭誤傷了啊

“哎喲”周大少團長下面的疼痛火辣的感覺越發蓬勃起來,不覺哼出了聲。這他還是連腔都開不起的嚴重誤傷,背時戳戳的,當着倆女娃子,老子就是想吹幾口涼氣都不得行啊。

“小張、小王,你倆不要光顧到起哭了,馬上找清涼水反覆沖洗手上、身上感到火辣辣疼痛的地方,這辣椒素是生物鹼,最好用稀釋的食醋中和。

那眼角部位用清涼乾淨的水把紙打溼了反覆粘,記住哈,用過了的紙也不能再用了。我也得回去處理去了。”

周大少團長自己也被辣得遭求不住了,手上還可以忍忍,這下面真是要命了周大少團長剛跑出門,又伸頭進來說道:

“我辦公桌上的張總司令的回覆趣件,不能動了,全沾滿了辣椒汁,要拿切記只能帶着手套。嗨,拿它幹啥子喲,一堆廢話連篇”

心急火燎借了唐生智的小轎車,周大少團長一溜煙似的坐回了農家小院落。也顧不得先找萬朵花和馬家倆小兄妹算賬,周大少團長竄到屋子裏,門一關,就開始脫衣服。

哎喲,這叫啥子回事嘛,老子嘴巴亂說,可自己的小兄弟又沒有真調皮搗蛋,卻遭此飛來橫禍,都遭這輕輕咬上一小口都能把嘴皮子辣腫的七星朝天椒給辣麻木了,沒有起初的那種火燒火燎的疼痛感了。

再低頭一看,辣腫了的小兄弟都像一根烤熟了的紅彤彤的火腿腸了周大少團長眼前一黑,一屁股坐在了牀邊上。心裏哀嘆:完個了,完個了這回不成太監,也成了楊x偉的兄弟---楊偉了。

萬朵花,老子要槍斃你倆小兄妹啊,你們哪裏是在幫乾媽出氣,簡直是在坑爹啊

更多到,地址 327章 反登陸作戰(上)

327章反登6作戰

聽到說乾爹匆忙趕回農家小院落,馬家倆小兄妹和萬朵花都以爲周大少團長是事要找他們算賬來了,結果內心惴惴不安的等了老半天,卻沒有啥子動靜的。iHongWee

馬家倆小兄妹先把萬朵花支來探風,這才曉得闖了大禍:倆女妖精整到了,可是乾爹也遭嚴重誤傷,此刻正在屋子裏被辣得哎喲連天的,哪裏還顧得找他們算賬嘛。

“萬朵花,老子現在也顧不得理嘛你娃了。你給老子馬上去給林總她們打電話,就說她們再不回來,她們的男人可能就只有去當和尚了”

周大少團長邊朝自己小dd上抹稀釋的醋水邊呲牙咧嘴的噓着涼氣說道。

收拾妥當了,把馬家倆小兄妹喊進來,倆小兄妹見闖了大禍:收拾倆女妖精,結果自己的乾爹糟的更慘。都垂着頭站在一邊不吭聲。小雨娃子見乾爹不停地噓涼氣,不覺悔恨交加,眼淚水就涌了出來:小雨娃子是知道這種七星朝天椒的厲害的,甚至還被它辣哭過。小雨娃子哭泣着承認道:“乾爹,這事是我出主意幹得。”

被這種火辣辣的疼痛刺激的坐立不安、呲牙咧嘴的周大少團長見小雨娃子哭着承認是自己乾的“好事”。倒也不好再說啥子,自己總不能跟一八歲的,況且出點還是好的小女娃子較勁啥。

於是反過來勸慰哭得傷傷心心的小雨娃子,

“乖雨娃子,莫關係,莫關係,哈。咱乖雨娃見乾爹好久沒有機會吃重慶毛肚火鍋,怕乾爹禁不起辣,先整點七星朝天椒試試乾爹,莫的事,莫的事啊。”

周大少團長這麼一說,懂事的小雨娃子越加悔恨自己,哭得那個傷心。弄得周大少團長還得忍住疼痛不停勸她。

卻說萬朵花着急着慌打過去電話,蘭蘭妹妹接的電話。

“蘭蘭團長,陳總在不在?請你務必叫林總到團長這裏來一趟,團長受傷了”

蘭蘭妹妹“啊”的一聲,把湊到電話話筒邊偷聽的林大小姐、童湘兩個女娃子嚇了一跳。

林雪兒一把搶過電話,

“萬朵花,團長受傷了?啷個受傷了這纔多久啊,你和幾個護衛都啷個搞起的嘛,他人傷哪裏了?重不重?”

林大小姐刀子嘴豆腐心,這一聽到心上人受傷了,恨意頓消,那心上始終還是牽掛着這個死崽兒的。

“林總,團長他的那個、那個……”

萬朵花當着團長的太太簡直是說不出口來。

林雪兒又氣又急地吼道:

“那個啥子嘛?”

萬朵花把心一橫,

“是團長下面的那個命根子遭傷了”

“啊?”

這一回是三個聽話的女娃子一齊失聲叫了出來,接着電話裏傳出的萬朵花的下面的話,更是使三個年輕的女娃子芳心大亂,

“林總,你們快來嘛,團長的命根子又紅又腫,團長說你們不來,他最後可能只能去當和尚了”

這叫啥子事情,林大小姐聽到這裏,直接就把電話給扔了,拉上蘭蘭妹妹、童湘兩人就跑,要趕回農家小院落去。“這死崽兒,一貫嬉皮搭臉的,現在啷個這麼烈性啊?就是真犯了錯,也不能拿那命根子耍混啥,這也弄得太狠了一點吧這真出了事情,叫我姐妹以後怎麼辦啊?”

端莊賢淑的林大小姐急得都有些打胡亂說了。她還以爲是周大少團長深刻反省自己的花心過錯,痛悔之餘,就拿自己的罪魁禍下了狠手。這個周臘梅,就憑此烈男之舉,還像也還值得咱深愛一場嘛。

林雪兒等三個女娃子趕回農家小院落一番折騰不提。

不疼不辣了的周大少團長,火氣冒起八丈高,對着萬朵花就是一頓猛訓:小孩子不懂事,你個二十幾歲的老小孩就不懂點事?

小雨娃子淚水嘀嗒主動攬錯,周大少團長曉得這次造成了嚴重誤傷的化學戰是這個古靈精怪的小女娃子出的餿主意,那一大一小的兩個男的,只是幫兇罷了。但對於小雨娃子周大少團長可是捨不得說的,更別提訓斥了,反而摟着哭兮兮的小雨娃子一番好生安慰。旁邊的人氣得,這也太慣使娃兒了嘛。 宅女小青梅的戀愛手冊 於是周大少團長給大家解釋了:

“你們要理解嘛,打個仗,誤傷都是難免的,何況是我的小雨娃子還是頭一次使這化學戰啥。難道她不是在爲你們幾個出氣嗎?

再說了,小雨娃子年紀還小,做事情難免掛萬漏一,這次就算是失了手,下次咱多考慮細緻周全就行了嘛(這叫啥子話?林大小姐等幾個人都氣樂了還嫌幹壞事情沒有做徹底啊?所以說你娃該背時)。

當然囉,小雨娃子犯下錯誤,勇於承認這就對了嘛。一個人不要怕犯錯誤,有錯就改,改了再犯,犯了再改……”

聽到周大少團長這一番話,那是教育娃兒,明明是縱容啥,把大家最後都氣跑了,剩下倆幹父女自我吹捧去了。

看來是得給馬家倆小兄妹找點事情幹,否則閒得慌盡給老子到處惹事。周大少團長最後乾脆讓馬家倆小兄妹去跟着萬家工商貿集團公司住武漢辦事處處長何啓明,幫到起弄西遷重慶的那數十萬人的後勤供應保障工作。

具體來說,就是從武漢到宜昌、重慶,那航運路程在一千三百多公里,需要五天左右的漫長的水路。這就涉及到了人員的食物供應保障。從前面的情況來看,基本上就是西遷民衆自己準備一點乾糧,就着船上的燒的開水,那是有一頓沒一頓的,隨隨便便對付過五天左右的路程。

一開船哪有賣吃的,那船上經常是大人餓娃兒哭,等到了重慶都是疲乏不堪,一下船有的下江人看到朝天門那恐怖的幾百梯梯坎,又餓又怕經常有人昏倒。

周大少團長早就想改變這一狀況了,就把這事交代給了馬家倆小兄妹。說這就當犯了錯該受的懲罰了,這事情解決得好,乾爹我有重賞。哼,老子賞罰分明

這麼大的事情交給兩個細娃兒得不得行喲?說起來,小雨娃子也不是毫無經驗的。大家都知道她曾經參與了川軍從川江出川抗戰時,周大少團長的防空團那繁複的後勤保障等工作,後來又策劃了JZ(餃子)計劃。可以說,擁有豐富的統籌大型後勤保障工作的經驗和能力。周大少團長正是看到了這一點,相信解決西遷民衆幾天路程中的食物這事難不倒這個“小仙童”的

以萬家工商貿集團公司住武漢辦事處處長何啓明、小雨娃子領頭的專門負責解決西遷民衆路途中食物的西遷後勤保障辦公室應運而生。小雨娃子效甘寧八歲位相,勇挑重擔子,擔任了副主任。

小雨娃子這個西保辦的副主任,先直接找到了林大小姐、蘭蘭妹妹這兩個乾媽,希望得到她們的支持。

兩個乾媽能夠支持啥子嘛?嗨,這倆乾媽不都有自己的產業,恰好都還是搞方便食品的。

咱林大小姐的佳雪食品加工集團和蘭蘭妹妹的蘭蘭麪包坊。各自生產的罐頭,方便麪、粉絲,火腿腸等和麪包。都是又方便又味美的食,不僅是當時,就是現在嘛也算是旅行路途中的人們最方便最好的應急食品啥。

“行,咱小雨要得這個清單上的罐頭啊,方便麪、粉絲啊,火腿腸啥子的,乾媽全部以成本價拿給你。另外,我再免費提供二萬人五天的量,就當支持小雨的工作。”

林雪兒想都沒想,笑眯眯一口就答應下來了。

“小雨,蘭蘭乾媽也沒有啥子說的,成本價,蘭蘭麪包坊照單全。所有小孩子需要的五天的麪包我全部免費提供”

這也是好幾萬人了,對於林大小姐,蘭蘭妹妹那是毫不示弱。

這兩姐妹氣粗,童湘自己啥子私產都沒有,這個時候才覺得有些慪氣:小雨娃夫君的掌上明珠。給她面子就是給心上人面子。自己這一點忙都幫不上,只能在一旁看着林大小姐、蘭蘭妹妹豪言壯語的,童湘頗爲失落。

跟周大少團長提起,周大少團長勸慰道:

“阿湘,你也不要失落嘛。你有這一份心,我就非常感動了。”

又想了一下說道:

“我給你出一個主意,保管他們還得來找你幫忙。你看哈,這林雪兒的罐頭、方便麪、方便粉絲、火腿腸和蘭蘭妹妹的麪包啊,東西一大堆的。就這樣給西遷的民衆,既不好放也不方便攜備。

如果啊,你設計一種大揹包一傢伙全給它們裝上,這不就把這些問題輕輕鬆鬆解決了。而且揹包以後也可以用嘛。

正好,我在重慶南岸上新街前驅路那有一個服裝廠,有一千多人,一直都是林雪兒幫我打眼看着。乾脆你就專門負責算了。

這次數十萬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的,你根據各種需求,專門生產幾種揹包。小雨娃子她們還沒有意識到這個小問題,到時候自然就會滿世界去找合適的裝具。你這揹包那是比着葫蘆畫瓢,會用得上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