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佛眉毛一挑,臉上已經出現了微微的怒容:“既然張施主執意要幫助此妖猴,那就休怪貧僧無禮了!”說着,洪佛再次擡起了右手,一道燦爛的金光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孫悟空等人立刻露出了警惕的謹慎表情,不遠處的牛魔王他們也露出瞭如臨大敵的表情。

衆仙那邊則是都笑了起來,洪佛終於要出手了,只要他出手,張謙他們就完蛋了!肯定的!

只有張謙,仍然帶着一副輕鬆的微笑:“怎麼,要用佛法對付我嗎?”

“我承認,你的佛法我肯定扛不住,但是!”

“要論佛法,有一個人不比你差!”

洪佛以及衆仙聽到這句話都是一愣。

“你說對吧?觀音觀自在大士?”張謙帶着一臉的笑容,用不大不小的聲音說道。

‘轟’的一聲,一道璀璨而神聖的金光猛地出現在了張謙的身邊!

(本章完) 金光閃過,出現在衆人面前的果真是觀音觀自在大士!

觀音大士左手抱着玉靜**,右手行了一個佛禮:“阿彌陀佛。”

洪佛的表情當時就變得有意思了,他的臉上混合着震驚呆滯和措手不及的表情。

天帝、西王母和太上老君臉上的表情大抵也是這樣。

牛魔王他們則是當場石化。

張謙這傢伙居然把觀音菩薩請來了!

不過在佛界,觀自在大士的地位不是比洪佛要低嗎?把她請來有用嗎?

孫悟空也有些奇怪,低聲問張謙:“小子,不是我說,觀音大士的地位比洪佛要低,法力應該也是不如洪佛的吧?你把她叫來有什麼用?她有那麼大的面子能勸住洪佛嗎?”

“大聖爺,你覺得觀音菩薩的地位比洪佛要低嗎?”張謙笑着小聲問。

“不是嗎?” 福運相公養不起 孫悟空皺起眉毛。

“哈哈,”張謙笑了,“您別急,等等看看再說吧。”

觀自在大士打了一個佛號:“阿彌陀佛。”

孫悟空剛要說話,張謙就攔住了他,孫悟空看向張謙,張謙輕輕的搖了搖頭。

孫悟空皺起了眉毛。

洪佛收起了右手,慢慢的低下頭,朝着觀自在大士雙手合十:“弟子,參見大士。”

此言一出,衆人皆驚!

在場所有人,全都震驚!

堂堂洪佛,西方極樂佛主,居然對觀音菩薩行弟子禮?

這這怎麼可能!

然而這確實是真真切切發生在所有人面前的事情!

孫悟空的雷公嘴咧的老大,兩隻猴眼瞪得跟銅鈴鐺似的。

“這這”孫悟空說不出一句囫圇話來。

“大聖,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洪佛其實是觀自在大士的弟子。”張謙說。

“俺俺真不知道!”孫悟空說,“洪佛怎麼可能是觀音菩薩的弟子呢!菩薩應該是洪佛的弟子纔對吧!”

張謙笑了,沒再說話。

其實不只是孫悟空,很多人都以爲觀音菩薩是西方佛國老大洪佛的徒弟,因爲菩薩這個等級要比佛低一等。

但事實並不是這樣。

在許久許久以前,有一場浩劫席捲天下,佛家稱這場浩劫名爲無量劫。

無量劫之後,誕生了大量的佛陀,洪佛就是在無量劫之後出現的。

而觀音菩薩,卻是在無量劫之前成佛的!

在那時候,他有一個法號,叫做“正法明如來”。

之前就說過了,如來這個詞的意思指代的是佛,因此,那時候的觀音菩薩就已經成佛了!

而成佛之後,他眼見得人世間衆生疾苦,心中不忍,於是以大悲願力,欲發起一切菩薩廣度衆生,而示現菩薩形,這纔有了之後的觀世音菩薩這個形象。

也所以,觀自在大士可以理解爲是正法明如來的當下的形態。

而之前的洪佛,曾經跟隨正法明如來研習佛法,所以他理應對觀自在大士執弟子禮。

張謙其實剛開始也不知道這些,都是系統跟他說的。

聽完了張謙絮絮叨叨的解釋,孫悟空這才恍然大悟:“這裏面還有這麼多的彎彎繞!”

張謙笑了。

另一邊。

洪佛行完弟子禮之後,觀自在大士一直沒有什麼迴應,於是洪佛也就沒有動,其他人也沒有動,場面一直持續着僵持和尷尬。

又沉默了一小會之後,觀自在大士這才說道:“阿彌陀佛,洪佛,我佛慈悲。”

簡簡單單的十個字。

就這麼簡簡單單的十個字。

洪佛立刻雙手合十,說道:“弟子,謹遵法旨。”

說完,他一揮手,金色彩雲刷的一下調轉了方向,頭也不回的往西方灰溜溜的飛走了。

太上老君他們都看傻了!

我靠!

這什麼情況!

這怎麼就扔下這麼一句話就灰溜溜的走了?

餵你們的責任心呢?

其實觀音菩薩是正法明如來,而正法明如來於洪佛有尊師之誼這件事,天帝不知道,但是西王母和太上老君是瞭解的,只是沒想到,真沒想到,張謙居然能把觀世音菩薩請過來!

認準你任你七十二變 他們根本就沒往這方面想!

觀世音菩薩身爲佛卻以菩薩之形現身,爲的不是別的,只是這人世間的芸芸衆生,除了人世間的事情,其餘的事情他基本上都是不管的!

天庭和佛國派系林立,唯獨他總是一人獨行,只爲解人間疾苦!

不過有一個例外。

一想到這個例外,西王母和太上老君立刻對視了一眼,隨後兩人都在心裏感嘆了一句。

命運啊!

當年孫悟空大鬧天宮,被仙佛兩界聯手處罰的時候,各路仙佛基本上都是在看熱鬧,只有觀自在大士破了例,出手管了孫悟空的事情,並且在孫悟空西行之路上幫了他很多忙!

如今,觀自在大士再次破例,幫助了張謙!

這真的是命運!

太上老君在心裏慨嘆了一聲,大勢已去啊!

西王母看了他一眼,心裏也哀嘆了一聲。

如果沒有了西方諸佛的幫助,他們很難應付得了孫悟空和張謙這兩個人。

如果只是一個張謙,那好說,如果只是一個孫悟空,那雖然麻煩,但也能解決,但現在,這兩人聯手了!

還有那邊一大幫妖魔和孫悟空的三個兄弟虎視眈眈!

這一戰,天庭根本沒有勝利的把握!

張謙一個人就能破掉他們所有人的法寶和武器,這一仗怎麼打?

金剛鐲已經換了主人,太上老君也沒辦法限制張謙!

想到這西王母就忍不住在心裏罵太上老君,閒着沒事把法寶練得這麼厲害幹嘛!

煉一個一般的法寶不行嗎!

就顯你能耐大啊!

不過,西王母還是有最終殺手鐗的,但現在觀自在大士還在這,她不能祭出那個殺手鐗。

這時候,觀自在大士看向孫悟空:“悟空。”

“哎哎!菩薩,俺在俺在!”孫悟空趕緊說。

“是這位少年把你救出來的吧?”觀自在大士一指張謙。

“對,就是他。”孫悟空嘿嘿一笑。

“你們”觀自在大士停頓了一下,嘆了口氣,雙手合十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佛慈悲,勿造殺孽。”

因爲系統的存在,觀自在大士和張謙現在是一種很微妙的上下級關係,所以他不好直接下命令,只能這樣勸說。

本章完 孫悟空趕緊說道:“好說好說!俺一定聽菩薩的話!”

張謙也趕緊說:“大士請放心,我們絕對不會隨便造下殺孽的。”

他在‘隨便’這兩個字加重了語氣。

這意思很明顯了,對面這些仙人如果老老實實的乖乖站好,那什麼都好說,要是不老實還想反抗,那對不起了,殺孽什麼的該造還得造!

掠愛奪寵:老公太霸道 觀自在大士自然聽出了張謙的弦外之音,嘆了口氣說道:“張施主,能否隨貧僧過來一下。”

“大士請。”張謙一伸手。

觀自在大士領着張謙走到了一個遠離凌霄寶殿的地方,張謙回頭看了一眼,果不其然,凌霄寶殿裏的那夥子人包括孫悟空和衆仙,都在往這邊看着。

觀自在大士順着張謙的目光往那邊看了一眼,隨後說道:“張施主。”

“哦,大士,您有什麼要跟我說的?”

“張施主,貧僧只希望你能得饒人處且饒人。畢竟現在四猴已經被你救了出來,天庭衆仙想必也不想再與你們爲敵,所以…”

“大士,我說一句實話,您願不願意聽?”

“只管講來。”

“這些神仙,多半都是一些小肚雞腸的人。”張謙說。

大士搖了搖頭:“成仙成佛者,其心境早已不可往日而語,怎會是小肚雞腸?”

“大士,你信不信,一旦我們今天放過他們,等他們來日有了機會,必定會前來討伐我們。”張謙言辭鑿鑿的說,“而且必定會是偷襲,所以,如果我們今日放過他們,等於是在自殺!”

“張施主的話有些過了。”大士說。

“一點都不過。”張謙搖頭,“我之前有過這種遭遇,他們總是會挑我完全沒有防備的時候來k我。”

“要不是我捉住了四御其的一個,外加一個天蓬元帥,並以此要挾,他們早大軍壓境弄死我了。”張謙說。

“如果他們投鼠忌器,何不用一些法術控制你的心智?”大士問,“這樣的話他們又能救出你挾持的人質,又能捉拿你,兩全其美。”

“抱歉,我對心智控制類的法術完全免疫。”張謙心說老子的腦子裏有系統,什麼精神控制都得靠邊站。

“如果是這樣,如果他們真的有你說的那麼不堪,那他們爲何不捉住你的身邊人反過來要挾你呢?”

“你以爲他們沒幹過啊,”張謙說,“所以我沒辦法,把我的家人們安排住進了鎮元大仙的五莊觀,我這才能安心。”

大士皺了皺眉毛:“這天庭,真當有你說的這麼不堪?”

張謙笑了笑,沒說話。

“罷了罷了,張施主,”大士說,“你做的那些事我也都知道,他們想要捉你其實也在情理之。”

“額…”張謙一時語塞。

“只是希望張施主能不要造下殺孽。”

“我儘量。”張謙說。

大士看着他,沉默了好半天,終於嘆了口氣:“阿彌陀佛,貧僧去也。”

說完,他駕着蓮花臺飄走了。

張謙站在原地沉默了一會,也轉身離開了。

“我果然還是不能命令他幫我打架嗎?”在往凌霄寶殿走的路,張謙問系統。

系統笑了:“想什麼呢,菩薩的真實身份和實力太強,我現在所能掌控的只有當前形態下的觀自在大士,你如果強行讓他幫你打架,他肯定會釋放出他的真身,到時候這個打手沒了。”

“所以,觀自在大士主要是威懾力。”

“也不錯了。”張謙樂了,“有他在,我是不是可以橫着走了?”

“人家也是有自己的底線的,不可能什麼都幫着你。”系統說,“這是最特殊的一個打手,用起來要當心。”

“瞭解了。”張謙嘆了口氣。

“別嘆氣,”系統笑了,“最起碼現在這些仙人不敢隨便動你了,當然了僅限在天界,神界的那幫傢伙除外。”

“神界……”張謙幽幽的看着凌霄寶座的方向。

回到凌霄寶殿,雙方還在僵持。

孫悟空看向張謙,低聲問:“菩薩呢?” 幽冥路18號別墅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