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多日的父親突然冒出來了,而且還說自己兒媳婦是婊子,自己被綠了!

這信息量有點大啊。

不過周同很快反應過來,瞪眼道:“爸,這是您兒媳婦,您怎麼可以這麼說?”

老鬼冷笑:“兒媳婦?你見過被兒媳婦氣死的父親嗎?”

周同愕然:“您是被氣死?不是說心臟病突發嗎?”

老鬼沒好氣的道:“我每天按時吃藥,也有違反醫生的規定,就算心臟病,也不能莫名其妙的突發吧,那一天我帶了一些家裏的特產來看你,你知道我看到了什麼嗎?你家裏有一個光屁股的男人,和你媳婦在做那種事,要不是看到這個,我能被氣死!”

周同下意識的道:“不可能,方雅不是這樣的女人,爸……嗯,你不是我爸,我爸已經死了,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周同狐疑的看着陳浩和老鬼,有些警惕的問道。

老鬼氣結,瞪視兒子道:“呵呵,你爸我死了,就不是你爸了對吧,行,你不認我沒關係,但是我絕不允許有一個不是親孫子的孫子,你不是不信嗎?去你房間,第三個抽屜裏面把你那個所謂媳婦的筆記本電腦拿出來,我告訴你密碼,讓你看看裏面都存了些什麼。”

周同驚愕的看着老鬼,好一會兒後,他終於進去了房間,

老鬼道:“密碼是736,裏面有一個文檔叫故事,打開後還有兩個文檔,其中一個名叫做頭髮的文檔,密碼是110,你打開後看看,裏面就是你那個不可能綠你的女人自己做的事還給自己錄的影。” 聽到老鬼的話,周同心中一緊,看着筆記本電腦,一時間卻不敢動了。

老鬼冷哼道:“怎麼?你不是很相信她嗎?打開看啊,看到底是誰騙你。”

周同怔怔片刻,終於打開了筆記本電腦。

少時,電腦開機,然後周同按照老鬼指點的密碼,果然能夠進去。

這讓周同心髒一跳,臉色有些難看了,打開文檔,果然看到了那個文件夾,裏面有個做頭髮!

做頭髮,周同很熟悉了,以前和老婆打電話,好多次都在做頭髮,每次都笑着讓她慢慢做,做好看點!

可是現在看到這三個字,他的心一下子就冷了。

繼續輸入密碼,又對了,而後文件打開,周同就看到了裏面數十個視頻!

一些視頻上,他都能看到一個**的熟悉身影,正是他的妻子方雅。

看到這個,周同徹底懵逼了,震驚了,顫抖了。

老鬼卻是無動於衷,它可是看到真人實戰的,那才叫氣憤呢。

“打開第三個,這個是那女人最愛的,你不在家,她可是經常打開來看呢。”老鬼繼續說道。

周同回過神來,面色鐵青,一言不發的打開了第三個視頻。

視頻一打開,就是晃動的錄影,還有各種嬉笑。

聽起來很熟悉,然後周同就看到了更熟悉的。

除了妻子方雅,鏡頭中出現的男人,他也認識,正是他的好朋友 。

我草泥馬,這不僅被綠了,而且還被最好的朋友綠了!

想及好朋友經常拿好酒過來各種安慰,各種鼓勵他工作,呵呵,現在看到這個,這是鼓勵嗎?這是支開他啊,怕是好多次自己被灌醉了,都有不可描述的事情發生。

周同眼睛慢慢變紅,隱隱能夠聽到牙齒摩擦的聲音。

很快,視頻中的畫面就不堪入目了,這還不說,兩人間的對話更是刺激到爆,句句直扎周同的心窩。

特別是妻子某種迷濛狀態,更是直接說好想嫁給你之類。

那樣子,簡直比周同以前看過的某島國片還要刺激!

看到這裏,周同已經怒火攻心,二話不說,直接一拳打中了筆記本電腦的屏幕,把屏幕打碎,把自己的手都打破了,血水橫流。

隨後他轉身就往外走。

老鬼呵斥道:“你要幹什麼去?”

周同憤怒的道:“我要找她,我要問……”

“問你娘了個畢,這都這樣了,你還問,你特麼是個傻逼嗎?”老鬼怒斥。

周同不動,但是也不言。

老鬼繼續道:“好吧,我已經死了,管不動了,說什麼你都可以不聽,不過你要記住,我有一個女兒,一個兒子,你是我唯一的兒子,最重視的兒子,你姐當年我對她不好,自從嫁到外地,幾年都不回來,我不管她,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她孝不孝對我來說無關緊要,畢竟生的孩子都是別人家的。但你是我兒子,你要是衝動了,到時候你會有什麼後果,去坐牢,去槍斃?那我老周家就絕後了。讓我周家在你這一代絕後,我有什麼臉面見祖宗,你這樣做就是大不孝,我做鬼都不安寧,你死了我要把你打得魂飛魄散,免得讓你在祖宗面前丟臉。”

周同看向老鬼,眼中淚水無聲的流淌:“爸,你說這是爲什麼?難道我對她不夠好?我追了她七年,爲她付出了那麼多,我這麼拼命的工作是爲了什麼?還不是爲了給她一個更好的生活,爲什麼她會變成這樣?”

老鬼冷笑:“怎麼?對她好,她就該對你好,那武大郎對潘金蓮不比你表現的更好,結果怎麼樣?傻兒子,世上的女人多的是,這樣的女人,不要就是了,再去找一個新的,找一個知冷知熱,真正對你好的,生幾個孩子,讓周家傳承下去,你這樣,我才死得瞑目。”

周同默默哭泣。

好一會兒後,周同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號碼很快接通,然後一個女聲甜膩的響起:“喂,親愛的,想我了?”

周同語氣淡漠的道:“你在哪?”

女聲嘻嘻一笑:“我不是說了嘛回孃家,這會兒正和幾個姐妹一起呢。”

周同臉黑如墨,目光冒火。

周同二話不說,直接把電話掛了,並且直接關機。然後看向老鬼認真道:“爸,你放心吧,我不做傻事,我會跟她離婚的,娶了這種女人算我眼瞎,但是我不能爲了她把自己葬送了,我會找到更好的,不會讓周家絕後。”

老鬼欣慰的笑了:“好孩子,你能想通就行,要記住,女人不要太漂亮,合適就好,我們老家的阿芳一直都沒有忘記你,但是你當初非要娶這個女人,我和你媽都阻止不了,現在知錯還不晚,你還年輕,如果你願意,可以去找阿芳,她是我們看着長大的,是個好女孩,肯定會一輩子對你好,如果……算了,兒大不由爺,我也就能幫你這一次,以後,你自己看着辦吧。”

它的話落,系統的聲音就響起。

“叮咚:氣死鬼周懷德,六個月陰魂,死願完成,一個月道行獎勵發放。”

隨着系統的聲音,老鬼的身上也冒起了白光,然後慢慢飛起,散去。

周同看的大驚失色。

陳浩這時道:“你父親解開了心結,準備投胎去了,好了,我的任務完成,告辭。”

陳浩說完,轉身就走。

幫見面,拿獎勵,其他的,與他毫無關係,這一家子會如何,那就是他們的事了。

下了樓,上車,陳浩問了丁雪的學校所在,然後驅車離開。

十幾分鍾後,陳浩來到了邕寧第五高中。

到了學校門口,陳浩道:“丁雪,你先去看看,那個欺騙坑你的老師在不在。”

丁雪點頭,然後進去了學校。

幾分鐘後,陳浩意外的發現,丁雪和一個男孩子一起出來了。

這個男孩子看起來也不大,同樣是個鬼。

“老闆,王老師不在,今天他沒課,不過秦牧知道他去那裏了。”丁雪到了車前,開口說道。

陳浩看向男孩子。

男孩看起來普普通通,有些瘦高。

“你好,你知道,能不能帶我們去找他?”陳浩問道。

男孩秦牧笑道:“這個當然可以,對老王這個畜生,我早就看不慣了,要不是我還有機緣在等我,怕受到影響,失去機緣,我早弄死他了。”

哎……

陳浩驚奇的看着秦牧。

這小鬼頭,還挺有意思啊,你都死了,還機緣?啥機緣這麼厲害?

等丁雪和秦牧上了車,秦牧就指點了地方。

隔壁大佬又帥又蘇 陳浩開車前行。

秦牧卻在後座打量陳浩。

被一個鬼盯着,陳浩很敏銳的就感知到了,笑道:“秦牧,你看我幹嘛?”

秦牧道:“我懷疑,你就是我的有緣人。”

陳浩:“……”

大爺的,老子現在最聽不得有緣人這三個字了。

要不是這秦牧看起來就是個普通陰魂,而且這會兒還在熱情的幫忙,陳浩真想把它趕下去。

陳浩不說話,秦牧繼續道:“越看越像,老闆,幫個忙唄?”

陳浩沒好氣的道:“對不起,我不是你的有緣人。”

秦牧道:“是不是試一下就知道了,這可是我成神的關鍵啊。”

陳浩嘴角一抽。

好嘛,人家黑袍女就是要個水晶宮,你居然直接扯成神了!你咋不上天呢。

“你要成神?這個怎麼說?”陳浩頭也不回的問道。

秦牧臉上露出了激動的神色,開口道:“這可是我的命格,天生註定的。活着的時候,我在雲橋那邊算過命,趙半仙說了,我這命格不凡,有成神希望,我問他能不能穿越,他說可行,不過需要三次機緣,本來我也半信半疑,但是很快我就遇到了第一次機緣,女神拉我當擋箭牌,然後我被揍了。”

陳浩:“……”

臥槽,這特麼叫機緣?你逗我呢!

秦牧繼續道:“然後不超過三天,我就遇到了第二次機緣,小女孩落水,我跳河裏去救,然後小女孩救上來,我淹死了。”

陳浩:“……”

神經病,這絕對是個神經病!

秦牧卻沒有絲毫的頹廢和意外,反而越發興奮:“現在,我就差第三次機緣,就能穿越了,哈哈,以我的命格,肯定是穿越到一個仙俠世界或者玄幻世界,到時候必定成爲主角,一路登上巔峯,成爲萬古巨頭。”

陳浩:“……”

怎麼感覺有點熟悉啊,這特麼不是小說套路嗎?

“咳咳,先停一下,你是不是經常看小說?”陳浩問道。

秦牧點頭:“對呀,我從小學三年級開始接觸網絡小說,然後就一發不可自拔了,絕對是個老書蟲。不過我最愛的還是玄幻,仙俠都排後一些,不過我擔心會穿越到一個都市或者歷史世界,所以平時也牢記了不少詩詞歌賦,歌曲影視劇之類。”

陳浩哭笑不得:“我說孩子,你還真信這些都是真的啊?”

秦牧卻是一臉認真:“我相信,因爲霍金說過有外星人,既然外星人都存在,爲什麼其他世界不可能存在?你能證明不存在嗎?”

生活系大佬 陳浩語塞。

這尼瑪讓我怎麼證明?

“再說了,趙半仙給我算的命都準了,兩個機緣和網文一模一樣,我現在就差第三個機緣,就能穿越,老闆,你要是幫了我,等我成就神位回來,肯定給你無數好處,讓你也一步登天。”秦牧認真的說道。

陳浩道:“得,還是算了吧,我喜歡腳踏實地,這一步登天的好事兒,我可不敢想。再說了,你這所謂三個機緣,我感覺像是騙子的忽悠啊,如果不信,可以去找那個趙半仙再問問,保證套出真話。”

秦牧鄙視道:“那是你沒有遇到,所以你不信,你這樣和古代人有什麼區別?古代人也不相信有飛機大炮,更不相信人能夠登上月球呢,現在不是都做到了?而且,你以爲趙半仙是什麼?那是真正的奇人,在我死後,我也想去找他詢問機緣之事,但是趙半仙已經離開了,到處都找不到,這和小說中一模一樣,是專門爲我這種主角服務的。我絕對能夠穿越,現在就差一個機緣了。”

陳浩無言以對。

這些中了毒又學會了歪理的人,完全不可能說的過啊。

“行吧,那你說,這第三個機緣,怎麼整?”陳浩哭笑不得的問道。

秦牧道:“按道理說,被欺負,再死亡,我就應該穿越的,但是我還沒有,估計第三個機緣纔是關鍵。可惜我也不懂,要不你說一個?”

陳浩正要開口,突然系統的聲音響起。

叮咚:溺死鬼秦牧,一年三個月陰魂,完成死願,獎勵天罡步感悟。

突然的任務,讓陳浩一驚,下意識的一個剎車,把黑貓和公雞都帶的撞在車座後壁上,一臉懵逼。

但是最懵逼的還是陳浩。

臥槽,這都能激發系統任務?這尼瑪,這小子還真能穿越嗎?系統大佬你開玩笑的吧?

不過系統大佬一如既往的高冷,發佈了任務,完全不搭理。

而且這獎勵,太誘惑人了。

天罡步感悟啊!

經歷過雷法感悟的陳浩,對這種感悟絕對流口水,這是能讓自己一項神通一步登天的大獎勵啊!比十年道行獎勵都讓陳浩歡喜。

陳浩沉默了,好一會兒後,轉身看向一臉疑惑的秦牧道:“秦牧,你真想穿越?”

秦牧道:“我想,而且這也是我的命。”

陳浩點頭道:“穿越到哪裏都行嗎?”

秦牧道:“當然是玄幻或者仙俠世界最好,不過穿越這種事,我也沒把握,要看命。”

小夥子真信命啊!

不過這樣一來,就好辦多了。

什麼鬼玄幻仙俠,這網文的套路,哥纔不信。

不過現在的世界也不是普通世界啊,有妖有鬼,有祕境,也有幽冥,嗯,說不定可以想辦法把它送去人間之外的世界,這嚴格來說,也算是穿越吧!

“成,你這機緣我接了,不過你要耐心等,我需要琢磨一下。”陳浩說道。

秦牧大喜:“太好了,你果然是我的有緣人,放心吧,等我成神歸來,肯定關照你。”

陳浩笑了笑,轉身繼續開車。

墨染梨香 還成神過來,呵呵,等我把你送去幽冥,你能活下去再說吧。

開了十多分鐘,陳浩終於在一個會所外停下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