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瑪麗想錯了,有關救人的事情,不僅僅是她們兩人之間的事情,更多的涉及其他的僱傭兵。

一個僱傭兵衝上來,奪下瑪麗的手槍。

僱傭兵用槍指着瑪麗吼:“你TM是個瘋子,知道嗎?什麼樣的事情你都能幹出來!老子受夠了,受夠了!你信不信老子一槍打死你!”

“是啊!跟着這樣的老兵簡直是活受罪,到時候我們錢沒掙着,把小命都丟了,乾脆把這個蠢貨一樣的女人幹掉,我們回家,回家

幾個僱傭兵吼叫起來,衝過來把瑪麗團團圍住。一個僱傭兵一腳踢在瑪麗的膝蓋上。瑪麗撲通一聲跪下。

瑪麗氣得渾身發抖,發出尖銳的鳴叫。“你們這些豬狗不如的東西

啪!一個黑人僱傭兵扇了她一耳光。

瑪麗捂住臉,血從指縫裏流淌下來。一滴滴墜在地面上,綻出紅色的花朵。

瑪麗何等的人物?又怎能受到這樣的侮辱?

很快,僱傭兵還沒反應過來,那個扇她一耳光的僱傭兵就躺在地上了。 冰山總裁的下堂妻 瑪麗的手中像變戲法一樣多了一支M16自動步槍。

咔嗤一聲,瑪麗推子彈上膛。

“放下槍,放下槍!”

“放下槍!否則我就開槍!”

瑪麗和幾個僱傭兵互相吼叫着,用黑洞洞的槍口對着彼此。

這就是非法僱傭兵的世界!沒有秩序,沒有紀律,沒有一絲人情味,沒有友誼,沒有道德爲約束。妞站在旁邊總算明白了!

誰有錢,誰就是大爺!

誰有槍,誰就是大王!

別看僱傭兵裝備精良,心狠手辣,可遇到困難就是一盤散沙。

妞完全可以旁觀到底,看熱鬧。但是她不想把事情搞太糟,如果這羣僱傭兵殺了瑪麗,那麼這個組織會土崩瓦解。

妞的主要目標還是黑蜂。黑蜂還沒露面,如果瑪麗的隊伍就這麼散了,瑪麗勢必要回到W國,那麼接近黑蜂的計劃就會泡湯。

所以妞必須站出來,阻止事情繼續下去。

妞朝那些僱傭兵吼道:“都給姑奶奶住手,你們一個個是怎麼了?幹了我們這一行,就得守規矩,怎麼能拿着槍對準我們的老闆呢?鎮定,都給姑奶奶鎮定下來。放下槍。有什麼大不了的?姑奶奶出手就是,姑奶奶保證,把阿藍隊長救活!”

“真的嗎?唐小姐,我知道你爲人好,但是這可是大事,一旦沒把握,就不要說大話,阿藍隊長死了,我們的工作都沒了!”

“但是瑪麗小姐死了,你們的工作不照樣沒了嗎?你們的錢拿不到,以後誰會還敢找你們幹活?你們想過沒有,這是信譽問題!”

僱傭兵一聽,紛紛放下槍,這場鬧劇立即結束。

瑪麗失魂落魄的坐在沙發上發呆,事情弄成這樣,她也有責任。可能她也在反思自己的問題。處理事情不當,遇到問題不冷靜,缺乏團隊精神。

相反妞活躍多了。

妞指揮兩個僱傭兵當下手,端來熱水,幫阿藍擦拭傷口,叫一個黑人拿起戰術手電,照射阿藍身上的傷口。把那些搗爛的草藥全部拿過來,放在牀邊,準備開始動手術。

妞捲起袖口,露出白皙的胳膊,把阿藍身上的衣服全部解開。用草藥擦拭傷口的血債。

不一會兒,血止住了。

妞用匕首在阿藍的腹部另外開了一個洞,伸進兩個手指頭。夾了一會兒,終於把一枚彈頭掏出來了。

彈頭丟在鐵碗裏,發出清脆的響聲。別墅頓時沸騰了。僱傭兵們根本沒想到妞居然把彈頭取出來了。

妞給阿藍的腹腔做了檢查,內裏的器官只是輕微受傷,清洗傷口,小心翼翼縫上。縫合傷口的線是衣服上抽的,至於針,就是普通的縫衣針。一切因地制宜。

阿藍之所以沒有動,是因爲擦拭的藥液具有麻醉的功能。這就是爲什麼敢在另外一個地方開洞的原因。

縫好兩個傷口,妞把一碗搗爛的草藥敷在傷口上。用布條把傷口綁好。對那些僱傭兵們說:“沒事了,沒事了,現在你們不能動他,每天幫他擦拭身體,就會脫離危險。”

僱傭兵詫異極了。這種粗魯的手術方式他們從沒見過。就這樣結束了?

可是,他們不得不相信,彈頭已經取出來了。

他們詫異的是,這些植物渣子能治病。妞解釋:“這是草藥,中國人繁衍生息幾千年,就是靠這樣的草藥活下來的,放心吧?一切都會好的。”

僱傭兵見她這樣說,也就放心了。 738 再度交鋒

??738:再度交鋒

阿藍逐漸穩定下來,體溫恢復正常,也沒升高。望着阿藍昏睡的情景,僱傭兵差點跟妞下跪致謝了。

在這一輪的較量中,妞大獲全勝。不僅打壓了瑪麗的囂張氣焰,並且還贏得了所有僱傭兵的支持。

可以預見,在接下來的生活中,這些僱傭兵將給妞周到的服務。

瑪麗找妞說話。

兩個女人站在竹林裏,天已經亮了。太陽還在山下,但冒出金色的光芒。

金色的光芒刺破了雲層,發出萬道霞光。雲層縫隙裏的白光灑在竹林裏,讓那些青翠的葉子更加青翠欲滴。

空氣異常的新鮮。瑪麗看了妞一眼,把話題轉到妞的任務上。

“你把夏威風乾掉了?”

妞回敬了瑪麗一眼,“你怎麼知道?”

“看你這個樣子,不像是失敗的樣子。除了阿藍,其它人呢?”

“死了,全部死了!”

“……”

瑪麗沒說話,這個結局她已經想到了。看到了阿藍的傷勢,還有妞渾身髒兮兮的樣子,瑪麗就猜到妞遇到了重重困難。

“怎麼死的?”瑪麗問。

妞面無表情的答:“我們遇到中國軍隊,差點被他們包圍,如果不是我們跑到快,早死在那邊。”

妞說話的時候,臉色鐵青鐵青,沒有一點表情。

“你確定夏威風已死!”

“確定。我親手幹掉他的。”

“好吧!那麼你什麼時候回去?”

“回去?”

“對,回去?”

“回哪裏去?”

“回中國境內!”|

“我爲什麼要回去?”

“這是我交給你的任務。記住,這是你答應我的。”

“如果我不回去呢?”

“哦,唐小米小姐,今天我們已經吵得太多了,我不想吵架,我們都是大人,不是小孩子對嗎?我們必須用成人的思維考慮問題。”

“你是說我幼稚。”

“不,你很聰明,我只是想說,既然幹掉了夏威風,那麼你必須回去。不然,那邊一團糟。”

妞意味深長的看了瑪麗一眼。“我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回去呢?”

“所有的資料都在這裏!”瑪麗遞給妞一個筆記本。黑色牛皮封面的本子。

妞翻開筆記本,看了看,上面寫着密密麻麻的英文字母,有人的名字,還有聯繫方式。

“這是他們的聯絡方式,他們全部聽我的指揮嗎?”

“你是境內的負責人,他們當然聽你的安排。”

“我過去,有什麼任務嗎?難道就是跟他們聯繫?”

“你過去,把其中的一部分人幹掉。 他們的身份快要泄露了。”

“你想殺人滅口!”

“對,我就是殺人滅口!”

“我在想,我殺掉這些人,你會不會也幹掉我。”

“怎麼會?我會認真履行合同。”

“你用強迫的方式讓我爲你服務,我需要錢。沒有錢,我不放心。”

“放心吧?我都給你準備好了!”

“多少?”

“200萬美金!”

“殺這麼多人,冒這麼大的風險,瑪麗小姐,你也太吝嗇了吧?”

“放心,事成之後,再付200萬!”

шшш ●тTk an ●¢ ○

瑪麗從口袋裏掏出一張銀行卡。對妞說道:“密碼是你的生日。”

妞接過銀行卡,問:“你怎麼知道我的生日?“

瑪麗笑道:“只要我想知道的,沒有我不知道。”

“你還知道什麼?”

“讓我想想,你能救人,能打仗,能跑這麼遠的路,把阿藍揹回來,你不簡單。至少你現在的樣子不是真正的你!”

“你在懷疑我!”

“不,我是在讚美你!”

禁愛總裁,7夜守則 妞大笑,哈哈哈哈!笑的幾乎喘不過氣來。 “瑪麗小姐,你簡直太有意思了!你總是一語雙關,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是對我不放心。我就納悶了。你既然懷疑我,爲什麼要我跟着你!?姑奶奶在海德身邊好好的,吃香的喝辣的,有人陪,也有人保護。跟着你受苦受累,姑奶奶不知道你爲什麼要這樣做?”

望着妞惱怒的樣子,瑪麗也哈哈大笑。“唐小米,很快你會明白的。”

正說着,周圍突然傳來嘩啦啦的響動。

瑪麗和妞趴在地上,大氣都不敢說。

兩個女人依然在對話。

“瑪麗,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沒想怎麼樣,我只是欣賞你,懂不懂,欣賞你,因爲你是個人才!”

“人才?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在現在這個關頭,你還有心思說笑話。”

瑪麗望了望周圍,冷笑一聲說道:“不就是5個人嗎?這樣吧?我三個,你兩個,幹掉他們!”

“姑奶奶沒力氣,恕不奉陪!”

“是嗎?已經晚了!”

瑪麗緩緩的爬起來,丟掉手中的槍。還不忘對妞調侃。“現在,一切都結束了!”

“什麼意思?趴下趴下!”妞用眼神催促瑪麗趴下。

瑪麗和妞的身後,突然傳來一個粗獷的男人的聲音。“別趴了,都給老子站起來,丟下槍!老老實實呆着。不然老子把你們扔到大海餵魚!”

兩側的竹林突然冒出5個身材彪悍的軍人,手持自動步槍朝他們抵近,用黑洞洞的槍口指着她們兩個。

無敵殺手俏總裁 妞瞠目結舌的看着這些軍人,只得乖乖地丟下手中的槍支。

瑪麗和妞離別墅太遠了,在這裏說話,發生激烈的爭吵,居然沒有發現周圍的敵人。

這不,上當了。幾個穿迷彩服背戰術背囊的軍人把她們兩個圍得嚴嚴實實,像看珍稀動物一樣看着她們。

當敵人冒出來的時候,妞就知道壞事了。她們中了埋伏,中了誰的埋伏呢?不知道。

在圓頂山這個偏僻的地方,有誰會來呢?妞想不明白。不可能是T國的軍警,因爲T國的軍警不知道她們在這個地方。

更不會是中國特種兵,因爲這些軍人穿的服裝不是妞熟悉的。那麼只有一種可能,是黑蜂。

黑蜂不是受傷了嗎?怎麼會過來?

妞想來想去,想不明白。

瑪麗和妞面面相覷,聳了聳肩,露出無聲的苦笑。這個時候瑪麗還在開玩笑:“真是倒黴透頂,我們的事情還沒結束,半路又殺來一夥人!”

“是嗎?老子最喜歡你這樣的女人!”

一個高大健壯的男人走到跟前,伸出手,捏住瑪麗的臉蛋,色-眯-眯的調侃:“坯子不錯,不知道在牀上會不會叫,我喜歡**的女-人!” 739 刀疤突然顯身

??739:刀疤突然顯身

這個男人的臉上塗着紅藍綠的僞裝油彩。他的手掌像蒲扇一樣大,捏在瑪麗嬌美的臉蛋上,絲毫不憐香惜玉,幾乎把瑪麗的臉捏碎了。

這些突然而來的軍人,個個是大塊頭,無論是胳膊還是雙腿,都很粗壯。他們手裏拿着自動步槍,自動步槍的戰術導軌上安裝着琳琅滿目的戰術組件。防彈背心,夜視儀,單兵電臺,水壺手雷匕首手槍,身後還有揹包。瑪麗一看就知道這是訓練有素的特種兵。

事實上剛纔跟唐小米說話的時候,瑪麗已經知道中了敵人的埋伏。周圍傳出奇怪的聲響,動作很快,再想做出反應已經遲了,只好裝出配合的樣子,才能保全性命。

瑪麗知道跟這些人抗爭沒有一個好結果。

能在這種情況下接近她的軍人,那是絕頂的高手,高手中的高手,既然能接近她,就能幹掉她。這也是瑪麗不反抗的主要原因。

反抗又有什麼好結果呢?

唯一的辦法是穩住敵人,再尋找脫身的辦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