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金色血液滴落,融合之下,白玉冰蠶爆出一團強大的冰氣,待平靜下來,軀體變得愈發潔白通透,提醒也不知不覺漲了一圈。

林昊面色蒼白將它放入造化之炎中,正如所料,它非但沒有感覺不適,反而變得十分活躍。

遵循著冥冥之中的指引,它守護在那團黑色魂種旁邊,默默用自身的寒冰之氣滋潤它。

做完這一切,林昊封鎖了整個大陣。

從這一刻開始,除了他,將無人可以來打擾逝者的安寧。 從桃園界出來,林昊在明珠山莊呆了一個月。

倒也不是傷感緬懷,其實他是在療傷沉澱。

說到底,北地群島那滅世之怒,不僅僅差點毀滅世界,也差點毀了他自己。

儘管在糖姨和孤月神體的共同作用下,他及時醒悟過來,可到底留下了隱患。

在此之外,過去的三個月里,截然不同的生活模式也讓他收穫良多。

便是這一切,需要消化,需要彌補。

一個月後,他再次離開明珠山莊。

誠然他已經走出悲傷,誠然在他眼裡死亡不過是生命的又一次輪迴,但這跟報仇殺人是兩碼事。

一念相思,一念執着 不論如何,該報的仇要報,該殺的人要殺。

而在此之外,他還要尋找一些東西。

想要讓糖姨完美復生,憑藉現有的條件顯然是不夠的。

他曾得到一份古卷,上面記載著花神之體的培育方法。

而花神之體,那是跟孤月神體一樣的存在,是神之體質。

他還知道星辰聖宗星辰聖體的修鍊法門。

過去的三個月里,他早就想好了,既然選擇了復生,那便要轟轟烈烈的復生,復生之後的體質一定不能差。

所以報仇殺人之外,他要儘可能多的尋找需要的材料。

目前白婉秋她們已經在行動了。

花神之體誕生於無盡花海之間,想要鑄成花神之體,首先就需要億萬奇花異草。

其次才是以秘法神通凝練億萬草木之精重塑身軀。

殺人報仇這種事,她們幫不上忙,也用不上她們,不過儘可能多的收集花花草草還是沒有問題的。

安全起見,她們現在都去了長生界。

以他在長生界的地位,加上紫霄林麾下的產業,在長生界做這種事應該不難。

而長生界身為弱化版的修真界,太多不敢說,十幾萬種奇花異草還是有的。

剩下的就看他了。

他的目標也十分明確,北歐仙宮,再有就是梵蒂岡教廷總部傳送陣背後的世界。

不出意外的話,裡面應該能找到不少需要的東西。

尤其北歐仙宮。

儘管不怎麼了解這個勢力,不過上次北地群島一戰,這個勢力展現出來的底蘊依舊讓他吃驚。

倒不是說那四季主神多麼了不起,他只是覺得那群人太富有了一點。

曾經就為了一點星砂銅,他不辭勞苦跑去日本,而事實上,就連那須佐之男也拿星砂銅當寶。

可北歐仙宮出來那些人,他們身上穿的戰衣至少都是拿星砂銅鑄成。

高級一點的是星砂銀星砂金,至於那四季主神,身上披著的戰衣材質已經是星玉髓。

那已經是很高級的材料了!

星玉髓,星辰之力高度濃縮形成的結晶體,某種意義上說,那就是星辰的分身,這種東西哪怕到了仙界,依然十分少見。

當時也沒太明白,後來仔細一想,他才發現那四季主神掌握的四季輪迴之力似乎並非來源於他們本身,而在於他們身上的戰衣。

這就有意思了!

仙界最赫赫有名的十大聖體之一,星辰聖宗的星辰聖體,剛好就很需要這種星力結晶。

他目前的想法是,花神之體加星辰聖體,同時讓復生的糖姨擁有這兩種體質。

退一萬步說,即便沒有那麼多的量,次一級的星辰寶體也不錯,算是很厲害的體質了。

所以這次出門的第一站,他直接鎖定北歐仙宮!

不過這裡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對北歐仙宮並不了解,他連前往北歐仙宮的入口都不知道。

好在問題也不大。

「既然是在俄羅斯境內遇見,那麼想來那個什麼巴巴耶夫家族會有需要的情報。」

便是抱著這樣一種想法,林昊再次來到戰鬥民族的國度。

五月份,天氣暖和多了。

依然是伊爾庫茨克,依然是貝爾加湖,可這個時候遊人明顯多了很多,景觀也與冬季截然不同。

可惜,那個被毀掉的地下拳館沒有重新建立起來,這讓他白跑了一趟。

不想太浪費時間亂撞,他直接打電話問龍蔚。

倒也沒有講條件,龍蔚給了他一個地址,尋著過去,一天之後,他來到莫斯科郊外一處地下拳壇。

劇情類似,想要情報,先免費打拳。

而因為需要的情報等級太高,所以必須打滿十場。

這次就直接多了。

反正踢過一次館了,林昊也不在乎多踢一次,根本不廢話,他直接拿下此處地下拳壇的負責人。

實力比當日的維克多強很多。

當日的維克多連先天都不到,只能變出一雙爪子連腦袋都變不出來,而這裡這位,已經先天巔峰實力,差不多能變成完全體。

不過對他來說也差不多,一樣弱得可憐!

便是抓了這人,很快林昊來到巴巴耶夫家族大本營。

一開始也敵意滿滿,喊打喊殺,不過很快就其樂融融客客氣氣。

「來,為我們最尊貴的客人林先生,乾杯——」

「林先生,您能來我們巴巴耶夫家族,蓬蓽生輝,蓬蓽生輝啊!」

「經常在黑暗中活動,眼神不太好了,林先生勿怪,切勿見怪啊!」

「維克多那個笨蛋,竟敢對林先生動手,死得好,他要還活著,我第一個出來弄死他!」

「那什麼,林先生這次前往北歐仙宮,可需要我們幫忙?」

「先生別客氣啊,需要幫忙只管說,那幫混蛋,沒事就跑來我們的地盤上轉悠,看他們不爽很久了!」

「……」

巴巴耶夫家族隱藏得很深,駐地在一處人跡罕至的山嶺深處。

是夜,為歡迎林昊的到來,家族古堡中舉行了盛大的酒會。

我再也不要愛你 還特意安排了幾個「最美」的狼人姑娘……

究其願意,還是因為認出來了。

雖然當日沒有追上,可那數千丈的大帝虛影還是看見了,那跟林昊可是十分相像的。

而事後的一些調查也顯示,當日怒髮衝冠差點毀滅世界的,的的確確就是這個原本想要碎屍萬段的男人。

可現在誰敢啊?

北地群島那邊天上的窟窿還沒填上呢,傻子才會為一個死去的維克多招惹這種煞星。

再說了,北歐仙宮那群人的確囂張,不爽他們很久了。

是以,林昊不但受到熱情接待,同時也很輕鬆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而等到他的身影消失,瞬間古堡中血狼後裔們擦汗的擦汗,喘氣的喘氣,坐地上的坐地上。

「媽媽的,總算走了,再不走就該被這人嚇死了……」 北極沒有大陸,只有大片大片的冰川,只是相比南極動則上千米的冰層厚度,這裡的冰層要薄上很多。

北歐仙宮入口極其隱秘,就在冰層之下的深海之中。

而根據巴巴耶夫家族提供的消息,北歐仙宮的人並不是很熱衷於地球上的事情。

它們只是偶爾有人在地球走動,歸根結底,它們不需要像光明教廷一樣傳教,不需要來自外界的信仰之力。

林昊來到入口處。

入口在深海一千米左右的海水中,看上去像是一面懸浮的藍色鏡子,在幽暗的海水中散發的絢爛的藍光。

不是很好找,若非有確切的指引,即便來到北極,想要找到也不容易。

而這裡嚴酷的環境,使得即便知道,沒有先天境界,恐怕也無法抵達。

大致看了一下,林昊確定這是一處天然存在的入口,跟人為設置的傳送陣不一樣。

這意味著,北歐仙宮所在的空間跟地球空間是先天連通的,這一點不同於光明教廷所在的世界,也不同於長生界。

重生之凰鬥 不過他也發現了,這處入口好像被人動過手腳,而且就是在近期。

「莫非是知道我要來?」

「也好,看看你們能玩出什麼鬼把戲!」

心裡想著,林昊也不怕,直接走進入口。

便在他腳步跨入的瞬間,北歐仙宮某處。

「來了!」

「哈哈,他果真來了!」

「來了就好,來了就準備死吧!」

「膽敢與我仙宮作對,膽敢違背仙宮之主的意志,唯死路一條!」

「……」

隱藏於虛空,星輝熠熠的宮殿中,四季主神哈哈大笑。

入口處自然是動過手腳的。

當日本以為沒命了,沒想到居然僥倖逃脫,事後越想越不是滋味。

讓他們再回去,自然是不敢。

可心裡到底不甘,是以想來想去,便在入口處動了手腳。

雖然沒有那麼大的把握,可在他們想來,以林昊當時的憤怒,肯定會在事後找上門的。

原本時間過去這麼久,他們都以為他不來了,沒想到突然入口處傳來波動。

有人進來了!

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讓他們又恨又怕的傢伙!

看著入口處傳來的影像,看著那人被傳送到他們想要他去到的地方,頓時靜謐的宮殿之中笑聲跌宕,傳出老遠。

影像也維持不了太長時間,很快就消散了。

興緻不減,春之主神笑道:「這下好,這下他可死定了。

那可是星獸森林,是這片天地間最可怕的地方,連咱們四個都不敢輕易深入,他這一去,肯定有去無回。」

「沒錯,可能在外界他是無敵的,可既然來到這裡,就要遵循這裡的規則。

仙宮之主制定的規則,那可不是輕易能逾越的。」

夏之主神亦忍不住哈哈大笑。

秋之主神也笑起來,道:「不來則已,來了就該他倒霉。

相信星獸森林的星獸會好好招待他的,不過這個時候後悔也晚了。」

冬之主神則冷笑道:「我看就是多此一舉,既然他敢闖入這裡,那麼咱們完全可以憑自己的力量將他殺死,根本不需要假手於那些畜生!」

便是這般,一句一句,似乎在這四人眼中,林昊已經是個死人。

而作為四季主神,他們要做的事情還是比較多的,是以沒多久,這事便被他們遺忘了。

殊不知林昊這個時候也在開心!

「有趣,靈識居然被壓制了,探測範圍不足十米。」

「星辰之力倒是濃郁,太陰、太陽、五行、風雷,全都有。」

「天地規則有點意思,演算法失效,陣道規則失效,意思是,我要當個野蠻人?

又或者,學這裡的東西,一切從頭開始?」

「……」

通常來說,被傳送的人會有眩暈感,但因為深諳空間之道,林昊腦子十分清晰。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