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在盛夏的蟬鳴中緩緩前行,轉眼過去了三天,高考來了。

很多人甚至都覺得自己還沒有準備好,高考就殺到了自己的面前。

張謙信心滿滿的踏進了考場,然後面帶微笑的離開了考場。

所謂高考,不過如此。

高考過去之後就是畢業典禮,每個人都像是有說不完的話一樣滔滔不絕,其實他們都在逃避,都在強顏歡笑。

三年的朝夕相處,同窗之間的感情並非那樣的平淡,現在高考過去了,每個人都要各奔東西了,所以每個人的心裏都有很多的捨不得。

下午,這一屆的高三級部全體離開了學校,成爲了歷史。 回到家,張謙坐在牀邊,看着堆放在地上的書一陣發呆。

他的心情突然非常失落。

老子的高中時代…這就結束了?

使勁往後一躺,張謙砸吧了幾下嘴,突然覺得眼角有點溼。王越、李浩、李成才、王小美、韓老師……這些曾經朝夕相對的人,可能以後幾乎不會再會見到了,這種感覺真的是…

再加上系統這廝到現在還是沒有一點動靜,張謙瞬間覺得世界變得灰暗了。

原來,我並不是喜歡孤獨。他自言自語着,原來我只是在逃避,直到現在,我才知道我的高中生涯幾乎一片空白。

如果不是系統的幫助,可能最後的這幾個月他還是會和以前一樣,那麼畢業之後他的心裏肯定會更難受。

門開了,老媽喜滋滋的走了進來。

“兒子!爲了慶祝你畢業,同時爲了預祝你高考成功,咱們今天吃點好的。”

“嗯,老媽。”張謙坐起身擦了擦眼角。

“現在知道難受了?”

“媽…”

“你啊,以前乾的那些混蛋事我其實都知道。”老媽在圍裙上揩了揩手,“你們班主任都跟我說了,但是那時候我想管也管不了,總想着你總有一天會懂事,會知道做什麼是對的。結果你真沒讓我失望。”

老媽說着,眼圈也紅了:“兒子啊,你最後這兩次考試都拿了全級第一,你知道我有多高興嗎?”

“媽…”

“行了,不說這些了。”老媽走上來拍了拍他的腦袋:“高中結束了,還有大學,學費你不用擔心,好好上學就行!”

說到學費,張謙這才反應過來,卡里那好幾萬塊錢是村主任給的,他還得想辦法掙錢還清這筆賬呢。

於是他收拾了一下心情,笑呵呵的走下牀:“老媽,我打算去城裏打工掙點錢。”

老媽琢磨了一會:不過你在城裏也沒什麼親戚…”

“有同學和朋友呢。再者說了就打一個月的工,很快就回來了,能掙一點是一點。”

“行,你也長大了該自己出去逛一逛了。”老媽很欣慰,“先不說這些了,洗洗手吃飯了。”

……

睡了一個好覺,第二天他早早的醒來開始收拾行裝。

這時候,電話突然響了。

拿起這個老式的諾基亞一看,居然是王小美打來的。張謙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

“張謙。”

“有事嗎大班長?”

“那個…你這幾天有空嗎?”

“有啊,正準備去城裏乾點零活呢。”

“太好了,正好我爸的一個酒店缺人,你來吧!”

“額…”張謙立刻打算拒絕了。咱們是同學好吧?我去給你打工…雖然是你爸爸的店,但是我心裏也是接受不了的啊!

“開玩笑的啦!”王小美笑着說:“是這樣,現在沒什麼事了所以我打算趁着暑假的功夫出去轉轉,你陪我一起怎麼樣?”

“不合適吧,孤男寡女的…要不你找個女生一起吧。”

“什麼孤男寡女?不光是咱倆啊,你可真自作多情,我怎麼會跟你單獨出去?”

“咳咳。”張謙咳嗽了幾聲掩飾自己的尷尬。

“李成才已經同意了,我還叫上了一個我的好閨蜜,咱們四個一塊。”

“…還是算了,你也知道我窮,我去不合適,所以我還是去幹點零工吧。”開什麼玩笑,你是千金大小姐,李成纔是富家公子,你的閨蜜肯定家世也不錯,我一個窮小子去跟你們湊什麼熱鬧。

“你別說這種話。”王小美嚴肅的說,“要不是你,說不定我和李成才早就死了,所以這就算是我們一份小小的報答了。李成才也是這個意思。你千萬別拒絕,你拒絕我就生氣啦!”

“額…”

“就這麼說定了!”電話掛斷了。

“喂!喂!”

張謙拿着手機愣了一會,剛想打過去拒絕這件事,卻沒想到又一個電話打過來了。

這次是李成才,電話內容跟王小美如出一轍。

最終,他被這倆人搞的沒了脾氣,有些無奈的答應了下來。

……

下午,張謙帶着一個行李箱坐車來到了城裏,在約定好的地點見到了王小美和李成才。

王小美穿着一件粉紅色連衣裙,帶着一個淺色的遮陽帽,青春靚麗的氣息很是吸引人;李成纔則穿着一件合身的米黃色襯衫,下身是一條淺色的休閒褲,一看就是一派富家公子的樣子。

不過除了這倆人之外,張謙發現居然還有四個人站在他們身邊。

這四個人分別是兩男兩女,其中一個男的年紀比較大,另外一男兩女都跟他們年紀差不多。

王小美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他,大聲的打起了招呼。張謙有些不太好意思過去——相比之下,他的穿着實在是有些寒酸。

跟衆人匯合,王小美立刻開始介紹,她一指年紀比較大的男人:“這位是趙叔,是我的司機。”

“趙叔你好。”

“你好。”趙叔很有禮貌的微笑迴應。

王小美又一指那一男兩女:“這位是曾桓,是我爸爸一個朋友的兒子,跟李成才關係也很好;這是曾芸,曾桓的親妹妹;這位是我的好姬友,葉倩倩。”

最後,王小美伸出手挽住張謙的胳膊:“這位就是張謙,那個搶了我第一名的傢伙。”

張謙有些尷尬,想要拿開王小美的手,但是對方挽的有點緊,所以只能強笑着跟他們打招呼,同時打量着那三個人。

曾桓是個標準的高富帥,身長八尺,皮膚挺白,迴應的態度很冷淡。

曾芸和葉倩倩都很漂亮,只不過曾芸有一種帶着稚氣的可愛,而葉倩倩則顯得更加成熟。這倆姑娘對張謙的態度都還不錯。

“人到齊了,咱們出發吧!”王小美一揮手,然後蹦蹦跳跳拉着葉倩倩和曾芸上了停在路邊的一輛豪華商務車。

李成才樂呵呵的走到張謙的身邊:“走吧,謙兒。”

張謙笑着點頭,卻沒想到曾桓突然出現在這倆人身邊,用他那很冷峻的目光死死的看着張謙,警告道:“以後離小美遠一點!”說罷頭也不回的走了。 李成纔有些尷尬,小聲說:“忘了跟你說了,他一直惦記王小美呢。”

張謙心裏有些不舒服:“之前王小美不是說只有咱們四個嗎?”

“本來是隻有咱們四個的,但是他不知怎麼聽說了這件事,非得死乞白賴的跟着,我們幾家大人之間都有聯繫,犯不上爲了這麼點小事鬧彆扭,所以…”

“所以就帶上他了?”

“你放心,王小美對他沒意思。”

“我靠你啥意思啊,我對王小美也沒有別的心思啊!是你們要挾我說我要不來這朋友就沒得做了!要不然我纔不會跟你們一起來呢!他喜歡王小美他衝我牛什麼牛?我幹啥了我?”

“好好好,張大仙你消消氣。 末世之魔王女友 你是高人啊,犯不上跟這種凡夫俗子較勁。”

“是他來招惹我,我幹什麼了用得着他來警告我?”

李成才幹笑了幾聲:“是王小美表現的有點過了所以他對你纔會有敵意。”

殿下,你wifi掉了 “我真是躺槍了!”張謙沒好氣的說。

他是真想扭頭就走,但是轉念一想都到這了,而且還得念王小美和李成才的面子,所以最後還是上了車,跟李成才坐在了最後一排。

這商務車就是寬敞。

曾桓一直跟王小美有一句沒一句的瞎聊,倒也沒再來找張謙的麻煩。

張謙小聲問李成才:“你們還沒跟我說咱們這是要去哪?”

“去郊區的一個度假區。”

佛法無邊[快穿] “啊?郊區?”

“對啊,天天在城市裏待着可難受了,所以偶爾得去郊區放鬆放鬆。”

張謙狂翻白眼心說真是日了狗,老子天天在農村待着更難受,這好不容易趁着暑假打算進城好好待一段時間,卻沒想到又被你們給拐帶回來了!

城裏人真會玩。他心說。

“哎張謙,別坐在後面啊,來前面坐!”王小美大聲招呼着。

“不了,我跟老李聊聊。”

“不行!李成才就是個流氓,你不能讓他把你拐帶壞了!快過來快過來嘛!”

“老王你…”李成纔不樂意了。

“你叫誰老王?!”王小美更不樂意了。

“好了好了別鬧了,我跟李成才聊一會,真不過去了。”張謙明確拒絕了。

“哦,那好吧。要是想過來我隨時歡迎!”王小美說。

“嗯。”張謙點了點頭,然後就看到了曾桓那雙眼睛都快要噴出火來了。

車子發動了,快速而平穩的上了路。

大家都是同齡的年輕人,所以這一路上倒是也充滿了歡聲笑語。

車頂上,兩大鬼卒一人手裏抓着一把牌,正在詐金花。

“這東西越玩越有意思。”小兵甲說。

“嗯,主公會的東西真多。”小兵乙表示贊同,“亮牌吧。”

兩隻鬼同時露出了底牌,小兵乙頓時發出了一陣浪-笑:“你輸了哈哈!學狗叫趕緊的!”

……

出了城又走了兩個多小時,車子突然發出了一陣異響,然後停在了路邊。

寵愛成癮:萌妻不好惹 “怎麼了?”車裏人都疑惑的看向趙叔。

趙叔下了車查看了一下,頓時臉色尷尬了:“這個…車出了點問題…”

“啊?怎麼會出問題呢?”王小美皺起眉毛。

“這個……”

“趕緊找人來修啊!”曾桓大聲說。

趙叔拿出電話頓時苦了臉:“沒有信號啊這裏!”

衆人一聽都立刻拿出了手機,但是果然都沒有信號。

甚至連張謙那自帶外掛屬性的諾基亞居然也沒有信號。

“這下怎麼辦啊?這荒山野嶺的!”

現在的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雖然還沒天黑,但是在這沒有人煙的荒郊野外恐怖的氣氛還是挺足的。

“趙叔你看看能修好嗎?”李成才走上去查看了起來。

趙叔面露難色:“我知道問題出在哪,但是我修不了,引擎那邊出問題了,必須得有專業人員和專業的工具才能修好,所以現在只能叫拖車來拖回市裏。”

“真他媽掃興!”曾桓低聲罵道。曾芸不樂意了:“哥你少說幾句吧,就你話多!”

“怎麼你還要管我?”曾桓瞪他。

曾芸噘着嘴衝他做了個鬼臉。

“哼,不跟你這小丫頭生氣!”

趙叔思考了一會,突然說:“我記得這附近是有一個小加油站的,加油站旁邊是一家小旅館,要不咱們去那邊用一下他們的電話吧。”

衆人頓時眼睛一亮:“好,那咱們去吧。”

好在只是出來玩幾天,大家帶的行禮都不多,四個男人也能拿的了,但是這行進的速度也因此比較慢。

Wшw ★TTKдN ★C ○

一路走走停停,直到快六點的時候衆人才趕到了目的地。

但是所有人都傻眼了,加油站已經荒草叢生,一看就知道荒廢有一段時間了。

“我靠,加油站都荒廢了,估計小旅館更廢了!”曾桓又叫罵了起來。

趙叔放下了行禮快速的跑過去查看了一下,隨後一臉喜色的跑了回來:“那個小旅館還開着門亮着燈呢!大家快跟我來。”

衆人白了一眼曾桓,加快了腳步。

累了一下午的衆人看到了旅店就像看到了親人一樣,歡呼雀躍的衝了進去,把旅店主人嚇了一跳。

旅店主人是個30來歲的中年男人,一看到這幫少年少女頓時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