蜈蚣這玩意兒全世界範圍內都有,但這麼大的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們也曾經聽說過個亞馬遜叢林的巨型蜈蚣,據說能捕食小型貓科動物甚至毒蛇都會變成它們的口中食,一般來說蜈蚣都有毒性,在中國蜈蚣與蛇、蠍、壁虎、蟾蜍並稱“五毒”,並位居五毒首位,這麼大的蜈蚣得有多毒?在中國這玩意還是一種很重要的藥材,可是還沒見過這麼大個入藥的。

這一幕幾乎將幾個人都看呆了,如此巨大的蜈蚣他們的確是第一次見到,幾條蜈蚣很快就發現了他們,頭部高高揚起,齶牙高高揚起虎視衆人……

“你孃的,敢對我發威?”瘋狗第一個不耐煩了,舉槍射擊,幽靈立即阻攔,但已經來不及了,三條蜈蚣已經被瘋狗打成數斷在地上不停翻滾。

“糟了。”幽靈罵了一句,“走,快走。”

“怎麼?不就殺了幾條蜈蚣嗎?個大點就怕?”瘋狗不以爲然地說。

“這玩意兒死後會三番一種東西吸引其他同類,你覺得剛纔這附近的動靜就這麼幾條嗎?”幽靈一邊招呼大家走一邊說。

瘋狗這才明白他的意思,剛纔那種聲音就是蜈蚣爪子摩擦石頭髮出來的,那麼說……這附近的蜈蚣數量恐怕沒有以前也有八百,想起來他就覺得脊背發涼,蜈蚣是食肉動物,既然連屍體都吃,肯定也會攻擊活人,何況成羣結隊的出現,想想就讓人心裏發毛。

“應該沒你說的那麼離譜吧?我就不信他們能把我給吃了。”瘋狗還是覺得幽靈的舉動有點過了。

“我在叢林見過的蜈蚣比你八輩子見過的加在一起都多。”幽靈一邊跑一邊說,“這麼大的個頭估計能毒死一頭牛了,你覺得你比牛壯嗎?就算這玩意兒咬不死你也能讓你難受上好幾天。”

姜酒里 “來了……”獅鷲低聲說。

果然那種喀喀喀的抓撓石頭的聲音已經在他們四面八方響起,最近的也就二三十米,只是這裏地形複雜還看不到,溶洞裏空間很大,擴音效果也非常好,密密麻麻的聲音彙集在一起也分不出到底是哪個方向傳過來的。

拋出去不到五十米就和大羣的蜈蚣遭遇了,衆人取出瓦斯粉灑在身上,邊打邊走,幽靈和重拳手裏各持一把開山刀,對付蜈蚣這玩意比槍好用多了,鋒利的刀鋒斬在蜈蚣身上咔咔作響,衆人狼狽的衝出去百餘米纔算是跳出蜈蚣的包圍圈,這些蜈蚣還沒有真正的對他們發起攻擊,只是成羣的遊動,算是給了他們一次逃生的機會。

“太多了……”瘋狗心有餘悸的說,“往那邊走?”

“跟上就是,別那麼多廢話。”幽靈沒心情搭理他,只是繼續向前跑,雖然蜈蚣羣已經看不見了,但不直到爲什麼他卻依然能感覺到威脅存在,不知道是因爲離那些蜈蚣不夠遠還是其他原因,總之他感覺非常的不舒服,那種坐立不安的感覺讓他急於遠離這個地方。

就在幽靈向前狂跑的時候山洞裏突然跳出一個黑影,由於距離太近,他連躲閃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撞飛出去數米遠重重地摔在地上。

後面的人全都嚇了一跳,但瞬間就認出來那是一隻猿人,體型健壯,身上全都是傷口,正敞開大嘴衝着他們嚎叫,聲音建立刺耳,猶如被錘爛的破鑼……

這是除了獅鷲和幽靈之外的其他人第一次近距離看到活着的並且完整的猿人,一時間都反應不過來,之前他們見到的只是不甚完整的屍體或者屍塊,而現在他們面前的卻是活蹦亂跳還對他們咆哮的一個。

“日……”重拳第一個不幹了,欺負幽靈他第一個不斷答應,手裏的槍直接開火,子彈正中猿人張開的大嘴,在後腦勺開了一個洞之後不知道飛到什麼地方去了,石頭頹然倒在地上抽搐。

“幽靈……”重拳衝向倒在地上的幽靈,後者一點反應都沒有。

“警戒。”山狼喊了一嗓子,不用他吩咐,其他早已守住四方。

幽靈落地的時候碰到了頭,一時間還檢查不出來傷的到底有多重,軍醫給他檢查了一下才確定沒什麼大礙,所有人這才鬆了口氣。

在衆人的呼喚執行,幽靈慢慢的醒了過來,他捂着腦袋一陣咧嘴:“該死的,誰襲擊我。”事發突然他根本就不清楚怎麼回事。

“別躺着裝死,起來趕緊走。”重拳踢了他一腳。

幽靈爬起來之後在重拳的敘述中很快高清了究竟是怎麼回事,他回頭看了一眼地上的猿人:“怪不得我總覺得不對勁,原來是這玩意兒在附近。”

“你怎麼也有失手的時候?不是說你的感覺不會出錯嗎?”橫紋問。

“蜈蚣太多了,危險信息重疊,混亂中出錯情有可原。”獅鷲說,“走吧,這裏還是不安全。”

幽靈皺了皺眉沒說話,看了看地上被重拳打死的猿人目光又投降了另一個方向,他能感覺到四周涌動的暗流,有什麼東西一直在跟着他們,這隻猿人還真的算不得什麼,石頭上爲什麼有那麼多的傷口?是什麼東西襲擊了他?到底有什麼在窺視他的行蹤?

“跟我來。”幽靈提着槍轉向另一個方向。

“你沒事吧?”見他不說話重拳有點不放心。

“放心,腦子沒撞出毛病。”幽靈頭也不回地說。

“這裏到底有什麼,把你下成這樣?”對於幽靈的行爲橫紋很是不瞭解。

“要是知道就好了。”幽靈只顧着往前跑,那種不安的感覺越來越濃。

衆人也被幽靈的表現所感染,一路狂奔着向前跑,現在他們已經完全失去了計劃性和方向感,只是按照幽靈感知安全的方向前進,之前的有目的搜索已經不存在,只是以爲的逃亡,但可笑的是他們究竟在躲避什麼都不知道,只能跟着幽靈往前跑。

“日,那不是人的東西又跟上來了。”衆人正跑着後面的瘋狗發現情況不對,有東西在不遠處跟着他們,速度非常快,而且是剛摸上來的,仔細一看才發現是那種猿人,兩隻,一大一小,小的也百十斤重,這東西奔跑的時候手腳並用,但還以下肢爲主,速度非常快,兩隻人員一邊跑一邊拍打身體,好像身上有什麼東西一樣。

“****的,來啊,常常爺爺的厲害。”瘋狗回手就是一排子彈掃過去,小的那隻猿人腿部中彈慘叫一聲翻倒在地上來回打滾,大猿人驚叫一聲衝回去,但沒幾步有停下來對着倒在地上的猿人嗷嗷直叫。

“走,快點。”幽靈喊了一聲轉身轉進了一條岔路,其他人也顧不上剩下的那隻猿人跟着幽靈繼續往前跑。

淒厲的猿叫遠遠傳來,聲音尖銳刺耳,充滿了絕望,就在他們轉過岔路口沒多久另一隻較大的猿人又跟了上來,這次它開始在巖壁洞穴之間攀援爬行,速度更快。

“這傢伙是和我們耗上了,先幹掉它,否則別想安生。”瘋狗開了幾槍都沒打中,這玩意兒是速度太快了。

“等靠近了再開槍,現在沒必要和它糾纏,現在射擊就是浪費子彈。”山狼說。

猿人的速度可比他們快多了,沒多久就已經追到了他們的身後無奈之下山狼他們只好停下來開槍射擊,一陣亂槍之下猿人終於被打了下來,屍體中了十幾槍眼見是活不成了,瘋狗走上去踢了一腳還在**的猿人:“這就是找我們麻煩的下場。”

“走,不對勁。”幽靈在前面招呼他,聲音有點急迫的說。

“咦……這傢伙身上怎麼這麼多傷口?”瘋狗發現不大對勁。

“你中了十幾槍身上沒傷口?”軍醫說,“快走快走,別浪費時間。”

“不對……”瘋狗皺起了眉,用槍管撥弄了幾下,“傷口裏有東西……” 當其他人聽瘋狗所猿人屍體的傷口裏有東西的時候又都緊張了起來,他們以爲又遇到了那種蜈蚣,畢竟那些東西已經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隨即一些那些蜈蚣就算在厲害也不可能轉進活體之內吧,如果能鑽進去那這隻猿人怎麼能堅持到現在?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好像……”瘋狗還是很有興致的撥弄着那個被沾滿鮮血並且還在不同蠕動的東西,“好像是螞蟻,不過這個頭未免有點大了吧?”

聽到這話幽靈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緊走幾步跑到瘋狗身邊仔細觀察那東西,這隻大螞蟻的確不小,粗略估計有四五公分,趕上一個成年人的拇指了,通體暗褐色,看起來十分的雄壯,巨大的顎鉗來回的擺動,轉了兩圈之後居然一口咬在瘋狗的槍管上,看來極具攻擊性。

“走走走,是巨蟻,快走,這東西不會只有幾隻那麼少。。”幽靈推了瘋狗一把,然後將螞蟻踩死,居然發出嘎巴一聲脆響,這玩意居然還很堅硬。

“巨蟻?是夠大的。”瘋狗點了點頭,他並沒有幽靈那麼急迫,還看着被他踩爛的螞蟻說,“食肉的?”

“是,這種螞蟻的口中有一種癱瘓人體的有毒物質,幾隻螞蟻就能將你放翻,然後成千上萬一擁而上用不了幾分鐘你可能只剩下一堆骨頭。”幽靈見他還在這磨蹭乾脆拖着他向前跑,“還等什麼你不要命了?看看你身後。”

“什麼?”瘋狗被幽靈拖着一邊跑一邊回頭看了一眼,這一看之下把他嚇了一跳,一道涌動的暗紅色螞流正向這邊涌來,猿人的屍體已經被覆蓋,正在迅速的縮小,也就幾秒鐘時間附着在上面的蟻羣散開,剩下的只是一副森森白骨。

“我日……”可算是把瘋狗嚇了一跳,剛纔他還沒把這些螞蟻放在眼裏,現在看來這些東西比蟒蛇可怕多了,如此之多的巨蟻就算是巨蟒也得退避三舍。

“什麼狗屁東西,從哪裏冒出來的?”瘋狗嚇得出了一身冷汗,剛纔要不是有林認識這種巨蟻估計他們兩個已經被吃掉了。

“亞馬遜叢林特產,只是這麼大的還從沒見過,據說早就滅絕了,沒想到這裏還有。”幽靈一邊跑一邊取出瓦斯硫磺粉拋灑在身後,他想看看這些東西對這種巨型螞蟻有沒有什麼作用,這次他們不但帶了瓦斯硫磺粉還帶了一些硫磺粉,驅蟲效果還不錯,只是對那些巨蟒來說卻起不到什麼作用,但願能擋住這些螞蟻。

很快那些巨蟻就接近了撒了瓦斯硫磺粉的地方,果然避之不及的兜了大個圈子,從沒有瓦斯硫磺粉的地方繞了過去。

“還好管用。”幽靈鬆了一口氣,他不是要用這東西和巨蟻對抗,而是考慮萬一被蟻羣包圍他們也可以利用這些瓦斯硫磺粉和硫磺粉給自己保留一塊安全的地方,暫時還能避開這些螞蟻。

“這裏怎麼什麼都有。”重拳已經跑得氣喘吁吁了,現在他們還真是沒什麼方向感,基本上就是一同亂跑,可剛跑了不到兩百米前面就遇到了麻煩,數量龐大的蜈蚣羣再次出現,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該死的,他們是不是上商量好的,這叫圍追堵截。”橫紋罵道。

“那我們怎麼辦?總不能在這坐以待斃吧?”軍醫轉頭看向幽靈,有些慌亂的說。

“躲到到洞裏去,現在沒其他辦法,只能等。”幽靈指着高出的一個不大的洞口說,“快上,沒時間了。”

見沒也沒其他辦法衆人立即爬去鑽進那個山洞,這個洞還不錯,雖然外面看着不大,但裏面空間可不小,幽靈最後一個進來,他在洞口灑下了大量的瓦斯硫磺粉:“把裏面能燒的東西動搬出來。”

衆人不知道他要管什麼,但還是照做了,裏面的一些腐朽的木材,粗麻布料,獸皮……不管是否腐爛,總之一句話,能燒的就都弄了出來,很快就在洞口外面密麻麻的丟了一大堆,幽靈將這些東西點燃之後蟻羣也到了,火堆在他灑下瓦斯硫磺粉的範圍之外,那些螞蟻居然毫不猶豫的衝向火堆,飛蛾撲火一樣被燒的嗞嗞冒煙啪啪直響,然而一羣依然綿綿不斷地涌上來,爭先恐後的撲向火堆,很快空氣中就瀰漫着一股濃烈的焦臭味兒,而在離火堆並不遠的地方蜈蚣羣和巨蟻羣終於撞在了一起,蜈蚣雖然剛猛但不是數量佔絕對優勢的巨蟻羣的對手,大量的蜈蚣瞬間被淹沒在蟻潮之中,連殼都沒剩下,全都被這些巨蟻吃了,但令人敬畏的是這些蜈蚣卻絲毫不退縮,勇往直前的撲向一道道暗紅色的蟻流,那邊是葬身蟻腹也絕不低頭。

“這也太壯觀了。”橫紋總算是看清了這些巨蟻的厲害,“這些螞蟻也太多了。”

“什麼時候了你居然還有心思感嘆?”軍醫哼了醫生老氣橫秋的說,“年輕人,得禁得住事情,長長見識吧。”

“巨蟻羣搬遷,所過之處所有它們咬的動的東西全都會被毀於一旦,就算是不吃也會被啃得粉碎。”幽靈又指着那些不願退縮的巨型蜈蚣羣說,“它們肯定不是偶爾出現在這個地方,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把他們逼得到處亂竄。,所以我們要有遇到更大危險的心理準備。”

佳期如故我如你 “能過這關再說,準備個毛。”軍醫撇了撇嘴,的確,這些螞蟻就夠他們喝一壺的了。

“你怎麼又變成了陰謀論者?”瘋狗問,“不管它們是被逼出來的還是自願的,這都和我們沒關係,你說說這種情況下我們該怎麼辦?看這情形一時半刻都出不去。”

“別急,先看看,喘口氣。”幽靈倒是不着急,盯着下面經過的蟻羣,在他灑下瓦斯硫磺粉地方的外面擠滿了巨蟻,它們在附近徘徊張望,看得出他們已經被這些巨蟻盯上了…… 巨蟒、猿人、巨型蜈蚣、巨蟻,這些早已滅絕的動物出現在這裏,還給山狼他們帶來了一波接一波的麻煩,每次都險象環生,回想起來他們都弄不清這一路上是怎麼過來的,

“我們總不能一直蹲在這洞裏吧?那些螞蟻什麼時候才能過完?”重拳看着外面的巨型蜈蚣大戰螞蟻的場面說,雖然這種場面不多見,但他思考的問題卻不在這,現在被困地下,又遇到蟻羣,連自由活動都做不到就更別提出去的事兒了。

“你說這些蜈蚣是不是傻?居然前赴後繼的往蟻羣裏衝。”瘋狗在一邊說。

“這些螞蟻可能要一陣子才能過去,放心它們不敢過來。”幽靈坐在洞裏面說,他麼興趣在洞口看熱鬧,進裏面休息去了。

“我怎麼覺得有點不對勁呢。”重拳看着外面的蟻羣說,“不知道爲什麼,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我也有這種感覺,很正常,外面巨蟻、蜈蚣亂跑,有安全感纔怪。”幽靈開始整理自己的彈藥,這一路上消耗的彈藥不比作戰少,先彈藥已經消耗近半,後面他們還要面對什麼樣的危險還是個未知數。

“就這麼簡單?”重拳搖了搖頭,“希望是我的錯覺。”

“這裏上下左右都爬滿了巨蟻,你肯定不會覺得舒服……”幽靈猛地擡起頭看向重拳,“上下左右?”

“該死。”重拳大罵一聲衝向洞口,“上面,小心上面。”

他和幽靈同時意識到一個問題,那就是幽靈的確是在洞口灑下了瓦斯硫磺粉,巨蟻的確也不敢靠近,可他們卻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裏的洞穴是上下連接的,不想是外面地面和天空相對,這裏地面好洞頂是連連在一起的,所以螞蟻完全可以從上面趴下了。

在重拳的提醒之下衆人這才明白他們只是把活兒幹了一半而已,蟻羣隨時都有可能從上面攻進來,但問題來了,那就是瓦斯硫磺粉是沒辦法附着在光禿禿的岩石上的……

“該死的,怎麼辦?”瘋狗大罵。

“它們下來了。”軍醫跑到洞外擡頭看着上面的巖壁,只見密密麻麻的巨蟻正快速的從上面爬下來,乍一看上去就像是快速向下流淌的暗紅色水流,因爲速度太快很多螞蟻已經開始往下掉,雨點一樣砸在下來,軍醫措手不及,身上落了好幾只,他拍打着逃回洞裏。

掉落的巨蟻越來越多,這些東西落在灑滿瓦斯硫磺粉的石質地面上迅速逃離,很多直接衝向了山洞,衆人連拍帶踩,無奈洞口狹窄,巨蟻的數量又太多,一時間很多螞蟻涌入山洞。

“太多了。”瘋狗罵着娘用力狂踩。

“讓開。”重拳將一塊點燃的防雨布丟在洞口,總算是起了點作用,但洞口上方還是有螞蟻涌進來。

渣攻想跟我復婚重生 “繼續點火,把洞口瘋起來。”幽靈在洞裏找了有些可燃物丟在燃燒的防雨布上,火燒的旺了起來,爬到洞口上方的巨蟻紛紛掉落在篝火中,燒的劈啪作響。

“把洞裏的都弄死。”山狼用力怕打着爬到身上的螞蟻。

還好進洞的巨蟻數量不多,很快就清理乾淨了,爲了防止有漏網之魚他們就在附近灑了一些瓦斯硫磺粉纔算鬆了一口氣。

“該死的,我被咬了。”軍醫從衣領處抓出一隻巨蟻丟在地上一腳踩死。

“大家互相檢查一下。”山狼立即提醒大夥,“小心被咬,你被咬的嚴不嚴重?”

“不痛,有些麻木。”軍醫摸了摸脖子,“該死,已經完全沒感覺了。”說着他不由自主的坐在地上,“好像……好像……”沒說完他就暈了過去。

“該死的。”瘋狗立即去檢查軍醫的情況,“昏迷,不知道這東西會不會要人命。”

“咬在什麼地方?”幽靈問。

“後頸,頸椎部分。”瘋狗查看了一下軍醫的脖子說。

“神經最密集的地方,應該不會有致命危險,不過什麼時候能醒就不知道了。”幽靈檢查了一下軍醫的狀態說,“但願沒事。”

“這巨蟻未免也太厲害了吧?怎麼一口就能把人放倒?”重拳將身上的都弄下來,生怕有螞蟻藏在某個地方。

“爲什麼那兩隻猿人沒事?它們可不只被咬了一口吧?”橫紋覺得軍醫的表現有點過了。

“再檢查一下,他身上很可能還有其他地方被咬了,這東西的唾液麻醉效果絕對強大,咬到之後不是那麼容易被察覺的。”幽靈站起望着洞口的篝火,“如果這裏的東西燒完它們還在,那我們只能燒衣服了。”

“你不是說這是搬遷的螞蟻嗎?”橫紋問。

幽靈點了點頭:“是的,但一個蟻巢的巨蟻數量成千上萬,它們搬遷的主要原因是食物短缺,巢穴附近的東西都被它們吃光了,所以它們要換個地方,在這個山洞裏有多少東西給它們吃?我是怕它們守在外面等我出去。”

“你的意思是說它們吃不到我們就會走?”橫紋皺着眉問。

“我不知道,只是很擔心這一點。”幽靈檢查了一下所帶的瓦斯硫磺粉,已經所剩無幾了,估計其他人的也差不多,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

“先等等再說,實在不行就衝出去。”山狼說,他也沒什麼好辦法,到了這個的地步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經過檢查軍醫身上果然還有其他咬傷,腿上一處,背部兩處,全部是咬破作戰服鑽進去的,誰也沒想到這東西的能如此快的咬破衣服鑽進去,其中一支已經被衣服和身體的摩擦擠壓致死,瘋狗給他注射瞭解毒劑之後才鬆口氣。

“只找到一隻,另外一隻不見了。”瘋狗一邊抖動軍醫的衣服一邊說說。

“大家再仔細檢查一下自己身上,看看是否有咬傷,同時清理一下,保證在沒有巨蟻在身上。”幽靈找了點東西丟盡火堆,讓火燒得更旺。

其他人照做,一查之下才發現並不是只有軍用一個人中招,埃克斯和重拳也被咬了,埃克斯的肩膀和重拳的屁股,在發現之前他們兩個一點感覺都沒有,但發現傷口之後才覺得被咬的部位沒有任何知覺,就像注射了麻醉藥。

“他奶奶個怪不得我坐在石頭上一點都不疼。”重拳罵了一句,剛纔他向後摔倒的時候屁股正坐在一塊石頭上,他還覺得很幸運,居然一點都不疼,現在看來不是不疼,而是感覺不到疼。

“還要,只是有點僵硬,沒有失去行動能力。”埃克斯很慶幸的說。

“別再被咬了,否則都得和軍醫一樣被放到。”幽靈提醒大家,同時告訴重拳和埃克斯儘快使用解毒劑。

蜈蚣和巨蟻的鏖戰還在繼續,然而巨蟻的數量佔了絕對優勢,將這些看似恐怖的巨型蜈蚣吃的連渣都不剩,蟻羣洪水一樣涌過,所過之處片甲不留。

“這是螞蟻?什麼東西能擋得住他們?”重拳看着蟻羣心有餘悸的說道。

“大自然有自己的法則,生生相剋,沒有什麼會超越規律強勢到能無視一切的地步。”獅鷲說,“有些事情我們不懂,也難以理解,那是因爲我們瞭解的東西有限。”

“你說的有沒有道理我都不關心,現在我最關心的是它們走不走,我們能不能離開這個鬼地方,我已經受夠了。”瘋狗氣哼哼的罵道,“進入地下三天了,連條路都找不到,還遇到了這麼多稀奇古怪的東西,真是讓人惱火。”

“我們都不知道。”山狼坐在一邊盯着外面,“可是我們不能放棄,活下去就有希望離開這個鬼地方。”

“我們之前所制定的搜索計劃已經完全被打亂,現在我們連自己在哪個方向都不知道,怎麼繼續下去?沒準我們已經錯過了出去的路。” 重生之夫榮妻貴 橫紋說。

“這個城市不可能太大,只是複雜了一點,耐心點,肯定能出去。”獅鷲已經根據這一路上的發現繪製出了半幅地圖,不知知道轉多久才能將地圖補全。

“這個地方好奇怪,怎麼走了這麼久都見不到邊緣?”瘋狗說,“就算是城市總該有個邊際吧?難道這個城市大到我們連邊界都找不到?”

“不要用傳統城市的思維來套用這裏的結構,這是在地下,在溶洞中開鑿的城市,你能看到的是溶洞的巖壁,就算是城市的邊緣你也感覺不出來。”獅鷲說,“所以所謂的邊緣可能是離開這裏再也見不到曾經有人居住的洞穴,但我們走到現在依然是在裏面徘徊,最奇怪的是沒有走回頭路的情況下我們已經在這裏走了十幾個小時,如果這個城市真的有這麼大的話……”說到這他沒在繼續下去而是看着大家,“那隻能說古人把這片區域的地下完全掏空了,不過我並不這麼任務,以當年人的能力來說難度太大了,所以我們肯定是忽略了什麼導致我們現在還找不到離開的路……” 地下城是由一條條溶洞交匯而成,重點是目前他們除了進來的洞口之外還沒找到任何離開的出口,所以給他們造成了一種城市沒有邊緣的錯覺,其實地下城的面積夠大,但不至於沒有邊緣,他們在這裏探尋了這麼久,隨着深入整個城市麻煩也接連不斷的出現,從猿人到巨蟻麻煩有越來越危險的趨勢。

洞外的巨蟻沒有減少的趨勢,很多巨蟻都圍在他們灑下瓦斯硫磺粉的外圍地段徘徊,看來它們是在想辦法進來,只是對他們來說這些瓦斯硫磺粉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從巖壁上趴下了的巨蟻被篝火的煙霧薰散之後再也沒有巨蟻試圖從上面趴下了。

“它們再不走我們真的要少衣服了。”重拳說,洞裏該燒的東西都燒的差不多了,火勢正在慢慢減小。

“還是早做準備吧。”幽靈嘗試着將瓦斯硫磺粉粘在光禿禿的岩石上,但這並不容易,很多瓦斯硫磺粉都落盡了篝火中,硫磺燃燒之後發出一股濃重的刺鼻味道。

“你是不是打算那把我們都嗆死?”瘋狗捂着嘴巴說。

“嘗試……”幽靈撓了撓頭,“嘗試失敗了!”

“在上面固定這種東西恐怕不太可能。”重拳在一邊說,“就算噴點水粘上也堅持不了多久,最終還得掉下來。”

“我知道。”幽靈撓了撓頭,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

“你們看,螞蟻走了。”橫紋指着洞外說。

“過完了?”重拳奔到洞口,其他人也都跟了過去,果然蟻羣在迅速後退,那種暗紅色的潮水正快速遠去。

“太好了,走的正是時候。”重拳高興的用力拍打牆壁。

“好像……”幽靈第一個鑽出洞外轉頭看着螞蟻爬過來的方向,這才發現蟻羣遠沒有過完。

“怎麼?居然還在?”重拳很失望地說。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