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童急急忙忙跑了過來,問道:「雄哥,怎麼樣了?」

「人死了。」葉雄回道。

王舒腳一晃,跌倒在地上。

豪門密愛:你好,靳先森 葉雄拋過一個鄙視的眼神,這才繼續道:「人不是你殺的,是趙軍殺的,那個人本來是趙軍找來演戲的,完成任務之後,在處理所謂的屍體的時候,被趙軍給殺了。」

聽到這裡,王舒喜極而泣,但是依然有不太確地問:「趙軍,他會告訴你真相?」

「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他生不如死。」葉雄臉上出現一片陰冷之色,狠狠地瞪了王舒一眼,這才繼續道:「我已經通知了警方,你好好配合警方的調查,希望以後你好好改正,別再被人利用,這也是我最後一次幫你。」

「謝謝雄哥,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做人,絕對不會再被人利用。」王舒連忙回答。

好好的一場艷遇,就這樣泡湯了,葉雄感覺特別鬱悶。

他看了下時間,已經是晚上八多鍾了,再去看電影也來不及了。

杜月華估計被今晚的事情嚇得不輕,肯定沒啥心情了。

回去的路上,葉雄見杜月華一直都沒話,以為她嚇到了,道上:「華姐,今晚讓你受驚了。」

「這些場合,我見慣了。」杜月華隨口道。

以前何浩東打擊名揚國際酒店的時候,時不時請一些社會的混混,或者西.北幫那些手下來砸場的時候,這些場面見識得多了,所以她並不覺得什麼。

剛才她只所以尖叫,是害怕葉雄受到傷害,哪知道葉雄大殺四方,所以更加沒必要擔心了。

「既然你沒受影響,那麼我們將接下來,是不是把未辦完的事情辦了。」葉雄嘻嘻笑道。

「誰跟你辦事,要辦你自己辦去。」杜月華紅著臉罵道。

她這副模樣,讓葉雄覺得今晚還有戲,頓時激動起來。

我的召喚物可以學技能 車子行駛過馬路邊的時候,葉雄見旁邊有間葯間,將車子停在路邊,道:「華姐,你等我一下,我去買東西。」

「買什麼東西?」杜月華奇怪地問。

當然是買tt了,葉雄是肯定不會告訴她的。

走進藥店,看著上面那琳琅滿目的tt,葉雄一下子不知道選哪個好,最終,他選了一盒最貴的買了下來。

華夏人的通病,最貴的,就是最好的。

回到車子里,葉雄發覺自己心情有些激動,跟華姐試過兩次,都被中途失敗,想到今晚終於可以好好地享受華姐成熟誘人的酮體,如何能不激動。

杜月華似乎感到什麼,臉一直望著窗外,不敢正視葉雄的目光。

從她的側臉上,可以看到一片羞紅,不出的美艷動人。

車子,再一次停在杜月華的別墅門口。

相同的時間,相同的地,不同的是,上次被楊心怡的電話給打斷了,所以這一次來之前,他把電話給關了。

應該不會出什麼意外了吧!

「華姐,我有渴,要不請我上去喝杯茶。」葉雄將車子停下來,問道。

杜月華身體一顫。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又不是三歲孩子,這一句話,幾乎已經是在試探她了。

「後座不是有曠泉水嗎?」杜月華回道。

「那個……我胃不太好,喝冷水怕不舒服。」葉雄反應很快。

「上去之後只能喝水,不能亂來,敢亂來的話,我趕你出去。」杜月華突然變得像女人,翹著嘴道。

上去了,就由不得你了,葉雄暗暗好笑。

現在的女人,就是愛面子,葉雄就不相信她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只不過是想給她自己一個台階下而已。

在男女關係這方面,每個女人都有一層虛偽的面具,如果將她們這層面具撕下來,她們就是一個魔鬼,一個不斷索取的魔鬼。

「華姐,你想哪去了,我就是上去喝口茶。」葉雄笑道。

兩人打著啞迷,走進了別墅,上到二樓大廳的時候,杜月華指著桌面上的茶具,道:「想喝茶的話,在那裡,自己弄。」

完,就轉身準備離開。

葉雄突然將她的手拉住,目光火熱地望著她。

杜月華低著頭,緊張地問:「你想幹什麼?」

「你呢?」

葉雄露出一撇壞笑,突然將她摟入懷中,朝她吻了過去。

「壞蛋,就知道你不是好人……嗯。」

杜月華推了幾下,沒推開,很快就融化在他的強勁的臂彎,跟霸道的狂吻之中。

兩人足足吻了十分鐘,葉雄覺得是時候了,正準備褪去她身上的衣服。

杜月華突然將他用力地推開,跑進自己的房間中,一邊跑一邊道:「我先洗澡,身上臟。」

葉雄跟著走了進去。

杜月華的房間很大,足足有三十多平方米,靠床邊有一張一米八的大床,紋帳是粉紅色的,被子也是粉紅色的,枕頭也是粉紅色的,看起來非常誘人。

在這床上啪啪啪,感覺肯定很好。

葉雄身體里的荷爾蒙在快樂地跳著舞,但是激動之際,這貨還是有不踏實。

前兩次被打斷,讓他心有了陰影。

第一次是在這別墅門口,那時候楊心怡來電話;第二次是在辦公室,被梅打斷。女人的性致來得快,去得也快,稍有一不對,就很有可能中途破壞。

為了下半身性福,絕對不能再出意外了。

「萬無一失,一定要萬無一失。」

葉雄目光如雷達一般,在房間四下掃視著,檢查著危險物品。

結婚照!

看著牆上,那大大的結婚照,葉雄暗叫好險,如果正跟杜月華親熱的時候,被她看這照片,肯定會壞事。杜月華肯定認為跟他啪啪啪會對不起死去的丈夫。

他連忙走到牆邊,將那結婚照拿了下來,塞到床底下。

咦,這是她跟兒子的照片吧?

桌面上,有一張杜月華抱著一個孩子的照片,葉雄連忙收了起來。要是親熱的時候,被她看到這個,肯定有心理負擔,害怕自己這樣對不起兒子。

音樂盒:有可能是丈夫送的,藏。

筆記本:有可能記錄跟著丈夫的故事,藏。

鞋子:這是男裝的,肯定是死去丈的,藏。

水杯:這個是男裝的,藏。

枕頭:藏。

「太險了,差把這個給忘記了。」

看著電腦桌旁邊那張滑鼠墊,葉雄暗自慶幸,因為上面,也是兩人的照片製成了。

葉雄將滑鼠墊藏好,覺得電腦也不放心,誰知道這電腦是不是她死去老公的,裡面有沒有兩人的回憶,不定她看到之後,一樣會不高興。

最好的辦法就是,收藏起來。

「萬無一失,一定要萬無一失,對了,手機。」

葉雄將桌面上杜月華的手機關掉了,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下,應該就萬無一失了吧!

就在這時候,浴室的門開了。

望著裡面走出來的絕代佳人,葉雄嘴巴張了起來,半晌沒能反應過來。

太漂亮,太**了。

一席紅色的連體弔帶睡裙,將杜月華古典風情完美地釋放出來。

端莊,典雅。

傳統而不覺得保守,莊重而不失風情,此時的她,就像古代皇宮裡的妃子一樣,渾身上下散發著讓人遠觀而不敢輕易冒犯的氣質。

彷彿,只有帝皇,才能有資格擁有她。

這一刻,葉雄感覺自己就是皇帝,她就是自己的妃子。

葉雄身體里的何爾蒙蟲子再次爆發,就在他準備撲上去,狠狠地當一回帝皇的時候,杜月華一閃,嬌羞地道:「洗澡去。」

洗澡,對,洗澡!

葉雄忍住衝去,走進浴室里洗澡。

「今天是個好日子,心想的事兒都能成,今天是個好日子,打開了春門,咱迎巨龍……」

浴室之中,葉雄一邊洗涮涮,一邊高歌,那淫歌,聽得杜月華臉上陣陣火辣。

真是個色狼,無賴。

飛快地洗完澡,葉雄連衣服也沒穿,整個人從浴室里撲出來,一個飛身躍到床上。

又是一番激烈的狂吻,當兩人意亂情迷的時候,葉雄腦海里,突然冒出了四個字。

一吻成癮,女人你好甜! 安全第一。

於是這貨從床上摸出早就準備好的tt,準備戴上。

「不許帶。」這個時候,杜月華突然喊道。

葉雄蒙了。

不戴,萬一有了,咋辦?

「華姐,安全第一,萬一有了那可咋辦?」葉雄一邊,一邊折掉包裝。

杜月華將tt搶過來,扔到地上,不高興地道:「如果有了,你就娶我。」

「這個……」

「怎麼,你不喜歡我,還是不想負責任?」杜月華臉上露出生氣的模樣。

「肯定喜歡,只不過……」葉雄撓撓頭,不知道怎麼解釋。

「來去,你還是想白玩我,不跟我結婚,把我當成你情人,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杜月華完,臉上露出難過的表情。

葉雄這下糾結了。

上,還是不上?

這是個艱難的問題。

看到他臉上露出猶豫的神情,杜月華心裡沒來由一陣失落,剛才的情緒一落千丈。

就在這個時候,葉雄突然將床頭整盒tt抓起來,扔得遠遠的,大聲道:「華姐,雖然我現在還不想有個屁孩跟我搶奶喝,但是只要你喜歡,我不在乎。有了,我娶你。」

「撲哧,無恥。」

杜月華笑完,心裡一陣感動,緊緊將他手抱住。

晚上十一。

楊家別墅,大廳。

「吃車,哈哈,表姐,我終於贏你一局了。」

唐寧飛快地將紅車吃掉,一副得意洋洋地模樣。

楊心怡看了眼棋面上,那零亂無比的棋局,搖了搖頭。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她還真不相信,自己會下出如此零亂的棋。

「晚了,早睡吧,明天還要去機場。」楊心怡完,站了起來。

「表姐夫八成跟杜月華在鬼混,打了幾十個電話都不將,呆會回來,你一定要好好教訓他一頓,不然他還得寸進尺了。」唐寧鼻子哼哼,非常不服氣。

「他回不回來,跟我沒有任何關係。」楊心怡完,站了起來,走回房間。

看著她心不在焉的模樣,唐寧再次掏出電話,撥了出去,讓她高興的是,這次電話通了。

她咬了咬牙,眼神中露出一抹壞笑。 葉雄從床上爬起來,看著狼藉的房間,一陣無語。

成熟女人果然不是那些青澀的女孩能相比的,以自己如此強大的戰鬥力,差都吃不消。

每個女人,身體之內都藏著一頭猛虎,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把它釋放出來。

葉雄算把杜月華心底的猛虎釋放出來了,一年多沒啪啪過的杜月華,食髓知味,索要了一次又一次,差沒把他榨乾。

「今晚,留下來。」

杜月華光著身子,從背後死死抱著他,彷彿一鬆手,他就會消失似的。

一道清澈的淚水從眼睛里流了下來。

她知道這個男人,是個浪子,知道自己不一定能拴得住他。

跟他突破男女關係,她早有心裡準備,就當這是一場風花雪月的事情,只要曾經擁有過就行了。

但是,真的突破這層關係之後,她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做得那麼坦然。

此刻,她恨不得這個男人一輩子留在自己身邊,只屬於自己一個人,哪怕為此付出任何代價。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