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被你發現了,實話告訴你這個病人除了房缺之外還有著好幾種癥狀,說個不好聽就是沒救了。不過這也不要緊,將這個病推掉就是了。只不過現在你已經接手了這塊燙手山芋,現在再想要扔掉已經不可能了。」

胡夏十分得意的走到了許曜的面前,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後繼續說道:「將你留在這個醫院實在是太危險了,沒想到你年紀輕輕就有如此高的醫術。只可惜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我不能讓你威脅到我的地位。」

早在許曜來到心臟外科部門的第一天,都因為亮眼的表現一下子就奪走了胡夏與李天的風頭,原本胡夏與李天兩人是競爭對手,他們都想競爭著做上部長的位置。

但許曜的出現給了他們極大的威脅,所以他們就合力想了這個方法,目的就是想要將許曜逼出醫院!

「李天特意的將幾個病人的手術都安排在今天,將所有原本空出的手術室全部填滿,這樣一來你連手術的機會都沒有,我倒要看看,你該怎麼救這個病人!」

談及此處的時候,那位病人也掙扎著爬起來罵道:「我還以為你是真的想要救我,沒想到你卻是想要我死!你的心腸怎麼能那麼狠毒!」

那位病人現在非常的後悔,早知如此他就不在這家醫院進行看診了。

此前胡夏讓他欺騙許曜,是告訴他,只要許曜答應幫忙做手術,就有很大的幾率成功。

沒想到這個胡夏居然連手術的機會都不給,是一心的想要害死自己並且嫁禍給許曜,以達成他的一石二鳥之計!

「許曜,我再告訴你個不幸的消息吧,病人的真實資料在我的手上,所以我非常的清楚,再過半個小時,這個病人就會再次發生病變,若到那時,他將必死無疑!」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我老爸特別喜歡看林正英演的殭屍片,我跟着看過幾次,都覺得太假,那種蹦蹦跳跳的吸血殭屍,怎麼看都很搞笑。

我比較喜歡看美劇,自然認爲吸血鬼和殭屍是兩回事。

如果這個世界上真有吸血鬼,就會像國外電視劇裏,要拿木樁釘心臟,或者要用大蒜才能驅除,見光就會死。

而殭屍,多半是行屍走肉裏,抓着人就啃的那種。

掛了花七的電話,我一頭霧水,走了出去,正看見張警官站在一個帳篷外,招呼我進去。

這個帳篷是魔術師的準備間,各種服裝和道具被堆到了角落,裏面用兩個推拉式的移動屏風隔成了兩個空間。

我以爲我是第一個錄口供的,自覺地坐到了桌子旁。

張警官卻拉開另一個屏風,對我道:“我們坐這邊,不要出聲。”

我不知道他的打算,只得照做。

兩個人坐定,他把屏風拉死,這樣一來,從入口進來,看不到我們。

就在這時,我聽見響動,緊接着,屏風外,傳來陌生的聲音。

我這才明白,張警官是要我一起聽聽錄口供的過程。

還真的把我當成少年偵探,我暗笑,自己的智商被他高估了。

第一個錄口供的是阿福,警察問他姓名時,他的回答慢了半秒。我聽得出,他有點害怕。

一個警察要他別緊張,說只要如實回答就可以了,他嗯了兩聲,接着,警察問他:“案發的時候,你在哪裏?”

阿福道:“我在後臺。”

“有誰跟你在一起?或者有誰看見了你?”

阿福沉默了一下,“飛鏢…投飛鏢的。”

之後,警察又詢問了幾個差不多的問題,下臺之後,他看見了誰?有沒有看到有人爬上表演場的頂部?

阿福屬於問一句答半句的人,還有些問題回答得牛頭不對馬嘴,這個過程持續了四十分鐘,最後,我聽見警察無奈地嘆了口氣,讓他回去。

接下來詢問的是矮子,他說他一直和助手在一起,而且他也看見了阿福,矮子講話最會避重就輕,聽起來沒有任何破綻。

不過他提供了一個非常有用的信息,案發的時候,全團的表演者,都在一起。除了那些在一旁調氣氛的路人甲,他說那些人都長得差不多,他不可能一一記得。

之後,陸陸續續進來了幾個人,幾個小時下來,我對案發前後,他們後臺的情況,已經大致瞭解清楚。

我這時候才知道,那個大鬍子馴獸師,就是團長。因爲他們表演的時候,爲了尋求真實感,會撤掉保護設備,在開演之前,除了主體表演的這幾個人,其他人,都是不允許上臺的。

總裁夫人要離婚 而且,所有的設備,都是由表演者自己去檢查和維修。

換句話說,你自己檢查的,出了錯怪不了別人。

所以,在房頂的鋼鐵橫樑上,掛上一個鋼絲圈的,肯定是在空中飛人檢查完設備之後,也就是說,就是馬戲團裏臺上的這幾個人中的一個。

我想到這裏,很想從屏風後面跳出去,指着他們道:“兇手就在你們中間!”

等他們全部都走了之後,我和張警官才從屏風後面出去。

我和張警官去了一趟警察局,作爲目擊證人,錄了一份口供。

蜜愛甜寵:前妻萌萌噠 其實我是沒必要去的,但是張警官堅持,我也沒辦法。

從警局出來,我和張警官一起去一個小飯館吃了點菜,張警官這個人,打起交道來讓人很舒服,他問了我幾句,我爲什麼會到馬戲團裏的原因,我道:“那是你完全不能理解的一個領域的事情。”

張警官也沒多問,話鋒一轉,說到了不在場證明。

奇怪就奇怪在這裏,所有人都有不在場證明。

阿福下臺,正好看見矮子和他的助手在一起,矮子上臺的時候,阿福就去了準備區,馴獸師給他做了包紮。

就在同時,雙胞胎魔術師和空中飛人在一起,好幾個工作人員都可以證明。

馴獸師表演完成,下臺的瞬間,在後臺先後遇見了魔術師二人,中間的空檔不過半分鐘,這點時間,要爬上屋頂,套好鋼絲圈,是絕對不可能的。

不過,這個時候,倒是空中飛人不在。

但是根據阿福的口供,當時空中飛人因爲肚子不太舒服,一個人來取藥,另一個人去了廁所,阿福用生命擔保,他沒有說謊。

我和張警官梳理了一遍後,發現所有人的不在場證明,都是成立的。

張警官喝下最後一口啤酒,道:“難道見鬼了?”

自從上一次在美術學院,他親眼見到了鏡子裏的女鬼,就總是往這方面想,也許是人的本性。

我嘆了口氣,也把自己門前清,喝光了瓶子裏的酒。

“不一定。”我道。

我和張警官正好相反,我相信,鬼害人還是少數,特別不會用這種方式。

張警官有些微醉,他結了賬,說你先回去吧,我再加班一下,兩個案子套在一起,搞不好就要丟飯碗。

我說怎麼會呢?

張警官笑了笑,“細佬,你唔懂啊,現在我們都只是臨時工。”

看着張警官一邊唱着,“我頭上有犄角,犄角!”一邊往警察局裏走,我心裏唏噓不已。

自己打車回到了遊客園,這時候已經是半夜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死了人的緣故,整個園區裏,透露出一股子陰惻惻的感覺。

園區裏安安靜靜,連它娘路燈都沒有,只有幾個綠化帶旁邊的地腳燈,燈光暗得還不如螢火蟲的屁股。

孃的,我暗罵,這陸老闆就是典型資本主義剝削者,連路燈都捨不得多開一盞,這就好比拉完屎,你發現身上不是沒帶紙,而是隻有一張公共汽車票。

沒帶紙提起褲子走就算了,這有一點紙的時候,你就會想,怎麼才能用一張小紙,把菊花擦乾淨。

我現在就處於這樣的情況,儘量地靠近綠化帶旁邊的地腳燈。

因爲這雞屎般的燈光,我開始懼怕黑暗。

酒後上頭,我出了汗,夜風一吹,我猛地一個激靈。

擡頭看過去,我突然停了下來,就在我正前方不到五米的地方,我看見有兩個人!

這兩個人,一高一矮。

我嚥了口唾沫,剛想大喊,你特媽誰啊?

還沒開口,話直接憋死在喉嚨裏,因爲映着地腳燈的光,我看清楚了,那是一個小丑,正在給一個小孩子遞氣球。

是阿福嗎?

這個想法迅速掠過,轉念一想,不對!他們幾個人,作爲案件當事人,都被警方嚴格控制在自己的宿舍裏!阿福不可能一個人在外面瞎幾把走!而且我離開的時候,他已經卸了妝!

那這個人是誰?

我一下感覺不妙,剛準備轉頭就跑,幾乎同時,只聽見卡擦一聲,那兩人轉過頭來,一齊盯着我…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 「你這話倒是提醒了我一件事情,為什麼病人會突然間發病,你又怎麼能保證會在這個時間點發病。想來,在病房裡已經提前下了毒手吧?」

看到這個胡夏居然連病人的發病時間都了解的一清二楚,許曜此刻已經不再懷疑。

這胡夏不僅僅隱瞞病人的病情,操控手術室的使用權,還在病人的葯里下了引發病變的藥物!

「……沒想到你能想到這一步,不錯,我確實在他的藥劑里加了一絲絲的興奮劑。那種劑量對於常人來說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但若是讓這位病人服用,那將會是一種致命的毒藥!」

胡夏看到自己的計劃即將大成,也就不再隱瞞,將所有的事情一口氣全部吐了出來。

「你就不怕我舉報你嗎?你做了什麼事情,只需要查一查醫院的監控錄像就能看出來了吧?」

許曜沒想到胡夏居然如此囂張,居然還要下毒害人,而且居然還輕描淡寫的承認了自己的罪行。

胡夏不在意的將雙手插回了口袋,十分淡然的回答:「反正病人熬不過第三次病變,到時候這個病人死在你的手上,他們可不會追究病人的病情如何發作,他們所看到的事實,就是你的誤診害死了這個病人。」

「你tmd不是一個醫生嗎?為什麼精明的跟個商人一樣,你的工作重心全部都是用來算計同事嗎?」

許曜沒想到這個胡夏的人品居然如此惡劣,為了達到升職的目的不惜一切手段,縱使要犧牲病人的性命也要將同伴拉下水。

此人已經不配稱之為醫生,甚至妄稱為人!

「不管你說什麼反正這局是屬於我的勝利,現在時間已經差不多了,第三次湧現之時,便是這位病人的死期!」

胡夏大笑著看著躺在病床上的病人,而那位病人聽到他這句話之後心中也是一陣怒意,激動之下竟提前引發了病狀,他的心跳再次不受控制的混亂了起來!

「啊……醫生……救我……救救我……」

窒息的感覺以及心臟疼痛的感覺一波接著一波襲來,病人的臉上已經出現了絕望之色,他無奈的伸出手緊緊的抓著許曜的衣服,不斷的求救。

他已經感受到了死神正要來臨,自己此刻的掙扎將毫無意義。

「放心吧,我是不會輕易的放棄。」

總裁的契約妻 許曜心中一沉,再一次閉上了眼睛,將自己的神識瘋狂的向外擴張,這一瞬間他龐大的神識便覆蓋了整個醫院!

「找到了!手術室仍有空閑!」

許曜眼中閃過了一絲精光,隨後推著病人的病床,以極快的速度朝著那空閑著的手術室方向跑去。

「唉?」

胡夏看到許曜疾馳的身影,愣在了原地。

明明每個手術室都在進行手術,他與李天安排的計劃天衣無縫,醫院之中不可能有手術室空缺。

這個許曜難道還能憑空的變出一間手術室不成?

然而胡夏再看到許曜前進的方向時,卻是突然笑了起來:「哈哈哈!沒想到你居然要到那種地方做手術,這下你完蛋了,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了!」

許曜所前去的地方,確實是唯一空著的手術室,但手術室之所以空著,是因為半個小時之後,會有一場手術研究教學討論會。

這場討論會是范院長所組織的討論會議,范院長在上個星期之前就已經定下了的手術室,目的是邀請各個醫院的代表前來觀摩他們醫院的手術水平。

現在各個醫院的代表,此刻應該已經坐在觀察台上看著手術室。按照計劃半個小時后,他們醫院的外科部長連同他的醫療團隊,將會在這些代表面前進行一場高難度的手術。

許曜就算是來到了手術室的門外,也會有護士攔著不讓許曜進入。

到時候讓許曜手上的病人,在所有醫院的代表面前暴斃,這樣一來許曜就拉低了第六醫院的形象,怒不可遏的院長可能當場就讓許曜滾出醫院!

想到這裡,迫不及待要看好戲的胡夏加快了自己的步伐,跟上了許曜。

許曜帶著病人來到了手術室門前時,兩個護士連忙伸手攔著說到:「請等一下,這間手術室此時不能夠隨便動用。」

「為什麼?裡邊不是沒有人動手術嗎?現在這裡有個病人出了情況,需要緊急手術。」

許曜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大叔,此刻就連自己的心臟按摩也無法奏效,那位大叔的臉色變得越來越痛苦。

娛樂小白進化史 「但今天是研究會,還有半個小時部長就會帶著他的病人前來,現在各個醫院派出的代表已經來到了觀測台,他們都在等著部長的手術展示。」

護士雖然看到病人的情況很危機,但她並沒有管理手術室的權利,於是也就只能無奈的向許曜解釋。

此刻觀測台上已經做好了各位醫院來的代表,就連院長也已經坐在了位置上,他們的下方就是手術台,還有半個小時手術展示將要開始。

就在這時院長看到了門外,許曜正帶著一位病人到手術室門前與護士交談。

而這時胡夏也不請自來的跑了上來,他來到了院長的面前惡人先告狀的說道:「院長,這個新來的許曜因為誤診病人的情況,所以導致病人發生病變,現在病人生死垂危,手術室沒有提前預定,現在他就要來到這裡做手術。」

「什麼?」范院長聽到許曜誤診病人的情況后,臉出現了一絲怒意,現在這裡那麼多代表,這要是被他們聽到了會對醫院有不好的影響。

「而且……那位病人是複雜型心臟疾病,不僅有房缺還有惡性腫瘤……」

聽到後邊的癥狀時,院長臉色都被嚇白了,猛地站了起來說道:「不行!絕對不能讓他將病人帶進來,如此大風險的手術,這要是讓病人死在手術台上,我們的名聲可就毀於一旦了!」

此刻一些代表看到院長猛地站起來,紛紛投向了好奇的目光。

院長只能陪笑著對他們說道:「我……我去上個廁所。」

留下這句話後院長轉身就準備要走去阻止,然而此刻手術室的大門砰了一下被巨力轟開!

許曜在眾多代表的圍觀和注目之下,一腳踢開了手術室的大門!

隨後一手拉著病床,大跨步的走進了手術室中! 「不是還有半個小時嗎?難道是手術提前開始了嗎?」

「好奇怪,為什麼只有一個醫生?說好的醫療團隊呢?」

「看起來病人的病情非常的嚴重,難道已經迫不及待又開始手術了嗎?」

一時間好奇的聲音紛紛的響起,他們自然不知道許曜與胡夏的事情,只能紛紛的將目光投向了院長。

此刻院長的臉整張都白了,要知道這種超高難度的手術,就算是美眾國最頂級的醫療團隊在此,都不一定保證能施行。

許曜只不過是個剛來醫院的實習生,進入醫院甚至連一個月都沒到,如果不是看到他有著特殊的天賦,院長也不會讓他坐到心臟外科醫生這個位置上。

沒想到剛剛給了他一定的權利,現在他就要做出這種可怕的事情。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