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抬頭,空中有一道彩色的流光像是流星一樣朝著他墜落。

孫興文來不及避讓,被彩色流光給砸中。

一股熱流涌過全身,整個人的突然年輕了許多,額頭上的皺紋都變淺了。

「鍾南山嗎?」

「吾師,我來了!」

孫興文腦海中多了許多關於儒道的信息,整個人身上瀰漫著濃厚的書卷氣息。

天柱山是西部的一座大山。

山中有一座道觀叫太乙觀。

太乙觀里有個十八九歲的小道士剛死了師父,坐在道觀里的大樹下乘涼。

突然有一道流光從天而降。

「嘿嘿,這就是傳說中的氣運?沒想到我也有這一天啊!」

小道士腦海里多了一段鍊氣法門,身體里也有幾股真氣。

松江市。

華夏經濟最繁華的地方。

高麗麗是一位職場麗人,在全國最大的四家律師事務所之一的正陽律師事務所工作,剛剛義務完成成一項幫助農民工討薪的案子,連續忙碌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站在人來人往的潮流中。

抬頭望向天空。

一道絢爛的流光沒入她的眉心。

「法家?」

高麗麗在人潮中停留了許多,才邁步離開,拿出首訂買了一張飛往中江省的機票。

某工廠

一身油膩的三十幾歲的修理工人拿著大號扳手正在修理機床,流光穿過層層障礙落在他的身上。

「墨家機關術?」

男子滿頭大汗,臉上極其的震驚。

同樣的場景還在全國各地上演。

鍾南山。

「我去,剛才那滿天的流光是啥?」

「從剛才流光的飛行軌跡來看,有的流光落得很近,有的流光卻落得很遠!」

「雖然沒搞清楚這流光的作用,但這聲勢場面就感覺比極光還要浩瀚啊!」

……

除了李天然的幾個弟子,他們內也有流光沒入,知道是在他們體內灌輸了很多知識,還有些堪比靈丹妙藥的能量。

諸葛青站在鄒衍的雕像旁,流光進入他的身體后,他突然領悟了奇門陣法中踏步成陣的奧秘,自身的修為也漲了一截,望著坐在第九峰的李長青心中極其感慨。

曾經這個男人和他同台競技,現在卻已經是他的師父,在修為方面更是達到了令它望塵莫及的地步。

寧蔡城是李長青入門最晚的弟子,借著這個機會也省去了幾年的苦工,算是一步入了流,體驗到了方士異人界的種種玄奇。

任語兒流光入體后,腦海里多了一套叫氣血真神掌的傳承。

這套氣血真神掌是李長青在神農架洞天世界里領悟的,任語兒還剛剛突破到化勁的階段沒多久,遠遠沒有到凝聚血核的地步,目前還無法修鍊氣血真神掌,但裡面的種種奧妙,已經令她受益匪淺。

「哈哈,原來是這樣的!」

馬俊郎在拜師李長青之前,就已經和姐姐以墨家的名頭在方士異人江湖上行走,後來跟隨姐姐來到鍾南山,拜在了李長青門下。

他的目標是研製一套能源驅動機甲,但是有幾個技術難題在理論上都沒有突破。

可剛流光入體,他卻立即明白了!

李紅豆的醫術、李長亮的種植術亦都有長進。

但在所有人中,最震驚的還是龍虎山天師張之維,還有武當祖師周神機。

兩個人加在一起都快三百歲了,經歷過太多的大風大浪,所以一直都是古井無波的表情。

但看到李長青頭頂文宮,積累了七十二道流光,流光向四面八方投射后,兩個人的臉色卻都變了。

天人感應!

這是傳說中的天人感應啊!

天人感應是儒家的一種至高的境界。

總裁老公你真棒 包含了兩個方面,一是天能影響人事,二是人的行為也能影響天。

天影響人很簡單,但人想要影響天卻極難。

「縱觀整個華夏五千年的歷史,能夠做到天人感應的不會超過十個人啊!」 七十二道流光消散。

李長青頭頂的文宮虛影也消失了。

「李宮主,真真是風姿卓絕啊,竟然能夠感應天道,我活了一百多年,也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場面啊!」

武當祖師爺周神機朝著李天然拱拱手,儘管李天然的年紀比他的孫輩都還要小,但說卻的語氣、神情卻絲毫沒有小視李長青的意思。

「是啊,長江後浪推前浪,能讓我們兩個老頭子開眼的事不多,李宮主這一手感應天道,居然可以讓天道幫助你擇徒,這算是一件!單憑這一點,就已經走在我們兩個糟老頭子前面了!」

龍虎山老天師張之維自信在道家修為上要比李天然更加精深,但他還遠遠沒摸到天人感應的門檻,無限的感慨中還有幾分驚羨。

「小子的修為哪能和兩位老前輩相比,天人感應是儒家的大義,在感應天道方面比其他流派更有優勢,而且我剛才講道,有許多人都所有領悟,從而進入了一種玄妙的狀態,機緣巧合下,天道有感我的原因,便累積了七十二道流光幫我擇徒!」

李天然對剛剛的天人感應也是極為意外的,再讓他重來一次都不一定能做得到。

「孔聖人當年門下弟子三千,還有七十二賢名流千古,這天人感應產生的七十二道流光正符合這個數字啊!」

武當祖師爺周神機很清楚,儘管南山學宮才剛剛建立,但是日後的潛力絲毫不弱於他們武當,甚至有李天然這個妖孽在,將來成為方士異人界的第一聖地也未嘗沒有可能,幸好他門下的醉道人張大寶和這位妖孽宗師關係不錯,很感慨地道。

「哈哈,老周說得很對,以李宮主的天資,還有開創南山學宮的壯舉,他日也許有封聖的機會啊!」

張之維身材高大,笑聲爽朗地道。

三個人之間的談話並沒有避諱其他人。

不過鍾南山九峰面積巨大,也只有少數修為高深的人聽到李長青、周神機、張之維間談話的內容。

「剛剛那七十二道流光是天人感應?在玉虛崑崙,大師兄都做不到啊!難道這人要比大師兄更強?」

借腹 虛坤公子蔡虛坤臉色一變,再望向李天然的眼神中充滿來了迷茫。

「若那幾個躲在洞天里的老傢伙不出世,周神機、張之維就是方士異人界的天花板,就連他兩都這般盛讚李長青!」

趙興明很慶幸在李長青還沒完全崛起的時候,就把李長青特聘成了哪嘟通公司總部的顧問,不過目前一個顧問的名頭已經配不上李長青的身份了,看樣子這次回去后,要召開董事會議,把李長青的顧問改成哪嘟通首席顧問了。

三僚村的曾老自從在邨州綠水山莊和李長青相遇后,就一直把李長青當成了忘年交,見到李長青有這樣的成就,心裡倒是很開心。

綠水山莊的司空靜當年曾經因為誤會,在八大山和李長青打了一場,後來誤會解除。

李長青到綠水山莊作客,又治好了她父親司空止的頑疾,還瓦解了她二叔司空明的陰謀。

陰陽祭上。

兩個人在陰陽風水一脈的盛典陰陽祭上聯手顯化陰陽。

後來。

司空靜有很多次想來鍾南山找李長青,但是卻沒有什麼理由,甚至有一次下定決心來了,卻沒有見到李長青。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遠在天涯海角。

而是你仰慕的人走得太快,快到你連他的背影都望不到,最後只能站在人群中仰望著他。

司空靜目光逐漸變得堅定,心裡想著等典禮結束,一定要想法設法拜在南山學宮裡。

開山大典後面還有幾個儀式,卻無需李長青親自主持了。

典禮結束后。

第九峰下的葯谷里。

李長青、龍虎山張之維、武當山周神機、蜀山劍宗傳人山頂洞人、玉虛崑崙傳人虛坤公子蔡虛坤、少林方丈方正大師、哪嘟通董事長趙興明、三僚村的風水宗師曾老、天津衛德雲社的郭德綱,以及其他幾位方士異人界比較大的勢力的代表人物都齊聚在葯谷里。

「環境比較簡陋,請大家多多擔待!」

鍾南山這段時間,新建了不少建築,李長青親自用飛劍在葯谷開闢了洞府,但相對其他傳承千年的實力而言,鍾南山的基礎設置就簡陋得不能再簡陋了。

「這種環境好啊,很有幾分苦修士的味道!」

曾老平時是一位不苟言笑的老者,但在這群人里,他的資歷都要排在倒數了,反倒沒有了太多的束縛。

「山不在高,有仙則靈,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咱們來這鐘南山,不也主要是為了李宮主嗎?」,郭德綱亦附和道。

「呵呵,這次南山學宮的開山大典,整個方士異人江湖來了一大半,在座的各位又是其中的傑出代表,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咱們來商討一下關於方士異人界的幾件大事!」,趙興明接過話頭道。

「趙董事長,你有事就說吧!」

其實是什麼事,大家心裡都清楚,曾老是個爽快人,催促著道。

「自從黑氣爆發以來,剛開始是各地出現了大量的感染源,但現在已經在有的地方已經出現了地窟!」

趙興明皺著眉頭,心情很沉重地說道。

「地窟?」

在場的人都知道目前黑氣爆發很嚴重,但卻沒想到已經嚴重到這種程度。

「所有的黑氣感染源都是從地窟裡面來的?」

山頂洞人在外面遊歷了兩個月,已經不是剛從洞天里出來,啥都不太懂的樣子了,

這幾個月她最起碼斬殺了幾十個三級感染源。

「嗯!我們派了大量的人員進入到地窟了,算是摸清了地窟的一點點情況,裡面是一個類似洞天世界般的空間!」

趙興明雖然派了很多人進入到地窟中,但基本上都是有去無回,所以知道的情況其實也不多,只是敢肯定從地窟的入口進去,裡面是一個另外的空間。

「清氣上身,濁氣下降,傳聞上升的清氣,在虛無之地開闢出了三十三重天!這是咱們修鍊之人所嚮往的地方,這個地方還沒頭緒,濁氣下降形成的地窟,倒是先出現了!」

張之維出山,來鍾南山參加開山典禮,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沖著這個來的。 其他人聽著心中一驚。

僅僅黑氣爆發就已經在方士異人江湖引起了軒然大波,更是波及到了許許多多的無辜的普通人。

現在又出現了地窟,而這地窟是黑氣的來源之地,一旦大規模入侵地面,其後果不堪設想啊!

在場來參加會議的人心情都極其沉重,沉默著沒有說話。

「想必大家也很清楚目前的形式,咱們畫了這長的時間,勉強控制住了黑氣爆發的形式,可這地窟卻遠比黑氣爆發更加嚴重!單靠我們哪嘟通的力量是無法防禦住的,傾巢之下焉有完卵?我們方士異人界所有的力量都需要聯合起來,才有機會抵抗住來自地窟的入侵!」

儘管在場的很多人實力都比趙興明要強悍、資歷也要比趙興民老,但趙興民是哪嘟通的董事長,代表著官方的身份,所以由趙興明來發起號召。

「地窟是濁氣下降形成的世界,咱們這些修鍊之人,說到底修鍊還是清氣之道!這是兩種道統的爭鋒,但凡事修鍊之人就都逃過的!我們龍虎山天師府參加聯盟,願平盡全力守護人間正道!」

張之維對地窟看得很徹底,偉岸的身軀站起來,義正言辭地說道。

「老張說得很對,上古之初,清濁不分一片混沌,後來分了陰陽清濁,陽極陰生,,陰極陽生,有陰就有陽!同樣有清就有濁,咱家這些修鍊之人,吐納的每一縷天地靈氣,在地窟世界都對應著一縷濁氣,倘若我沒有猜錯的話,咱們進入地窟世界,斬殺了吸納了咱們所對應的濁氣的魔物,也就是斬斷了因果,對我們的修為有極大的幫助!我們武當加入聯盟,捍衛人間正道的和平!」

武當祖師周神機同樣是活了很多年的老怪物,知曉許多的秘密,而且清濁和陰陽師兩面,兩者的道理是相同的,所以對地窟世界的理解比他人更深刻。

「周爺說得沒錯,我們有位隊員進入到地窟后,和潛伏在附近的一條魔物產生了某種感應,又在其他的隊員的幫助下,他親手斬殺了這頭魔物,修為直接從煉精化氣中期突破到煉精化氣後期了!」

趙興明還沒來得及說這件事,沒想到就被周神機給推測出來了。

全球緝愛:老婆別喊疼 「但有件事得說一下,地窟中的魔物斬殺了吸納了對應清氣的修鍊之人,修為同樣會大進!」,周神機又補充道。

「這地上就是家園,咱們本來就無路可退了!我們南山學宮加入聯盟!」,李長青亦是答應了。

除了那些洞天福地外,武當、龍虎山、南山學宮就是方士異人界最大的三家勢力。

這三家勢力加入了聯盟,再接下來就看代表洞天的玉虛崑崙還有蜀山劍宗了!

「我代表蜀山劍宗加入!」,山頂洞人的話不多,很簡單的說了一句。

「我們玉虛崑崙也加入!」,虛坤公子蔡虛坤出山的任務之地就是來締結聯盟的。

畢竟黑氣中的魔物一旦禍亂人間,再下一步的目標肯定就是洞天福地了。

唇亡齒寒的簡單道理,他們這些修鍊界的最頂尖勢力又怎麼不懂呢?

有了龍虎山、武當山、南山學宮、玉虛崑崙、蜀山劍宗加入聯盟基本上就大勢已定,畢竟真正抵抗黑氣中的魔物主要還是要靠這些勢力中的大佬。

否則遇到了黑氣中的高階魔物,再多的人也都是羊入虎口!

「阿彌陀佛,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貧僧代表少林加入正道聯盟!」

少林方丈方正大師唱了一聲佛號,滿臉慈悲地模樣說道。

「我表陰陽風水一脈加入!」,三僚村曾老亦是答應了。

其他些小點的勢力自然紛紛附和,不然黑氣全面爆發,首當其中受到傷害的就是他們!

「哈哈,我謹代表哪嘟通全體員工感謝大家的幫助!擇日不如撞日,咱們就在這裡成立正道聯盟,一起抵禦黑氣中的魔物,還一個太平人間!」

趙興明其實在來之前就已經去龍虎山、武當山拜訪過張之維、周神機,也和李長青有過簡單的溝通,但聯盟沒有順利建成之前,心裡還是懸著一塊巨大的石頭,此時卻要輕鬆許多。

「咱們正道聯盟是成立了,下一步就是確定組織架構,來更加高效的發揮我們聯盟的力量!」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