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世界裏她的身份是絕對真實的,只要他們想要查她,無論是姓氏還是名字,都是非常容易的事情,所以報上假名也只會徒增麻煩。

而且那麼多年下來了,就算他知道她的姓氏,比起名字這種叫了好幾年的存在,格魯斯這三個字在記憶的角落裏恐怕早就落灰了吧。

艾麗婭這麼一想,就覺得放心了不少。

那一邊史蒂夫就沒想這麼多,他並沒有覺得對方沒有報上名字只報了姓氏有什麼不對,畢竟他們幾個也不是多親密的關係,不久之前還拳腳相向,現在怎麼也不可能迅速把關係搞的多好。

“你的姓氏和你的人一樣漂亮……”如果不是戴了面具,擁有這樣不知羞恥到處勾搭妹子的隊友,史蒂夫一定會羞愧的想要捂住臉,但託尼可沒管那麼多,“那麼美麗的小姐,可以問一下你的名字嗎?或許你會願意在解決了這件事後和我來一個浪漫的燭光晚餐?”

身爲當事人的艾麗婭頭一次有一種被害妄想症的感覺,她竟然從託尼這曖昧不清的俗套搭訕裏聽出了一絲探究的味道。

“你是美國隊長吧。”艾麗婭沒理他,而是向閉嘴不言了的史蒂夫搭話,“我小時候很喜歡你,你是我童年的偶像。”

史蒂夫尷尬着臉,他注意到了來自不同方向對他的強烈注目,而說着從小喜歡他的姑娘卻一臉坦蕩。

“那個……你看在我那麼喜歡你的份上可以不可以幫我一個忙?”

“審我的時候能別有這個看起來有點變態的傢伙在場嗎?”她指向那高大的鋼鐵俠鎧甲,“我還是第一次碰到癡漢,有點怕。” 總裁別拽:小小祕書很大牌 “你看來還挺享受。”

同樣都被抓上了飛船,但艾麗婭的待遇比洛基可好多了,她看了一眼被扣在狹小飛船座椅上的洛基,連語氣都稱不上友好。

如果這傢伙之前不搗亂,說什麼把她一起抓回去,說不定她現在已經從那些傢伙手裏逃開了,這時候指不定已經回到洛基的小基地,把宇宙魔方偷回來了。

洛基的視線從她身上掃過,似是根本不在意她的挑釁。

“是挺不錯。”他笑着衝她揚了揚腦袋,“或許你可以讓他們也給你個位子,我很樂意與你靠的更近一點,親愛的。”

“……呵呵?”

史蒂夫適時的打了圓場,“格魯斯小姐……我們恐怕有一些問題需要問你。”

艾麗婭瞪了洛基一眼,她沒敢看至始至終呆在一旁的鋼鐵俠,而是直接將視線投到了美國隊長的身上,“你們要問一些什麼?你要知道我剛和母親過了一個聖誕,就遇到了這種事情。”

她說的坦蕩,因爲他們無論怎麼查,她都是一個遵紀守法的美國好公民,艾麗婭最不怕的就是他們調查自己的身份了,所以她也就老老實實交代事情的前因後果。

其實不管怎麼看,她都是一個無辜被私闖名宅的邪神給控制了,不小心做了壞事的可憐人。當然了,她的身手或許比普通的美國公民好一些。

對了,如果能夠調出監控,或者聯繫一下醫院之類的,應該還有她報警的記錄吧。

這麼一想,艾麗婭便開口提議道:“如果可以的話,你們可以聯繫警方,我在剛遇到那個人的時候以爲他玩cos受傷了,曾經報過警。”

她語氣裏把自己和洛基的關係撇的一乾二淨,“不過我沒想到這個人這麼變態,你們抓到他真是太好了。”

洛基自始至終沒有吭聲,他像是有些無聊的玩着手指,直到艾麗婭說到‘變態’這個詞的時候,他才終於有了點反應。

“你以前可不這樣。”

你以前也沒現在這麼惡劣啊!

坐在飛機駕駛座上的黑寡婦覺得她的話聽起來很是奇怪,“你的口氣聽起來似乎是挺不待見他的,但你們看起來卻很熟稔?”

“看起來也許是吧,大概是因爲我這個人比較外向。”

“他說你是他的未婚妻?”

“我看起來像?”

黑寡婦撇了洛基一眼,再看了看雖然衣服在打鬥中變得有點髒亂,但至少還是正常人穿着的艾麗婭,沉默了會。

她擺弄着艾麗婭看不懂的東西,似乎對和她繼續討論她和洛基有什麼關係沒了興趣,反而是突然說道:“這裏好像也有人對你有些興趣,在到目的地前你們可以聊聊。”

“我不想和任何年齡超過我一輪的老年人聊天。” 來吧,狼性總裁 艾麗婭看了託尼一眼,又看看站在他旁邊的史蒂夫,義正言辭的拒絕了接下來的談話。

聊什麼?聊她長得有點似曾相識嗎?

也不知道她這句話哪裏取悅到了黑寡婦,她那張漂亮的臉上竟帶上了一絲笑意,“可是你剛纔和我聊了,所以這個條件不成立。”

艾麗婭一時間沒有能理解她的意思,黑寡婦也沒有開口解釋。

“哈!恐怕我們的隊長還是第一次被一個姑娘嫌棄。”早就脫下鋼鐵俠頭盔出來透氣的託尼聳了聳肩,表情是同情帶着點無辜,好像這‘老年人’和他絲毫沒有關係一樣。

史蒂夫有些無語,“斯塔克,恐怕被嫌棄的人不是我。”

在這種情況下託尼怎麼可能會承認他年紀不小了,更何況面前這人的年紀可以翻自己整整一倍,“我可還是個年輕人,你要知道我還沒經歷那些……嗯,像是婚姻之類的?我可比你年輕多了,特別是心態。”

恐怕也只有心態了吧?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史蒂夫都比託尼‘年輕’不少。

但是託尼說的也沒有錯,他在這個時代已經算是一個老年人了,所以他並沒有特地想要眼前這個剛成爲同伴的人因爲這種原因而起爭執的理由。

棄婦有情天 所以他語氣甚至可以稱得上友好,“如果你執意這麼認爲。”

託尼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過了一會纔出了聲,“哦,當然。我都快忘記你是許多年輕姑娘的童年偶像了。怎麼,你不想和你的小米分絲交流交流?畢竟你纔剛從冰塊裏出來,和現代人交流想法也挺重要的。”

聽了這話史蒂夫有些頭疼,他不明白爲什麼他的這個新夥伴那麼難以相處,特別是那獨特的交流方式,他就不能用更爲婉轉謙和的方式與人交談嗎?

史蒂夫和艾麗婭根本就是第一次見面,因爲對方隨口一句‘童年偶像’就跑去交流感情本來就是不可能的事。他也明白,那什麼偶像恐怕也是那個姑娘臨時瞎謅的,不然一開始打起來的時候怎麼就沒見她對着偶像手下留情呢。

老實說,艾麗婭在一旁聽着覺得挺有趣,特別是託尼這熟悉的欠揍口吻,讓她多少有點把眼前這個託尼·斯塔克和記憶裏的小鮮肉重合了的感覺。

託尼還在少年時期的面孔對她來說就是不久之前的事,現在突然見到了曾經自己在電視上乃至報紙上經常看到的成熟面孔,就算沒什麼不對,違和感也沒有分毫減少。

現在看來,到底還是同一個人,並沒有太大的變化。

意識到史蒂夫似乎沒有再與他在這個問題上爭執下去的意願了,託尼挑了挑眉,他手上捧着他的鋼鐵頭盔,食指富有節奏的叩擊着金屬表面,視線卻緊緊的粘在艾麗婭的身上,儘管對方似乎不怎麼願意看他。

艾麗婭有些緊張,但偏偏他只是看着她,沒有下一步動作,讓她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做一些什麼。

就在她以爲曾經的自己有可能是平行世界,或者託尼早就忘記那麼久遠之前的事而鬆一口氣的時候,託尼突然開口了。

“我想……你大概有個母親?”

“……我也覺得我不應該是石頭裏蹦出來的。”

對面常年嗆得別人無話可說的託尼竟然因爲她這隨口的一句話而沒了聲音。艾麗婭想了一下才突然恍然大悟,他這是覺得她是曾經的自己的孩子?

艾麗婭打量着眼前這位全國皆知的大富豪,覺得按照自己的年紀來說,就算說是託尼失散的女兒都顯得合情合理,更何況是當年比託尼還大上不少的自己。

在離開了這麼多年之後,碰上了喜歡的人,然後生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兒,簡直不要太正常。

雖然艾麗婭也非常想順着託尼這個思路瞎掰一下,但就和之前她想的一樣,只要這羣人願意,要查到自己的身份太容易了,她現在要是認下來自己是曾經的自己的女兒,回頭託尼跑去找她真正的老媽,那可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你是想說你認識我母親?但很可惜,我恐怕長得更像我父親。”如果託尼能幫她找到她那個失蹤許久到現在都不知道是死是活的父親的話,她或許還會感謝他一下。

直到現在,託尼纔開始有點懷疑他的魅力了。

這麼多年下來,老實說他對於艾麗婭的記憶正在不斷的被時間打磨,最終也只剩下一個勉強稱的上清晰的輪廓,或許還有當年情竇初開的感覺。

再怎麼想,他也想不到自己好多年之前的初戀情人,在如今卻還是一副看起來大學畢業沒多久的青澀樣子,這也導致了他根本沒有把艾麗婭往那個人的身上想,見艾麗婭一副不想和自己多聊的樣子,他雖然有些遺憾,但也沒趕忙着上前討嫌。

他可不愛在女士心裏留下不好的印象。

“哪怕只遺傳了一點,那我相信你的母親也一定是個不折不扣的美人。”

艾麗婭嘴角一抽。

就算艾麗婭有心接話,這下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不過馬上他們就沒有閒情再悠哉的聊下去了。天空中突然響起了陣陣雷鳴,緊接着伴隨着地面一振,有什麼落在了他們的上方。

她萬幸自己還有感知這麼一個開掛利器,這讓她在第一時間便感受到了來自托爾的氣息,在託尼戴上頭盔打開艙門的時候,她幾乎是立刻藏到了史蒂夫的身後。

面對史蒂夫投來的疑問視線,她只假裝沒看到。

還好美國隊長健碩的身軀可以完全擋住艾麗婭,直到托爾拽着老老實實坐在一旁的洛基,從飛船上跳下去,都沒有注意到這上面還有一個她,也因爲托爾做完這些的速度實在太快,儘管洛基被拖走之前看了艾麗婭一眼,但也沒能來得及提醒托爾捎上她。

託尼第一個跟了上去,緊接着美國隊長也拿着降落傘緊隨其後。

於是飛船上只剩下了艾麗婭和黑寡婦。

哦,這是上帝賜予她的逃跑的好機會嗎?

“你最好不要想着離開。”

艾麗婭的手剛碰上放在一旁的降落傘包上,就得來了一句冷冰冰的警告。她擡頭對上黑寡婦的視線,最終看在她手上的槍的份上,她慢慢的舉起了手。

“我只是想說,我挺無辜的……”艾麗婭看了一眼沒有操作者也依然自己運轉的飛船,知道這是開了自動駕駛模式,看來這下黑寡婦有的是功夫對付自己,“你就不能當作沒看到我嗎?我只是一個普通公民,遵紀守法的那種。”

“我很遺憾。”

“……我從小和我媽媽相依爲命,如果我出了什麼事情我媽媽一定很傷心。”

黑寡婦挑了挑眉,舉着搶的手穩的出奇。

“好吧。”艾麗婭默默妥協,她老老實實的往之前他們扣着洛基的座位那走去。

黑寡婦見她遠離了降落傘,這才放下了手中的槍,只是她沒想到的是,在她放下槍的一瞬間,清脆的子彈上膛的聲響就傳到了她的耳裏。

眼前是舉着槍,面帶微笑的艾麗婭。

“其實我挺喜歡你的,你比那兩個傢伙好多了。”比起面對美國隊長或者鋼鐵俠,有一個同爲女性的存在多少讓艾麗婭放鬆了些,“不過我真的不能留在這裏,請放心,我肯定和洛基不是一夥的。”

黑寡婦沒吭聲,她的臉色算不上好,“你的槍是哪裏來的?”

在把艾麗婭帶上來之前她已經搜過她的身了,根本沒有可以藏一把槍的地方,而眼前這把型號不明的□□,顯然也不是她這架飛船上的。

“大概是上帝看我太可憐,所以送給我的?”

系統在這種時候可真是方便及了。

艾麗婭背上降落傘,在做了短暫的心裏建設之後,她把槍扔回給系統,縱身一跳。

這種在高空直降的感覺說真的糟糕了。

只是她這種速降感沒有維持多久,遠處就亮起了一抹向她迅速接近的光點。沒等艾麗婭看清是什麼,她整個人就被一雙冰冷的猶如機械的手臂給接住了。

艾麗婭簡直欲哭無淚,她認命的被迫接受着鋼鐵俠的公主抱,儘管在這種高空中顯得一點都不浪漫。

早知道剛纔就算中一槍也不要耽擱時間直接拿着傘包跳了。 不管從哪一方面來說,艾麗婭都不希望就這麼被送回去,她基本上能夠肯定,如果再回到飛船上,她逃跑的機會就更加渺茫了。

雖然不是很清楚這羣人到底什麼來頭,但是先是出來一個傳說中的美國隊長,接着又來了一個全民偶像鋼鐵俠,怎麼看都知道洛基攤上了大麻煩。

可是一羣人類爲什麼要和洛基爭東西?不如說難道洛基不知道從哪裏搞到手的宇宙魔方,其實是個很危險的東西?

一開始聽到宇宙魔方這四個字的時候,艾麗婭下意識的以爲這是仙宮的東西,畢竟在她看來自己原本生活的世界,雖然有鋼鐵俠這種存在,但怎麼說鋼鐵俠那也是科學智慧下的產物,所以她完全沒想過這個聽名字就挺神奇的東西會出自地球。

就算事到如今她也沒覺得宇宙魔方是地球出產,但如果不是地球的東西,那爲什麼他們要和洛基爭奪這玩意?總不見得洛基拿到宇宙魔方就會導致世界末日吧。

艾麗婭這麼想着,一時間有些沒想明白。

她擡起頭就能看到鋼鐵俠那被金屬製作出來的頭盔,雖然明知道那身裝備裏的人和自己認識的未必是同一個人,但她還是無可奈何的喚了一聲他的名字。

“託尼。”

只可惜這一聲並沒有能讓鋼鐵俠的動作有一絲停頓,他看起來並無所動,語氣裏甚至有些不正經的調戲,“你知道的,你的聲音真的非常動人,但沒想到我的名字被你喊出會有這樣的效果,我甚至有一種初戀的感覺,這可真難得。”

“不過,突然對我這麼親熱,是打算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嗎?”

艾麗婭知道,一時間要讓託尼相信自己,並且帶自己離開,不是一件特別容易的事情,但現在根本沒有多少時間了,鋼鐵俠的飛行速度實在太快,不一會估計自己就要被拎着回飛船了。

現在洛基被抓,可是絕佳的搶走宇宙魔方的機會。如果被抓回去,原本能夠輕鬆完成任務的機會也會就此消失。

一想到這樣的後果,艾麗婭趕忙擡手抓住了託尼的腦袋,用力把他頭往自己的方向一按,“快停下,我知道宇宙魔方在哪,我可以帶你去!”

託尼果然停下了。

緋色豪門:老婆跟我回家 現在距離飛船可以說是一步之遙,通訊器裏傳來黑寡婦的疑問,託尼以想要單獨和美人獨處一會爲理由,抱着艾麗婭飛遠了一些。

再次停下後,託尼纔有功夫垂頭注視着那張無論怎麼看都與記憶中的輪廓完全重合的臉,對着這張臉孔的主人,託尼無論如何都無法用嚴肅可怕的模樣逼問她讓她說出魔方的地點,於是他只能好聲好氣的道:“好吧,那麼親愛的,你想如何?”

他當然知道艾麗婭不會平白無故帶他去找宇宙魔方,但她既然說出口了,那麼必定會是一場讓雙方都愉快的合作。

“我想知道你們是爲什麼要得到宇宙魔方……嗯……我無法讓它落入有壞心思的人手裏,你說對嗎?”她說的有些委婉,雖然她很清楚這幾個人裏心思最壞的估計就是洛基了,但現在她不可能這麼說,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藝術加工。

在等待迴應的過程中,託尼始終注視着她,一方面是想通過她的神情推斷她話裏的可信度,另一方面是有點移不開眼。他偏愛藍眼睛的姑娘,但卻從不找有那樣特質的對象,因爲從來沒有一個人和她一樣。

直到現在,他才意識到什麼纔是所謂的一樣。

僅僅是被注視着,託尼都能感到一種來自內心深處的悸動,心跳都有些不受控制。他有些恐慌,這可不像他,他什麼時候變的像那種剛談戀愛的毛頭小子了,看起來蠢死了。

正因爲這樣,託尼回答艾麗婭時才顯得格外正經。

“壞心思?當然沒有,原本宇宙魔方被放在安全的地方進行新能源開發,現在也只是奪回被搶走的東西罷了。”

“那你知道洛基爲什麼要搶走宇宙魔方嗎?”也算是證實了宇宙魔方是洛基從對方手裏搶走的事實,但艾麗婭還是猜不準洛基的真實目的。

洛基想幹嘛託尼當然也不知道了,但是這不妨礙他進行擴散性的想象,“宇宙魔方擁有不可預知的能量,也許他是想統治世界也說不一定啊。”

“你要知道,就目前的研究來看,宇宙魔方包含的能量無法估計,它甚至蘊含着空間的能量,也許洛基在神域有一羣忠心的手下,等着洛基把他們帶過去幫他統治世界也不說不定。”

託尼剛說完就覺得自己想的有點多,但當他注意到艾麗婭的時候,卻發現她聽到自己的胡亂猜測的時候表情都有些凝固了。

艾麗婭趕緊問了託尼一下今天的日期,並要求系統重放了一遍當時給她看的信息片段,系統給予的畫面清晰度遠超目前任何視頻的水準,她放大了書報亭的位置,從報紙上得出了一個與現在極爲接近的日期。

母親出事的時間,就是這幾天?

也就是說,那些從不知名空間被傳送進地球,並且大肆破壞的生物,是洛基利用宇宙魔方做的,自己的母親只是那些被牽連的可憐人之一。

艾麗婭氣的臉都要白了,她怎麼之前就沒把洛基給掐死呢?

現在她怎麼也無法按照系統的要求把宇宙魔方交給洛基了,但是她也同樣無法信任曾經被得手過一次的,鋼鐵俠目前效忠的不知名組織。

“我會帶你去的,但是希望到時候你能放我離開。”心裏這麼想,但面子上艾麗婭還算平靜,“我有自己的家人,我不希望我的生活因爲這個荒誕的方塊而一團糟。”

“當然。”託尼絲毫不費力的承諾。

“我只帶你一個人去。”

聞言託尼眉頭一挑,他連自己都沒意識到的嘴角微揚,抱着艾麗婭的手收緊之後,一個加速便迅速的遠離了飛船能夠探測的範圍。

“我的榮幸。”

艾麗婭無法感知到託尼此刻的心情有多麼愉悅,但在看着他們距離飛船越來越遠之後,她懸着的心也算放了一半。

洛基選擇的臨時基地距離他們所在的位置着實算得上偏遠,就算鋼鐵俠的速度足夠的快,也沒能在後方追兵趕來之前到達。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