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鬼。

蘇染沒有說話。

站在她身側的蘇海清已經忍不住反駁道,「若不是你們白家弟子齷齪不堪,我們老祖何屑於與一隻螻蟻動手。」 「螻蟻?」

醬袍的老者冷哼一聲,就甩出了一道罡風。

那罡風將蘇家子弟吹得東倒西歪。

直撲蘇染與蘇海清的面門而來。

「老祖!」

幾聲驚呼瞬間響起,大家都知道老祖已經染病多日。

能出來鎮場子已經是很不錯了。

哪裡還經得起同階大能的一擊。

「簡直是欺人太甚!」蘇家弟子叫嚷成片。

「我跟你們拼了!」蘇家主蘇海清也是大喊一聲,沖了這上去。

見蘇海清拚命其他人無不是悲切。

通天八段,縱使再是天賦秉異。

對上立宗期的老怪物。

也只有送死的份兒!

頓時一片鬼哭狼嚎。

蘇染皺著眉,手掌在椅子扶手上重重地一拍。

一下就截住了蘇海清的步子。

一股強悍的力道就從她的手掌間打了出來,直接將醬袍老者的那股力道又甩了回去。

對方措手不及,身子往後被打的一個踉蹌,險些從空中跌了下來。

那樣子格外滑稽。

白家的弟子皆是傻了眼,想笑又不敢笑。

蘇家倒是沒有他們那麼忌諱。

噗嗤一聲

不知道是誰帶頭笑出了聲,緊接著就是一片鬨笑聲。

「找死!你們這群小崽子們!」

醬袍老者在小輩們面前丟了臉,頓時惱羞成怒,就要向著蘇家這邊撲過來。

那樣子似乎是連長輩的面子都不顧了。

還是他身邊的白袍老者擋了一下,「白濁!」

「兄長!」 邪君甜寵:豪門嬌妻 醬袍老者有些暴躁,「我們等這一日等了多少年!」

現在四大家族裡又有謝家支持他們。

蘇家除了蘇染這個有病的老怪物,其他的都是中看不中用。

後輩里除了蘇海清,都是娘們比較多。

幾個子侄也都是旁系的。

那白袍老者卻是定定地望著蘇染好半晌,才蹙眉道,「你竟然已經達到了立宗九段?若是你們蘇家乖乖退出四大家族,我便饒你這些後輩一命如何。」

頗有一副大義凜然的架勢,好像一副為蘇家著想的樣子。

蘇染自從出來,到現在還不知道為什麼打架。

聽道對方這麼說,也有些蒙圈。

還未說話,身邊的人蘇家人就開始叫嚷起來了。

「老祖不可!要是認輸,就等於退出了東南宗派。」

「我蘇家將再也與問道無緣!」

「老祖,您可別上了白家這狗賊的當了!」

對於老祖出來給他們壓場子,蘇家的人是很感激的。

老婆,別玩了 不過老祖這些年因為生病都是深居簡出,大家還是有些擔心。

蘇海清瞪了眾人一眼,冷聲道,「老祖走過的橋比你們走過的路都多,哪裡用得著你們這些後輩嚷嚷!」

他是家主,在族裡一向有威嚴,那些人頓時有些怯怯地弱了下去。

蘇海清怕她老人家生氣,忙解釋道,「老祖,您做什麼決定我們都聽您的。只不過蘇家要退出的話,就等於斷了這些孩子們修鍊的資源。」

說到這兒他惡狠狠地瞪了對面一眼,冷笑道,「白家老祖,你們雖然不是四大家,可這些年宗門也對你們算是不錯。我們拼個你死我活,您也未必就能如意,何必呢?」

不等他話說完,那醬袍老者又道,「哪裡有你一個小輩說話的份兒!」

這話是極大打臉了。

蘇海清雖然是後輩,可也六十好幾的人了。

更是蘇家裡的一族之長,論理這些老祖都要給他三分薄面。

是人都有三分脾氣,蘇海清的白面俊臉不好看。

蘇家老祖蘇染的臉更是陰沉如冰。

竟然敢當著她的面削她孫子的面子。

這老傢伙是不想活了!

「要戰便戰!廢話那麼多幹什麼!」

她正憋著一肚子火氣,沒出撒。

「老祖!」蘇海清見自家老祖要為自己出面,頓時熱淚盈眶,「您的身體……」

不等他說完,蘇染的雙手就按在椅子扶手上。

竟然自己站了起來。

眾人俱是一臉驚愕。

白家的人更是傻了眼,「不是說蘇家這老祖已經癱瘓多年了嗎?」

「老祖……」蘇海清也瞪大了眼睛。

蘇染這一起來,周遭的靈氣瘋狂的涌動。

連著那件破舊的灰袍子都吹得噠噠作響。

強大的氣流一下子就衝倒了對面白家的一片人。

白家老祖皺了皺眉,「蘇染,我勸你不要妄自託大!」

他的話音未落,那醬袍老者就已經向著蘇染沖了過來。

那眼神里滿是躍躍欲試。

見狀,那白衣老者也急忙跟了上去,下手的動作更是毫不留情,陰險毒辣。

這一身氣勢竟然不在蘇染之下。

一對二,雙方就撞在了一起。

下面蘇家的弟子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圍成一個團。

全部都是朝著天空望去。

天上一時風雲變幻,老祖們的動作太快。

他們根本看不清楚。

只覺得里厲風赫赫。

蘇家主倒是還好,勉強能夠看清楚自家老祖竟然以一敵二,絲毫不落下風。

提著的心這才鬆了下來。

只是蘇家畢竟人少,還有好多人都在分舵沒有來得及趕回來。

現在白家這麼包抄過來。

竟是隱隱地呈現了圍困之勢。

千億總裁:絕寵傲嬌妻 這裡還有他幾個至交好友的孫輩。

不動,對蘇家來說是最好不過的了。

但是明顯的白家人不想這麼耽擱著。

剛剛被蘇染削過的白綢卻是色眯眯地望著蘇家這邊兒挑釁道,「蘇老頭,我勸你識相點,把蘇嬌嬌給爺交過來。若是爺爽了,待會兒我們老祖解決了你們蘇家那個病秧子,我還能給你求求情,留你一條命呢。」

他嘿嘿的笑著,五大三粗的臉上帶著一股子色眯眯的猥瑣。

蘇嬌嬌見狀嚇得不輕,忙拽著蘇海清的胳膊哭腔地道,「爺爺,別!別把我交給他!」

「爹!」蘇嬌嬌的娘也在一旁喚道,她是老二,又只生了這麼一個閨女。

旁邊還有她姐姐和妹妹一家子,以及幾個族裡幾個離得近的人。

蘇海清鐵青著臉不說話。

蘇嬌嬌卻是嚇怕了,顫抖著聲音道,「茹姐姐也是我們蘇家的人,要送,就把她送出去吧!」

「嬌嬌!」幾聲斥責聲。

站在她身後的王茹一下子就瞪了過來,站在王茹身旁的一個少年則是緊緊地握住了她的手,大聲道,「蘇前輩,你們這些年把茹兒放在外面。她不計前嫌回來幫你們,你們可不要恩將仇報呀!」

是個俊秀少年的響亮聲音。

蘇嬌嬌的臉一下子扭曲了。

對面的白家平白的看了一場好戲。

那白綢更是大笑著,「嬌嬌,人家不喜歡你。強扭的瓜不甜,還不如跟了我呢!」 「你!我要殺了你!」

蘇嬌嬌年輕氣盛哪裡經得起他這麼撩撥。

尤其是喜歡的人偏著表姐,對面的白綢又是個她半點都看不上的又胖又蠢的花花公子。

她小手一揮,一柄鑲嵌著七彩寶石的男人巴掌大的小彎刀就出現在手裡。

身子一動,竟是忍不住沖了出去。

完全一副要拚命的架勢。

站在她身旁的美婦人拽她不及,不由嚇得大驚失色。

「嬌嬌!」

惡戰是不可避免了,可多拖一分多拖一分就有一分的希望。

白家人來之前,家主就給少宗主打過電話了。

老祖如此捨命一下子與兩個同階天師鬥法,為得不就是給他們蘇家爭取一線機會嗎?

那美婦滿眼淚水對蘇海清道,「爹!我對不住您!」

竟一副也要往上沖的架勢。

蘇海清看著女兒,又看看上方與敵人斗得你死我活的老祖。

要是老祖未生病之前,他倒是不擔心,但是現在老祖卧床這麼多年。

還要以一敵二。

蘇海清不想給她添麻煩了。

可左右都是親人,蘇嬌嬌也算是他的親孫女。

他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她被白家的人羞辱。

頓時一股巨大的掌風打了出去。

王茹在後面喊了一聲,「外祖父!」

「誰都不要輕舉妄動!陳昭看好他們!」

蘇海清說著又甩出一條長鞭,那架勢竟是要將蘇嬌嬌裹回來。

誰知道還沒有碰到蘇嬌嬌的身子。

就被白家的現任族長兄弟倆給擋住了。

他們兩個和蘇海清年紀正相當,只是這麼多年修為一直被蘇海清壓著半頭。

早就有些看不上眼了。

蘇嬌嬌那邊又是驚叫一聲,「昭哥哥!」

那樣子梨花帶雨,十分凄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