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心怡連忙躲開,說道:「身體剛好就想使壞,不行。」

「我已經完全好了,你也知道。」葉雄小聲說道。

楊心怡打了下眼色,葉雄這才現躺在牆角中呼呼大睡的小五。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這次受傷,小五幫了大忙,葉雄還真想把它直接扔出去。

第二天一早,楊心怡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離開這裡。

「這陣子,我幫你採藥,幾乎把這片秘境找遍了,都沒找到你說的那三種靈藥,看來這裡根本就沒有,咱們是時候回去了。」

一個半月沒回家,這裡又不通電話,楊心怡都快擔心死了,恨不得長雙翅膀飛回去,看看寶寶怎麼樣了。

「還有一種靈藥,這裡有。」葉雄猶豫地說道。

「什麼靈藥?」

「清靈果。」

葉雄將懸崖上清靈果的事情說了出來。

「難怪我上次想上懸崖,小五在我面前擋住,不讓我上去,原來那裡有黑蛇。」楊心怡沉默片刻,問道:「老公,你想怎麼做?」

葉雄有些後悔,如果當初採的四顆清靈果留下一顆,就不會這麼被動了。

總裁離婚別說愛 先前他是想利用小五,把五彩鳥引來跟黑蛇大戰,自己趁機摘清靈果,但是小五這陣子幫他這麼大忙,他怎麼忍心讓它冒險。

「算了,先回去,慢慢再想辦法。」

葉雄決定先回去,再想個萬全之策。

兩人走出石洞,突然聽聞一聲長長的鳥鳴,響徹天際。

那頭龐大的五彩鳥終於出現在兩人面前,如神鳥天降。

葉雄嚇了一跳,連忙把楊心怡擋住,準備躲回去。

這時候,他現小五從洞中飛出來,吱吱地朝那五彩鳥叫著。

那五彩鳥也在吱吱地叫著,兩隻鳥在交流著鳥語。

突然,小五飛到楊心怡身邊,吱吱地叫著,然後向前飛去。

「小五讓我們跟它走。」

跟小五相處一個多月,楊心怡知道它要表達的是什麼。

兩人跟在後面,不多久就到了懸崖邊,小五跟五彩鳥吱吱地叫著,當下五彩鳥衝天而去,朝著寒潭一聲長鳴。

葉雄馬上就明白,小五是叫自己老娘來幫忙,採摘清靈果。

「小五,謝謝你了。」

葉雄衝天而起,落到懸崖邊,躲起來。

黑蛇瞬間就從寒潭裡竄出來,跟五彩鳥大戰起來。

實力上,兩隻巨獸不分上下,打得難分難解。

五彩獸明顯佔了上風,因為它會飛,而且會噴紫焰。

但是黑蛇的殼非常堅硬,哪怕五彩獸火焰極度厲害,還是難以傷到它的根本。

兩獸打得難解難分,越去越遠。

葉雄找准機會,飛快地進入寒潭,一連撈了十幾株清靈果。

由於有五彩獸幫忙,這一次他呆得時間久一些,采了十幾顆,這才從裡面出來。

他剛出來,黑蛇正好逃竄回來,見清靈果被偷,頓時嘶嘶地撲過來。

還好五彩鳥及時幫葉雄擋住,不然他的小命非翹不可。

葉雄跟楊心怡逃得遠遠的,這才鬆了口氣。

「終於搞到手了,謝謝你了,小五。」葉雄說道。

吱吱,吱吱,小五歡叫起來

「小五,我要離開了。」楊心怡說。

分手在即,小五非常不舍,不停地在楊心怡身邊轉著圈,似在表達著什麼。

「你想跟我出去?」楊心怡問。

小五連連點頭,吱吱地叫著。

「你媽媽同意嗎?」楊心怡問。

五彩鳥正好回來,小五當下飛過去,吱吱叫了起來。

五彩鳥也吱吱地叫起,聲音很大,似乎很反對的樣子。

最後五彩鳥用嘴叼著小五,遠遠地飛走,態度非常明確,就是綁也要把它綁走。

可憐的小五,不停地尖叫反抗,越去越遠。

「老婆,下次有機會,咱們再來看小五。」

葉雄知道這一陣子相處,楊心怡跟小五已經有了感情,當下安慰。

楊心怡心裡有些難受,忍不住抱了一下葉雄,彷彿葉雄也會離開似的。

接下來,兩人離開秘境,踏上回江南的旅途。

兩人歸心似箭,特別是楊心怡,一刻也沒有停留。

出秘境之後,楊心怡打電話回去,家裡一切安好,但是她心裡就是擔心。

從省城開往江南的計程車上,葉雄跟楊心怡坐在後面。由

於太累,楊心怡挨在葉雄身體,沉沉地睡去。

「別過來,你滾開,快滾開啊!」楊心怡突然大叫起來。

葉雄嚇了一跳,連忙扶住她:「老婆,你是不是做惡夢了?」

楊心怡睜開眼睛,滿眼都是淚水,突然緊緊抱著葉雄,什麼話都沒說。

「老婆,都怪我不好,帶你去那種地方,遇到那麼多危險的事情。」

葉雄以為她做惡夢,想起在秘境中遇到的危險,連忙抱著她,摸著頭安慰。

「老公,別離開我。」楊心怡幽幽道。

(本章完)

:。: 「我一輩子都不會離開你跟不凡的。」葉雄摟著她,鄭重地保證。

聽他這樣說,楊心怡這才心情安靜一些。

回到家之後,唐寧跟若琳跑過來,責怪兩人只顧著度密月,把家都忘記了。

「表姐夫,你的臉怎麼變成這樣?」看著葉雄白嫩的臉,唐寧奇怪地問。

由於皮膚被燒傷,葉雄的臉比以前白了,所以唐寧一下就看出來。

葉雄累得很,懶得跟她解釋,看了下寶寶之後,就回房間呼呼大睡起來。

第二天一早,葉雄醒來之後,從家裡找出一個盒子,打開之後,裡面有七種靈藥,加上這次死裡逃生採回來的三種,十二種靈藥已經采齊十種。

「只剩下凝血草跟活氣果了。」

算算時間,距離崑崙秘境開啟只剩下三個月時間,他必須在剩餘的兩個月之內把剩下的兩種靈藥搞到手,這樣的話才有可能在剩下一個月之內,衝破境界。

葉雄掏出電話,打給慕容如音,問問她這陣子有沒有靈藥的消息。

「這陣子去哪了,一直都打不通電話?」慕容如音問。

「進秘境,出了點事情,我讓你查的事情怎麼樣了?」葉雄問。

「找到了凝血草,不過很難搞到手。」慕容說道。

葉雄大喜,凝血草是他剩下兩種靈藥之一,如果弄到手,就只剩下活氣果了。

「太好了,在什麼地方?」葉雄急問。

「我也是聽說而已,是不是真的也搞不清楚。」

慕容如音當下把打聽到的,凝血草的下落告訴葉雄。

原來這凝血草現在種在一個煉藥為主的修真家族靈藥園裡。

「這個家族叫做姑蘇家,是一個古老的修真家族,幾百年前出過一名煉丹天才,但是後來一直沒有了不得的人物,漸漸就沒落了。姑蘇家有名小姐,叫姑蘇凝,從小患了敗血病,這是一種癌,每天都要取凝血草的汁液注射進血液中,固血續命。沒凝血草,就等於沒有姑蘇凝的命。」慕容如音嘆了口氣,說道。

「知道了,這事情我來處理。」

掛掉電話之後,葉雄準備隔幾天就出,去姑窮家看看情況。

正準備走出房間,楊心怡恰好進來。

葉雄走過去,順手將門反鎖上,把她抱住,笑道:「昨晚回來,你太累,我沒打擾你,現在養足精神,是不是好好安慰我一下?」

「大白天,你別亂來。」楊心怡臉色羞紅。

「誰規定大白天不能親熱,來,親一個。」葉雄指指自己的臉。

楊心怡無奈,只好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到此為止,別得寸進尺。」

「我想得寸進洞。」葉雄在她耳邊說著羞人的話,吻了上去。

楊心怡輕輕推了一下,沒推動,很快就融化在他熱吻中。

「別弄太久,會被現的。」楊心怡催促。

「很快,一個小時就好了。」葉雄壞笑著。

他正準備脫掉她的衣服,脫掉一半的時候,突然一鼓奇寒襲來,頓時嚇了一跳。

楊心怡身體突然生起一層寒冰,擋住他進一步動作。

「老婆,別鬧好不好?」葉雄苦著臉。

「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我。」

楊心怡急得團團轉,正在不知道怎麼解釋的時候,外面傳來寶寶哭聲。

「我去看看寶寶。」楊心怡驚慌失措地跑出去。

葉雄非常掃興,無奈地走出去,楊心怡只顧著帶孩子,沒空理會他。

接下來,葉雄開車直奔楊小喬的家,從秘境出來之後,他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楊小喬,得知她上個月就生了,是個女孩子。

葉雄跟楊小喬說自己出意外的事情,楊小喬表示理解,沒有說什麼。

到那的時候,楊小喬正在喂寶寶奶,見葉雄來了,高興地跑過來。

「爸爸抱抱。」葉雄把寶寶接過來。

「長得很像你,那五官就像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一樣。」楊小喬笑道。

由於在家帶孩子,楊小喬只穿著短睡衣,露出的手腳可以看出,她瘦了很多。

我用餘生紀念你 連容貌都比以前憔悴得多了,看起來讓人心疼。

「小喬,難為你了。」葉雄感動地說道。

「別說這些,孩子還沒起名字,你給起一個。」楊小喬說道。

葉雄想了一下,說道:「就叫平安好了。」

「葉平安,這名字好怪。」楊小喬吐槽,翹起小嘴:「給心怡的孩子起名葉不凡,給我的女兒起名平安,你重男輕女。」

「那時候我給小凡起名,是想他以後能當個頂天立地的大英雄,現在我才現,平平安安一輩子才是真的,哪怕修為再高,傷害到自己家人又有什麼用?」

第一掌門夫人 秘境回來,葉雄心境變化了很多,平安是個女孩子,他更想她平平安安一輩子。

「逗你玩的,葉平安就葉平安,只要你喜歡就行了。」楊小喬性格簡單,她更渴望平安的生活:「你抱一下平安,我去拿手機。」

很快,楊小喬就拿手機來:「阿雄,咱們一家三口拍個照片。」

葉雄抱著孩子,楊小喬貼過來,一家三口拍了很多張照片留念。

像葉雄這樣,一兩個月都沒來一次,楊小喬自然要抓緊時間留著回憶。

葉雄找到保姆,塞給她幾萬塊,讓她好好照顧楊小喬跟孩子。

沒時間陪在楊小喬身邊,他只能在金錢上給矛補償。

保姆連連感謝,激動得說不出話來,她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豪氣的老闆。

「好好照顧他們,我不會虧待你。」葉雄吩咐。

「老闆你放心,只要我有盧嫂在,就不會讓你媳女跟女兒受苦。」

葉雄點點頭,這才讓她出去。

晚飯之後,葉雄逗留一下,楊小喬就讓他回去。

葉雄很想留下來,但還是狠心回家。

傾城女侍衛,太子硬核寵 回家楊小喬會失落,不回家楊心怡會傷心,他只能讓楊小喬傷心。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