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權言想了想,說道:「其實,我也是剛剛才來的,如果在這之前真的有人跟蹤你的話……真的很危險」

喬婉後知後覺,突然覺得那股恐懼的心裡又上來了。

顧權言拍了拍喬婉的肩膀,安慰道:「有我在,沒有人能夠傷到你的,你忘了?我大學就已經是跆拳道黑帶了。」

她還記得,但是,沒什麼意思。

她知道顧權言一直喜歡她,可是她要是喜歡的話,早就大學就喜歡了,畢竟大學的時候顧權言就已經風雲人物,優秀得不得了。

顧權言見喬婉不說話,帶著她去了一處光線稍微亮一點的地方。

喬婉這下安心了一點。

兩個人走路上,影子都被拉長了。

「顧權言,不如,你就送我到這裡吧」喬婉還是不喜歡隨便向別人泄露自己的任何事情,哪怕只是一個住所。

可是她知道,說的越多,自己就越危險,要是被人給抓了什麼把柄,那她就廢了。

「外面的壞人太多了,不把你送回家我不放心。」

喬婉想了想,確實,剛才的確實不是幻想啊,要是顧權言一走,那些人繼續跟上來怎麼辦?

還是小命最重要啊!

顧權言說著,笑了笑,他的笑容特別溫暖。

喬婉禮貌地笑了下,也不好再說些什麼,因為太尷尬了,喬婉才問道:「你有沒有被公司錄用呢,上次你不是說也去應聘了那家公司。」

顧權言愣了愣,說道:「額,這個……沒有,我沒有被錄用。」

喬婉看了看他不像是說謊的樣子,只能表達惋惜道:「好吧,那真的有點可惜,我覺得,以你的能力,應該可以自己開公司當ceo了吧?」

顧權言點點頭,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

很快,宋宅就馬上到了,喬婉這才鬆了一口氣,向顧權言說道:「到了,謝謝。」

「我們之間說什麼謝謝呢?」

喬婉走進門去,顧權言站在外面看向喬婉,眼神里充滿了許多複雜的情緒。

而在別人看不見的暗處,小月偷偷的跟在後面。

她此刻心疼如刀割。

她果然沒有看錯,猜錯,原來顧權言就是對喬婉有意思!

這也太過分了,一邊長著假婚的名義撩宋少,又一邊和顧權言糾纏不清,這個女人分明就是一個壞女人。

她覺得,她不能讓顧權言被這個女人矇騙,也要讓更多的人看清楚她的真面目!

小月憤憤不平。

但是她的心裡還保留著一絲希望,那就是顧權言對她的感情還不深。

顧權言看著喬婉安全進去之後,過了一會才離開。

喬婉進了門,上樓回卧室去。

還沒回卧室,見到聰聰還沒有睡覺呢,睜著大大萌萌的眼睛看著她。

「喬婉媽媽,你回來了?今天張媽要把我接回去,她打電話來了,可是我不想回去啊!你能不能跟她說一聲?」

喬婉意識道其實是自己要張媽把聰聰接走的,所以內心不免想要補償他一下。

「那我們明天去購物好不好,給你買好吃的,好玩的,怎麼樣?」

聰聰賭氣小嘴來,撒嬌般的說道:「小婉媽媽不對我好了,嗚嗚。」說完,聰聰跑到了兒童房去睡覺

喬婉想起了張媽說的話,可能這孩子不是宋晏殊發小的,而可能是別人的?

真是一個可憐的小孩。

她走進房間,推開門。

還沒進去呢,就被宋晏殊給堵在了外面。

「喬婉,你最近長本事了?」宋晏殊那張凌厲好看的臉越發深沉。

喬婉假裝聽不懂,說道:「宋少的話越來越高深了,我聽不懂,所以我們還是早點結束對話吧,這樣對你對我都好。」

宋晏殊自然是不可能放開喬婉的。

「這麼晚,讓一個男人送你回宋家?要是讓別人看見了,那我的臉往哪裡放?在外面,你是我的妻子,我希望你能好好約束自己,免得出去丟了我的臉,明白嗎?」

他看見宋晏殊竟然讓別的男人送她回這裡,心情很不好,這女人分明是在挑釁他。

「可是你很清楚,我們之前……沒什麼的,為什麼你要這麼要求我?」

天道寵兒開黑店 喬婉本來就是一個不肯服輸的性格。

「為什麼?話我已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我不想再說第二遍,也勸你不要挑戰我的耐心,懂?」

喬婉不敢和宋晏殊針鋒相對,只好先閉上嘴,選擇不說話。

「今天晚上,和我睡一張床。」

「我跟你說過了,大姨媽……」喬婉辯解道。

「呵呵,你以為我們宋家的女傭也都是吃素的?你親戚來沒來都不知道嗎?」

喬婉這話被堵的啞口無言。

算了,反正寄人籬下,就是一件很悲催的事情啊。

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宋晏殊為了懲罰喬婉今晚做的事情,他罰喬婉必須穿上兔女郎裝備陪在他身邊,給他按摩。

喬婉紅著臉,一身性感又可愛的兔女郎穿在身上,她坐在宋晏殊的身邊,看上去很有誘惑力,她的身材前凸后翹,臉蛋又十分清純,可以說喬婉完美詮釋了兔女郎的定義。

「可以了嗎?」喬婉一邊給宋晏殊捏肩一邊說到。

宋晏殊用居高臨下地口吻說道:「我讓你停了嗎?」

喬婉只好繼續捏著,但是她卻在心裡忍不住罵道:「真是個變態,心理變態,非要她裝扮成兔女郎!以後自己帥,身邊的女人做什麼都會心甘情願嗎?」

一個使勁兒,用力過猛,宋晏殊感受到了喬婉這輩子用過的最大的力氣來給他捏肩。

「女人,輕點,小心我一會讓你去打掃整個廚房,還有花園,一片落葉都不能有。」

宋晏殊說著,一把摟過喬婉來,把她放在自己的身上。

喬婉倒在宋晏殊的懷裡,看到了他那緊緻刀刻般的下巴,還有那張帥得慘絕人寰的臉,說實話,喬婉從來沒有見過比宋晏殊更帥的逆天的男人,哪怕是那些小鮮肉明星,也根本和宋晏殊沒有辦法比較。

可是,喬婉很討厭這種給人當做寵物的感覺。

「宋晏殊,你能不能不要總是把我當做寵物,我不是你的寵物,我是女人。」

宋晏殊一邊撫摸著喬婉那張細膩的臉蛋,一邊說道:「寵物?當寵物不好嗎?你誰都不用討好只需要討好我一個人。」

喬婉別過臉去。

「聽說你進公司了?當我的寵物,立馬給你轉賬一千萬,怎麼樣?」

宋晏殊挑眉說道,他對喬婉很感興趣,所以,他覺得喬婉值得這個價。

畢竟這樣的女人,長相身材都是尤物,性格又是他喜歡的,放在人群當中確實格外的顯眼。

拿一千萬換,他不虧。

喬婉憤怒地瞪了宋晏殊一眼,說道:「還不是一隻寵物,沒有人格的。」

她一把推開宋晏殊,起身來,兔子耳朵伴隨著著起身的動作動來動去的,看上去格外的可愛。

宋晏殊被這一幕給萌到了,原來喬婉也有這麼可愛嬌羞的一面。

真是有意思。

喬婉打算去換下兔女郎的衣服,站起來打算走出去。

「喬婉!你給我站住!別以為你可以挑戰我的耐心!」

宋晏殊的腦海里還浮現著她和顧權言站在宋宅門口的那一幕,這個女人,分明就是沒有把她放在眼裡。

竟然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和別的男人來往?

喬婉回過頭來,說道:「宋少,這種把戲你還是自己玩吧……」

她覺得,宋晏殊就是一直在玩弄他,就是一個比流氓還壞的男人。

「呵呵。」宋晏殊就坐在那裡穩住不動,他倒要看看,喬婉到底有沒有膽量這麼做,有沒有膽量就這麼違背他的命令。

「喬婉,只要你肯在我身邊好好的,我保證,會對你負責,讓你過上最好的,最優渥地生活,而且,我會對你好,不會讓你受委屈。」

最後一句話,宋晏殊彷彿說的格外認真。 一陣電閃雷鳴,屋內的檯燈都開始閃爍。

冷酷總裁專寵小小妻 整個屋子都被閃電給照得如同白天一樣。

雨開始一點一點的下大了,她緊緊捏著自己的被子。

一肚子心事。

她想到喬家那棟房子,現在也許還被趙雲盤算著,不給她一點活路呢。

心頭一陣壓抑襲來,她真的不喜歡下雨天。

當初她前世受盡折磨,又因為分神而出了車禍的那一天,就是這樣一個下雨天。

門把手扭動的聲音傳來,喬婉往門口看去,一個偉岸修長的身影出現在她面前,男人皺了皺眉,隨手點開了按鈕。

「明明害怕,為什麼不開燈?」

宋晏殊進來,邊走邊說道。

喬婉躺在床上,身上只穿了一件很薄的睡衣。

「你知道了?」喬婉記得,她從未在宋晏殊面前吐露過什麼她很弱小,她需要安慰的這種話。

她不安的抓了抓被子,一身冷汗。

沒有注意到,她的額頭上,已經滲出了豆大的汗珠。

宋晏殊薄美的嘴唇輕抿,邁開修長的雙腿,走到床邊,用手背試探了下喬婉額頭的溫度。

他帶著不悅,責怪道:「怎麼生病發燒了也不知道叫醫生?非得讓我給你派個醫生沒分每秒跟你寸步不離嗎?」

喬婉搖了搖頭,接著又答應了:「好啊!你可以這麼做。」

她需要在打雷下雨的時候,有人陪著,醫生,本來就是檢查身體的,剛好可以抱啊!

不管怎麼樣,都比宋晏殊這個霸道的混蛋要好。

喬婉的反應激怒了宋晏殊,他一把擁過喬婉來,整張臉在喬婉面前徒然放大。

「你剛才說的什麼?是不是想趁著這個機會泡男人?」

他那雙眼睛深邃漆黑,別人怎麼也無法看穿他在想什麼,可是他卻能一眼看穿別人的想法,真是個可怕的男人。

喬婉想點頭,可是她比較惜命。

說了這種話,不死也一定會被打到終身下不了床吧?

「我……只是想保護身體。」

「保護身體?就你?也想保護身體?」宋晏殊像是聽到了一個很諷刺的笑話。

現在快要不省人事,高燒在床的人,也不知道叫醫生的人,難道不是她喬婉?

「笑什麼,不許笑!」喬婉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頭一點也不痛快。

她索性縮進被子里,不想看見宋晏殊。

過了一會,宋晏殊奇迹般的沒有理她,也看不見他在外面幹什麼。

可她自己首先受不了了,被子里太悶了,而且,太熱!她覺得自己呼吸逐漸急促,接著好像快要暈厥一般,整個人的腦袋都隱約散發著痛感。

這下她覺得大事不妙了,自己是真的發了高燒。

她立馬將被子掀開,大口大口的喘氣。

宋晏殊森冷的眸子就那麼盯著她,讓她不寒而慄。

「好熱,又好冷……」

她捂了捂自己的腦袋。

「醫生我已經派人去叫了。」宋晏殊看她的樣子,就像是在看一個智障。

可是外面正在下雨,不管行動再迅速,也不會一下子飛過來的。

這段時間,估計喬婉要受些罪了。

「柜子里……柜子里有葯,我想吃。」

喬婉不是傻子,自從上次受傷之後,她就給自己備了一點感冒藥。

宋晏殊跑去柜子那邊,拉開抽屜,從裡面找到了一袋感冒藥。

他把塑料袋拆開,裡面全是治療日常生病的東西。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