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兩人睡得還很沉,林玄仲沒急著把他們喊醒,起身打量一下周圍情況。林子里安靜異常,沒有任何動靜。既然在睡著的那麼長時間裡沒有凶獸找來,林玄仲覺得這裡應該很安全。

深吸一口氣,林玄仲覺得身體無比舒暢,可很快一陣飢餓的感覺又讓林玄仲明白現狀,已經很長沒有吃飯,仔細感受一下別提現在有多麼餓。在精神大好的情況下,那種飢餓的感覺難以抵擋。

四處查看一下,沒有看到的有什麼吃的,緊接著林玄仲思緒和眼神便同時落在一個物件上,正是那天明不悔帶回來的一截蛇肉。一面已經被長劍划的狼藉異常,可看上去還有大半蛇肉還是好的,蛇肉裡面的血色已經流盡,紅色的蛇肉還挺新鮮。

吞了一口口水,不知怎麼回事,林玄仲生不出任何噁心的感覺。在察覺到自己的內心表現有些異常的同時,林玄仲總算明白明不悔多麼有先見之明。

當初覺得明不悔的行為異常噁心,沒想到那卻是一種真正的經驗豐富的體現。不知不覺間,林玄仲悟出一個道理,不要因為某些原因覺得某種東西沒用,只要到特定的時間,再普通的東西都會變得大有用處。

穿越之相生不悔 在有所體會後,現在對於明不悔的一些行為,林玄仲已經沒有任何質疑,果然自己和他們這些經常行走江湖的人有很大差距。一陣感觸之後,林玄仲的思緒又回到眼前的問題上。

「吃還是不吃,」要是讓明不悔知道自己竟然主動去吃蛇肉,那自己肯定要被其笑話,想想還真有些不好意思,但轉念一想,僅僅出醜總比餓死好,再說要是明不悔醒了再勸自己吃,那到時候不還是要吃。簡單分析一下,林玄仲已經說服自己。

撿起放在一邊的長劍,林玄仲打算割點蛇肉來吃。以前茹毛飲血的日子不是沒有過,所以林玄仲不在乎蛇肉是生的還是熟的。

沒多久,林玄仲已經吃個七八成飽。要不是擔心青羿和明不悔起來沒吃的,林玄仲還能在吃一些。

現在勉強吃飽,林玄仲又發現一個問題,光有蛇肉還不行,還得去找點喝的,不然口中的餘味難以消除。可一個人又不敢離開,無奈之下,林玄仲只能坐在一旁運轉真氣調整身體狀態。 第204章

之前林玄仲並沒受傷,是連日奔波又加上忍飢挨餓最終才導致體力透支,身體虛弱。睡了一覺之後,身體情況已經大有好轉。現在將真氣在體內運行幾個周天後,林玄仲更是明顯感覺到身體沒有任何問題。

兩個時辰后,明不悔醒來,受到干擾的青羿跟著醒來,兩人醒來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吃東西。

本來剩下的那些蛇肉全都被兩人吃飯,要不是骨頭太硬,明不悔真想把那些骨刺都嚼碎吃掉。

等到兩人吃好,已經有點餓的林玄仲反而覺得那天晚上明不悔帶的蛇肉太少。可一想到本來自己是不打算帶的,林玄仲知趣地沒有跟明不悔抱怨。

吃完飯後,兩人紛紛像林玄仲之前那樣運轉真氣檢查各自的身體情況。因為中了醉元散的毒,兩人的情況不像林玄仲那樣,一覺睡醒身體好到十之八九,特別是之前青羿還有傷在身。

等兩人調整完畢,已經快日落西山。站在樹下,三人開始商量去留。

「我們是現在走還是先留在此地休息一晚?」

「還是先走吧,不然明天又得餓肚子。」

「往哪邊走?」

「向南方走吧!」

「南方是什麼地方? 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 我們不回去嗎?」

「不能回去,從此處沿著北方走可能會回到那個礦區附近,要是那邊有人在抓之前逃跑的苦役,恐怕不*全。」

「那我們暫時不能回去了嗎?」

「恩,應該是這樣,至少要在南方待一段時間。等那有關玉石晶核的事情平息,我們在裝作常人從山海關那邊回去。」

經過先前的同甘共苦,死裡逃生,三人之間的關係明顯更近一步,已經超過普通朋友,所以說起話來隨意自如。

「如果往南方去遇到危險怎麼辦?」一想到暫時不能回去,林玄仲的心情便變的急切起來,情不自禁地追問一句。

「要是我們小心一點,能夠避開那些凶獸群應該不會有危險,」雖然有些不太肯定,可明不悔確定沿著原路回去風險更大,說著又反問林玄仲一句:「你以為現在回去很安全嗎?」

剛才明不悔已經說過可能有人在抓他們,如果真的遇到那些惡人,他們回去算是自投羅網。好不容易逃出生天,林玄仲自然不想再被那些人抓到,畢竟一旦落入那些人手中,可能回去的期望更加遙遙無期。

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方面林玄仲沒想到。以幾人現在的模樣根本無法從山海關那裡通過,所以想回去還得縱穿北荒山脈。對於北荒山脈里,三人了解的東西太少。萬一在途中遇到凶獸,三人肯定還會有危險,所以回去的確不比往南方走安全。

儘管心裡極不情願,林玄仲無法反駁明不悔的看法。在林玄仲分析各種風險情況時,青羿同樣簡單考慮一下,與明不悔的想法一樣,眼下三人還是繼續向南方走最好。

沒多久,三人達成一致決定。現在時候不早,簡單整理一下衣衫,三人立即正式出發。

林子里寂靜異常,有什麼風吹草動,三人都能第一時間察覺。在默契配合下,三人走的很快。

一路上,林玄仲不斷回想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情。自從抵達不夜城后,倒霉的事一件跟著一件,對此林玄仲無奈至極,不過現在能結識到明不悔,又能與青羿同甘共苦。一路走到現在又何嘗不是一種收穫,所以真要計較,林玄仲沒覺得這些事情有什麼不值的。

與林玄仲評價現狀的情況類似,青羿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佣軍,能跟林玄仲一起經歷考驗,何嘗不是一種磨鍊,所以回想過去的那些事情,青羿並不覺得上天待其有什麼不公,反而很高興能與另外兩人成為患難之交。

做為三人中年齡最大的一人,明不悔一開始被那些人抓住后,其實已經對自己的人生不抱什麼希望,但是在遇到林玄仲后命運卻發生重大轉折。雖然走到現在吃盡苦頭,可細細想來只有對林玄仲的和青羿的感激。而且一想到林玄仲和青羿的為人,明不悔便覺得這輩子很榮幸遇到兩人。

那天晚上的考驗使得明不悔與兩人的關係大幅拉進,現在彼此之間有一種自然的默契,正是一種關係進步的體現。做為三人中經驗最豐富的明不悔只想好好地把兩人帶出去。

冬天夜晚來的很快,在寂靜的林子中,三人互相陪伴並不覺得害怕。眼下食物對三人來說才是最大問題,三人一直在林中尋找有沒有能吃的東西,結果在林子里找了兩天,才總算走出茂密的林子,來到光禿禿的平原上。

在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又不知道到哪裡才有人住,三人即將開始一段漫長的旅途。沿著正南方向,在三人看來,總有一天三人他們可以看到屋舍。

經過過去兩天的冷靜思考,林玄仲已經完全接受現狀,當下只想找到有人居住的地方,好好打聽一些消息。

而自從三人逃入林中開始,戰火已經在整個南方蔓延起來。在五大國兵不血刃大肆侵併一些小國家后,終於開始對那些負隅頑抗的區域發起攻擊。

五大國國富民強,軍隊力量更是強大,像那些只有幾萬軍隊的小國家一天就被他們的鐵騎攻破。要不了多長時間,等五大國把南方所有小國家全都侵吞之後,那麼五大國之間的爭鬥即將開始。

到時候不會再是小打小鬧,根據歷史可以推斷,那動則十萬、百萬的死亡會讓人們再次意識到戰爭的可怕。也許多年以後回過頭來,會有人後悔發動這場戰爭;也許多年以後會有人感謝這場戰爭。

三人的想法沒錯,只要一直往南方走,他們遲早能找到有人居住的地方。連之前那段失去自由的生活都能忍受,即便在蒼涼的荒原上要走很長時間,三人都能憑著堅強的意志堅持到底。

在漫長的旅途中,寒冷顯得尤其突出,整日以天為被,以地為床,三人的生活比一般的佣軍生活還凄慘。

還好相互支撐下,三人都沒有絕望的表現,反而相互之間的情義還有所提升。通過幾天的交往,林玄仲已經完全認識青羿和明不悔的為人。

一個正直善良,一個閱歷豐富。一個還保持著正義之人應有的品質,一個已經像老張他們那樣對世道冷漠異常。

對於青羿,林玄仲還是一如既往的信任,對於明不悔,林玄仲同樣是不會質疑,林玄仲知道他們永遠都不會對自己不利。

在越發了解林玄仲和青羿后,履歷豐富的明不悔把兩人當成兄弟對待,三人之間親密無間,沒有什麼需要保密的事。

在今日休息的時候,三人突然聊到各自的往事,由明不悔先說。

一段時間后,林玄仲和青羿都聽明白,原來明不悔以前是一個大家公子。只因性格玩世不恭得罪過很多人,後來直接被其父逐出家門。

自那以後,明不悔再沒回去過,多年來一直在外漂迫。過著浪跡天涯的生活,那些為人處世的經驗正是明不悔在這些年間學到。

明不悔雖然把世事人心看的很透,但在敘述那些塵封已久的往事時,林玄仲還是能清楚地感覺到對於以前的事,明不悔並沒有做到完全釋懷,或許當初離開的那個地方是明不悔最想回去又不願回去的地方。

雖然無法體會明不悔的真正心情,可林玄仲一直在想著以後若是有機會一定要陪明不悔回去看看。

而青羿做為一個孤兒從小被中年領隊收養,能說的事全都與中年領隊有關。當年那段往事被青羿提起,再次關注那些情節時,林玄仲依舊感慨不已。

對於中年領隊的遭遇,明不悔同樣大為感傷。沒想到世間竟然還有如此正義堅韌之人,那收養青羿他們的行為值得任何人敬仰。

一直以來,林玄仲都對中年領隊的行為敬仰萬分,很想成為像中年領隊那樣具有磐石般意志的人,無論經歷怎樣的考驗,依舊可以保留著當初那份初心,做自己想做的事。

值得一提的是,林玄仲在青羿身上能看到中年領隊那種正直的品質,所以看著青羿可以讓林玄仲時刻不忘中年領隊的為人。

不知是意外,還是受到兩人影響,林玄仲最終把關於自己的事說給他們聽。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在一個大家族裡的待遇不用強調兩人都能想到,在感嘆中年領隊為人高尚的同時,明不悔不由得為林玄仲的悲慘童年同情。

一直到林玄仲說到林無憂的師父時,兩人那悲傷的臉色才有所緩和,轉眼有變得驚訝起來。 第205章

對於青羿和明不悔來說一個九階武修完全是站在整個大荒巔峰的武者,兩人長這麼大連一個八階武修都沒看過,更別說是九階武修,心裡自然震驚異常,同時也為林玄仲能認識林無憂高興。如果有可能,兩人都想認識林無憂。

在林玄仲描述完洗筋伐髓的過程后,兩人自然而言地明白為什麼林玄仲會擁有不會中毒的體制。令兩人可惜的是好景不長,林玄仲才剛擺脫廢物之名,林家便遭遇那樣的變故,後來還因為沒能及時醫治導致境界跌落,兩人在一陣驚訝過後,同時感慨萬分。

在林玄仲身上發生的事對於兩人來說同樣大為驚奇,兩人同樣想不到世間會有這樣的奇事。

在境界跌落之後的事情,林玄仲長話短說,因為提到那些經歷,林玄仲比明不悔的情緒更加無法釋懷。

到現在,青羿總算明白為什麼林玄仲在與佣軍隊伍同行時總是打聽關於林家的消息,總是想儘快抵達目的地然後回去,原來林玄仲有這麼多牽挂的事。

原來林玄仲的步法如此厲害不是沒有原因,那是多年的苦練結果,回味林玄仲這些年的經歷,青羿突然覺得自己以往吃的那些苦都不算什麼。即便是個孤兒,但恐怕過得還是比林玄仲要好。

林玄仲說的事情很多,明不悔一直像聽故事一樣。等到林玄仲說完,明不悔把林玄仲的遭遇與自己的經歷比較,明不悔才意識到自己以前的行為有多麼幼稚。要是早聽到林玄仲說這些事,明不悔或許不會把自己的經歷拿出來說。

在林玄仲說完那些事後,心裡總有種空洞的感覺,像是失去什麼一樣直接陷入沉思之中,三人互相靠著誰都沒有說話。

直到很長時間過去后,還是明不悔先開口:「清風,你不用著急,等我們打探到消息,如果可以,我就儘快帶你們回去?」現在明不悔已經完全知道為什麼之前林玄仲要問自己為何不能沿著原路回去,換成自己或許會一個人選擇回去。

「沒關係,」點點頭,漸漸恢復平靜的林玄仲語氣平緩地道:「等我們打聽到消息再說吧。」

「對了,清風你的身法真有那麼厲害嗎?」記得青羿提過佣軍隊伍遇襲的事,想想是林玄仲以一人之力力挽狂瀾,明不悔對此很是好奇。另外,現在悲傷已經過去,明不悔的語氣又變的輕鬆起來。

「還算可以,」提到身法,林玄仲倒是找到一些自信。

「那青羿說當時你有六階武修的實力,我看你現在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武修,又是怎麼回事?」

「那天在情急之下,我服用了一顆可以短時間提高實力的藥丸,後來出人意料的境界回升,然後一鼓作氣殺了那麼多強盜。」那天的事一直沒和其他人提過,現在林玄仲解釋原因,連一旁的青羿都湊過來。

「那藥丸叫什麼名字?」

「我不知道。」

林玄仲知道那顆藥丸有激發人潛力的作用,但並不知道那顆藥丸的名稱,不過為了解答明不悔的疑惑,林玄仲把服用藥丸后自己的身體情況簡單敘述一遍。

「原來是真元丹,」通過林玄仲的描述,明不悔依據自己的見識很快認出那顆丹藥的名稱。

「真元丹是什麼丹藥?」一旁的青羿聽的好奇,忍不住插嘴問了一句。

「那種葯可以在短時間內激發武修的潛能,讓武修爆發遠超自身境界的力量。不過有一定的副作用,可能會對使用丹藥的武修產生反噬,」說著明不悔轉身打量林玄仲一眼。

見林玄仲還和平常一樣,沒有任何異常,明不悔又跟著解釋道:「不過正如贈你那顆丹藥的人所言,這種丹藥的確是一種保命東西,關鍵時刻服下說不定真能換你一命。」說到最後,明不悔故意加重語氣,也算是強調了這顆丹藥的價值。

回想那天晚上紅淚爹說過的話,林玄仲覺得的確如此,而且並不後悔服用這顆丹藥。不過明不悔說的反噬作用,好像在服用丹藥后自己的情況的確出現過異常,可自從抵達不夜城后那種異常的感覺又漸漸消失,所以林玄仲不是太在意。

一切剛剛好的愛情 「清風,那之後你的身體有沒有出現過不適的感覺?」這時明不悔也想到這一點,所以趕忙詢問一聲。

「沒有,」林玄仲搖搖頭,語氣十分肯定,不過突然想到那天的特別情況,趕忙補充一句,「不過當時好像昏倒一次,之後才一切正常。」

「或許又與你的體質有關,」明不悔的腦筋活絡,想法變得很快,很容易考慮到這個方面。

結果明不悔這麼一說,林玄仲和青羿還都覺得有些道理,可能的確如此。到現在,青羿總算知曉那天林玄仲是怎麼回事,心裡的一個大疑問豁然明朗。

「你是說當時你的境界回升過?」短暫的沉默之後,明不悔像是想到什麼重要的問題,眼睛直直地盯著林玄仲。

迎上明不悔的目光,林玄仲不解的點點頭,表示肯定。

「那就是說你的身體問題不是沒有辦法解決?」明不悔的語氣陡然認真起來,十分肯定。

「什麼?」大驚之下,林玄仲像是沒聽清楚地問了一句,然後又不肯定地接道:「你是說我的境界還能回升。」

「只要找到高明的藥師給你查明問題,應該可以,」點點頭,明不悔還是很確定的說著。

一句話給了林玄仲很大希望,其實林玄仲早就想找個高人給自己看看,只是沒有那樣的機會。現在從明不悔口中確認真有解決問題的可能,林玄仲心裡自然而然地多出一分殷切。

青羿在旁邊聽明白兩人的對話,如果林玄仲的問題真的有辦法解決,那再好不過。不知不覺,青羿已經為林玄仲高興起來。

接下來,三人又聊了些這方面的話題才互相依靠著休息。過去幾天里的食物,全依賴著離開那片林子前捕獲的一條大蛇。

一夜無事,第二天一早,三人滿懷信心地再次上路,終於在午後發現前方有炊煙。彎彎曲曲的炊煙預示著前方一定有人居住,在加快速度后,三人發現前方炊煙飄起位置地勢比他們所在位置低的多,所以三人還有要再前進一段距離。

在繼續向前走時,三人漸漸聽到前面傳來的一些聲音。原來前面有一個營寨,放眼望去全是人。那些全部穿著統一的服飾,在幾塊區域練功。

「那是軍隊,」簡單打量一下,明不悔一下子認出那些人的身份。

原來那邊是一個軍隊,那些人都是軍人。

「那裡怎麼會有軍隊?」青羿問出一個問題。

「這裡應該是一個國家的邊境,所以才有軍隊在此處駐紮。」簡單分析一下眼前情況,明不悔為兩人解釋一聲。

「那我們還要不要過去?」關鍵問題,還是得由林玄仲來問。

「這個……」就在明不悔打算說離開的時候,幾人身後突然傳來一陣馬蹄聲,聲音越來越大。

察覺身後的異常情況,三人不約而同地轉過身去,只見一群騎著弩馬的人正朝他們所在位置迅速奔來。一個個舉著長兵器,像是要攻擊三人。

驚懼之下,林玄仲還以為是當初那七名獵人又跟過來。

「怎麼辦?」慌亂之間,林玄仲不再管剛才的問題。

「我們趕緊跑吧!」沒等明不悔回答,青羿已經先說出想法。

「慢著,」就在兩人想要逃走的時候,明不悔卻神色凝重地開口。

「再不跑就來不及了,」不知道為什麼明不悔要留下,眼看著那些人離他們越來越近,林玄仲是不打算坐以待斃。

「那些人都是士兵,要是我們現在跑肯定會被他們追著不放,難道你覺得我們三個能跑的過那些弩馬嗎?」明不悔有些無奈,真想不通旁邊的兩人都是怎麼想的,竟然還覺得能逃掉。

原來那些人都是士兵,在認出來人的身份后,林玄仲反倒心下一松,心裡想著只要來人不是殺人不眨眼的獵人那就沒事。與此同時,青羿同樣反應過來,但臉色有些凝重。

「我們怎麼辦?」

「什麼都不做,就在這裡等著!」

眼看著那十一個士兵離幾人越來越近,明不悔的臉色反而冷靜下來。

在明不悔做出決定后,林玄仲還是不太明白,不過一想到他們的確跑不過那些怒馬,林玄仲只能留在原地。

沒多久,那個隊伍過來,十幾匹弩馬接連停下,在一片荒涼的土地上揚起一片塵土。一共十一人,以中間的人為首。

停下來時,十一個人在三人面前一字排開,一個個神色冷峻,手中長槍直指三人。 第206章

「你們是什麼人?為何在我們軍營附近鬼鬼祟祟。」中間那名男子在穿著上明顯比其他人光鮮一點,顯然是其他人的上級。

「大人,我們是從北荒山脈那邊逃過來的苦役,不明不白地走到這裡,還請大人指條明路,」明不悔低聲下氣地解釋一句,最後還向對方尋求幫助。不管怎樣,在明不悔看來現在還是實話實說最好。

「胡說,那邊的凶林豈是你們幾個可以輕易穿過,」顯然那名士兵長官對明不悔的話不信,又跟著質問道:「快說你們幾個是不是雪國派來的間隙?」

一看此人的反應,明不悔便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只不過幾人的確是從北荒山脈那邊過來,而且走了好幾天才走到此地,現在被誤認為是間隙,一時半會,明不悔還真不好解釋。

在明不悔盡量理解對方說的「凶林」是什麼意思時,林玄仲和青羿把面前十一個人打量個遍。從氣息上看,除了說話的那人像是五階武修外,其他人雖然氣勢冷峻,但明顯是普通武修。如果說三人聯手要殺了他們不難。

現在對方懷疑他們是間隙,雖然不知道間隙是幹什麼的,可從對方嚴肅的臉色上,林玄仲能看出來「間隙」一定是對方的敵人。

在林玄仲考慮怎麼做時,青羿因為知道間隙是什麼,在明不悔沒說話前,先一步為三人辯解道:「大人,我們真不是雪國的間隙,我們連這裡是什麼地方都不知道。」

受到明不悔影響,青羿與那人說話時的語氣更是卑微。不過並沒有改變那人的態度。

「哼,」神色一冷,那人冷笑說道:「既然你們不是間隙,那就跟我們走一趟吧,到軍營里只要能證明你們的清白,我自然會放了你們。」

說完不等三人解釋,此人立刻招呼兩邊的士兵,「拿下他們。」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