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便殺了,怎樣?」

在江婉清看來,這無花皇朝的實力非同一般,她隱約感覺林戰似乎也有談判言和之意。

若她此行尋不到什麼有用的信息,便就會刻意接近朝中重臣或皇子,以圖能否進行勸說讓雙方坐下來談談。

甚至江婉清都做好了獻身的準備,只是還沒徹底下定決心。如果林雲晚來一會兒,江婉清可能就跟著這三皇子一起走了。

現在一切全完,如果無花大帝得知自己的兒子被殺,還是林戰的兒子,那雙方肯定就會拼個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呵呵。

本座乃是至高無上的真龍之尊!區區螻蟻豈會放在眼中?

這是他無花皇朝主動來打,若非如此,本座也會找上門去大開殺戒!

順我者生!逆我者亡!一切忤逆本座者,必死無疑!

「你既為本座侍女,須知護得主人顏面。豈能受螻蟻之輩威脅?竟還想主動獻媚?」

這話,江婉清聽在耳中,卻是心裡砰砰亂跳,猶如情竇初開的少女,小鹿亂撞,似是把對林雲的那種恐懼感給淹沒了。

「額……」

突然!林雲隔空掐住江婉清懸於半空,一股強大到根本無法抵抗的力量猶如鉗子一般緊緊卡住。

這一下,驅散了她心中那感覺,恐懼感如烏雲般再次聚攏、瀰漫。

「若有下次,本座必殺你!」

林雲鬆手,江婉清摔落在地劇烈咳嗽,眼中含著淚水輕輕道,「我知道了。」

啪一聲!江婉清挨了巴掌。林雲冷冷道,「注意你的態度、用詞。」

江婉清跪地,雙手輕搭在兩膝處,畢恭畢敬回道,「是,主人。」

林雲心中冷哼,若非看她體內血脈特殊,留之日後有用,早在郡城中便就將其殺之!還能苟活到今日?

一股龍氣瀰漫,眨眼間林雲已經幻化成三皇子無花沌的樣子,如出一轍,根本真假難辨。

只是那金色袍子無法模擬,只能穿著自己這身了,想這無花皇朝中,也沒人能看出什麼端倪。

「還跪著幹什麼?隨本座進宮。」

林雲之所以沒有立刻在無花城大殺特殺,是瞧見這裡氣運不俗,或許有些至寶也說不定,毀之可惜,便就想著先探尋一番,然後再將所有不臣服者盡數誅滅。

入宮之後,林雲隨意找了幾個官員拉到無人地帶,詢問皇家具體情況。

那些人也疑惑,怎麼今天三皇子變了個人似的?皇家的情況,他三皇子不是知道的更清楚么?除了無花大帝,還有誰能比他更加清楚呢?

但無花沌這個人平日里就陰晴不定,誰知道搞什麼把戲,問了便答,免得招惹麻煩上身。

這無花皇朝的無花大帝生育能力不怎麼樣,一共才有五位子嗣,四皇子夭折,前面兩位皇兄玩世不恭廢物一樣,五皇妹刁蠻任性更是叫人頭疼,也就只有無花沌相對來說能堪大任了。

而且,這些人說起五皇妹同無花沌的關係時,那語氣明顯有些異常。林雲威脅追問,他們卻跪地求饒,寧死也不敢說出口,只是說關係匪淺。

「殿下!您就是殺了我們,我們也不敢胡言亂語呀!」

「求殿下開恩!求殿下饒命!」

「殺了你們?正合我意。」

眨眼間,林雲已經將這幾人誅滅,看的江婉清那是膽戰心驚!怎麼林雲竟強大到如此地步了!?

真是恐怖如斯!

但她轉念一想,林雲既如此之強大,那也說明太玄皇朝肯定能夠轉危為安,便就也鬆了口氣。

(本章完) 「林……主人,你來這皇城之中是為了什麼?」

「玩。」

「玩?」

「你既是本座侍女,身份自然也尊貴,在這裡你隨意便可,想殺誰就殺誰、想拿什麼東西就拿什麼東西。若有人為難,告知本座,必誅之。」

若有人為難,告知本座,必誅之!

聽聞此話,江婉清心中又開始不受控制的小鹿亂撞。之前在街上受了林雲一番責罰、屈辱。可現下一想,怎會覺得心中暗爽?

林雲也懶得去理會她,徑直前往皇宮大殿。

「參見三皇子殿下。」

新夫上任,早安老婆大人! 衛兵們依次行禮,林雲瞧也不瞧,大家也不覺得奇怪,因為三皇子平日里就是這樣。

直接推開大殿巨門,那「嘎」的一聲長響,吸引了所有人視線。

大殿龍椅之上赫然坐著無花大帝,此時殺氣騰騰,但見到林雲后表情微變,頓生喜悅,由此可見三皇子在無花大帝心目中的地位。

殿內兩側坐著二十來個奇裝異服者,必是無主之地的一眾首領。現在他們是人人自危,見到林雲后更是絕望。

無花大帝本就殘暴,殺人無數,這三皇子青出於藍勝於藍,比無花大帝還要狠辣幾分。他們倆人到了一起,殿內的首領們已然放棄了能夠倖存的幻想,都做好了被殘殺的準備。

「沌兒。」

無花大帝剛喚了一聲,便就眉頭皺起,「沌兒,你身上這是?」

「毀了,這是新換的。」

「大膽!」咚一聲!無花大帝暴怒,猛拍龍椅起身,嚇的這幫首領們全都是虎軀一震!

「是誰敢傷我沌兒!?沌兒!你無妨吧?」

「無妨。」

「來人!給我……」

「不用了,是太玄皇朝林戰的兒子林雲,擊殺了一眾守衛,毀了我身上寶物。」

無花大帝略顯驚訝,「林戰的兒子?那你?」

「已經將之擊殺。」

「啊哈哈哈!好!甚好!不愧是我兒!當真勇猛!」

萌妻來襲,總裁請滾蛋 林雲臉上絲毫沒有任何錶情變化,只是冷冷的左右看了看那一眾首領們,視線所到之處皆低頭迴避,不敢直視。

越是如此,無花大帝越是高興。之前,每每誇獎無花沌,他多少都會露出喜悅之色。

但帝王本就該冷酷無情!若不狠心冷酷,怎可做帝王強者?他無花大帝的理想可不止是甘於屈居一隅,未來必要滅了九大仙宗,直至問鼎第三重天!

若是內心優柔寡斷之人,怎在未來繼承這通天大業!?

通天大業?狗屎一堆罷了。

林雲走到左側某首領面前,「為何不歸附太玄皇朝?」

「回、回三皇子的話,小的們只是想偏安一隅,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

「本座問你,為何不歸附太玄皇朝。」

此人渾身一抖,似是被嚇的魂不附體,他不知自己的回答有什麼不妥,也揣摩不透林雲到底想問什麼、又想得到怎樣的回答。

他剛要說些什麼,林雲抬手便就劈下,直接一分為二當場死亡!

「好!吾兒勇猛!」

偏安一隅?與世無爭?須知這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凡人們的愚昧妄想當真是可笑。

林雲也不繼續問,當即一道虹光劈出,瞬間滅了這一側所有的首領們,那是血濺大殿!

「好!好!好!」無花大帝本就嗜殺成性,見林雲這番舉動,興奮的忍不住連叫三聲。

林雲轉身,慢慢前行來到另一側,這邊的人倒是無動於衷,那是因過分恐懼導致的麻木,已然是大腦空白了。

「本座問你,為何歸附無花皇朝?」

被提問之人似乎早就準備好了答案,直接胡扯一堆太玄皇朝如何如何不好,所以才不會歸附。

林雲輕輕揮手,當即將此人頭顱打飛。要知道,林雲問的是為何歸附無花皇朝,而不是為什麼不歸附太玄皇朝,回答的切入點那是不同的。

「本座問你,為何歸附無花皇朝?」

下一位也是準備好了答案,先是對無花大帝一番吹捧,緊接著就是對林雲阿諛奉承,用詞巧妙,看樣子非常有學問,可惜還是被林雲一擊當場斃命。

走到第三人面前時,無花大帝開口喊道,「吾兒! 喲,好 莫要廢話,殺之!」

林雲一掌劈出,將剩餘所有人盡數誅滅。

「好!太好了!吾兒英勇!冠絕皇朝!」說著,無花大帝走下龍椅,來到林雲面前,竟是開心的親自將他自己身上那袍子給林雲換上。

「吾兒!此乃黃龍戰甲!是你夢寐以求想得到的寶物。你可想知道,為何父皇今日才賜予你?」

「不想。」林雲冷冷道。

這回答本是觸怒龍威,卻不料無花大帝更為興奮,連連稱讚,彷彿好幾百年都沒這麼開心過了。

「大軍何日進攻?」

「哦?吾兒可有何良策?」

「區區螻蟻之輩,何需什麼良策。我親自率軍,不出三日便可將太玄皇朝收入囊中。」

這話可是讓無花大帝相當驚訝,即便無花皇朝現在佔據了優勢,可他們仍不敢輕敵小覷。林雲此話如同具有發誓一般的力量,似乎讓無花大帝產生一種錯覺,真的就可以在三日內橫掃太玄皇朝。

「吾兒英勇!拿著!此乃軍中虎符,可調動一切!若吾兒能將太玄皇朝拿下,父皇便傳位於你!」

林雲轉身離開,邊走邊冷冷道,「區區無花皇朝皇位而已。」

今天無花大帝算是笑了個過癮,即便無花沌已經是殺人如麻,可他還是希望自己的三兒子能夠再狠辣冷酷一些,今兒個算是如常所願了。

等林雲離開以後,無花大帝才感覺不對,卻又說不出哪裡有異常。總之,林雲身上那股氣場,甚至讓他都有些膽寒,不知是福是禍呢。

江婉清一直在殿外等候,大門開啟之時,她無意間看到裡面血肉模糊的畫面,當即如晴天霹靂打到頭頂。

甚至那些非常了解無花大帝和無花沌的守衛們也都是相當驚愕。

媽咪,總裁後爹要轉正 這倆人今天是怎麼了!?

為何將剛剛俘虜的一眾首領們盡數誅殺!?

世間怎會有如此可怕的存在!?

守衛們深知無花大帝的習慣,若殺了一部首領,必進而誅滅全族!

(本章完) 無花大帝於次日召集群臣、部下,大擺宴席,為了慶祝三皇子擊殺了林戰的兒子。

這事情已經在無花皇朝內傳開了,沸沸揚揚。當日無花城確實也發生過一場戰鬥,大家都知道三皇子在,儘管沒人親眼看到。

林雲在太玄皇朝那邊的部分事情,多多少少有人知道些,總之是非常可怕的實力。這三皇子修為不過是武道第六重境,雖然在無花皇朝內已經算是非常不錯了。

可能夠擊殺林雲,無疑是震懾了整個無花皇朝。越是讓人害怕,無花大帝就越是開心,他要的就是這種威懾效果。

而且還大肆散布消息於太玄皇朝軍隊中,那是人心惶惶。

他們可都親眼見過林雲是何等恐怖的存在,聰明人自然知道消息真假,也不說什麼。愚笨些的人們就如熱鍋上的螞蟻,來回蹦躂。

「主人,如果軍心大亂,到時候我方戰鬥力就會減弱,你……真的不管嗎?」江婉清邊服侍林雲更衣邊問道,她倒是非常關心這件事情。

「你的問題真多。」

江婉清心中一暖,林雲越是訓斥,她就越是開心,自己都無法理解原因所在。

「本座只是讓這無花皇朝多苟延殘喘幾日罷了。」

「今日,有不少朝中高官贈與我禮物,頗為貴重。」

「你收著便是。」

林雲知道江婉清收到的一大片東西,在他眼中多是廢品,除了幾顆太玄龍丹,這幫官員們還真是敢下血本。

「如果不是看在主人面子,他們才不會理我呢。」

「這便是叢林法則,強者為尊,有何稀奇。」

相對的,林雲似乎也只肯同林戰以及江婉清多言語幾句,這讓她多了些痴心妄想。

宴席直接在皇宮大殿內召開,文武官員以及各部首領足有數百人之多,無一人敢與龍椅上的無花大帝對視。

當林雲到達之後,這幫人更是顫顫巍巍,儘管殿內歌舞昇平,卻彷彿如同是奏響了他們的哀樂。

林雲察覺到几絲殺氣,神念一掃便知,席中有幾人是準備找機會對無花大帝行刺,都是些武道第八重境的螻蟻。

而無花大帝的修為已然是半步先天生靈境,若是傾盡全力,可發揮出先天生靈初期的實力。雖然在林雲眼中連草芥都不如,可對於第一重天這個領域,那就算是幾乎恐怖無敵的存在了。

這倒是個機會。

無花大帝將自己的黃龍戰甲給林雲,肯定不僅僅是情緒所致,他必然還隱藏著其餘寶物,等林雲一點一點將那些東西扣出來,也就是無花皇朝覆滅的時候了。

「吾兒!來!」

無花大帝特意命人在他旁邊擺上一尊小龍椅,文武大臣們剛進來就發現了,意圖很明顯,未來皇朝繼承人鐵定就是三皇子。

可惜這幫蠢貨們還不知道呢,他們那三皇子早已被誅殺,眼前這三皇子卻是他們最大的死敵。

宴席,自是少不了飲酒,可今日這酒頗為特殊,竟是血酒。林雲目光一掃,發現有些大臣們杯中是血酒,有些不是。好像標記一樣。

「吾兒,且給大家說說,你是如何英勇擊殺林雲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