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傅芊芊狠虐高統的過程中,高統發現傅芊芊的招數竟與以前的紫車一模一樣,似如出一轍。

在一次高統被傅芊芊狠狠踢到牆上的時候,高統受不了的舉手投降認輸:「我認輸,我認輸!」

因為高統認了輸,傅芊芊便收回了要將高統從地上抓起來的手。

末了,傅芊芊吐出了一句:「實在是太弱了,這樣的人,也配做保鏢?」

高統:「……」

他弱?他應當是所有保鏢里實力最強的人。

不是他太弱,是傅芊芊對他下手太狠!

等傅芊芊和裴燁離開之後,庄名仕的助理攔住了步履蹣跚的高統,遞給高統一個信封:「這是你這個月的工資和你這次受傷的醫藥費,你被解僱了!」 聽說自己被解僱了,高統一臉的接受無能。

「為……為什麼?為什麼要解僱我?」高統一把抓住了助理的手腕,剛用力,他手臂便傳來了一陣撕扯般的疼痛,令他疼的臉部扭曲了起來。

傅芊芊簡直下手太狠了,她還是個女人嗎?

「為什麼?」助理好心的提醒他:「高統,為什麼你還自己不清楚嗎? 溺寵甜妻:強勢總裁溫柔愛 剛剛你與庄總朋友的女人比試,結果很明顯,你受了這麼重的傷,你自然是所有人中身手最差的,既然你的能力這樣差,我們庄總自然也不可能留你了。」

「不行,我要見庄總,傅芊芊那個女人她……」

高統剛要說傅芊芊是故意針對自己,故意對他下狠手這樣的話,助理立刻壓低了聲音,聲音里已經帶著了幾分警告:「高統,有些事情,是不可能說得明白的,那位傅小姐是裴總的女人,而裴總又是我們庄總的好友,傅小姐說你的實力差,你便是實力差,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這樣你明白了嗎?」

高統:「……」

他雖然有時候腦袋不太好使,但是,理解能力還是有的。

總歸一句話,因為剛才傅芊芊說他的能力差,所以他便是能力差,即使他的能力不差,那也是差。

所有的矛盾點都在傅芊芊的身上。

見高統愣在原處,助理便微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總算是明白了,我們庄總也沒有虧待你,這些錢,遠遠超出價值範圍!」

說罷,助理便轉身離開了。

待助理離開了,高統的手指死死的捏著手裡那厚厚的一打鈔票。

他的手揚了揚,就想把手裡的鈔票扔掉,可是,轉念一想,現在他家裡已經快要揭不開鍋了,有了這些錢,正好可以貼補家用,想到這裡,高統便把揚起的手又縮了回來,仔細的將那些錢塞到了內兜里。

然後,他一臉陰狠的看著傅芊芊和裴燁倆人離開的方向。

可惡的傅芊芊,他一定不能輕易的放過她。



在送傅芊芊回程的途中,裴燁突然說了一句:「你後天就要去軍區報到了吧,上午還是下午?」

傅芊芊:「上午,我和靳首長約好了上午九點鐘。」

裴燁皺了下眉:「上午呀!」

「怎麼了?」

裴燁一臉可惜的說:「後天上午有一位貴客從國外回來,她正好是上午九點鐘的飛機到雲城國際機場,所以,我後天上午恐怕就不能送你去軍區了。」

裴燁的話讓傅芊芊的心裡暖了幾分。

她聲音柔了幾分道:「你也不必事事都對我周道,去軍區這種事情,我可以自己過去的。」

裴燁:「那不一樣,你生命中的每一件大事,我都想參與。」

傅芊芊:「……」

看著裴燁一臉可惜的臉,傅芊芊的心臟好似被一隻無形的手抓緊。

想到這裡,她又想到了什麼,然後,她拿出手機打出去了一個電話。

坐在傅芊芊身側的裴燁,不知道傅芊芊的這個電話是打給誰。

當電話接通,電話里傳出了一陣男聲的時候,裴燁的眉頭擰緊了一下。

傅芊芊是在給一個男人打電話?

不等裴燁開始起醋意,傅芊芊恭敬的開口喚道:「靳首長。」

裴燁微愣了一下。

傅芊芊在給靳首長打電話?

靳首長有些無耐的嗓音從話筒那邊傳過來。

「小土匪,你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做什麼?」

傅芊芊淡淡的開口:「靳首長,我要申請。」

「申請,申請什麼?」靳首長的聲音里充滿了戒備:「傅芊芊啊,你現在上尉的軍銜已經很高了,不能再升了。」

傅芊芊皺眉:「我沒有說要升軍銜。」

一聽傅芊芊不是要升軍銜,靳首長的聲音似鬆了口氣般:「不是升軍銜就好,其他的事都好說,你要申請什麼?」

「我後天去軍區報到,原本定的是九點鐘報到,我想提前到八點鐘!」

靳首長沉吟了一下:「可以吧,我明天去交代一下,問題不大。」

「好,謝謝首長!」傅芊芊輕快的道:「順便問候首長夫人!」

靳首長聲音溫和道:「行了行了,沒事就掛了吧!」

「是!」

說罷,傅芊芊便掛斷了電話。

裴燁訝異的看著傅芊芊。

他沒想到,傅芊芊會給靳首長打電話改變報到的時間。

以前的傅芊芊,那都是說一不二的執拗性子,想要讓她改變她原本的計劃,是很難的。

可是,這一次,他甚至都沒有指望傅芊芊會傅芊芊改變她的計劃,只是向她吐槽一下而已,沒想到,傅芊芊就已經主動改變了計劃。

傅芊芊的這個轉變,讓裴燁欣喜若狂。

說明,傅芊芊是在意他的,而且……不是一般的在意。

因為欣喜,裴燁嘴角的笑容幾乎咧到了耳根子。

當掛了電話之後,傅芊芊看著裴燁。

她的聲音很平靜,沒有任何波動:「我後天上午八點鐘報到,你提前送我到軍區,然後再趕去國際機場,應當趕得及九點鐘之前到!」

裴燁輕咳了一聲掩飾心裡的激動。

「能,必須能。」

「那就好!」

裴燁又輕咳了一聲,抑制不住喜悅的開口問了句:「那個芊芊,你會給靳首長打電話,改變你原本的報到時間,是因為我嗎?」

傅芊芊皺眉看了他一眼。

「不然呢?」

狩獵好萊塢 裴燁努力保持淡定的說:「其實吧,芊芊,我也並不是一定要你改變你原本計劃的。」

聽了裴燁的這句話,傅芊芊的眼睛微微眯了一分,然後,她的手重新把手機拿起來。

「既然這樣,我就給靳首長打電話,後天我還是按原計劃時間報到!」

可是,傅芊芊的手指還沒有按到手機上,就被裴燁按住了手機界面。

「既然你已經給靳首長打過電話了,而且,現在天已經這麼晚了,說不定靳首長已經休息了,我們就不用因為這種小事再打擾他了吧!」 情到深處,冷血總裁太任性 裴燁趕緊勸道。

笑話,他剛剛只是跟傅芊芊客氣客氣,誰知道傅芊芊就這麼不解風情的要給靳首長打電話。

剛裴燁一臉緊張的樣子,傅芊芊的嘴角勾起了一彎揶揄的弧度。

當裴燁瞥到傅芊芊嘴角揶揄的弧度,裴燁的眉梢高挑。

嘖嘖,他的芊芊居然敢逗他…… 裴燁看著傅芊芊那張陰謀得逞表情的小臉,突然雙手湊了過去,摸到了傅芊芊的腰側,在正常人的癢點撓了幾下。

國為裴燁突然撓自己,傅芊芊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可是,她第一個反應就是不能笑,不然的話,她的形象就沒了,整個人的臉也因此緊張緊繃了起來。

然而,裴燁得寸進尺的手在她的腰間不停的撓。

古代有一種酷刑,就是癢刑,以前,她從來不覺得,被撓癢是一種酷刑。

現在她總算是體會到了,那根本是常人無法忍受的。

隨著裴燁的雙手還在不停的作祟,傅芊芊緊繃的臉開始有了裂紋。

裂紋也越來越明顯。

在忍到了一個頂點的時候,傅芊芊終於受不了的去抓裴燁撓向自己腰間的手。

但是,裴燁的力道與傅芊芊有著懸殊,傅芊芊抓不開裴燁的手,裴燁的手如影隨形的追隨在傅芊芊的腰間。

就這樣僵持不下的時候,一直冷著一張臉的傅芊芊,臉上突然露出了笑容來,她一邊笑一邊出聲阻止裴燁:「不行了,你的手快拿開,好癢,快拿開。」

看著傅芊芊臉上的笑容,裴燁的目光有些恍惚。

在他的記憶里,傅芊芊就沒笑過幾次,而且,就算她以前笑了,也只是曇花一現,不像現在這樣開懷大笑。

恍神一瞬間之後,裴燁繼續在傅芊芊的身上撓著。

「那你知不知錯?」

傅芊芊不明白裴燁說的是什麼意思,一邊無法抑制的笑著,一邊喘息著道:「錯?什麼錯?」

「你剛剛說,要給靳首長打電話,按原本的計劃時間報到,是不是故意戲弄我的,難道沒錯?」

原來是因為這個呀。

在裴燁的痒痒刑下,傅芊芊只得承認:「錯了,我錯了。」

傅芊芊認過錯后,裴燁才停止了對傅芊芊的撓癢。

而經過剛剛那一陣的折騰,倆人的衣服都有些亂,而傅芊芊因為承受不住撓癢,整個人倒在了沙發上,裴燁則是半壓在傅芊芊的身上,倆人身上的衣服也都有些凌亂。

看著傅芊芊因笑情緒激動后酌紅的臉頰,如同熟透了的紅蘋果般誘人,裴燁下意識的低頭吻上了傅芊芊的唇。

但是,考慮到駕駛座上還有人,裴燁的吻也只是淺嘗輒止,啄了一下便從她的唇上離開,然後,把傅芊芊拉起來坐好。

坐在前面駕駛座上的楚行,雖然沒有看向後視鏡,但是,僅僅聽到聲音便知道車後座發生了什麼。

這對他來說,簡直是一項酷刑啊。

好在,傅芊芊和裴燁他倆也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虐狗,他現在已經淡定的不能再淡定了。

等到坐正了身體,傅芊芊便黑著臉把裴燁扶著自己的手推開,然後,將自己的頭髮紮好,之後便不再看裴燁了。

她在生氣。

可惡的裴燁,剛才竟然那樣折磨她,令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她這輩子還沒被男人這樣對待過。

一想到自己剛才在裴燁面前笑得那麼癲狂,她的臉便一陣熱。

簡直丟死人了。

裴燁知道傅芊芊在生自己的氣,這個時候撞上去,只是會讓傅芊芊更生氣,所以,裴燁便沒有再逗傅芊芊,只等她慢慢消氣。

等到傅宅到了,車子剛停下來,傅芊芊便要下車。

這時,裴燁的手更快的按住了傅芊芊的肩膀,另一隻手托住傅芊芊的臉,將她的臉轉向自己,然後,他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

猝不及防的傅芊芊,被裴燁吻個正著。

在傅芊芊愣住的當兒,裴燁給了傅芊芊一個顛倒眾生的笑容。

「晚安,晚上記得想我。」

傅芊芊:「……」

本來傅芊芊還是在生氣的,莫名的,心裡的氣卻驟然消失。

不過,她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招呼也不打便從車上下去進了傅宅。

看著傅芊芊離開的背影,想著傅芊芊剛才的笑容,裴燁輕撫了一下唇瓣。

等了兩分鐘,傅芊芊房間的燈並沒有亮,裴燁想著,大約是傅芊芊在樓下陪傅老爺了,裴燁心情愉悅的令道:「開車!」

話落,楚行便開著車子駛離了傅宅。



傅宅的客廳里。

傅靈月趴在傅老爺子的懷裡泣不成聲,整個客廳都充斥著傅靈月的哭聲。

而從傅宅門外進來的傅芊芊,一眼看到的,便是傅靈月趴在傅老爺子懷裡哭泣的畫面。

看到傅芊芊回來了,傅老爺子便一臉無耐的抬頭看向傅芊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