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林塵的父母在何處!」葉嵐淡淡笑著說道:「若是不出意外,一個月之內,林塵就能見到他們了。」

「嵐姐,我爹娘在什麼地方?」林溪心中有著莫名的意味。

她不知道當年葉碧瑤跟林清風為什麼拋棄她跟林塵。

但是這麼多年,她跟林塵過的很不容易,處處都受到針對,被族人排擠。

那個時候,她心裡想著,如果有爹娘為她跟林塵撐腰,那該多好。

然而,一次次的被針對,林溪的心裡對葉碧瑤跟林清風越加的不滿。

就這樣拋棄她跟林塵,根本就不配為人父母。

現在突然得到有父母的消息,林溪的心裡還是忍不住的問了出來,她想當面問問自己的父母,為什麼在她跟林塵那麼小的年紀,就拋棄她們。

「這個是秘密!」葉嵐賣了個關子,同時讓林溪放寬心,說道:「一個月之內,你肯定會見到他們。」

林溪輕點了點頭。

葉嵐美眸望向柳青璇,緩緩道:「據我所知,林清風跟傾月的父親可是好兄弟,而傾月跟林塵已經成親,我相信,林清風會認可傾月的。」

說罷,葉嵐略有深意的望著柳青璇,提醒道:「退一步海闊天空,你跟傾月都做林塵的妻子,又有何不可?」

柳青璇沒搭理葉嵐,起身穿衣,走出了溫泉之地。

溫泉里。

「師父,你不用這樣,順其自然就好。」夏傾月美眸微微垂落,輕聲道。

「傻徒兒…你以為林塵真的喜歡柳青璇?」葉嵐搖了搖頭,心疼的望著夏傾月。

「什麼意思?」夏傾月有點懵,雖然之前她看到林塵的眼神很淡漠,那種…確實不是喜歡一個人該有的眼神。

但是…

那天,柳青璇跟林塵從房間里走出來,身上有著一股獨特的味道,那種味道,就是發生夫妻關係才會有的味道。

都做了那種事,難道還不是愛么?

「你仔細觀察吧。」葉嵐淡淡道,她說的再多也沒什麼用,還得夏傾月自己去發現。

林溪有點發愣。

事情變成了這樣的局面,基本都是她促成的,她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看來…得想想辦法了。

林溪覺得要跟林塵,還有柳青璇單獨的談一談了。

「三天之後,就去天山秘境吧。」

葉嵐忽然開口說道。

「天山秘境要開啟了?」

夏傾月一愣,天山秘境,在十六年前出現過一次,在那個時候。

多少強者沒入天山秘境,想要尋求機緣,結果…天山秘境突然關閉,導致十六年前進入其中的強者,全都被封閉於秘境里。

「秘境早就有了鬆動,推測三天後會自行開啟。」 廢后將軍妻 葉嵐望向夏傾月跟林溪說道:「介時,你們倆都要前往。」

「嗯。」夏傾月輕點了點頭。

林溪也點了點頭。

……院子里。

林塵仰躺在椅子上,這時柳青璇走了過來,她眼神複雜的望著林塵。

剛剛葉嵐所說,一個月之內,林塵的親生父母將會出現。

到時候,林清風跟葉碧瑤只會認可夏傾月為正妻,而她?又算什麼?

「林塵。」柳青璇坐在了對面的椅子上,給林塵沏茶。

「說吧。」林塵懶得看柳青璇。

「對不起。」柳青璇抿了抿紅唇,美眸注視著林塵俊俏的臉龐,歉意說道:「我不該以情鎖控制你,限制你的自由。」

「沒事,已經習慣了。」林塵望著天際,說道:「再說了,我也把你玩遍了,我倆扯清,誰都不用向誰道歉。」

柳青璇心中苦澀,玩遍了?

她控制著林塵,林塵將她的身體當作發泄的工具。

她感受的出來,林塵喜歡她的身體,但也僅此而已,身體是可以替代的,若哪一天,她離開了東荒界,也能有其她的女人作為林塵發泄的工具。

而這種喜歡,毫無用處,一點都不可靠。

「對了,你既然良心發現,是不是該將情鎖給撤掉?」林塵挑著眉頭,望向柳青璇。

他總覺得有這個情鎖在,讓他感到很不舒服。

「撤不掉。」柳青璇說道。

「撤不掉?你意念一動,不就撤掉了?」

林塵問道。

「就是撤不掉!」柳青璇。

「行吧…」林塵無奈一聲。

隨後閉上眼睛,享受著陽光的沐浴。

柳青璇的美眸望著林塵,讓她撤掉情鎖…她不想撤,若是撤了,她就不能隨意的查探林塵的記憶了。

若是,林塵喜歡上了別人,她也無法第一時間知道,這情鎖的用處很大,不能撤。

「那個…若是你爹娘突然出現,他們只認可夏傾月是你的妻子,你該怎麼辦?」

柳青璇問道,這才是她想問的。

「干拌,我說過許多遍了,我跟傾月只是假成親,即便是我爹娘出現了,我跟傾月也只會繼續演下去。」林塵。

「難道要演一輩子?」柳青璇皺著黛眉。

「我早晚會離開東荒,介時,也不會跟夏家有什麼過多的來往,若是期間跟傾月有了感情,那正好啊,直接順理成章。」林塵。

「那我呢?」柳青璇注視著林塵。

「你?你什麼?」林塵裝糊塗。

柳青璇的臉色頓時冰冷,切齒道:「就算你不喜歡我,但是,你毀了我的清白,是不是該負責任?」 ?「你想我負什麼責任?」林塵挑著眉頭。

「娶我!」柳青璇有力的說道:「你能娶夏傾月,那麼,就更應該娶我!」

「柳青璇,有時候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麼證道成帝的,你這種心性也能成帝,我覺得,世間多數人都能成帝了。」林塵說道。

「你是說我傻么,為什麼你不喜歡我,我卻舔著臉,低賤的伺候你,只是為了得到你!」

柳青璇望著林塵聲音低沉的說道:「如果,我不喜歡你,就憑你之前毀了我,我就一定會將你碎屍萬段,可是,我喜歡你,喜歡你,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

林塵閉上了眼睛,為何…他的心,隱隱顫抖了一下。

「我再問你最後一遍,你到底負不負責任!」柳青璇沉聲說道。

「如果我不負責,你是不是又要用情鎖,讓我生不如死呢?」林塵輕輕笑著。

「如果你不負責,我就讓自己懷孕!」柳青璇冰冷的說道:「你的精華,我都儲存好了,只等傷勢恢復,就將精華引至體內受孕,然後直至生下來!」

「我…」林塵的心頭猶如被一萬頭黑馬踏過,還可以這樣!

「回答我,負不負責。」柳青璇凝望著林塵的眼睛。

「我…」林塵無語至極。

若是他說不負責任,柳青璇就懷孕了,到時候…他不就有了寶寶了?

「行,負責。」林塵服了柳青璇,真是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這還差不多。」柳青璇的嘴角微微揚起,有種因為勝利而得意的樣子。

她現在才知道。

用情鎖強行控制林塵,根本不會有什麼作用,只會適得其反。

想想也是。

林塵是聖,又怎麼可能輕易屈服呢?

而之前林塵將柳青璇的身體當作發泄的工具,算是反擊的一種方式。

現在么…

柳青璇知道,只有拿真正有用的武器,才能制服林塵,應了某句話,對症下藥。

放眼天下,又有誰不在乎自己的子嗣呢?

不過…林塵越在乎子嗣,她越要想辦法讓自己懷孕。

而讓自己懷孕,對於常人來說,是很簡單的事情,只要跟男人隨便睡幾天就好了。

而對於柳青璇而言,很難很難,難度不亞於手摘日月星辰。

帝軀體內的生命,高傲無比,只有遇到帝級的生命,柳青璇體內的生命才會願意與之融合。

而林塵現在只是武師。

柳青璇體內的生命會抗拒林塵體內的生命,甚至,會抹殺掉林塵體內的生命。

總裁的女人(全本) 哎…

柳青璇輕輕一嘆,看來等傷勢恢復,要去請無盡火域之主丹帝蕭炎幫忙了。

只有蕭炎能煉製帝品丹藥,有了帝品丹藥,才能讓自己體內的生命不抗拒林塵體內的生命。

「咳咳。」林塵咳了咳,正了正身子,望著柳青璇,試探性的問道:「我負責的話,你還會讓自己懷孕么?」

「會啊,為什麼不會?你都願意負責了,那懷個寶寶不是更好么?」柳青璇輕輕笑著,心中暗爽,小樣兒,跟本帝斗,太嫩了。

「……」

林塵欲哭無淚。

他就這麼被套牢了?

如果是敵人,他直接殺了就好。

偏偏…柳青璇不是敵人,讓他無可奈何。

「對了,給孩子取個名字吧。」柳青璇想起了什麼,說道。

「……」

你都要給孩子取名字了?

至尊小神醫 林塵很無語,太快了吧。

「咳咳,我覺得吧…先別想那麼多。」林塵說道。

「為什麼不想那麼多?這是早晚的事情,早點取名字不好么?等我傷勢恢復,我就要離開這裡了,以後想跟你見面,就很不容易了。」

柳青璇說到這,美眸微微黯然,黑暗恐怖時不時的就大舉進攻天界。

天界的所有大帝,都必須出動應付才行。

「我覺得還是太快了,能不能慢慢來?」林塵無語說道。

「行吧……反正還有幾個月的時間,慢慢想,不急。」柳青璇輕輕笑著。

「要不要睡覺?」柳青璇忽然望著林塵,眼神里泛著一絲媚意。

女人越喜歡男人,越想著做壞事。

「不要!」林塵拒絕道。

莫名奇妙,光天化日之下,就做這事,未免不太好,至少也得調調情吧?

「好吧…」柳青璇心中微微失望,不過也沒再強求。

這時。

總裁的搶錢甜心 林溪走進了院子,直接坐了下來,喝了口茶,望著林塵說道:「哥,告訴你一個消息。」

「什麼消息?」林塵問道。

「爹娘一個月之內會出現。」林溪。

「嗯?」林塵挑著眉頭,望著林溪,好奇道:「你怎麼知道?」

「嵐姐說的。」林溪。

林塵看了一眼柳青璇,怪不得剛剛莫名奇妙提起自己的父母,原來自己的父母要出現了啊。

「知道了。」林塵也沒再多問,既然葉嵐說一個月之內父母會出現,那就等著吧。

「哥,嵐姐讓我問你,你要不要去天山秘境?裡面有機緣什麼的。」林溪問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