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想跟你吃晚飯。」陳鑫在另一邊敲著桌子,等待回應。

二哥:「去唄,我也正要去吃飯。」

「那去哪吃?」陳鑫問。

「你定吧,來接我就行。」

掛了電話,仝一一看到微信上有個小紅點,好奇的點開之後,發現是蔡衍飛,她笑了笑,點開他的消息。

蔡衍飛:謝謝。

她邊回信息邊往浴室走。

仝一一:別客氣。 重生之女神醫 O(∩_∩)O

二哥深深嘆了口氣,扔掉手機進了浴室,她還是好好擔心擔心自己的事吧。

陳鑫下班後接上二哥前往餐館,讓仝一一沒想到的是陳鑫竟然知道這家她一直很想來的日料店。

「喲,三弟,做功課了。」二哥很開心的解下安全帶下了車。

「我還怕你感冒沒好吃不了呢。」陳鑫一同下車笑著看她。

「哪能,我身體好得很,跑個步就滿血了。」二哥迫不及待的進了餐館,準備胡吃海塞一頓。

陳鑫看仝一一吃的開心,在對面笑了笑問:「今天根本就不是身體不舒服吧?」

仝一一怔住,但也沒慌張,反正陳鑫早晚會知道。

「稍微整治了下民風。」二哥繼續往嘴裡填吃的。

「然後怕局長發飆躲了一天?」陳鑫靠近桌子,笑的越來越燦爛。

「……」二哥放下筷子抬眼看他:「行啊,這兩年不是白跟的啊,學會看我心思了。」

「那倒也沒有……」他知道不能再往下說了,馬上討好臉:「我這不是擔心你嗎?警局沒了你,什麼進展都沒有。」

仝一一重新拿起筷子,正眼都沒瞧他:「養你們幹什麼的?」

「這話也不能這麼說。要知道局長可好幾次都想調走你,估計是你爸的意思吧。」

「切。」仝一一咽下嘴裡的食物,很認真的盯著陳鑫:「要是你不提他,我們還是好朋友。」

陳鑫沒再說下去,兩人繼續吃飯,陳鑫開始回想起來剛結束學業準備分配的時候。

陳鑫的父親就是仝一一現在警局的局長,他父親和仝一一的父親之前是同事,是曾經一起同生共死的好兄弟,但是因為陳鑫大學是在國外上的,知道陳鑫是局長兒子的人很少,仝一一更不知道。

於是陳鑫一回國,就被仝局長拜託去照顧仝一一,在自己父親手下做事確實沒什麼,可時間一久他就莫名的充滿罪惡感。

全局的人都知道仝隊和自己的父親不和,誰都不敢說什麼,就連仝一一都選擇性遺忘自己那位局長父親。也是,身手堪稱全城前三甲的彪悍女人,根本不需要別人保護。

仝局一直想緩和二人之間的關係,陳鑫也幫著在中間偷偷調劑,可一到這樣的話題,二哥就很敏感,完美避開之後,也不給對方繼續說下去的機會。

陳鑫和仝隊酒足飯飽后一同乘車回家,在車上陳鑫安靜的有點反常,甚至二哥叫了好幾聲都沒反應。

「哎,喂,三弟? 名門罪妻,總裁高攀不起 陳鑫!」仝一一的聲音將陳鑫帶回現實里,扭頭看她。

我其實,就想為你做點事。陳鑫在心裡想著,說道:「送你回家吧。」

「嗯……你沒事吧?」仝一一繫上安全帶,轉頭問他。

「我能有什麼事?」陳鑫發動車子:「你照顧好你自己就行了。」

仝一一撇嘴小聲說:「我一直自理能力很強啊。」

陳鑫笑起來,又說:「聽說蔡衍飛要跟公司解約了,你知道嗎?」

仝一一聳聳肩,心想那還是我給他添了把火呢……也不知道順不順利。她轉頭問陳鑫:「已經解約成功了嗎?」

腹黑女的愛情大作戰 「說是已經在走程序,明天?還是後天就公示了吧。」

那就是……還挺順利的。仝一一點點頭,沒再多問。

仝一一到家掏出手機,點開蔡衍飛的對話框,把打的字刪了又打打了又刪。最後站起來在屋裡來回踱步,像是在思考人生大事。

發什麼好呢?她想。

都順利吧?不行,太沒感情。

你那邊都還好吧?O(∩_∩)O

……太撒嬌了吧。

聽說你要解約了是吧?

不行不行,這顯得我很八卦。

就這樣,仝一一在家裡因為不知道發什麼而苦惱了三十分鐘,最後她編輯了一句還沒編輯完的話,還不知道發沒發過去屏幕顯示『仝大頭』的來電提醒,她手一滑竟按下了接聽鍵。

「喂,幹嘛。」看來是躲不過去,她沒好氣的接起。

「你這什麼態度?」仝局長在另一邊明顯也沒想到仝一一會接自己的電話,強裝鎮定。

「沒什麼事我就先掛了。」仝一一根本就不給仝局面子,草草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的二哥馬上回到微信界面,看到自己發出去的信息愣在原地。

仝一一:我想ni……(我想你一定都解決好了吧)

信息已經發出去了……然而二哥並不知道可以撤回。

「我去,這……肯定誤會了吧……」二哥大吼一聲,攤在沙發上。 仝一一沒眼再看手機,跑進衛生間去洗漱,敷上面膜后重新回到沙發上拿起手機,硬著頭皮點開微信。

蔡衍飛:我知道你想我了。

「我靠。」二哥兩腿一蹬,差點過世。

仝一一:……我剛才沒寫全。

蔡衍飛:是嘛?沒事,我都知道的。

蔡衍飛在另一邊逗得開心,他能不知道那是句沒寫完的話?

仝一一:真的,我是想問你公司的事。

蔡衍飛:【壞笑表情】

二哥將手機扔到一邊,撕掉面膜自言自語:「果然明星都是花花公子,早知道幹嘛幫他出頭!」

仝一一轉念一想又抓起手機,用谷歌查看了蔡衍飛所有的花邊新聞,氣的她站起來走進卧室,就差一腳踢過去了。

「明星是吧?真是瞎了眼!」二哥氣沖沖的準備入睡,沒有看到蔡衍飛最後那條晚安訊息。

第二天,二哥冷酷的出現在警局裡,殺氣騰騰。

「三金呢?」看陳鑫位置上沒人,問旁邊的同事:「還沒來嗎?」

「局長叫進去了,好像有任務吧。」同事小李弱弱的回答。

「局長來這麼早?」仝一一挑眉往局長室方向走。

另一邊,局長室。

這是一場父子間的戰爭……吧?

陳鑫坐在局長對面,先開口:「不是說低調一點嗎?還叫我來談話?」

「我分配任務不行么?」陳局綳著臉,沒好氣的看著他。

陳鑫聳聳肩,:「那就說任務。」

陳局清清嗓子,問他:「最近一一狀態怎麼樣?」

「還能怎麼樣?一身幹勁。」陳鑫就知道自己的爹永遠這麼口是心非。

「……」局長瞪著他:「還有幹勁,我看你們一直跟的那個案子也沒什麼進展,正好趁這次人員調動,你勸勸她讓她去輕鬆一點的組,你可以跟她一起過去。」

「我的天,陳局,你是嫌我活的太長了嗎?」陳鑫一臉驚悚,這是在坑自己兒子吧?

眨眨眼又說:「你又不知道二哥的性格,我哪敢提。昨天晚上我就提了一句仝局,就差點被加入黑名單。」

「你怎麼這麼慫?還沒結婚就開始怕老婆?」陳局一臉恨鐵不成鋼。

陳鑫耳朵有點紅,斥責道:「你這說的哪跟哪啊?」

「哎喲,你還想不承認?你不是說你喜歡一一嗎?」

陳鑫被自己父親揭了短,不自在的撓撓頭:「你是我親爹嗎?有你這麼揭短的么。」

「現在真是一代不如一代,當初我追你媽的時候都沒像你這麼費勁。」

陳局深深長嘆一聲,弄的陳鑫臉都有點紅。

仝一一這時在外敲門,陳鑫起身站到一旁。

「進。」陳局讓她進來,沒再說話。

二哥站到陳鑫身邊,看他臉很紅,連著脖頸紅成一片。

「三弟,你臉怎麼這麼紅。」她問。

「啊……哦……沒什麼,有點熱。」陳鑫磕磕巴巴的,絲毫不緊張呢。

「局長是不是您又吝嗇不捨得開空調了?」仝一一矛頭一轉,說:「局長,我們三弟可是局裡的吉祥物,你有什麼事沖我來,不許欺負他。」

陳局噗嗤一笑,:「哈哈哈哈,我就喜歡你們年輕人這麼相親相愛的樣子,你放心,只要你能消停,我就善待你的吉祥物。」

仝一一眼珠一轉,看著局長臉色毫無陰霾,竟然沒有人來投訴?她在心裡暗喜,慢慢說道:「那就……謝謝局長了。」

局長收起笑容開始說正事:「你們那案子差的怎麼樣了?」

「哦,我已經查到了肇事者車牌號,下令追蹤車輛去處了。」二哥嚴肅的臉一變,繼續說道:「這次我希望局長不要限制我的權利,將罪犯繩之以法。」

局長沉默了一陣,緩緩說道:「一一啊,你也知道,緝毒任務,和刑事案件等同,處處都是危險。 民國草根 你一個女孩子,也不是非要那麼上心……」

話還沒說完,就被一一攔下:「我知道局長,我會保護好自己。」根本不給局長勸說的餘地,一邊的陳鑫一副『早就跟你說了』的表情,也不想插話。

「那就注意分寸,像上次那樣的事,是絕對不允許了。」陳局吃了閉門羹,只能作罷。

「是!保證完成任務!」說完拉著陳鑫離開局長辦公室。

走出局長辦公室,二哥一把摟住陳鑫威脅道:「你通風報信了吧?」

「二哥,鬆開鬆開!我發誓我絕對沒有!我也不敢啊……」陳鑫不是沒力氣,是被勒住脖子的人根本沒有主導權。

「你最近……跟局長走的有點近……」仝一一鬆開陳鑫,破案能力極強:「你不是跟局長有親戚吧……這麼一說,你們都姓陳。」

「……怎麼可能,世界上姓陳的那麼多,你怎麼這麼敏感?親戚來了?」陳鑫調侃道,換回來二哥一記爆粟。

「行了,快去調差車輛吧,別再耽誤了。」二哥笑笑,回了辦公室。

陳鑫望著一一的背影,嘆了口氣。

有些事,有些人,瞞著是為了保護,避開是為了再次重逢。

二哥和陳鑫又重新投入工作中,一一也把那條晚安簡訊當做沒看見一般忽略,她心裡覺得以後有接觸的機會一定沒有了,瞬間進入警察的角色。

她還不知道的是,命運的那條紅線已經慢慢向她伸過來,叫她錯不及防。 蔡衍飛與原公司解約的事情佔了幾日頭條就哨聲匿跡,許多「愛妃」也在關心自家愛豆何去何從,看來他並不急於將成立工作室的事過早公之於眾,仝一一突然心生愧疚:不是自己讓他丟了飯碗吧?

她打開微信,躊躇著到底要不要發微信問一句,結果半個小時過去了,她還是什麼都沒問。

因為蔡衍飛的缺根筋性格,他是十分想和王櫟共進退的,可是看她那麼淡然的表情,他怎麼都開不了口。

另一邊的王櫟『冷酷無情』地送走了蔡衍飛這麼個賠錢貨,轉身回到辦公室料理自己的離職文件。

本來早就想離開公司的王櫟,以為有了時之行那麼優秀的男明星而更上一層樓,沒想到公司未來打算根本沒有把她規劃在培養範圍內。王櫟聰明要強,怎麼都不會任人宰割,於是從蔡衍飛開始和公司對立,再加上仝一一的那一把火,公司現在也不敢多苛待員工。

正當她看著合同,忽然覺得其中一條的漏洞太明顯,本來還不是很在意,卻鬼使神差的打開了蔡衍飛之前的解約合同,果然,這個漏洞裡面也有。這下王櫟知道為什麼仝一一一去鬧他們就立馬鬆了口,他們怕真的走了司法程序,自己會吃不了兜著走。

王櫟嘴唇一勾整理好文件備了份,往孟董辦公室走去。

「你也要離職?」說明來意之後,孟原要點煙的動作停在半空中。

「孟總……室內是不讓吸煙的……」她還沒說完,面前的孟原就把手裡的眼點著了,深吸一口煙吐在空氣里,王櫟皺著眉往後退了一步。

「你是找到下家了嗎?」孟原沒聽到那句話一樣,看著她。

「只是單純的不想在貴公司繼續工作了。」王櫟知道是對牛彈琴,沒打算再廢話。

「我記得,你的合約還有半年吧?」他繼續抽著煙:「真不愧是蔡衍飛的經紀人,也要玩解約?」

「……我記得您之前說過,半年內是可以遞辭呈的。」

「哈哈哈哈……小王記性倒是很好,但是你也知道,公司現在正缺人呢。」孟原打斷她的話,很明顯在為難她。

「要是這樣的話,我也不為難您,直接進入解約流程吧。」王櫟拿出文件夾,遞給孟原。

「……」孟原一怔,捻滅了手裡的煙頭。:「進入流程的話,估計就要像蔡衍飛一樣,需要支付……」

「想必您之前並沒有好好注意這份合同吧。」王櫟打斷孟原:「第三頁,第七項。」

孟原皺眉翻到王櫟說的那頁,臉色變了變,把合同扔到一邊。

「所以你們就是這麼騙錢的吧?也就騙騙蔡衍飛那種一根筋的富二代。實在抱歉,我沒你想象的那麼有錢,我也沒那麼笨……你不會以為我的學歷是買來的吧。孟總,我這些年戀愛都很少談,只顧著學習了。」王櫟向前一步,支著手臂靠近孟原:「我們,都給彼此留點餘地吧。」

孟原雖然不知道這個漏洞具體是怎麼回事,他也不太知情,可讓王櫟發現了,怎麼都不好撕破臉,於是勉強同意她的離職,讓她等下個月再離開。

王櫟坐在辦公室緩口氣,撥通了蔡母的電話。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