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瓚直接上樓了,也不管雲熙子是不是真的在泡澡。

走到卧室里,蕭瓚發現雲熙子確實是在衛生間,便端坐在床邊等她,順便想想該怎麼表白。

雖然和雲熙子已經是默認的情侶關係,但他從沒表達過自己的心意,也沒問過雲熙子的想法。

這麼一想,心裡又不踏實了。有一段日子沒見了,再加上文哲天天粘著雲熙子,他忽然擔心起雲熙子是否變心的問題來。

打怪升級他是能手,但戀愛經驗卻是零。本以為和雲熙子兩情相悅,水到渠成的事,沒想到中間卻殺出個陳咬金來。

越想眉毛就皺得越緊,表情也越發冷冽,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

當雲熙子裹著浴巾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便看到一尊煞神坐在自己的床邊上。

「啊!」雲熙子尖叫一聲,待看清是蕭瓚后,便更緊張了,她裹緊了浴巾,「你…你怎麼來了?不是在忙著打殭屍嗎?」

「熙子,」蕭瓚看到雲熙子出來后便起身了,等他發現雲熙子頭裹毛巾,僅著浴巾時,便大步走過去,一把抱住雲熙子,將她放進了被窩裡。

「天氣這麼冷,你穿這這麼少,會著涼的。」蕭瓚啞著嗓子說道,彷彿在剋制著什麼似的。

他將雲熙子緊緊裹在被窩裡,取下她頭上的毛巾給她擦拭頭髮。動作輕柔,生怕弄疼她似的。

「有吹風嗎?我幫你吹乾,免得著涼。」蕭瓚柔聲道。

「有的,在…在衛生間。」雲熙子還處於一種呆萌的狀態,不明白蕭瓚為何突然出現。

蕭瓚拿出吹風,仔細地給雲熙子吹乾頭髮,兩人都沒有言語,但動作默契,就像一對相處很久的戀人。

「嗡嗡嗡嗡…」房間里只聽到吹風的響聲,而原本刺耳的吹風聲,這時卻變得美妙動聽。

「你還沒說怎麼突然過來了?」雲熙子打破了沉默。

「我想你了。」蕭瓚輕聲說。

雲熙子低頭笑了笑,沒再說話了。

「還有,我怕你被人拐跑了。」蕭瓚說完便放下了吹風,從背後將雲熙子樓到懷裡。

「你是不是覺得我陪你的時間太少了?」蕭瓚將下巴擱在了雲熙子光溜溜的肩膀上,弄得雲熙子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臉也跟著紅了。

「沒…沒有呀,我知道你很忙。畢竟天下那麼大,有那麼多妖魔鬼怪等著你去消滅。」雲熙子不自然地動了動肩膀。

「不舒服?」蕭瓚察覺到了雲熙子的小動作。

「沒有啊,就是…就是不太習慣。」雲熙子害羞道,雖然雲熙子已經快26歲了,但卻從沒和哪個男人有個親密接觸。

蕭瓚將雲熙子轉過身正面對自己,發現雲熙子又臉紅了。他的姑娘怎麼就這麼可愛呢,蕭瓚心裡甜蜜地想著。

「熙子,我喜歡你,很喜歡你。我希望你明白,就算我不經常在你身邊,我心裡也是想著你,念著你的。」蕭瓚盯著雲熙子的眼睛,一臉深情地說道。

「恩。」雲熙子點了點頭,看向蕭瓚,眼裡充滿了璀璨的星光。

「那你呢?你喜歡我嗎?」蕭瓚帶著期盼的眼神看著雲熙子,心跳也加快了。

「喜歡,我喜歡你。」說完,雲熙子又低下了頭,滿臉通紅。

聽到雲熙子的答案,蕭瓚的心總算踏實下來了。他笑了笑,然後低下頭,尋到雲熙子的嘴唇,吻了上去。

雲熙子只看到眼前一片陰影,接著,嘴唇就被含住了。

輕柔婉轉地輕含,像一片羽毛,撓著雲熙子的心弦,似癢似疼。在她還未來得及細細品味這奇妙的感覺時,嘴巴便被撬開了,她微張著唇,感受著蕭瓚的侵入。

蕭瓚的舌頭像靈蛇一般,時而捲起她的小舌細細品味;時而又在她的口腔里四處亂串,像是饑渴已久,急於尋找那一處甘泉。

「唔…」當雲熙子感到呼吸困難時,便忍不住發出一陣呻吟。

蕭瓚停止了動作,凝視著滿臉通紅的雲熙子,然後將她摟進懷中,輕撫她光滑的手臂。

「如果有人想追求你,你告訴他你有男朋友了,你的男朋友叫蕭瓚,是個很厲害的人。」蕭瓚在雲熙子耳邊細語道。

「噗!」雲熙子忍不住笑了,「要我告訴他你是捉妖大神嗎?」原來蕭瓚是擔心自己被文哲給追走,吃醋了,所以跑來宣告自己的主權。

「你告訴他我會法術,如果他還要繼續纏著你,我就把他從這個世界上變沒。」蕭瓚輕吻著雲熙子光潔的面龐,一路吻到脖子,然後從脖子吻到了肩膀。

一個翻身,便將雲熙子壓在了床上,「我沒有開玩笑,如果誰打你的注意,我就對誰不客氣,特別是趁我不在的時候。」蕭瓚一臉鄭重地說道。

說完,便又吻了上去,在雲熙子的唇上反覆啃噬,讓雲熙子覺得麻麻的。這種麻麻的感覺跟隨嘴唇,來到了全身。

在蕭瓚強有力的吮吸下,雲熙子感覺全身像被點燃了一般,滾燙無比。而劇烈跳動的心臟,就像要蹦出來一般,猛烈地擊鼓著胸腔。

當蕭瓚終於鬆開雲熙子的嘴唇后,雲熙子以為這就結束了。

沒想到蕭瓚卻一路向下輕吻,從下巴當脖子,再到鎖骨,最後來到了胸前。

「等等!」雲熙子將浴袍拉來遮住胸口,滿臉通紅地說道:「太…太快了,我還沒準備好。」

「好!」蕭瓚將被子扯來裹住雲熙子的身體,將她連同被子一起抱進懷裡。「今天我只索取一點甜點吃,等你準備好以後,再找你要大餐吃。」

「哼!想得美,人家都不信我有男朋友呢,說無圖無真相。」雲熙子半撒嬌半抱怨地說道。

「要怎樣才信?」蕭瓚親吻著雲熙子的頭頂,嗅著她充滿香氣的髮絲。

「至少要拍幾張合照才行,還有,我跟文哲說了,等你忙完了介紹你給他認識,這樣他才相信。」雲熙子掰著蕭瓚的手指頭,把玩著。

「好,現在就可以拍。」蕭瓚將雲熙子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拿了過來,對著自己和雲熙子就拍了一張。

「我都沒準備好呢,你就拍了,再說我現在這個樣子不適合上鏡。」雲熙子搶過手機,翻開剛才蕭瓚拍的照片,本以為會看到一張糊了的照片,沒想到蕭瓚抓拍得挺好的,兩人表情都很自然,而且還蠻有夫妻相的。

「抓拍得挺好的,我還以為你不會用手機呢。」雲熙子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剛剛拍的照片。

「你真以為我是出土文物?我玩攝影的時候,你還穿著開襠褲呢!」蕭瓚拿過手機,然後將雲熙子的臉轉了過來,吻住她的唇,然後迅速按鍵,抓拍了一張接吻圖。

看了看照片,覺得很滿意。蕭瓚又將雲熙子摟得更緊,擺了幾個親密的動作,一會輕吻她的臉蛋,一會輕吻她的脖子,一會輕吻她的肩膀……然後又刷刷刷地抓怕了幾張。

「你不是只愛抓妖打怪嗎?沒想到還會玩攝影。」不用手機的蕭瓚,讓雲熙子覺得是個過時的老幹部。

「抓妖打怪只是職責所在,我活了這麼久,總要有點愛好吧,人類的東西我基本上都玩過,等下次帶你去我的房間,我給你看看這些年我收藏的東西。」蕭瓚其實有很多愛好,但是從不與人分享,只是自己默默地喜歡著,收藏著,有些連婪夢都不知道,因為他是個喜歡獨樂樂的人。

「好呀,我也想多了解你一些,不然人家問我,男朋友做什麼的,是哪兒人,住在哪兒,我都說不出來,不是要被別人笑話。」雲熙子嘟囔道。

「那你可以把我們的合照給那個叫文哲的人看了,告訴他我是西安人,現在住在青城後山,目前在警局擔任顧問的工作。讓他以後不要再來店裡了,好讓我心安打怪。」蕭瓚可不希望自己一轉身,就有其他男人跑來找雲熙子。

「哈哈哈,警局的顧問,你瞎編的吧?」雲熙子哈哈大笑。

「沒瞎編,沒有編製,但他們的領導知道我的存在,我和他們也有合作,這次消滅黑影煉屍的老巢,就是和那幫人一起合作的,不過他們只負責做擦屁股的工作。」蕭瓚將自己和孫挺,以及孫家的事告訴了雲熙子。

「怪不得你能掌握吳巍的資料和行蹤,原來是有警察在背後幫你。」雲熙子大悟。

「三界都有我的幫手,不然單憑自己的力量,怎麼可能順利的降妖除魔。」蕭瓚撫摸著雲熙子光滑的脖頸,摸到了護身石,然後將護身石取了下來。

他咬破了自己的食指,將一滴血滴到了護身石上,然後低吟了幾句咒語,只見護身石閃了一下紅光,便又恢復了原貌了。

「怎麼了?」看到蕭瓚做完這些后,將護身石重新給自己戴上,雲熙子表示不解。

「我加了一道血咒,除了防禦更強的妖魔鬼怪外,還可以防止除我以外異性的接觸。」其實蕭瓚就是加了一道防狼咒語,以防雲熙子被其他男人染指。

「意思是只要我戴著護身石,其他男人碰到我這裡,就會被彈開?」雲熙子指著自己的胸口問道。

「不是被彈開,是被血咒的腐蝕,手指會爛掉。我這個血咒形同硫酸,不過比硫酸的腐蝕性更強。」品嘗過雲熙子的雪峰后,蕭瓚更不可能讓其他男人再有機會觸碰那裡了,因為那裡已經成了他的專屬。

「你好霸道喲,蕭大神。」雲熙子摸著護身石,撒嬌道。

「因為我蕭瓚喜歡的姑娘,只能屬於我。」蕭瓚輕咬了一下雲熙子的耳朵,雲熙子就轉身過去撓蕭瓚的痒痒。

兩人就這樣嬉嬉鬧鬧了一晚上,直到雲熙子犯困睡著……

「有床不能睡,就是我現在的心情,你明白嗎?」聽著樓上的嬉鬧聲,熙熙揉著冰淇淋的頭說道。

「嗚…」冰淇淋表示理解,因為它也被當成了電燈泡,留在了樓下,與熙熙作伴。

看著雲熙子甜美的睡顏,蕭瓚又偷偷上去啄了幾下她的臉蛋和嘴唇后,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蕭大神的感情危機總算化解了。 ?「最近讓婪夢跟著你,我很忙。」蕭瓚對正在他房間里翻看著一本古書的孫挺說道。

「你除了捉妖打怪,還能忙啥?」原本昨晚應該出現的蕭瓚,只打發婪夢來帶話,說自己有事不能來。儘管他再三追問,但還是沒能撬開婪夢的嘴巴,只說讓他自己去問蕭大神。

這不,孫挺開了兩個小時的車,來到了這座小道觀,親自來問問蕭瓚昨晚的事,順便翻翻蕭瓚房間里的寶貝。

蕭瓚的這間房很大,有六七十平米左右。房間四四方方的,但是沒有窗戶,只有一扇青銅做的門。紅色磚牆搭配灰色水泥地面,呈現出一種原始且粗狂的感覺。

傢具很少,一張沒有刷漆,呈原木色的檀香木雙人床靠在最裡面的位置,床的旁邊是一個由黑色金屬架組合而成的簡易衣櫃。十來件黑色黑色T恤、黑色休閑長褲掛在上面,下面放了十來雙黑色棉布休閑鞋,蕭瓚那件黑色風衣也被隨意地搭在衣柜上。

四周牆面都擺放著黑色金屬架子做成的書櫃,一排架子上放著書畫,一排架子上放著古玩器皿,一排架子上放著兵器。

架子中間有張木頭桌子,木頭桌子沒有刷漆,很粗糙,只在桌面的位置稍微打磨了一下,讓其平滑一些。桌子四周擺放著形狀各異的幾張鐵質椅子,看上去有些年頭了,其中有幾張都生鏽了。

每次孫挺來這裡,都不會去坐那些上了年生的鐵椅,生怕自個兒一用力就把它們給坐散架了。要知道,在這個房間里,即使再不起眼的東西,都是有來歷的,甚至可以說是蕭瓚的寶貝,不然不會放在這裡。

孫挺每次都會選擇坐角落裡的那張原木搖椅,這張搖椅是孫挺從宜家給蕭瓚搬來的,美其名曰是讓蕭瓚坐著舒服點,其實是為了方便自己。不然,他只能在那幾張鐵椅里選擇一張稍微堅固點的來坐了,畢竟他的膽子還沒有大到敢去坐蕭瓚的床。

「忙著談戀愛。」蕭瓚淡定地說。

「什…什麼?!」蕭瓚的回答,讓孫挺嚇得來差點把手上那本封面寫著「永樂大典」的古書給掉地上了。

「小心點,你手上那本永樂大典是正本中的一冊,我好不容易搞到的,如果你摔壞了,用你的命也陪不了。」蕭瓚瞟了一眼孫挺,冷冷地說道。

其實孫挺也知道這書是寶貝,堪稱「世界最大的百科全書」。而且世面上只出現了副本,正本已經失傳了。但在蕭瓚這裡,卻收藏了200多冊正本。

對於時常在蕭瓚這裡見到失傳已久的國寶,甚至是上古神器,孫挺已經見怪不怪了,但是每一樣東西,他都是輕拿輕放,生怕一不小心,毀掉了古物,蕭瓚讓他以命抵償。

孫挺輕輕地將這本永樂大典放回書架上,然後湊到蕭瓚跟前,「大神,你剛剛說啥,我沒聽清,可能是最近太忙了,有點耳背。」說完,他還假模假樣地搓了搓耳朵。

「我說我最近忙著談戀愛。」蕭瓚重複道。

「大神,你沒開玩笑吧,你不是沒有人類的感情嗎?」孫挺一臉不可置信。

「我的身體里有三之一的靈魂屬於人類。」蕭瓚繼續翻著書,眼皮都沒抬一下,覺得孫挺的問題很可笑。

他又不是婪夢,沒有人類的感情,只是這麼些年,從沒遇到過讓自己心儀的女孩罷了。

「那…是哪位仙女呢?能被大神您看上。」本來他還想在「仙女」後面加一句「或妖精」的,但是想想還是算了,他的求生欲一向比較強,特別是在蕭瓚面前。

「她只是個普通的女孩子,心臟還不太好,在我面前發作過一次心臟病。不然,我都想帶她去地府轉轉。」想到雲熙子,蕭瓚的口氣就變得輕柔了。

「大…大神,哪有約會帶女孩子去地府的。」孫挺覺得大神連談戀愛的方式都和普通人不同。

「她說想去看看,不過擔心自己被嚇來心臟病發作,等她身體好些了,我就帶她去。不過在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后,我覺得她的心臟已經堅強了不少。」確實,除了那次意外的會面,讓雲熙子心臟病發作暈倒外,之後就沒又再發過病了。

「既然是大神喜歡的女孩,就算再普通,肯定也有與眾不同的地方。」有木有照片呀,孫挺很想看看這個把蕭大神都俘獲的女孩長什麼模樣,是不是美得來驚天地泣鬼神。

「恩,她讓我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很想親近她,這種感覺從未在其他人身上有過。總之,她對我來講,很特別。」蕭瓚嘴角揚了揚,「所以,最近我要忙著陪我心愛的姑娘,免得她被其他男人搶走了。我讓婪夢跟著你,不需要用他的時候,他就會變成木偶,需要用他的時候喚他一聲即可。另外,再給你一些符,應該就沒問題了。如果實在搞不定,你就跑,命要緊。」說著,蕭瓚起身從風衣口袋裡拿出了一疊符給孫挺。

「大神,我沒聽錯吧,居然還有其他男人敢跟你搶女朋友?」孫挺一臉吃驚,覺得此人膽量一定很大。

「恩,最近有個男人老在她面前晃,讓我很不爽,所以我要儘快解決這件事。」蕭瓚一想到文哲可以天天跑去店裡找雲熙子,他心裡就特別不爽,一不爽,整個人就呈現出冷冽的氣息,將身邊的孫挺給嚇得來退後了幾步。

「大神,冷靜,你不能因為他和你搶女朋友就把他給滅了呀。」孫挺開始替那個男人捏把汗了,生怕蕭瓚把他給滅了。作為警察的他,到時候是該裝作不知道呢,還是裝作不知道。

「還不至於,等他見到我后,自然就會乖乖地遠離熙子了。」蕭瓚決定,明晚去會會那個文哲。

「不殺人就好,不殺人就好。」孫挺心想,如果蕭瓚殺了人,他還真沒辦法逮捕他。順便也開始好奇那個叫熙子的女孩了,居然能把蕭大神都給弄得來醋意橫飛。

「你有女朋友嗎?」蕭瓚問孫挺。

「額,我工作太忙了,哪有時間談女朋友,sex伴侶倒是有幾個,大家交身不交心。」孫挺現在對女人的需求只在生理上,因為一是沒時間,二是自己的感情還沒開竅。

「那你平時會花時間陪她們嗎?」蕭瓚繼續問。

「只在床上陪…不對,大神,您是在向我諮詢該如何談戀愛嗎?」孫挺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似的,一臉興奮外加嘚瑟地看著蕭瓚。

「是!」蕭瓚一臉坦蕩,「不過,看來你也沒什麼經驗。」

「我現在是沒女朋友,可是我在大學的時候還是談過一個的。至少,我的經驗比你豐富一些吧,嘿嘿。」孫挺賊笑著,心想那麼高冷的蕭大神居然向自己討教戀愛方面的問題。

「那你說說看,談戀愛要做些什麼?」蕭瓚不恥下問。

「我們那會在大學,除了上學就沒其他事情可幹了,所以時間很多。沒課的時候就黏糊到一塊兒,看看電影、逛逛街、吃吃飯、拉拉小手、親親嘴兒,最後一起滾到床上研究人體生物學。」孫挺回憶起過往的經歷,發現其實也挺美好的。不像現在,大家都是帶著各自的目的在和對方交往。

「那她喜歡嗎?」蕭瓚覺得孫挺說的這些,除了后三項,其他的,好像他和雲熙子都沒一起做過。

「喜歡呀,女孩都喜歡這些。大神,你和你女朋友平時是怎麼交往的呢?」難得蕭瓚現在這麼隨和,孫挺想能多八卦一些就八卦一些,錯過就沒機會了。

「一起降妖除魔打殭屍。」蕭瓚實話實說。

「噗!大神,您真的是我的蕭大神,哈哈哈哈哈哈。」孫挺沒忍住,大笑起來。

蕭瓚睨了他一眼,孫挺立馬收住不笑了。

「那啥…我失態了,不好意思。我真不是在笑您,只是覺得…覺得您果然是位大神,連談戀愛的方式都這麼得與眾不同。」求生欲呀,求生欲,孫挺在心中默念道。

「大神,這不,馬上聖誕節要到了嘛,你可以約你的女朋友一起過聖誕節,女生都喜歡。再給她準備一份聖誕大禮,絕對可以讓她高興得投懷送抱。」孫挺馬上出主意,以彌補剛剛的失態。

「熙子不是那麼隨便的女孩。」蕭瓚回想著和雲熙子的那幾次親密接觸,發覺她很害羞,如果能讓她主動一點,就算只是個簡單的擁抱,想想也覺得滿足。

「是是,大神喜歡的女孩和別的女孩不一樣。」蕭大神是個護妻寶,孫挺鑒定完畢。

「你覺得聖誕節送什麼禮物比較好?」除了送護身符,蕭瓚確實想不到送什麼給雲熙子才好,誰叫蕭大神沒談過戀愛呢。

「這個要看她喜歡什麼呀。」孫挺說道。

「她喜歡收集古董洋娃娃,所以開了個古董玩偶店,身邊還有一個有三魂少七魄的洋娃娃。」蕭瓚覺得雲熙子除了喜歡收集洋娃娃,好像也沒其他的愛好。

「額,有三魂少七魄的洋娃娃?果然蕭大神喜歡的女孩和別人不一樣。」身邊還帶著個洋娃娃精,這還叫普通女孩?孫挺覺得蕭大神的想法和普通人就是不同。

「一般送女生的禮物無非就是香水、衣服、鞋包、首飾,或者直接送錢。」孫挺是個鋼鐵直男,毫無一點文藝細胞和小清新的情懷。

「恩,我知道了。」蕭瓚心裡已經有了主意。

「那您打算送啥?不會直接送錢吧?雖然我知道您已經富可敵國了。」蕭瓚不需要花錢,但孫家作為回報,還是給他建了個賬戶,每年都打一打筆錢進去。這些年光是利息,都可以買個小島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