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臉上的東西呢?」

「也洗掉了。」

「看起來真的白嫩了好多,怎麼做到的?」任健來了興緻。

「都說了獨門秘方,絕不外傳。」舞清清笑著推開了任健伸過來探試的手。

任健覺得舞清清害羞的樣子實在是可愛極了,沒有矯揉造作,只有發自內心的嬌羞與怯弱。這麼柔弱可愛宛如初生的小動物一般,讓人忍不住想要捧在掌心,擁入胸懷。

舞清清似乎感覺到了任健的意圖,連忙推開任健:「時間不早了,我該休息了,你也早點睡,晚安!」

「等等!」任健先舞清清一步跑進了舞清清房間。

舞清清驚叫一聲:「你做什麼?」

任健一個后倒躺在舞清清的床上,狠狠地翻騰了兩下:「哼,我告訴你舞清清,從今天起我就可以向全世界宣告,我,任健,在你舞清清的床上,睡過了!」

說完,就爬起來像只大螃蟹一樣,橫著走了出去。

「啊?!有病吧?」舞清清看看耀武揚威走出去的任健,再看看被蹂躪的亂七八糟的床,使勁兒撓了撓自己的頭髮。 湖邊的桃林遠遠望去點點紅,像繁星點點,若隱若現在綠色的枝葉中。走近一看,又像一個個小燈籠掛在樹梢,那鮮嫩的色澤讓人忍不住每個果都想咬上一口。

溟蝰老遠便看到一抹水藍色身影,腳踩樹枝,一隻手抱樹桿另一隻手去摘遠處的桃子。

「差一點點就摘到了。」奇想撫兒使勁伸長手腳慢慢的向樹枝尾移去,當手碰到桃子時腳下的樹枝斷了。

「啊~」

她尖叫著突然被半空攬腰,她緊緊的抱住這突然而來的救命稻草,在半空旋轉一圈輕輕落地,他原本俊俏的臉此刻在她心裡如有萬縷金光將他照耀得萬丈光芒。

回到農家當幺女 她呆萌的樣子讓他好想捏她一把,兩隻手指輕扯她的臉,這臉的彈性真好,柔軟彈滑。

「啊~痛。」

啪一聲他的手被奇想撫兒打落,剛剛還覺得他高大上,他這是救她來欺負的么?

「哈哈哈…」好玩,自從上次聽了她的歌聲之後一直念念不忘好想再聽她的歌聲與她玩耍。

「哼!壞人,壞人弄痛我了還笑,我打死你。」

他輕鬆的閃開她的粉拳,她追著他跑,桃林里儘是溟蝰開心的笑與奇想撫兒嬌嗔的聲音。

追著跑著兩人嘻戲起來,像孩童般笑著鬧著成為了朋友,不知不覺到了一片竹林,溟蝰飛躍而上立於竹尖眉飛眼笑。

「喂~黑衣哥哥你爬那麼高幹什麼?」她抑著頭問道,奇想撫兒突然覺得自己這張老臉皮越來越厚了,明明幾千年的歲數了見誰都喊哥哥姐姐。

「小丫頭想上來嗎?」

「嗯嗯」

有好玩的當然要,只見他緩緩落下單手攬著她纖細的腰上升。

自從法術被封印她的許多記憶也被封印起來,她幾乎要認為自己真的十六芳齡。

「啊~」驚訝一下,接著開心的笑了,在他的攙扶下也能站在高高的竹葉尖上。

「站得高風景真好。」

站在這裡可以看到整個山谷,四周高山屹立樹木密集唯有山腳一片平原中間有條小河流,他們站的地方其實是瀑布隔壁的半山腰。要走出這裡只有一條路。

「小丫頭你還記得我嗎?」

奇想撫兒斜著腦袋就是想不起來,聲音在哪聽到過呢?

他直接變回原形盤於竹子待她快落地時用尾巴把她托起。

「這樣你記得嗎?」

「你是溟蝰哥哥」

她開心的拍拍蛇頭,「溟蝰哥哥你頭上為什麼會有角?」

他不同於別的水虺,它頭上長龍角,身體卻還是蛇身,據說自己的母親曾與東海老龍王…,再後來丟棄他於此,所幸他被一位修仙老者拾養領他入仙道修鍊成龍。

「因為哥哥吖,要修鍊成千年應龍,待哥哥修鍊成龍,哥哥載你上天入地,乘奔御風,傲游天下如何?」

「好吖,撫兒等哥哥修鍊成龍一起傲游天下」

她覺得好玩的拍拍龍角撫撫龍鬚。

「撫兒妹妹…撫兒妹妹…」

遠處傳來儺兄與儺妹大聲叫喚她的聲音。

西游之一拳圣人 「溟蝰哥哥我出來太久了,我要回去了。」

他化為人形輕輕放她下地,「那撫兒妹妹下次還來找哥哥玩嗎?」

「嗯,只要哥哥不嫌棄撫兒,撫兒會常來陪哥哥玩。」

「好,一言為定哦!」

他突然憑空變出一個鮮紅色圓形的木革,像小酒桶精緻輕巧中間為空,兩面用純金作邊框皮革為肚包裹著,手輕輕敲打發出清脆響亮的咚咚咚聲,革身有兩條龍相互盤在一起,龍嘴各咬一頭紅繩,他把這革斜掛撫兒的肩上。

「來哥哥給你個好玩的,以後來這片竹林敲打木革我便知道你來了。」

「好,好漂亮」撫兒歡喜的拍打著玩,連溟蝰什麼時候離都不知道。

「撫兒妹妹。」

儺兄與儺妹被她的木革聲引來。

「哥哥姐姐你們看這東西能發出咚咚聲聽著就喜悅。」

儺妹不忍掃她興也就不多說什麼,為她的有個寶貝而開心,儺兄可不這麼想這麼一個單純的小女娃整天跑到這外面多危險,人鬼妖獸現在正是天下大亂的時候。

「撫兒妹妹你整天這樣亂跑多危險,來跟哥哥姐姐回去。」他嚴肅的臉語氣重了些嚇得奇想撫兒躲在儺妹身後。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好啦!哥哥說這麼重的語氣會嚇著撫兒的。」

「你就知道護著她,以後可別闖出什麼禍端上來。」

說完轉身便走,他平日里除了要耕種打漁還鑽研藥草治病。自從她來了還要擔心她有危險外出找她,真是讓人不省心的孩子。

「姐姐,哥哥他生我氣了怎麼辦?」

「沒事哥哥他這人好得很轉個身他就不氣了,倒是你以後不要亂跑,要出來跟姐姐說一聲免得我們擔心你,知道嗎?」

「我知道了。」

她們走後從暗處出來兩個神秘的黑衣人,迅速離開來到市集一處豪華宅邸,站在只隔一層薄紗簾外。

「仙尊」

「情況如何?」

一頭暗紅長發尤為明顯。

「淵王有女媧一雙兒女與東海老龍王之子護著無法近身,主上可聽說震魂木革?」

「傳說中一條水虺拿東海老龍王的皮作膜,骨作革鮮血調染而成的木革?」

「是的,據說此木革能震碎五臟六腑,震懾魂魄任擊革之人使喚。」

「好!不管用什麼代價給我去搶奪過來。」

「是」

一大早儺妹便開始忙碌著收拾細軟,儺兄把做好的梗米用荷葉包起來一些帶上,只有奇想撫兒在那晃悠。

「姐姐你們這是要上哪去吖?」

「我要隨哥哥四處游醫要好一段時日才回來呢,你吖好好看家。」她把自己包袱收拾好後到儺兄房裡開始忙活,奇想撫兒也跟著去。

「姐姐帶上我可好?我保證不會亂跑的,順路去尋我表哥。」

「哦~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那好,妹妹快去收拾些細軟等會一起出發吧!」

奇想撫兒開心的立馬回房準備東西,卻發現她除了一個木革和自身衣裳還真沒東西帶,於是把木革塞進系在腰間的錦囊里,這個錦囊是姥姥創造的小玩意,外面看似巴掌大小裡面則空間可容萬物,東西塞多了很難找出來,之前姥姥還挺寶貝這錦囊,突然要她歷練才送給她,出來這麼久不愁吃穿還真沒打開來看裡面有什麼。 ?使用這血魔劍,會被劍中的魔氣反噬,久了變成妖魔。

所以血魔劍雖然是御靈宗三寶之一,卻被御靈宗封存在血魔堂里,數百年都沒有人使用過。

然而,別人使用血魔劍遭到反噬,是用自身靈力輸入血魔劍,然後劍中魔氣從靈力路徑進入使用者身體,而凌天是直接從力量池輸入靈力給血魔劍,受到的魔氣反噬自然小得多。

不過,以凌天如今的修為,已不懼魔氣的反噬了。

他大大方方的放開,任由魔氣進入自己身體,內視身體,只見黑氣充盈,滾滾如潮,轉瞬之間,就形成了拳頭大小的一團。

凌天意念轉動,把體內魔氣全數轉移到了力量池中,血魔劍反噬多少,他就轉移多少。

魔氣是無主之氣,和凌天體內的靈力同一性質,也能被力量池吸收。

力量池中的數值開始瘋狂跳動。

八百萬!

九百萬!

一千萬!

一千五百萬!

兩千萬!

兩千五百萬!

三千萬!

數字最終在三千多萬停了下來。

南老魔是法相境的巨頭,其力量值最高峰也不過一千五百萬,而凌天的力量值是他的兩倍。

凌天有些驚訝,雖然他早就想過利用魔氣,但也沒有想到,轉換了這麼一小團魔氣,就得到了三千萬的力量值。

不過,想到第一次使用血魔劍對付龜妖時,只是轉換了一絲一縷的魔氣,就得到了一百萬力量值,這拳頭大小的魔氣換成三千萬力量值也很自然。

「小子,你為什麼不進攻了?你的魔器,只能使用一次吧,你沒有機會了!」

南老魔得意大笑,一步踏下,一個拳頭衝起。

平地開炮,風炸雷動!

雄渾的靈力從腳底衝起,聚於拳頭,一道亮如太陽的靈力閃光直貫而出。

魔貫閃光炮再次發動,看上去氣勢驚人。

不過,因為被凌天滅了一個分身,南老魔修為大降,他的力量值只有九百萬,足足下降了六百萬。

而凌天的力量值是三千萬,是南老魔的三倍有餘。

「螻蟻一般!」

凌天微一搖頭,一指點出,一道橢圓形的光團在他指間迅速集聚,然後嗖得一聲,彈射而出。

嗤嗤嗤嗤嗤!

靈力交擊聲不斷!

凌天發出的這一記氣圓斬,如一刀劈開大瀑布,閃光炮被一分為二,向兩邊翻卷,靈力被劈得到處都是,如細浪在大殿內涌動。

這……這不可能的!南老魔驚得眼珠都要爆開,這可是靈力啊!並不是完全的實體,要像這樣如抽刀斷水劈開他的閃光炮,至少也需要數倍於他的力量。

而凌天最多也就抱丹境巔峰,因為他沒有天地法相。

這樣的境界,怎麼可能擁有如此雄厚的靈力,這徹底顛覆了南老魔對世界的認知。

昨夜夢迴與君同 原來他不單是靠一件魔器,就連本身的靈力,也是如此強大。

這一刻,南老魔心頭巨震,他徹底失去了與凌天對抗的信心。

氣圓斬轉眼就破了閃光炮,南老魔身形一閃,避開氣斬,向浦傲雲方向逃去,急聲叫道:「老浦,你還等什麼?讓他各個擊破嗎?」

南老魔說話同時,一拍儲物袋,一件赤紅色的弓箭法寶握在掌中。

在南老魔看來,眼下唯一的機會,就是與浦傲雲聯手了。

浦傲雲臉色數變,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抉擇。

凌天以力破力,一道術法就破了南老魔的閃光炮,他看得清清楚楚,這說明凌天的靈力比南老魔強上數倍,這相當於法相境中期甚至後期的力量了。

這一瞬間,浦傲雲全身冒出冷汗了,他必須立刻做決定,而這個決定關係到他的生死。

如果出手,打不過凌天,就可能被殺死,如果不出手,等凌天殺死南老魔,那浦傲雲就勢單力孤,他的生死在凌天一念之間,也有可能死。

「浦谷主,雙子魔頭拿出的是弓箭法寶,你還看不明白嗎?不要自誤。」凌天淡淡道,天鳳羽衣扇動,話音未落,人已出現在了南老魔十丈之內。

聽了凌天的話,浦傲雲瞬間警醒,弓箭法寶都是遠程攻擊,南老魔這是要拿自己當肉盾,他在後面支援呢,說不定連支援都沒有,轉身就跑了。

浦傲雲就是這麼一猶豫,凌天白皙的手掌在空氣中一抓。

這一抓,彷彿越過了無數空間,一道銀白色的電弧在他掌心中綻放,如銀魚躍動,瞬間彈開三尺。

一時之間,白蛇亂舞,燦然生光,滿室白晝。

神雷照長空,身與日月同。

凌天握住雷電,隨手一擲。

南老魔臉色驟變,他本已喪膽,浦傲雲不援手,讓他失去了最後一絲希望,感受到這雷電的強大氣息,更是讓他陷入絕望。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