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陸瓷來到學校,穿著一身小短裙,上身鵝黃色的短袖,腳上一雙雪白色的板鞋。

讓人眼前一亮的同時,也是有了些許疑惑。

這陸瓷以前可以說是一隻小野馬啊!那穿的可以說是浪的很了!

怎麼最近見到,穿的是越來越保守了呢?也不再招搖,說話更是細聲細氣,好像是鄰家少女一樣了呢?

特別是以前的時候,這陸瓷見到陳自如那可以說是就像磁鐵一樣,自己就湊過來了,可是如今的陸瓷,怎麼感覺都像是懶得搭理陳自如了呢?

誤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 幾名男生疑惑的看了陳自如一眼。

沒想到這時候陳自如笑呵呵的喊了一聲:「陸瓷你來了啊。」

陳自如心裡也是不解,不知道為什麼以前自己屁股後面的跟屁蟲,現在開始對自己愛答不理了!

實話實說,陸瓷長的很漂亮,家庭條件應該也是不錯,就算是自己跟她在一起也算得上是門當戶對,頂多自己多吃點虧。

可是,他陳自如可是女生心目中的男神啊!

哪能這麼輕易就被追到手呢?

所以陳自如總是在陸瓷面前表現的很冷漠,另一邊他看到陸瓷始終黏在自己身邊,那種感覺,讓他很舒服!

「嗯。」陸瓷腳步不停,看了他一眼,應了一聲就是準備離開。

陳自如一瞬間面色變得很不自然。

隨後他強迫自己擠出帥氣的笑容來,他對陸瓷喊道:「陸瓷,我剛換了新車,要不要放學后帶你去兜兜風啊?咱們好像已經很久沒在一起玩了。」

說完之後,陸瓷停下腳步,轉過身來。

陳自如一喜,心想這陸瓷是跟我來什麼欲擒故縱啊!

只不過誰也沒想到,陸瓷接下來說的話,讓他們開始懷疑人生了!

「陳自如,我不喜歡你了!我實話告訴你吧,當初追你就是想跟你玩玩,可漸漸的我明白了,你配不上我,所以以後你不要再糾纏我了。」陸瓷如是說道。

咔的一聲,猶如時間停止,有什麼東西斷掉了!

聽到的人可以說都是目瞪口呆!

陸瓷竟然說陳自如配不上她,而且還說之前只是想跟他玩玩?!

這話,有點過分了吧!

陳自如臉皮不斷抽動,臉色逐漸變黑。

可他想要保持住自己男神的形象,所以把怒氣壓下,可依然是咬牙切齒的問道:「我配不上你?那你倒是說說什麼人能配得上你?」

沒料到陸瓷聽后一愣,然後緋紅爬上了耳根。

人們聽到她有些不確信,又有些支支吾吾,還有些嬌羞的說道:「葉飛……應該可以……」

說完之後陸瓷羞得身子扭成了一條水蛇,用力的捂著臉,好似是沒臉見人一般。

啪嗒!

眼珠子掉了一地!

隨即此地傳出轟然的大笑!

爆笑不止!

「哈哈哈!!竟然是葉飛?!竟然是葉飛那個小子?!不對啊!葉飛是誰啊?我他媽聽都沒聽過!」

「葉飛不就是當時在操場上那個嗎?」有人懵逼問道。

「就那小子?跟咱們陳大哥能比嗎?」

「這陸瓷的眼光真差!竟然會看上那個葉飛?!不提其他的,就光提一點,他有咱們陳大哥有錢嗎?」

「對啊!咱們陳大哥上個月就開著寶馬X6來,一百萬多呢!」

他們話剛一說完,從路上開進停車場一輛保時捷! 「一!」

葉飛數完之後,再次往前踏出一步!

這一步之後,此地發生大震動!

整條美食街都在晃動,地面裂開!

路上行人身形搖晃,歪七豎八的倒在路旁!

三十家店鋪,有二十多家店鋪的玻璃轟的一聲全部碎裂!

地動山搖一般!

最嚴重的當屬這第九家飯店!

佔地面積巨大的飯店,在此刻,轟然坍塌一半!

「地震了!」有人突然這樣喊了一聲,然後眾人回過神來,不管不顧的開始往外跑!

整條美食街,在此刻,幾乎人走樓空!

當他們跑出美食街之後,才是發現,美食街外面依然是一片繁華,沒有震動,沒有驚慌!

孔九軍跟馬天明幾人倒在地上,面色慘白,滿臉冷汗。

他們看著葉飛,一直發愣。

什麼情況?!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他們愣愣失神!

心裡一直在犯嘀咕。

葉飛站在那裡,面色平淡。

「我也不想這樣的。」葉飛說道。

孔九軍率先回過神來,他站起來,恨恨的看了葉飛一眼,破口大罵:「曹尼瑪你丫裝什麼逼?!」

罵完之後,就對身後四名大漢說道:「還愣著幹什麼?!趕緊進去幫忙去啊!看看有多少人傷到了!」

那四人趕緊跑了進去,孔九軍抬頭一看,鬱悶說道:「這特么的怎麼了?怎麼突然就地震了?」

馬天明來到孔九軍面前對他說道:「經理,不是這小子說要拆了你們家飯店嗎?」

「那又怎麼了?你還真信是他拆的?!」孔九軍眼睛一瞪沒好氣的說道。

怎麼可能是葉飛拆的?!這是個人就知道,這一定是地震了!

「當然不是他了,但是,他有說要拆了這飯店啊,而現在,你們這飯店,明顯是被拆了啊!」馬天明陰笑著說道。

孔九軍轉了轉心思,會了意。

他看向馬天明說道:「你小子人不咋樣,但是這腦筋轉的倒是挺快的!」

說完之後,孔九軍頓時冷下臉色來,他指著葉飛說道:「好你個小子!竟然無緣無故就把我家飯店拆了!我告訴你!你不僅要賠償!還要等著我帝京第九家的報復!你給我等著!」

「葉飛啊葉飛!沒想到你這麼厲害啊!只是往前走了一步,就把這飯店給拆了啊!看上去之前真的是我小看你了啊!還求你不要跟我一般見識啊!」馬天明憋著笑意說道。

「說起來我之前看你穿的這一身有點像今年最出風頭的衣服,剛開始還以為是假的呢,這麼看來,這也一定是真的了吧?!握草!一身衣服就將近十萬塊錢啊!真的是,是小弟有眼無珠了!」說著馬天明甚至做作的對葉飛鞠了一躬。

旁邊孔九軍已經打起了電話,明顯是在叫人了。

而跟著馬天明的其中一名女子,聽到馬天明那揶揄的話之後,好奇的看了一眼葉飛的穿著。

本來就是隨意看過去的一眼,可沒想到這一眼,就讓她整個人愣住了!

「馬少爺!這人身上穿的,好像真的是真的!」這女人目瞪口呆的說道。

「當然是真的了,人家葉飛是誰?一腳踏出就引發了地震,穿一身十萬塊錢的衣服有什麼不得了的?」馬天明還以為這女人在附和自己的話。

「不是,我說的是真的,這位設計師我有幸在巴黎見到過,出自他手的衣服,很容易辨別。」這女人指著葉飛胸前的一枚別針說道,「胸上這枚別針一般的仿製品都會仿照正品紋上一個L,可是正品不只有一個L,在這L上面,還有一個難以看出來的O。」

馬天明聞言看去,果然有一個O!

??????

!!!!

他眨巴幾下眼睛,看看葉飛,又看看自己身旁那女人。

然後他哈哈一笑,「一定有哪裡錯了!你怎麼就知道那些賣假貨的不懂把這東西也紋上去呢?」

「實際上我問過那位設計師,他說,他的衣服公開的沒有這個O,只有不公開的才有,也就是說,只要是有這個O的衣服,一定是出自那人之手!而且比面世的其他衣服,貴上好幾倍!」女人面色發青說道。

「你什麼意思?」馬天明眉頭不斷跳動,再沒了笑意。

「馬少爺,我的意思是,這位先生的一件衣服,就是十萬!」女人輕聲說道,面色震撼,甚至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嘶!!!」馬天明聽后倒吸涼氣。

他眼睛大睜,心臟撲通撲通跳,看著葉飛,就好像在看一個陌生人!

「好了!我們的人馬上到!你就給我站在這裡!別想著跑!」孔九軍這時候亂入,指著葉飛毫不客氣的說道。

馬天明聽后嘴角抽動,心思複雜。

如果那女人說的是真的,葉飛這一身都是真的,那這一身衣服就得三十萬!

什麼樣的人穿一身衣服會值三十萬?

馬天明沒有一個具體的概念,只知道是自己絕對惹不起的人!

儘管他不想相信,但無論如何,他都得相信這個事實!

因為一個不好,他們馬家就可能惹上麻煩!

「孔經理是吧?既然你都叫人來了,那我就不摻和了,我們就先走了。」馬天明滿臉冷汗的說道。

孔九軍一把摟住馬天明的脖子,說道:「別這麼著急走嘛!這個主意可是你出的,怎麼不都得等事情解決了再走?」

「你跟這個什麼葉飛有矛盾吧?難道你就不想看看他吃癟的樣子?」孔九軍如是說道。

馬天明都快哭了!

自己嘴為什麼就這麼賤呢?!

「沒有沒有!我們兩個沒有矛盾,我倆是好朋友來的。」馬天明苦著臉說道。

「謙虛什麼啊!我告訴你,今後我孔九軍為你做主!只要你們有矛盾,待會兒我們的人來了,你想怎麼動他就怎麼動他!怎麼樣? 最強反派系統 感動不?」孔九軍大氣的說道。

馬天明直接哭出來了。

「不敢動不敢動!」 馬天明現在才知道什麼叫欲哭無淚。

又是什麼叫想走偏叫你走不了!

他是真的想趕緊離開這地方啊!

可是這該死的孔九軍偏偏就是摟住他讓他動不了絲毫!

氣氛如此僵持許久,直到一排豪車停在第九家飯店門口,孔九軍笑臉上前迎接才得以緩解。

孔九軍上前拉開車門,一個中年人大腹便便的從車上下來,眼高於頂,像是看不見孔九軍一般。

「你說這是地震了?」中年男人抬頭看著飯店的慘狀沉聲問道。

「不是的不是的,是這小子乾的好事!」孔九軍指著葉飛說道。

中年男人看了葉飛一眼,冷哼一聲,向孔九軍揮了揮手。

孔九軍把臉湊過去,中年男人一巴掌把他打蒙了。

「你看我像是個傻子嗎?」中年人一臉不滿的皺著眉頭問道。

「不像啊!」孔九軍捂著臉,懵逼搖頭。

「不像傻子你為啥要騙我呢?」中年男人說道。

「我沒有騙您啊!真是這小子乾的好事!」孔九軍鐵下心來要把鍋往葉飛身上甩。

「真的不是騙我?」中年人眉頭一挑問道。

「真的!」孔九軍堅定不移的點頭。

中年男人來到葉飛身前,問道:「這是你乾的?!」

葉飛輕一點頭,「是我乾的沒錯。」

「為什麼呢?」

「他們不讓我進去。」葉飛說道。

「不讓你進去你就把這裡拆了?!!」中年男人一臉難以置信的說道。

「我警告過他們好多次了,他們不聽,沒辦法,只能給他們點教訓。」葉飛無奈一攤手說道。

「小夥子很有魄力啊! 霸控 我能問問你是怎麼把這裡拆的嗎?」中年人突然冷靜下來問道。

「就是這樣。」說著葉飛跺了跺腳。

一腳落下,又是天搖地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