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會兒顧子俊又打來了電話,他在電話裡面很著急,因為顧言馨昨天晚上一整夜都沒有回去,他放心不下,電話也關機了。

顧言馨對所有人都是強顏歡笑,說她沒事,不想讓那些關心她的人擔心。

她回到了顧家,想要回去好好睡一覺,今天除了上午有兩節課,下午的課程都是空的。

「言馨,你回來了,昨天晚上子俊到處找你,一個晚上都沒有睡覺,他說你電話也打不通。」陳媽看見顧言馨,立馬上前關心地問道。

「陳媽,我沒事,這不是回來了嗎?」顧言馨沖她笑了笑。

隨後便準備回到自己的房間,只是當她經過顧珊珊房間的時候,忽然聽見裡面有人說話的聲音,好奇的她便悄悄地走了過去,然後在門邊偷聽,顧珊珊的門根本就沒有關好,留了一跳縫隙。

「媽,昨天晚上那小賤人一個晚上都沒有回來,你說這事兒是不是成了?」顧珊珊問道。

「八成是成了,衛陽是我早就安排在她身邊的一顆棋子,她沒有理由不會上當的,本來我也沒打算這麼快下手的,誰知道她竟然這麼下賤,想要破壞你和蕭逸晗的婚事,簡直就是找死。別以為我最近跟那個艾米鬥上了,顧不上她,但只要禍及你的事情,媽媽都會抽時間安排的。」白鳳有些驕傲地說道。

她從鄉下小鎮來到了海城,和燕珍鬥了好幾年,經驗手段之豐富。

「媽,這爛、貨被人給強了之後,我看她還囂張得起來,真希望衛陽好好的收拾她一頓,給我們出口惡氣。」

「珊珊,你放心吧,那小賤人鬥不過我們的,當年她母親不是一樣敗在我手中了嗎?」

「媽媽,當年的你可真是厲害,竟然設計讓燕珍和別的男人睡在一起,難怪這麼多年爸爸一直討厭顧言馨那賤人。」

「一切都在媽媽的計劃中,媽只希望你能夠嫁入蕭家,過上好日子,媽媽也好跟著沾光啊!」

…… 白鳳和顧珊珊在裡面的對話,一字一句不差的落入了她的耳朵,顧言馨站在原地,有些挪不動腳了。

她以為至少衛陽曾經對她的好都是發自內心的,那麼陽光溫柔的男生,為什麼會是白鳳的棋子?

這簡直在她心裡再增添了一把憤怒的火焰!

白鳳和顧珊珊母女兩人太可惡了,當年白鳳為了阻止她考大學,叫人偷了她的准考證。

但是她很幸運,排除一切困難考上了大學,可這白鳳早就在學校安排了一顆棋子來接近她,讓她沒有防備。

衛陽就好像一顆定時炸彈一樣,只要白鳳一聲令下,隨時在她身邊爆炸。

顧言馨覺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遠遠還不夠。

白鳳和顧珊珊那才是毒蠍子,狠毒至極,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不僅陷害她媽媽燕珍,讓顧玉明厭惡她,還讓人強她,是不是下一次就是奪命了。

顧言馨篡緊了拳頭,狠狠地咬住自己的嘴唇,如果不是還有理智的話,她早就衝進去,將白鳳和顧珊珊打一頓了。

聽到白鳳好像要出來了,她立馬離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然後抱著燕珍的相片,哭個不停。

「媽媽,你當年為什麼不爭不搶,為什麼要丟下我和子俊……」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慢慢地睡著了。

等到她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顧言馨收拾了一下便準備出門。

這時候顧玉明白鳳和顧珊珊他們都在下面客廳的沙發上坐著,當看到顧言馨從樓上下來的時候,白鳳和顧珊珊像是見了鬼一樣。

「你你你你怎麼在家裡?」顧珊珊說話都結巴了,她們以為顧言馨今天根本不會回來,去哪兒哭鼻子了。

顧言馨冷冷地盯著白鳳和顧珊珊,眼神十分凌厲,像是要將人給凌遲了一樣。

顧珊珊嚇了一跳,但心裡有種不安的感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衛陽沒有得手嗎?

還是說衛陽已經得手了,現在的顧言馨只是一個可憐蟲罷了。

「我怎麼就不能在家裡啊?」顧言馨冷聲對顧珊珊說道。

接著,還是白鳳最先反應過來,她一把便將顧珊珊給拉過來坐下了,悄聲對她說道:「你閉嘴。」

顧珊珊沒說話了,然後顧言馨便直接朝大門口去。

顧玉明也沒管她,反正在他的眼裡,顧言馨這個女兒對他來說是可有可無的。

「你們兩個今天是怎麼了?疑神疑鬼的?不會是背著我做了什麼事情吧?」顧玉明忽然問道。

「老公,哪有啊,我們能背著你做什麼事情啊。」白鳳笑了笑,然後拉著顧珊珊回到房間裡面去了。

顧玉明搖了搖頭,這兩天白鳳倒是挺安靜的,對他來說可是好事,忽然間他的手機響起來了,他拿出來一看是艾米打來的,立馬便出去接電話了。

「媽,怎麼辦啊,那小賤人什麼時候回家的?我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啊?」顧珊珊著急地問道,她剛才見顧言馨也和平常沒什麼兩樣啊,難道計劃失敗了? 「珊珊,你沒看見她剛才那副想要將我們吃了一樣的眼神嗎?那就說明衛陽已經得逞了,我明天立馬讓人聯繫衛陽,讓他躲遠一點,難保這賤人要去找他。」白鳳一臉得意地說道。

顧珊珊見白鳳這麼肯定,那顆心頓時也放下來了。

……

顧言馨離開了顧家,便碰到了顧子俊。

「姐,你要去哪裡啊?昨天晚上我找你好久了。」顧子俊問道。

「子俊,姐姐想起一件東西在學校了,所以要去拿,你先回去睡覺吧!」

還沒等顧子俊說完,顧言馨便離開了。

她去外面叫了一個車,坐在車裡的她篡緊了拳頭,心裡那種隱隱的恨在泛濫,白鳳和顧珊珊,她一定會讓她們付出的代價的!

車子大約行駛了四十多分鐘以後,就在蕭氏的辦公大樓下面停了,付了錢顧言馨便直接走了進去。

她很清楚蕭逸晗這個時候還沒下班,他身為蕭氏的總裁,加班是經常的事情,所以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來找他了。

「小姐,請問您找誰?」都這個時候了,前台的小姐都下班了,只有一個保安守在哪裡。

「我找你們蕭總裁。」

「請問您是總裁的什麼人?有預約嗎?」

「沒有預約,我姓顧,是他的小姨子,我和他的關係很好。」

「請您出示一下您的證件。」保安倒是挺負責的。

顧言馨一下子就火了,真是超墨跡,「我特么哪裡有什麼證件,蕭逸晗的小姨子就都敢攔,你還是不想在這裡混了嗎?」

顧言馨也不知道哪裡來的火氣,將那保安給罵了一頓,然後直接上樓去了,但走了幾步,她又回頭問被嚇唬的保安,「蕭逸晗的辦公室在幾樓?」

「二……二十樓。」保安一愣一愣地說道。

顧言馨按下了電梯便直奔二十樓去了,她終於找到了蕭逸晗的辦公室。

辦公室的門沒有關,顧言馨試探性地敲了敲門。

總裁的一紙契約前妻 「進來。」蕭逸晗在電腦面前埋頭苦幹,連眼皮都不抬一下,他還以為是下面的工作人員進來彙報什麼工作。

顧言馨進去以後,蕭逸晗依然沒有抬頭看她,而是專心致志地盯著電腦上面,時不時的去翻閱面前的文件。

顧言馨見自己被忽略了,然後走到蕭逸晗的身邊,立馬從後面抱住了她,纖細的小手便伸進了他的胸膛裡面。

蕭逸晗這才轉過頭看了看,一般不會有哪個員工敢在他面前這樣的,果然是這隻小妖精。

「姐夫,電腦有什麼好看的,一直盯著不放。」顧言馨軟軟的聲音傳來。

「別鬧,忙著呢。」蕭逸晗推了一下顧言馨。

誰知道,顧言馨並沒有因此停止動作,而是直接坐在了蕭逸晗的大腿上面,雙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姐夫,休息一會兒吧?」

「顧言馨,我現在忙著呢,你一邊玩兒去,別來煩我。」蕭逸晗說著,想要將顧言馨從他的懷裡推出去。

這時候顧言馨一下子吻住了蕭逸晗的唇,動作很熟生疏,卻還學著人家親吻。 蕭逸晗真是受不了這個女人了,立馬便反客為主,然後雙手握住了她。

靜謐的辦公室裡面,溫度不斷地上升,氣氛不斷地曖昧。

「小妖精,又來勾引我。」蕭逸晗低喃一聲,將顧言馨抱著坐在了辦公桌上。

顧言馨雙手摟著蕭逸晗的脖子,然後在他耳邊吐著熱氣,「姐夫,你昨天救了我,你今天早上不是要我回報一點什麼嗎?這就是我對你的回報,你還滿意嗎?」

「顧言馨,現在停止還來得及,一會兒火真的燒起來了,後果會很嚴重的。」蕭逸晗停止了動作,一邊警告道。

他昨天原本想和顧言馨說清楚的,早點斷了他們之間的關係,但沒想到,事情會愈演愈烈,發展成現在這樣子。

她就好像一隻小妖精一樣,不斷地纏著他,讓他狠不下心,一次又一次的淪陷,一次次的被迷住了。

「姐夫,你已經沒得後悔了。」顧言馨說著,媚眼如絲地望了一眼蕭逸晗,根本沒有要反悔的意思。

蕭逸晗被撩撥得受不了了,「小妖精,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你。」

辦公室裡面,令人臉紅的畫面在一遍一遍的上演,辦公桌上,牆上,椅子上……

最後顧言馨坐在了蕭逸晗的懷裡,然後將頭靠在他的胸膛之上,感受著他的心跳聲一遍一遍的傳來。

「說吧,你怎麼了?為什麼突然跑到我這裡來了?」蕭逸晗問道。

「想你了唄,所以就來了。」

「你想我?恐怕是有什麼目的吧?」

顧言馨將頭支撐了起來,然後望著蕭逸晗俊朗的臉,「姐夫,如果我說我喜歡你呢?」

蕭逸晗一怔,然後笑了笑,「顧言馨,別開玩笑了。」

正當顧言馨想要再說點什麼的時候,外面忽然有人敲門了,顧言馨嚇得一下子將頭藏在了蕭逸晗的懷裡面,沒有露出臉來。

來人是朱彬,看到蕭逸晗的懷裡忽然多了一個女人,而且兩人的姿勢……

「對……對不起總裁,我……我走錯了……」朱彬一臉囧樣地準備出去。

「有什麼事情就說吧。」蕭逸晗的聲音傳來。

朱彬一臉的不自在,自己怎麼這麼衰啊,撞見了總裁的好事。

「那個……那個您父親給您打電話,說這麼晚了,該回家了。」

「我知道了。」

朱彬隨後便出去了,趕緊將大門給關上了,徹底的被震驚了,這是神馬情況啊!

總裁竟然抱著一個女人在辦公室裡面……那女人的衣服好像也沒穿好,這畫面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這麼多年以來,總裁從來沒有喜歡過一個女人,那些有點姿色的女人想要接近他,都被他趕出去了。

就好像一個啞巴,二十多年都沒有說過一句話,突然間開口說話了,不是讓人挺吃驚的嗎?

……

「人都走了,現在知道把臉藏起來了?剛才不要臉的纏上來怎麼沒見你害羞?」蕭逸晗說道。

「去你大爺的,你自己不也很享受嗎?還說我。」顧言馨的拳頭一下子捶打在了蕭逸晗的胸膛上。 「好了,顧言馨,你回去吧,我還有事情要處理。」

「姐夫,你能不能不要和顧珊珊結婚啊?」顧言馨問道。

邪王煞妃 「怎麼了?」

「因為我喜歡你啊?我愛你,蕭逸晗。」

蕭逸晗望著顧言馨三秒,然後說道:「蕭家和顧家的婚事,不能隨意更改的,你回去吧,以後不要以這種方式來找我了,如果你需要什麼幫助,我隨時可以……」

「蕭逸晗!你真特么的虛偽!」顧言馨打斷了蕭逸晗的話,然後生氣地吼道。

「顧言馨,你到底想幹嘛?」

「我要你喜歡我,難道你不喜歡我嗎?如果你不喜歡我的話,為什麼你要和我上床,為什麼你要和我發生關係,你就是不敢正視你自己的內心,所以你虛偽,所以你真特么不是男人。」

蕭逸晗立馬抓住顧言馨的脖子,然後厲聲說道:「你再說一次我不是男人?我是不是男人,你剛才不是已經知道了嗎?顧言馨,適可而止。」

猶抱琵琶 「蕭逸晗,你混蛋!」顧言馨大聲地吼了一聲,隨後像逃似的逃出了辦公室。

朱彬一直在門外守著,看到顧言馨出來,立馬問道:「顧……小姐……」

「叫什麼叫,走開!」顧言馨大聲地吼了一聲朱彬。

朱彬:「……」

倒霉的朱彬只能悻悻地讓開,他什麼都沒有說啊,什麼都沒有做啊?

等到顧言馨離開以後,朱彬才進去看了看蕭逸晗,「總裁,您和顧小姐……」

「關你屁事,滾出去!」蕭逸晗大聲地吼道。

朱彬:「……」

真是日了狗了,又一個沖他發脾氣的。

本來他想打探一下蕭逸晗和顧言馨的關係,畢竟這和蕭逸晗訂婚的人是顧家的大小姐顧珊珊,這總裁怎麼很小姨子攪合在一起了,這要是讓蕭仲恆知道了,那可得了。

這一天晚上,顧言馨沒有回到顧家,而是去了閨蜜杜淺淺哪裡,和杜淺淺說了很多事情,包括差點被衛陽強了的事,杜淺淺先是震驚,然後再是不可思議,沒想到平日里溫柔的衛陽,居然是這樣的一個人。

杜淺淺安慰了一下顧言馨,兩人便一起睡了,現在對於顧言馨來說,杜淺淺無疑是她最好的訴說的人,有這樣一個朋友真好。

……

陽光燦爛的早上,顧子俊又被羅依依給纏上了。

「顧子俊,你為什麼不喜歡我啊?我哪裡配不上你了?」羅依依喋喋不休地問道。

「羅依依,你好歹也是一個女孩子,你能不能不每天纏著我啊?」

「可我就是喜歡你,你是知道的。」羅依依嘟著嘴說道。

「羅依依,我現在不想談戀愛,你省省力氣吧!」

「不就是上次我得罪了你姐嗎?我已經跟她道歉了,你還想怎樣?再說我也不是故意的,我早知道她是你姐,就算殺了我我也不敢那樣的對她啊?後來不是有一個大帥哥救了她了嗎?」

羅依依越說越小聲,上次的事情,讓她實在是太沒臉面了。

「你說什麼?有人救了她?」顧子俊抓住了重點。 「可不是嗎?一個超級無敵帥的帥哥,不過我還是喜歡你,嘻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